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空间 > 影视书评 >文章详细内容页

姚文学:旧书烟云

时间:2019-07-07 23:32:11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中说:“最理想的藏书是有作者的签名或题词,或者曾经名流占用、使用并留有印迹的书籍。”近二十年来,我从旧书店、旧书市场处处留心,淘得了百余本名家签名的旧书。这些发黄的签名旧书,既有文化知识的营养,也有研究鉴赏的价值。每当翻阅这些留有名家手迹的藏书,故人往事,沧桑烟云,浮动眼前,常常妙趣横生,偶尔兴之所至,信手笔录,或记述,或简评,或喟叹,草草成文,虽不雅致,当为和声,或曰余响。

  郭因的《审美试步》

  安徽省绿色文化绿色美学学会名誉会长郭因先生,本名胡鲁焉,1926年生于绩溪县。半个多世纪以来,作为新中国美术史论研究领域的开拓者之一,郭老身体力行,极力倡导“做经世致用的学问”,取得了丰硕的学术成果。2013年,中国美术家协会授予郭老“卓有成就的美术史论家”称号。今天人们赞誉他是“安徽美学界的领军人物、美学泰斗”,实至名归。

  2018年9月7日上午,在亚明艺术馆举办的“君子之风——黄小舟个人画展”的开幕式上,遇见郭老。在人头攒动的展览大厅里,只见耄耋之年的郭老一如既往,还是头戴一顶鸭舌帽,手拄那根经典的拐杖,神仪明秀,疏眉朗目,与众多参观者友好地点头问候,握手细语。此情此景,又一次拨动了我内心深处那根柔软的心弦。

  我忽然想起了郭老三十多年前出版的那本个人专著《审美试步》来。这本书,在我收藏的所有签名本中,独占鳌头,光彩四溢。

  十年前,我去合肥五里墩立交桥头那家“海云书店”里闲逛,发现了这本旧书,花费十元五角淘了回来。当晚翻阅,面对扉页上那篇郭老的长篇题字和签名,心潮澎湃,夜不能寢。

  那年,郭老因病前去住院治疗,医院里的专家教授、主治医师、护士、护工,对他悉心照料,深深感动了郭老。顺利康复出院之际,为表达感激之情,郭老赠送医院一本《审美试步》,饱含深情地在扉页上洋洋洒洒一气呵成写满了一篇文字。这不是平常的赠书题词,而是一封饱含深情的感谢书信。郭老写道:“你们以美好的心灵、高超的医疗技术、周到而亲切的护理、辛勤与细致的服务,挽救了我的生命,恢复了我的健康,增添了我的活力,同时也丰富了我的生活经历,使我对人类、对世界,更加眷恋和热爱。谨赠拙作,略表谢忱。”落款是“郭因一九八七年五月四日于安医大附院干部病房四楼”。我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时间已经整整过去了二十年,但白纸黑字的赤热温度和博大胸襟的情怀高度,仍然令我热血沸腾。

  《审美试步》系“美学研究丛书”,封面设计是韩美林,封面题字是张恺帆,陕西人民社1984年1版1印11000册,定价一元八角五分。郭老在自序里谦虚地说:“面对着美学这座珠穆朗玛峰,想象着峰顶上的美学之宮,我脸红心跳。我爱,但我羞涩。”书中,郭老以无比崇敬的心情评说美学大师朱光潜:“朱老是个谨严的学者,可不是个酸腐的学究。他过去研究美学,始终不忘实践、不忘生活。现在则更加面对实践,面对生活。”朱光潜那种“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业”的人生态度,成为郭老终生的座右之铭。书中,郭老以敏锐的艺术审美眼光,从古代的李公麟、石涛、沈括,说到当代的亚明、范曾、韩美林等,终归的结论是:美,终将战胜丑。

