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空间 > 原创杂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李术坤:音乐梦,家国情

时间:2019-10-01 22:59:00字数:16374【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我出生在七十年代初期,和许多同龄人一样,在偏僻贫穷的小山村里度过了寒苦而又温馨的童年。

  我家弟兄四个,每个弟兄之间都只相差两岁。昏暗的煤油灯跳动着微弱的火苗,伴随着童年的夜晚。油灯下母亲纳着鞋底,或者一针一线地为我们缝补衣裳,大哥穿过的衣服二哥穿,二哥穿过的衣服小哥穿,小哥穿过的衣服再给我穿,像接力棒一样。父亲在公社兽医站上班,偶尔回家摸出一颗糖给我们,像过年一样高兴。其实很长一段时间,过年在我的记忆里,就是吃过年早饭后,能得到父亲给我们准备好的压岁钱:崭新的五角钱,那是多么高兴的时刻啊,我在哥哥们的带领下,一路蹦蹦跳跳走到几里外的寺前街上,买上两棵甘蔗和一两颗糖果,感觉过年的滋味就像甘蔗汁一样甜透了心底。

  由于父亲在公社上班,家里的农活全部落在母亲身上了,我们弟兄小,母亲除了照顾我们,还要为生产队里做工分,后来听母亲说,我大概一岁多的时候,母亲用一个小箩筐装着我带到工地的塘坝上。母亲一边挑土,一边时不时地看着我。一不留神,好动的我把箩筐翻倒了,跌落到冰冷的水塘中,好在生产队里的人们发现及时,大家捞起全身湿透的我……可不管父母亲怎么辛苦,怎么节约,好多年里,我家都是生产队里有名的“超支户”,母亲每年都养着一头大肥猪,卖了之后都还交不够“超支款”。

  七十年代末,土地下放到户。我们相继上学了,每个周末,我们帮助母亲干一点农活,打猪草,耙柴火,翻山芋藤,乃至割麦,扯秧,打稻谷等。母亲再也不用担心家里缺乏劳力缴纳超支款了,全心全意侍弄着家里的田地。八十年代中后期,山村里通上了华东电网,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我家也住上了崭新的土砖房。大哥和小哥相继考上了大学。

  最让父母放心不下的就是我了,从小学就惧怕数学的我,每当看到课程表上的“数学”时,就会莫名其妙的紧张,而对“语文”天生的喜爱,甚至在小学时就偷偷做起了“作家梦”,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我的中学时代,导致我偏科严重,理科成绩一塌糊涂。一九八八年初中毕业后,自然而然名落孙山了。后来又经过一年的复读,但是经常在课堂上写写画画的我,再一次无缘高中。

  九十年代的第一个春天,初中毕业的我和很多山里人一样,背着铺盖,踏上了进城打工之路。在某市一家化肥厂的原料车间,整天与煤块打着交道,用铁锤敲打着煤块,均匀破碎后再用铁车拉到原料斗里。晴天,煤块扬起的灰尘满脸满身都是,下班时往往只看见两个眼睛在骨碌骨碌地转。雨天,尽管穿着雨衣和胶靴,衣服也会湿透,走路时胶靴里也会噼啪噼啪地响。我咬着牙坚持着,那个曾经的文学梦想与现实遥不可及,然而,越是这样,那颗不安分的文学火种却从未在心头熄灭……

  城市,像一个巨大的磁场吸引着我,白天,忍受着又脏又累的体力劳动,晚上,搭乘厂里的班车赶到十几里外的城市,一个个旧书摊上摆满的文学书籍对于我如若珍宝,辛辛苦苦的工资除了生活费,几乎全部耗在旧书上了。

  那一年,北京亚运会的火炬传递也到达了这座城市,厂里举办了隆重的文艺演出。由于我经常在车间的黑板报上出一些散文,诗歌,我作为车间里唯一的打工仔参加了厂里庆祝亚运会演出,表演了诗歌朗诵节目。那之后,我被厂里戏称为“煤堆里的秀才”,车间领导也把我调换到一个控制煤球压球机的岗位上。相比原来的工作,轻松多了。

