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空间 > 影视书评 >文章详细内容页

王长胜:和余秋雨先生话采石

时间:2019-05-20 23:25:27字数:13017【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多年前的一个秋天,马鞍山市政府在沿江的翠螺山上重建三台阁,邀请余秋雨先生前来撰写《三台阁赋》。三台阁始建于崇祯年间,后毁于战火;重建的三台阁落成后,成了采石亮丽的风景。

  三台阁落成。余秋雨携夫人马兰一起来到了诗城。上级领导安排我去陪客,我有幸与他们有了一些交流。

  著名学者余秋雨,人们都不陌生。他的名字,早已同许多脍炙人口的好文章一起,走进了人们的心里。文化界有人对余秋雨有争议,跟他接触后,我感觉秋雨先生不但博学多闻,而且出口成章,处处表现出一种儒雅风度。当今社会,在人与人之间“聆听对方说话”存在障碍的情况下,他却总是能够耐心地倾听每个人的说话或发言。我与他交流关于“李白与采石”的话题,他总能耐心倾听,中途从不插话打断。单凭这个细节,足见他的修养。他是值得我尊敬的一位学者。

  我和秋雨先生一边喝茶,一边畅所欲言地交流,有探讨,也有共识,彼此很开心。这样的座谈,引发了我颇多的感慨和思考。

  秋雨先生出版了《文化苦旅》《山居笔记》《阳吴雪》《霜冷长河》和《千年一叹》等大量散文精品,他到过国内外许多地方,见多识广;同他交谈,总感到他具有一种放眼全球的大视野,对世界文化的发展趋势,也有一个全新的把握。

  秋雨先生告诉我:他与马兰到过欧洲一些国家。每到一个地方,都有旅游纪念品出售,有的还很贵,但人们好不容易去一次,总是忍不住要买。相比较而言,采石景区,所到之处,却缺少这类适合本地特色的旅游纪念品种。

  他直言不讳地说:“国内外各地的游客,手上拿了旅游纪念品,实际上是在为当地的旅游景点做宣传,何乐而不为呢?现在,一讲到马鞍山,人们脑海里总跟钢铁联系在一起,有个股票叫马钢股份,大家印象很深,但你提到采石,这名字就有些生疏了。要宣传,让全国人民都知道采石,再把采石与李白联系在一起。可以把全国的诗人请到采石,围绕一个主题,大家都写李白。这样的诗会,就会产生影响。”

  秋雨先生举例说:“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那里旅游景点不多,只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有个小孩曼尼肯•皮斯撒尿的雕塑像。我在那里找了三圈,终于才找到它。我为什么一定要找到那里去?因为宣传得好,这是个英雄啊!结果,我发现全世界游客都把摄像机、照相机镜头对着这个撒尿的小孩。”

  谈到在国外的趣闻,秋雨先生兴致勃勃,滔滔不绝:“有意思的是,世界各国的元首到了布鲁塞尔,都给撒尿小童赠送一套本国的服装。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去了,也送了一套中国式的服装。当地人在小曼尼肯•皮斯雕像附近开了一个服装陈列馆,专门展览各个国家元首送的衣服。于是,它的旅游文化又发展了。这个服装陈列馆,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客,进去参观的人川流不息。其实,曼尼肯•皮斯面对侵略者炸城的阴谋,撒泡尿浇灭引爆的导火线,拯救了国家,仅仅是个传说,谁也没有考证过。可是经过宣传,大家都把他当成了英雄。这就是这个国家的文化。”

