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空间 > 影视书评 >文章详细内容页

命运织就一张网,节点叫做爸爸

时间:2018-10-11 18:45:13  】来源:原创 作者:莫敏婕 点击:0

  我看《悲伤逆流成河》,哭得惨兮兮的地方不在易遥受欺凌反抗时的决绝姿态,也不在最喜欢的女孩子顾森湘从高楼下坠落时绝望的眼神,而在易遥被自己的母亲牵着走时阳光照耀的一瞬间。

  弄堂里的叽叽喳喳声依旧,洗衣声、吆喝声一如往昔:“走,妈妈带你去看病。”母女俩终于相牵的手在邻居们惊奇的眼神中印在了刺目的夕阳里,曾经一切的不甘一片一片碎成了泡沫。

  一切都没什么大不了的,神不能无处不在,所以它创造了妈妈。

  就在那一瞬间,我从易遥的角度看见母亲浓密头发中在光芒中闪耀着的银发时,此前压抑着的悲伤与痛苦化作一串一串没有停歇的珠。

  “爱和恨穿针引线,岁月平淡转眼又过去一年。你的肩膀是屋檐,双手圈出世界边缘。掌心摩挲成茧,捧出一汪甘泉。

  神摧毁通天塔,只留下一个密码,名字,叫做妈妈。”

  命运织就一张网,节点停驻在一人身上,名字,叫爸爸。

  ——题记

  “我......明天走。”

  “再多待一天,行吗......敏敏她......”

  “恐怕......不行,这个月的生活费交给你了,我那边......还够用,你们母女俩先凑合着......敏敏的学费我会尽快挣回来的。”

  紧随其后的,是两声沉闷的叹息,隔着吱呀的木门,像是隔了一个世纪那么久,闷闷地传到这头来。

  我依着冰冷的墙,仰起头,努力压了压眼中的酸涩。

  终于,我的身子慢慢滑下,怀抱住自己的膝盖,将头埋在微颤的手臂中小声低泣。

  这一别,一年半载何时再见?

  而我要怎样才能够离开分别的现在,回到一家三口阖家团圆的当初?

  好想快点长大。

  -01-

  “小闺闺,出去散散心?”

  我猛地抬头,泪光中摇曳着你温柔宽厚的笑靥和眼神中无奈的宠溺。我吸了吸鼻子,将手搭在了你的手掌,你的手掌微凉。

  你将我从地上拉起,我趔趄了一步,倒向你,你拥住我,将我稳住,我可以明显感觉到你的力不从心。

  我猛地从你的怀里抬起头,看见你的神情愉悦又满足,声音有些嘶哑:“小姑娘长成大姑娘了啊!”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我忽然认识到,自己真的是长大了。

  我忽然想起在很久很久以前,当然或许也没那么久,我跳着去摘你头顶上的帽子而未果时,你拍拍我的脑袋,无奈的叹息声:“小姑娘什么时候可以长大呀?”

  我记得我那个时候的自己是气得跳了起来的,很傲娇地喊:“我才不要长大呢,长大了就不可以被你抱着背着啦!我就不是你的小公主了!我才不要。”

  “好,敏敏永远是老爸的小公主。”你说。

  而如今,我几乎可以直视你的眼睛,一抬手就可以轻而易举得碰到你的头,也更加清楚地看到你脸上的皱纹。

  你的眼睛虽然是笑着,里面却多了一层小时候的我看不出来的心酸与苦楚。

  如果长大需要你付出老去的代价,那我才不要长大啊。

  我突然后悔于自己在度过青春期的过程中对你疏于关心,那个时候明明我只要一抬手就可以把你抱个满怀,却因心里揣满了许许多多的小心思,不曾好好看看你。

  “好了,出去走走?”

  你反手拉着我走,我脚步一踉跄,顺势跟着你走出去。

  背后是母亲温暖轻柔的声音:“早点回来吃饭啊!”

  前方是你,没有什么修饰,却在这间破破的小房子里闪耀出异样的光辉。

  现在想起来,画面感强烈刺眼得很,那时的你就如同《悲伤》中令人心悸的阳光照耀下的妈妈。

  -02-

  “你和我并肩走在骤雨稍歇,和前一阵雨像是隔了多年时光。”

  我一会儿看你,一会儿看云。

  我不像妈妈,我年龄愈长,愈不能像小时候说出一大堆肉麻的挽留你的话,我只想和你在这条小道上一直走,直到时光的尽头。

  突然一阵清幽的花香传来,我侧脸,看见观景池里影影绰绰浮现出几株荷花的模样。

  我忍不住嗅了又嗅,记忆回到那一年夏天,你挽着裤腿,在乡间荷塘里为我摘莲蓬的时光。

  “你知道荷花出水之前是什么吗?”

  我在岸边划水,一边看着水中晃动着的涟漪,一边问。

  “荷花。”你将一把莲蓬丢给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笑容明亮。

  “出水之后呢?”