  我开始了天南海北的投稿,偶尔有稿子刊发出来。第一次捧读着印有自己作品的散发着油墨香味的报纸,那种喜悦兴奋的滋味至今还记忆犹新。更多的时候寄出去的稿子石沉大海,我没有泄气,下班后的大多数时间继续写,继续投。这段时间,我的散文,诗歌,小说,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相继在《安庆晚报》《作家与读者》《大时代文学》(现在改为安徽文学)等省市报刊杂志上发表,多首诗歌在全国诗歌大赛获奖。

  然而,厂里的效益越来越不景气,打破铁饭碗下海经商的浪潮席卷全国,很多正式职工都在想办法调离了,我们打工仔的前景更是可想而知。每次回家,父亲也一次又一次地要我回乡,他说“良田万顷,不如破艺随身”,学一门手艺,走到哪都能找到一碗饭吃。

  在梦想与现实之间,在城市与乡村之间,在文明与闭塞之间,我也曾经在夹缝之中苦苦徘徊。经过长时间的思想斗争,终于,打工三年后,我又踏上了回乡的脚步,除了一大袋的书籍和密密麻麻的稿纸,我依然两手空空,站在家乡的花亭湖大坝上,望着那一潭碧绿的湖水,眼前掠过细雨中父亲替我背着行囊离家的情景,尽管只有几年的时光,长河见证了一个少年远去和归来的身影,年少轻狂的我流下了泪水,耳边回响着费翔的歌声“踏着沉重的脚步,归乡路是那么漫长……归来吧,归来哟,别再四处漂泊”,那一刻,仿佛歌中唱的就是自己,原来,音乐竟有如此的震撼力!每一句看似很普通的歌词却仿佛融入了灵魂和骨髓里,冲撞着我,感染着我。从此音乐的旋律便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

  生活不是诗,诗意的只是我们的心灵。很多时候,文学不是职业,而是一种梦想和热爱。回乡后,我逼迫自己放下杂念和热爱的文学,投入到一个从内心里并不喜欢的职业——兽医。一边背诵药性汤头等理论,一边跟随父亲走村串户学习兽医实用技术,两年后,基本能独立从事工作了。

  九五年,我受聘于兽医站,来到一个佛图的边远山区从事兽医工作。山里民风淳朴,一直保留着“穷莫丢书,富莫丢猪”的习惯,几乎每家每户都把读书和养猪当做家庭重要的大事情,为了孩子读书,养猪也是一大笔看得见的收入,供孩子们上学的学费。

  我的工作几乎要与每家每户打交道。然而,山区的交通极不方便,从我们单位到村子里最近的屋场要步行四五十分钟,偏远的地方要走两个多小时,来回一趟路上就得耗去四五个钟头。有时候,在大山的这头能喊得应山对面,但是弯来绕去要走上好几十里。

  我在心里祈盼,山区什么时候能通上公路啊,这样山里人出行就要方便多了,山里的生活方式和经济条件也会逐步改善。

  变化真的是说来就来,一晃进入到二十一世纪,深山里的每一个村落,每一个屋场都修通了水泥路,路通了,山外的商品都能运进来,山里的农副产品也能销出去。陆续的,山里人家都盖起了二层三层的楼房,电灯电话手机电脑走进了寻常百姓家,四个现代化的美好景象一步一步展现在我们面前。以前我们到县城只有从水路坐挂机船,慢悠悠的要二三个小时到花亭湖大坝,现在坐快艇十七八分钟就到了,除了水路,现在的公路也更方便,山里农家不断买上了摩托车甚至小汽车。