  秋雨先生侃侃而谈,如他写文章一样,话题一出,看似随意,却有章有法:“在国外,有些旅游景区其实什么也没有,就是几幢普普通通的房子。比如,裴多菲的故乡,就是因为裴多菲的名气,令世界不少游客都涌到了那里。我们也去了,看到的是平平常常的几幢房子,据说是他生前住过的。我们买了裴多菲的诗稿复制品。因为是用桦树皮制作的,很贵。但是,最贵也要买啊。旅游纪念啊,珍贵呀!采石为什么不能制作李白的诗稿当纪念品呢?采石有山有水,向世人展示了一幅天然的旅游风景。但是,我总感觉到还缺了点什么。重要的是要把游客留住。游客匆匆来,匆匆去,只收了他们的门票,这是不够的。要让游客住下来。比方说,可以设一个李白的祭台,规定晚上什么时候搞李白的祭祀仪式,这对游客就有吸引力。今年在纪念李白诞辰1300周年的纪念仪式上,听说你们在采石搞了几百人的祭祀活动,影响很大啊!我还听说我国三位资深的李白研究专家在祭祀仪式上老泪纵横,足见李白文化的震撼力!除了祭祀外,还可以搞一些与李白有关的歌舞、黄梅戏……没有这些活动,人家住下来晚上没事做。九华山为了吸引游客,和尚晚上做佛事,游客可以参观,效果很好,游客觉得旅游的内容丰富了。这就是丰富多彩的旅游文化。”

  接着,秋雨先生赞叹道:“写诗能写到李白这样,对1000多年后的中国人、外国人都产生影响,产生指引作用的,数来数去,只有李白。‘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诗情,连接着未来,连接着全世界人民的思乡之情啊!中国改革开放,如今,越来越多的国外游客会涌向中国;几年后,全世界的游客都会涌向采石。这一天,我们一定能够看到!”

  秋雨先生一番话,讲得我心情激奋,对马鞍山未来的旅游业充满了遐想和希望。

  马鞍山曾经被赞誉为“半城山水半城诗”的高品质城市。也许是秋雨先生刚从采石的山水之间走出来,显然还有些兴奋。谈笑间,他对历史悠久、惊涛拍岸的采石,满杯激情,赞不绝口:

  “进入二十一世纪了,我们再也不能孤立地看文化事业,文化要产业化。法国的经济发展靠什么?靠旅游。没有旅游业,谁会知道法国香水、葡萄酒,还有法国服装?欧洲许多国家的工业、农业不发达,都靠旅游业发展经济。马鞍山有采石,采石有李白,这就足够了。”

  过去,我们常把采石赞美成“长江边上一颗璀璨的明珠。”话虽这么说,心底里却不见得真正发现“明珠”的价值。秋雨先生的感慨,使我茅塞顿开。他说:

  “人们通常总说山水出诗情。但是,不要搞错,能引发诗情的,只是少数的山水。不是所有的山水都能出诗情的。就好像一个人身上的穴位,不是平均分布一样,能使人出灵窍的穴位,实在不多……”

  秋雨先生说完这番话,突然转向我,笑着问:“作家,是不是这样啊?”

  他的话,言简意赅,像一盏心灯,一下把我的心点亮了。

  可不是么,我们的采石,就好比长江边上难得的一个文化穴位。长江从源头唐古拉山脉溯流而下,绵延6300公里,两岸分布了一座座大大小小的山峰,形成山水相依之态。滚滚长江东逝水,为什么奔流到采石就改道、转向往南而行了呢?从古到今,但凡来采石的诗人,都留下了不朽名作……采石,就是长江身上一个蕴蓄灵性的穴位。难道不是这个穴位开启了诗人的灵窍,才得以灵光乍现、才情勃发的吗?

  采石,自古以来是兵家必争的古战场,又是山水齐全的旅游胜地。山水引发诗情,诗情将永远装点山水啊。

  唐朝大诗人李白终老在采石,注定了采石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李白不但是马鞍山的,也是全国的、全世界的。

  我饶有兴趣地告诉秋雨先生:他的话,使我非常受益。

  我确实曾经思考过:为什么自古以来,那么多文人雅士登临采石都留下了不朽的诗文?孟浩然、谢眺、李白、白居易、刘禹锡、贾岛、杜牧、韦庄、杜荀鹤、曾巩、王安石、苏轼、黄庭坚、李之仪、文天祥、陆游、李清照、辛弃疾,等等,等等。

  我顺着秋雨先生的思路,联想到:奔流不息的长江进入我们采石段以后,顿时成了“诗歌的长河”

  秋雨先生听完我的想法,开心地笑了,建议说:“你可以专门写篇文章啊。”