  郭老今已九三高龄,著作等身,荣誉无数。他是我省最早在大学里开设美学课的名誉教授,也是在全国率先成立第一个省级美学学会的领路人。2016年,他出版了自己的十二卷文集——《郭因文存》,在全省文化艺术界引起强烈反响。虽届鲐背之年,郭老仍然接受新事物,适应新潮流。他今天不仅开通了自己的手机微信,而且与资深报人马丽春联手开通了“绿潮作者群”,经常在他的“非非斋”里通过微信与广大老中青朋友们交流探讨,大力弘扬绿色美学。生于徽州山窝偏僻的绩溪县家朋乡霞水村,家乡绩溪一直都是郭老魂牵梦绕的地方。去年春天,郭老将自己珍藏多年的一大批名家书画作品及部分自己的墨迹,无偿捐赠给了绩溪县,县博物馆专门开设了一个“郭因文墨馆”。郭老此举,彰显出一位学者终生不变的赤子本色。

  这本郭老的签名著作《审美试步》,今天在我眼里,其价值远远超越书本知识之上。它是一个动人的故事,它是一首传承的歌谣。

  苏中的《魂牵梦绕》

  2017年岁末,应邀写了一篇关于酒侯刘伶的文章,十分幸运地与评论家苏中先生晚年大作《九十回眸》,同版刊发于《新安晚报》副刊上。苏中先生生于1927年,是新中国建立后安徽文艺理论工作的开拓者、奠基人,像一盏长明的路灯高挂安徽文坛,熠熠生辉六十载。先生在这篇文章的结尾写道:“文学伴我一生,我愿文学之树常青。”一字一句读罢全文,心潮起伏,对这位文学老人油然产生景仰之情。于是,匆忙地从书架上找出早已收藏的先生的几本签名著作来,顶礼膜拜般仔细阅读。

  遥想当年,1949年2月21日《天津日报》刊发苏先生的评论处女作《工人看了〈白毛女〉》,苏先生如同一颗幼苗便在中国文坛初露头角了,1956年即被批准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苏先生在1959年调往安徽省文联工作之前,就先后担任过《长江文艺》《人民文学》两家大牌杂志的编辑。他晚年回忆说:“《人民文学》编辑部是我的最高学府,那里的前辈和同事,如邵荃麟、严文井、何其芳、秦兆阳、陈涌、李清泉、陈白尘、吕剑、唐祈等等,都是我的老师和学长,他们对事业的执着,他们的人品和文品,他们的言传身教,他们的渊博学识,给了我永生的享用。”到达安徽,任凭风吹雨打,苏先生一如既往兢兢业业地对待自己的工作,迅速建立起一支安徽文艺理论工作者的队伍。

  1976年,是个时代的转折点。全国人民意气风发迈进新时期。1977年3月,针对上海《文汇报》《解放日报》联合发表《评反革命两面派姚文元》的长篇文章,苏先生目光敏锐,且胆量超人,发现这篇文章存在以“左”批“左”的错误,立即作文《一个值得注意的倾向》,发表自己的真知灼见,引起时任中宣部副部长贺敬之的高度重视,转发于《人民日报》内参上,并说:“这是粉碎‘四人帮’后内部第一个争鸣的声音。”在随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先生干劲倍增,组织、参与了近百次理论研讨活动,发表了几十万字的理论、评论文章,在全国产生强烈反响。苏先生说:“这不仅要有勇气、要有理论基础,同时也因为与时代潮流一致……”

  我收藏的先生的签名赠人本是安徽文艺社2004年出版的散文随笔集《魂牵梦绕》和2013年出版的《苏中文学评论选》(上下册)。三本书,大致反映出了先生曲折而又辉煌的文学人生。

  从《魂牵梦绕》中的散文及几篇报告文学中,可以看出先生从文之道在于“求真”。针对报告文学一度过分吹嘘浮夸成风的不良现象,苏先生坦言相告:“我写报告文学力求真实性与生动性的统一,而第一位的是真实……涉及到的人和事都是经历多次采访的所见、所信、所感而写。”两本文学评论选集收录了先生不同历史时期的“批评论”和“创作论”,都是经得起时间检验的鲜明观点,对后人不无启发和引导作用。