  耳闻目睹家乡发生的巨大变化,以及山里人民的精神面貌和物质生活的改善,久违的文学梦想又激励着我,我创作了歌词《柏油公路通我家》《山里人》《山里娃》《山里人家》《大山魂》《花亭湖,美丽的家园》等,后来通过网络,结识了一些作曲家和歌手。有的歌词被谱成歌曲,在网络上传唱。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成功举办,通过电视直播,远在千里之外的大山里的我被奥运会开幕式所深深地震撼,也为今天祖国的繁荣富强而骄傲,而振奋,看完电视直播的我按耐不住心头的兴奋,创作了歌词《这一刻》:“这一刻,世界屏住了呼吸,这一刻,亿万双眼睛把你凝聚,这一刻,时间放慢了脚步,这一刻,狂热的心燃烧着熊熊的圣火,这一刻,我们期待了很久很久,这一刻,我们付出的太多太多,这一刻,我们共同的祝福是北京,这一刻,地球村洋溢着同样的欢乐……”后来偶然在网上看到“感到奥运精彩瞬间——2008原创奥运歌词大赛”,抱着试试的心理投稿了,没想到这首歌词被评为全国歌词征集一等奖。当年我还投稿参加了中央电视台和中国音乐家协会联合主办的全国优秀流行歌曲大赛,我报送的四首歌词都入围了复赛,但复赛后要求入围的歌词必须谱曲后进入歌曲评比阶段,我只好自动放弃了。

  零八年年底,我来到神往已久的北京,参加中国大众音乐协会主办的颁奖典礼,见到了张丕基老师,王佑贵老师,任志萍老师等音乐界前辈大家,他们对我这个初出茅庐的山里人给与了充分的鼓励,在协会组织下,参观了故宫,天安门,鸟巢,水立方,国家大剧院,长城等景点,饱览着祖国的壮丽山河,站在长城上,抚摸着古老的长城城墙,强烈的自豪感激发着我,不禁在心底大声呼喊:祖国,我为你自豪!

  北京回来后,我创作了两首大题材的主旋律歌词《中华魂》:五千年沧桑龙腾华夏,五千年风雨大浪淘沙,五千年文明浓缩一幅画,五千年智慧梦笔生花。摩天崖上留下多少传奇,百家姓盛开着旷世奇葩,远古的驼铃,回荡着悠扬的牧歌,河西走廊的落日,映红了秦砖汉瓦。五千年血脉根在华夏,五千年故事风吹浪打,五千年长廊穿越尘烟,五千年脚步铿锵潇洒,古长城上烙下多少脚印,方块字写不尽锦绣中华,飘扬的红绸,醉透了东方的笑脸,三江源头的青铜,铸就我浩荡中华!歌词发布会,经作曲家芳歌老师作曲,星光大道歌手熊七梅演唱,好评不断。《日出东方》在那古老的东方,一个太阳升起的地方,一条大河静静地流淌,两岸五谷香,号子震天响,酿出的美酒醉千年,汗珠子里滚出个金色的太阳。在那遥远的东方,红日喷薄霞光万丈,在那遥远的东方,巨龙昂首威震四方,天地万物生,唢呐朝天响,夸父追日不再是梦想,血脉里奔腾着华夏炎黄……这首歌词经曲作家东方成亮老师作曲,歌手于洋演唱,在一次全国征歌活动中被评为二等奖。

  2010年,安庆市委宣传部牵头组织了“唱响中国——群众最喜爱的歌”评选活动,经专家评审,我的四首歌曲全部被评为安庆市优秀歌曲,其中一首还获得安庆市二十年来新创作歌曲一等奖。成绩是一种认可,也是一种鼓励。也是这一年,我工作了十七年的兽医系统解聘了合同制工作人员,我又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普通农民。现实生活与梦想有时总有一段遥远的距离。我没有悲观,没有消极,通过几次大赛,也给与了自己歌词创作的信心,希望在音乐创作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

  然而,对于我这样一个没有文凭,没有经济基础的普通乡下人走这条路是何等的艰难。既有生活上的巨大压力,也有创作上的困惑与迷茫,更有音乐制作的拮据。音乐创作不像其他诗歌散文小说等艺术形式。一首歌词创作完成后,要想找到合适的作曲家谱曲,找到合适的歌手来演唱都是很不容易的,音乐制作的档次和效果与制作成本有非常紧密的关系。