  我清楚自己是在刁难你,因这是禅宗里智者的对话。

  岂料你眉眼弯弯,淡然如画:“出水之后呀,是荷叶。”

  原来,你就是一个智者。

  是啊,未出水的荷花是种子的萌发,种子所萌发的自然是荷花——是为生灭法中的“生”。

  然而荷花出水后趋向于“灭”,在“灭”之前须“开枝散叶”,所以灭后自然只剩下田田的荷叶,种子依然在水中,这就是整个“生灭、灭生”的过程。

  佛教中有一个字叫做“缘”,我今生修来几世的福气,才能够邂逅你这样的父亲?

  你拉着我看尽潮起潮落,带我洞悉箴言警句,随我遍历万物景观,你用手掌为我划出了一道同心圆、用肩膀撑起一个小巢。

  我庆幸的是自己不会像易遥那样,在之前漫长的人生岁月里因为母亲的嫌弃厌恶殴打而哭泣,但我却坚信自己会像她看见自己母亲偷偷存钱时大哭一样,为所有个日日夜夜你的付出而哭。

  -03-

  天色渐渐昏暗,但余晖依旧照耀在天空,是天空呈现出一种美态。

  林子间传来几声嘶哑的蝉鸣,地上斑驳的光影早已经不见踪影,我正在思考着怎样打破我们之间的沉寂,让我们之间的气氛不至于那么的尴尬,突然就听到你问:

  “你瞧,这块石头大吗?”

  我定睛朝你所指的地方望去,那是一块极大的,却又钟灵毓秀的石,像一个美人一般醉卧在树下。

  “大。”

  你既没有肯定也没有表示否定,等到我们走到林子的边缘,你又问:“那现在呢?”

  “太小了,我几乎看不见了。”

  你笑:“你以为太大的自己跨不过去的坎,经过漫长时光之后你回头看,根本不值一提......”

  我忽然笑了,原以为爸爸你工作在外没有心力关注我的学习,原以为在考试的苦海中挣扎痛苦的只有我一个人,原以为没有伞的孩子只能淋着雨在磅礴大雨中奔跑,可是,你伸出来的一双手让我觉得异常欢喜。

  我也懂,你一紧张时,就会引经据典找寻曾经遇到过的小故事,运用到生活之中来开导我,可是,你怎么开导你自己的呢?

  忽然想起你曾经向我普及的知识:

  “民国的时候有一个人叫赵宗预,他将社会里的人分为了四种。

  一是浮萍式的人,立身处世漂泊无定,是环境的俘虏;

  二是凌霄花式的人,只在一人面前低头,但在众人面前狐假虎威趾高气昂;

  三是小草式的人,外柔内刚,有韧性,有尺度;

  四便是青松式的人,孤特独立不偏不倚,有富贵如浮云的信念,如独来独往的浩然正气。

  第一种人和第二种人都不及格,不过他们偏偏是社会职场混的最风生水起的人。”

  你顿了顿,嘴角勾起一抹笑,“人生不过百年,如果是你,你会做什么?”

  我知道你会是第三种人,活得不是那么的风生水起,却又是那么的尺度适宜,外是朗朗清风、内有浩瀚大海。

  当时你就遇到人生事业的低谷期,你用自嘲掩盖自己心中的落寞,并用最强的盔甲将自己装备好,让自己看起来刀枪不入,让我不会看出任何端倪。

  悲伤逆流成河,有你,我的悲伤汇聚不了河。

  -04-

  黑暗笼罩了整个城市, 我和你走出林子,看见四周的建筑已亮起了五彩斑斓的光。

  我和你一前一后走着。你的影子被路灯拉得老长,曾经英俊挺拔的背影如今有些微微的佝偻。

  你白衬衫有些汗湿,在路灯的照耀下,我可以看到你背上“劳动者的伤疤”。

  嗬,时光有时并不能抹去一切,相反,会让人清楚忆起曾经受过的伤。你不记得了,我会帮你记得。

  当年学习《背影》一文时,老师在讲台上读,我在讲台下泣不成声。

  因为你。

  而今,你转过身来,依旧是笑着,我却有了想哭的冲动。

  一句话怎么说来着?爸爸你就像一块海绵,将所有的苦水都吸进自己的肚子里,还要在我和妈妈面前炫耀自己被幸福撑得好饱。

  《悲伤》里,易遥选择自杀时很轻易,她的妈妈却不可以,面对恶心的令她作呕的生活,她却不能够放弃,因为一旦放弃了自己的生命,也等同于放弃了女儿。

  她活得比女儿还苦。

  爸爸,在我们家遭遇了破产危机时,你将我从小酒馆中撵出来不让我兼职让我好好学习的时候,你肯定很难受。

  抱歉,亲爱的爸爸。

  尾记

  “风很大,雨很急,路很滑,请你保护她(他)。

  等我长大,等我再回家,为你梳理白发。”

  爸,等我,等我用余生来爱你。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4644 投稿总数:3233 篇 本月投稿:145 篇 登录次数: 483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8-10-13 17:09:37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