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站内杂志专访报道
文章内容页

山沟沟里的文学守望者——作家王大煜

  • 作者:|
  • 来源:
  • 发表于2015-09-03 00:20:42
  • 被阅读0
  •   山沟沟里的文学守望者——作家王大煜

      (中华精短文学学会四川省分会会长王大煜先生介绍)

      洪与编录

      个人简历

      王大煜,男,笔名青如,汉族,生于1963年,四川省营山县人。本科学历,中共党员,中学语文教师。

      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中国散文学会、中国校园作家协会会员,南充市作家协会会员。

      业余担任中华精短文学学会四川省分会会长,四川省微电影艺术协会副会长,雅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文化总监、华人中文文学网总编辑,《精短小说》增刊(季刊)执行主编。

      主要作品

      在《作家报》《中国文艺》《中国校园文学》《读与写》《读写指南》《精短小说>>《作家天地》《文学与人生》《文学天地》《散文诗》《微型诗》《今古传奇》《中学语文》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文两百余篇。作品入选《当代作家代表作年鉴2001》、《中国当代散文大观》《中华散文百年精华》《中国当代微型小说大观》、《中国精短小说名家经典》《全国校园作家精品选》等多种选集。传略被编入《中国专家大辞典》《新世纪优秀作家诗人风采录》。

      获奖情况

      曾30多次获全国文学征文竞赛等级奖与优秀奖,2001年获“全国百优校园作家”称号。

      延伸阅读

      【王大煜小小说欣赏】

      局长的意外之死

      N市住建局局长郝德贤,在去省政府开会途中意外死了,消息传回N市,痛哭流涕者有之,拍手称快者有之,不知所措者有之,一下成了街头巷尾、饭后茶余热议的话题。

      住建局郝德贤大局长,身材魁梧,市机关干部年年都做过全面体检,从没听说他身体有什么毛病,怎么就突然死了呢?大家百思不得其解。

      话得从头说起,本周星期三的上午九点,郝德贤突然接到省政府办公厅秘书处打来的电话,令他火速赶往省政府参加下午三点召开的城乡住房建设改革问题的紧急会议。

      这天恰巧是个阴天,像墨一样黑的乌云在天空不停地翻滚,黑漆漆的天空像湿透的海绵,随时都会被闪电劈出水来。

      果然,出发不久,电闪雷鸣,暴雨便倾盆而下。高速公路上的车辆越来越少,速度也越来越慢,惟有郝德贤的奥迪像一头发怒的狮子,顽固地在大雨中肆意奔跑。

      在经过邻市城郊的一座大桥时,突然,一位披头散发、全身雪白的女人穿桥而过,司机一个紧急刹车,但已经晚了,嘭的一声闷响,女人被撞得飞了起来,然后像个湿透的沙袋重重摔在地上,发出噗噗声。司机和副驾驶座上的秘书连忙下车察看。两人都看花了眼,哪里有个女人的影子,地上躺着的却是一只鲜血淋淋白色兔子。真是晦气!秘书拣起死兔子摔到桥下,两人叽里咕噜了几句,上了车,一脸紧张地朝前飞驶。

      奥迪直到望江宾馆(望江宾馆是S省省委省政府指定的会务场所),秘书上前拉开车门才发现敬爱的郝局长不见了。秘书和司机吓得魂飞天外,好端端一个大活人怎么不翼而飞了呢?把局长弄丢了,这可是低级而不可饶恕的政治错误,吓得浑身发抖的他们总算还没有神志不清,连忙向省政府办公厅秘书处处长汇报。办公厅秘书处处长也吓得不轻,赶紧向筹备会议的办公厅主任汇报,办公厅主任又赶紧向主持会议的省长汇报,省长随即向有关部门下达了不惜一切代价寻找郝德贤的指示。

      话说我们那位郝德贤大局长,一上车就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并未睡着,因为躺了一个多小时,身子有些僵硬发酸,进入邻市地界后,他就悄悄地坐了起来,恰好目击了车撞妇人的惨景,惊叫了一声,可是雨下得太大,司机和秘书根本没听见。他见司机和秘书下车后迟迟没有上车,有些着急,便下车绕到车后察看车祸情况,发现地上没有人影,躺着的是一只鲜血淋淋白色兔子,他心里松了一口气。这时司机和秘书正好上车,以为他在车上,便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他丢在了车下。