  我只怨自己浅薄,书到用时方恨少。

  但是,对有些诗人、词人,我是熟悉的。我首先想到了李清照。

  公元1l27年,金军大举入侵中原,砸烂了宋王朝的琼楼玉苑,掳走徽、钦二帝,北宋的历史在屈辱中结束。两个月后,宋高宗赵构继位,在杭州建立南宋。

  仅两年,战乱扩散到江州。彼时,李清照的夫君赵明诚为江州太守。一天,大将军李漠接到线报:御营统制官王亦准备以放火为号,当内应,投降金兵。他要求赵明诚“务必将王亦拿下”……岂料,当天夜里,当李漠将军奋力平定叛军,去向赵明诚报喜时,他已人去楼空,逃走了。

  赵明诚和李清照,本是一对恩爱夫妻,但赵明诚在关键时刻丢下李清照,弃城逃跑,重重地伤害了李清照的心。而且,身为大丈夫却没有一点担当,令她心寒啊!

  在对赵明诚失望的日子里,金兵压境,势如破竹。宋高宗赵构马不停蹄,一路南逃。李清照的心更冷了。于是整天闷闷不乐地捧着《史记》,排解心中郁闷……

  一个阴冷的早晨,李清照随赵明诚由金陵乘船去芜湖。船至采石,早有赵明诚同僚汤允恭专程从姑孰赶往采石江边恭候。

  汤允恭设下宴席,好酒好菜热情款待了赵明诚夫妇。

  翌日早晨,汤允恭盛情邀请两位沿江巡游。但李清照却提出要去拜谒长江对岸的霸王祠……

  官船快接近乌江的时候,突然,天空乌云密布,雷声隆隆。

  眼看要下雷雨了!官船立刻又踅回了采石……

  李清照独自伫立船栏边上,眺望大江东去,联想到远处的霸王祠,陡生感慨,当即在《史记》的封面上写下《夏日绝句》: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这首词,表达了李清照对项羽的敬佩,也是她对贪生怕死之人的嘲讽。男子汉大丈夫,俯仰行走天地间,唯项羽宁折不弯,“力拔山兮气盖世”,乃真英雄也!

  接着,我又想起了南宋爱国将领、著名词人辛弃疾。“

  公元1178年,辛弃疾出任湖北转运副使时,由杭州转赴湖北任职途中,特意赶往采石,乘船游览采石矶,圆了青少年时代的采石梦。

  在游船上,辛弃疾写下了著名的《西江月•江行采石岸,戏作渔父词》:

  “千丈悬崖削翠,一川落日熔金。白鸥往来本无心,选甚

  风波一任。别浦鱼肥堪脍,前村酒美重斟。千年往事已

  沉沉,闲管兴亡则甚?”

  辛弃疾的词,大多充满了壮志难酬的悲愤,表现出“愁”的情绪。然而,他不因闲赋愁,也非离愁别绪,而是一种忧国忧民之大愁。此愁的实质,是一个“恨”字,恨报国无门,激越悲歌,具有很强的审美价值。他的《西江月》,把心中的愁绪,表现为一种调侃。表面上看,这首词,在追求悠然清闲的生活。实际上,在闲适的笔调下,隐藏着他丰富、复杂的感情,既表达了他对祖国山河的热爱,同时,也明确表现出对昏庸无道的南宋统治者的失望与愤懑。尤其是最后一句“千年往事正沉沉,闲管兴亡则甚?”充分流露了他报国无门、壮志难酬的悲愤心情。

  愤怒出诗(词)人。李清照如此,辛弃疾亦如此,历来文人都如此。

  诗人们心头之恨之怨,已积蓄久矣。一旦踏进采石与长江之间能出灵窍的穴位上,一腔词情就澎湃喷发了。

  ……

  如今的采石,在你眼前展现的,是一幅典雅的山水长卷。青山翠绿葱茏,采石矶险峻灵秀,马鞍山伟岸雄浑,浩瀚长江一泻千里。“半城山水半城诗”的画意诗情,总是成为吸引游人的磁场和孕育诗情的温床。

  千百年来,各种社会文明都曾经在采石碰撞或交流,不断积淀,不断升华。采石,不但已经成为诗人向往和留恋的地方,而且,终于成为让世界瞻望和新文化潮流格外注目的交汇场所。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715 投稿总数:2253 篇 本月投稿:134 篇 登录次数: 291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9-22 17:35:05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