  1993年,先生退休之后,仍然笔耕不辍,不遗余力为文坛新秀打气加油,积极参与思想文化界的多种活动,2002年被授予安徽宣传系统“晚霞奖”。最近这十几年,报刊杂志鲜见先生的音讯了。先生幽默风趣地自称是一个“四闲”、“四动”的老人:读休闲书籍以养性,写休闲随笔以寄情,打休闲麻将以自娱,饮休闲美酒以自醉;清晨动腿买菜,午间动手烹调,静坐动脑思考,得暇动笔抒怀。一位文学评论大家,如此接着地气,一定会寿比南山的。

  康诗纬的《摄影版画》

  年轻时爱好摄影,断断续续去三孝口科教书店买回一大摞“摄影指南”之类的书籍,其中有一本是本省摄影家康诗纬先生所著《业余摄影实用技法》。书中所谈,都是作者亲身体会,也插入了许多作者自己拍摄的各类照片。后来结婚成家了,渐渐丢弃了这项耗钱的喜好,连那本《实用技法》也不知塞到哪里去了。但是,摄影家“康诗纬”的大名没有丢,却牢牢储存在自己的记忆里。

  时光如流水,眨眼之间,就过去了二十年。2008年五一期间,应时任安徽省民俗学会副会长张昭先生邀请,去省图书馆参观一个“指画展览”,幸遇康诗纬先生。此时,没想到康先生退休之后又玩起了绘画艺术。现场,只见康先生满头卷曲的银发,嘴上衔着一只硕大的烟斗,风度翩翩,用手指蘸着各色颜料,倾刻间即在宣纸上涂抹出一幅生动的图画来。名不虚传,真乃好一派大艺术家的风范!

  前两年,有次去六安路增知旧书店闲逛,在杂乱的书堆中惊喜地发现康先生的又一本著作《摄影版画》,是浙江摄影出版社1991年1版1印的,且是先生的签名赠人本,顿时有故人重逢之感,果断利落就买了回来。这是一本另类的画册,文字量极少,到家随便翻翻,便存到书橱里收藏了。

  今年由媒体报道得知,3月,摄影家康诗纬做客新安晚报大皖客户端接受专访,畅谈他那多彩的艺术人生;5月初,康先生又将他历经半个世纪时光拍摄保存的10万张底片及曾经使用过的多部照相机,无偿捐献给合肥市图书馆。这么两条新闻,让我把目光再次聚焦到他的身上,郑重取出那本《摄影版画》,仔仔细细认真品味了一番。

  《摄影版画》中的影像作品,有文的纪实,有诗的韵味,每幅作品如同一首“散文诗”,取景简洁,特征突出,真是波光粼粼,水波荡漾。所谓的“摄影版画”,是摄影与绘画两门兄弟艺术的联姻。艺术家康诗纬通过拍摄、放大,再复印或拷贝,及至二次放大、修整,再复印或翻拍、放大,最后才形成一幅艺术作品。这是“康诗纬把他的艺术粗坯进行了严肃的、精心的再塑造,一次又一次的反复加工,画面中原有的中间色调均被处理掉,只留下轮廓和线条,黑白分明,突出了作品的艺术造型和思想内涵”。尽管这种“摄影版画”未曾得以普及推广,今天看来,它毕竟是康先生盛年时期在追求艺术创新的道路上,留下的一串深深的探索足迹。艺术贵在探索。前有台湾摄影大师郎静山的合成摄影试验,后有现代电脑的PS拼接技术,正因为这些艰苦的探索实践,我们的艺术园地里才会争奇斗艳。为了出版这本画册,康先生当时忐忑难安,特致函台湾前辈郎静山先生,郎先生回信说:“画状其形,照摄其影,同一画面而非其他可知也,故其理甚通。”郎老指点迷津,给了康先生巨大的勇气,才使这本《摄影版画》得以问世。