      被淋成落汤鸡的郝德贤因手机和钱都放在车上公文包里,又身无分文,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

      他试着跑到附近一家小卖部求救,店主是一对六十多岁和善又热心的老夫妇,免费让他打了一个电话。

      郝德贤曾经在这个市工作过,现任市长是他的中学时期的同学。他的电话就是打给市长的。

      虽然同学俩毕业后各奔东西,已有二十多年未曾见面,但市长还是很念同窗情。接到郝德贤电话后,市长立即亲自把他接到家里换上干衣服。这么一拖延,时间愈加紧迫,市长为了确保老同学准时安全抵达省城,特意从市公安局调来一辆警车。

      雨渐渐小了,车多了起来,因为路滑,速度就快不起来。速度一慢,就容易串车堵车,超车就很困难,全神贯注的司机于是拉响警笛,一路快速地向省城驰去。

      警笛一响,郝德贤的心便狂跳不止,他几次都想制止司机,又怕耽误了时间,只好强行忍着。

      谁也不知道,我们的郝大局长最近心情一直不好。他自从上月省纪委找他谈过话后,就一直坐卧不安,惶惶不可终日。而且平时一些不祥之预兆也频频出现,比如说手机吧,设定的铃声是《爱的海洋》,谈话第二天,居然莫明其妙发出刺耳的警笛声,他的手机铃声储存库里根本没有储存这款铃声。还有,最近一本新鲜出炉、吵得火热的长篇反腐小说《贪官的意外之死》,不仅主人公与他同名同姓,许多贪污贿赂的情节也与他惊人相似;每当别人乐此不疲地评论着这本小说时,他就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把那个作者劈成八瓣才解恨;要不是如今是非常时刻,他非要跟作者打一场轰轰烈烈的官司不可。

      警车顺利地到了望江宾馆,不辱使命的司机打开车门请郝德贤下车,郝德贤闭着眼睛没反应。司机以为他太疲劳睡着了,一连大声叫了好几声,还是毫无反应。

      这时,司机慌了神,用力拉了郝德贤一把,这才发现郝德贤硕大的身躯已经僵硬如铁。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死了呢?

      司机吓得哆哆嗦嗦,赶忙向省政府办公厅汇报。

      事后经医生解剖,郝德贤竞死于急性心肌梗塞。

      (本故事完全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作家张巧梅读小小说《局长的意外之死》

     

     

      <<局长的意外之死>>开篇以悬念的方式告诉读者郝局长的死有些蹊跷,吊足了读者继续看下去的兴趣。接着以恶劣的自然环境的描写为以后的车祸及局长的失踪埋下伏笔。

      在叙述到“秘书和司机到达目的地后才发现局长不见了,急忙汇报上级,一直到省长下达不惜一切代价寻找郝局长的指示时,”作者笔锋一转,来了一段倒叙,揭开了前面作者特意埋下的包袱点:哦,原来局长是这样失踪的!

      按理说局长找到电话后应该给他的秘书或者是司机打个电话,这里作者用了省略法(单位电话常用短号,越熟的人越记不住长号),在这紧急关头,作者一转,到这里又安插了一个人物,曾是同窗的市长!市长念及同窗之情,不仅把他接到家里换上干衣服,还为了保证他能准时安全抵达省城特意调来警车护送,殊不知,正是警车那一声声警笛使郝局长心虚惊吓而死!在中间的那段插叙是情节的跳移手法,天衣无缝地将发生在前面的事情安插在这里,很好地解释了这一切!

      另外,作者小小说中主要人物取名诙谐幽默,达到了讽刺效果!

      总之,整个小小说写的是环环相扣,引人入胜,一波三折,起伏跌宕,堪称反腐题材之佳作!

    【审核人:站长】

      本文标题:山沟沟里的文学守望者——作家王大煜

      本文链接:https://www.sanwenzx.cn/showinfo-198-1056-0.html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蜀韵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精彩推荐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