  康先生的身上除了一种“敢为人先”的艺术探索精神之外,他还称得上是敬业的榜样和“恒心”的楷模。自1969年至2010年,他的足迹踏遍安徽各地,竟然拍过十几万张摄影胶片。自1962年起至今,天天不断,坚持写日记,现已积攒下113个日记本,还保存有两千多封与各界名人之间的书信。这几组枯燥的数字,却制造了一位艺术家的传奇。凭着扎实的艺术功底和非凡的摄影成果,众望所归,康先生于2001年荣获中国摄影金像奖,为安徽省赢得了一项殊荣。

  “搞艺术就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这是康先生经常说的一句名言。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康先生陪同大画家刘海粟攀登黄山采风,刘老记不住他的名字,就喊他“康有为”。如今,这位“康有为”已经75岁了,功成名就,在艺术上也真的大有作为,还仍然天天绘画不止,骑上自行车一天跑上百公里的路程不成问题。相伴美好艺术,人生青春常驻。

  温跃渊的《小岗纪事》

  新中国建立至今即将70年,安徽文学界长出一棵常青树。他叫温跃渊,生于肥东县,小学肄业,当了9年普通工人,凭着手中一枝秃笔,走进新闻文学界。记者、作家,本不稀奇。温先生却与众不同,不因学历而自卑,不为出身而伤悲,跑新闻,写报道,创办《文艺作品》等报刊,整天东跑西颠笑呵呵。那一代的工人作家有一批,大都具备勤奋、朴实、乐观的优秀品质。温先生如此这般,也平常。

  几十年之后,一张出席证、一篇旧日记、一幅老照片、一封老书信……无不构成温先生的独家法宝,出版一本《文坛半世纪》,震惊八方。有人还不服,“你不就是个处处留心的有心人吗,有啥了不起”。温先生不抬扛,突然在省会的某个艺术殿堂举办个人书画展。但丁说:“我走我的路,让别人去说吧。”这下厉害了,这样的一位贫苦出身的作家,又能书,又能画,奇人也。

  今年适逢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从中央到地方,这个征文,那个展览,纷纷扰扰,余音绕梁。十月十五日是个特别值得纪念的日子,《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农民日报》《中国妇女报》直至央视新闻,众多国家级媒体一致在头版或显要位置聚焦安徽小岗村。

  小小的凤阳小岗村,又一次进入万千读者的视野。如此热火潮天的报道,唤醒我沉睡已久的记忆。急忙打开书柜,拿出老作家温跃渊先生1999年出版发行的那本薄薄的小书《小岗纪事》来。这是一本温先生签名赠人的旧书,我多年前淘得,作为珍品收藏着。

  1981年,还是改革开放春寒料峭的季节。那时的温先生还正处年富力强的人生盛年,他以敏锐的作家嗅觉就进驻小岗村,通过深入采访,不畏寒冷现场写出报告文学《凤凰展翅》,意犹未尽,紧随其后又著《风雨小岗村》。两部作品,在全国产生巨大反响,时任凤阳县委书记陈庭元迅速成为“中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之一,与当时中国科大的温元凯教授、海盐衬衫大王步鑫生齐名。

  小岗村民扳掉了讨饭棍,与全国农民一样,迎着灿烂的曙光继续摸索奋进。转眼之间,十七年过去了。温作家重访凤阳小岗村,感慨万千,一一诉诸笔端,1998年又发表报告文学《小岗纪事》,对外宣传前进中小岗村的变化和发展。温先生与小岗结下不解之缘,后又关注挂职书记沈浩,又写文章报道事迹。小岗人民为了致谢温作家,特授予其为“小岗村001号荣誉村民”。

  在温先生那几部关于小岗村的报告文学中,民间俗语、顺口溜随处可见,如“算盘响,换队长”、“热炕难离,穷家难舍”、“头遍哨子不买帐,二遍哨子伸头望,三遍哨子慢慢晃”、“大包干,大包干,直来直去不拐弯。保证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的都是自己的”……今天读来,直觉触摸历史滚烫的脉搏,从中也可推测到当时温先生是如何的与村民称兄道弟划拳喝酒了。

  伟人有言:“中国的改革是从农村开始的,农村的改革又是从安徽开始的。”小岗村载入史册的那十八个红手印,已经成为时代转折的标志之一。

  哲学课本里说,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改革不会一帆风顺,小岗也不会一劳永逸。天下真理需要通过实践检验。

  温跃渊先生作为一名作家,能够几十年持续关注一个偏远的小村庄,把村民当亲戚,反反复复报道宣传它的一步一印,一举一动,这种坚实履行作家肩上神圣职责的精神,难能可贵。我收藏先生的这本签名书,实际上是收藏一段饱含血泪辛酸的中国农村发展史。

  钱念孙的《中国文学演义》

  多年前,与安徽大学中文系疏延祥老师闲聊中国文学史,他无意间提及安徽省社科院钱念孙出版过一本《中国文学演义》。疏老师本色做人,生活简朴,为学严谨,记忆力超人。于我而言,他就如同农村老家一位憨实而又渊博的邻家兄长。他对文学艺术的谈话,让我过耳难忘。那时,我已经拥有钱先生的《中国文学精粹》和《朱光潜: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业》,读过之后,因受益颇多,所以记得著者姓名,但对《中国文学演义》闻所未闻。

  说来也巧,与疏老师的那次闲聊没过多久,我便在旧书市场遇见到了这本书,上海文艺社1版1印三千册,品相完美,且是钱念孙先生签名钤印赠人本。我顿时欣喜若狂,匆忙买下,如获至宝。

  《中国文学演义》以章回小说的演义形式,自古代神话开篇,朝朝代代,直至明清小说,一路说来,跨度千年时空,融理论和形象于一体,汇学术和艺术于一炉,既勾勒出文学的风姿神采,又描绘出作家的才情风貌,生动展示出中国文学发展的漫长历程,读来只觉趣味盎然。相比通常的文学史书,它有故事,有情节,有议论,读起来轻松愉快。

  读完《中国文学演义》,我不仅知道了更多的文学人物,而且向钱念孙先生的精神世界又靠近了一步。

  2004年国庆前夕,读到《新安晚报》副刊头条赫然登载的钱先生大作“珍贵的收藏”一文,拍案叫绝。这是一篇作者谈论收藏《人民画报》创刊号的亲身经历和感受,感慨建国五十五年来中国发生的巨大发展和变化。我也是中国第一刊《人民画报》的忠实收藏爱好者,发现钱先生在那篇文章中说出了许多我想说而没有说出的话,激动不已。记得当时致电省社科院问来了钱先生的手机号,在电话里向钱先生表达了我的敬意,并相约往后有机会以藏会友。后来又通过电视报道得知,在纪念抗战六十周年之际,钱先生又出版了《无法尘封的历史--抗战旧书收藏笔记》。自此,我知道了,钱念孙先生不只是社科院研究员、著名作家,还是一位藏以致用的大收藏家。

  《中国文学演义》自1994年问世至今,后更名为《中国文学史演义》,已在大陆和台湾一版再版,30多次印刷。它在台湾被选为高中学生国文课的补充教材,安排老师用三学期讲解辅导,按两个回目测验一次,共测验21次结束全部42回课程。这本书产生如此强烈的反响,成为长销书,钱先生解释个中原因说:“与撰写之初不敢借‘演义’之名而随意敷衍成篇,不敢放松对资料和学术内涵的要求有关。”岁月无情,大浪淘沙。只有那些敬畏学术操守的作品,才会抵得住时光潮水的冲刷。

  这几年,又淘得钱先生出版的《重建文学空间》及《诗情画意蕴风流》两部大著,但至今仍未得与其以藏会友的机会。合肥这座城,说小,是真小,认识一位新朋友,三言两语一叙,他的熟人也是你的熟人;说大,也真大,你知道同城一位作者数年了,就是无缘相见。“人到会心处,何必曾相识。”读者与著作者,见与不见无关紧要。古人有“见字如面”之说。我每当翻开钱先生这本签有手迹的著作,他就如同近在我的眼前。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3330 投稿总数:1719 篇 本月投稿:297 篇 登录次数: 180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7-09 21:58:20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