  感谢网络,为我搭建了学习,创作和交流的平台。虽身处乡村,通过网络结识了全国各地一些优秀的词曲作家和音乐制作人,我的歌词在网络平台发布后,得到他们的认可和支持,一首首歌曲从网络上流传,得到很多乐友和专业人士的好评。2011年,我创作的歌曲《绿色的呼唤》 被国际环保组织“帕客联盟”确定为绿色环保公益主题歌,由北京歌手、环保明星张迎丹录制,多次在央视梅地亚大厅举行的“地球唯一村庄”大型公益活动中演唱。

  2012年年底,在地方政府的关心和支持下,我创办了花亭湖音乐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从此,我全身心地投入到音乐创作上。近几年,我创作了几十首具有地方特色和民族特色的歌词,目前,被国内知名歌手演唱的歌曲有15首,其中《家在龙山凤水》《太湖之恋《最美花亭湖》《秀美寺前》等歌曲被市(区)县、乡镇,行业确定为宣传主题歌,多次在地方文艺活动中展演,有的拍摄制作成音乐电视,让家乡的美景和发展面貌在歌声里飞扬,为地方音乐文化的发展和繁荣发挥了积极的引领作用,同时为当地的旅游文化宣传,提高当地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近几年来,随着生态旅游开发和美好乡村建设的不断深入,我的家乡大别山南麓的“边区、老区、库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的家乡先后被评为国家级生态镇,中国美丽休闲乡村……二十多年来,未曾离开这片土地,我为家乡的每一点变化而欣喜,在从事兽医的十几年间,接触到很多如我父辈一样的老者,他们发自内心地为今天的生活充满感恩。他们说:历朝历代,哪个时间老百姓不都是要交皇粮国税啊,只有现在不但不交农业税了,老百姓还能得到国家的粮食补贴,看病也能报销一部分钱,政策真的好啊,我们小的时候,不说吃鱼吃肉,就是能吃上一碗白米饭也像做梦一样。是的,正是亲身经历和感受到这些年的山乡巨变也给了我创作的源泉和歌唱生活的激情。正如我最近在歌词《山乡谣》中写的那样:巴掌大的天,黑黝黝的地,对面一声喊,走起来好几十里,油灯噼啪响,鸡鸣半夜起,女人磨破了肩膀,男人弯成了犁,一天到晚泥土里刨,一辈子走不出一亩三分地,数星星,盼月亮,漆黑的夜晚,声声叹息。还是这片天,还是这块地,村路云里飘,小车开进庭院里,农家奔小康,村头演大戏,大红灯笼门前挂,满山满坡披新衣,美好生活梦里的盼,眨眼就烙在百姓的心坎里;溪水清,山歌甜,美好的生活,天天奇迹。这首歌词通过山区农村过去和现在的强烈对比,反映了乡村振兴和新农村建设的喜人变化。

  2018年,我加入了安徽省音乐家协会,年底,作为一名来自最基层的文艺代表有幸参加了安徽省文代会。回首来时路,有坎坷,有艰辛,有汗水,有收获,更有感激和有感动,我深知,没有这个好的时代,就没有今天来之不易的生活,没有开放,发展,强大的祖国,就不会有如今咱们老百姓的安宁与幸福。眺望新征程,仍然有艰险,有曲折,有风雨,更有决心,有信心,有豪情,在追梦的路上,我与祖国一路前行。

  想想这些年,自己从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的山里人,打过工,当过农民,从事过乡村兽医,再到下岗后自主创业,再到现在在音乐创作上的小有成绩,在创作中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除了自己坚持不懈的努力,更离不开这样一个信息发达,文艺繁荣的伟大时代!我将继续用手中的笔,歌唱美丽家乡,歌唱百姓情怀,歌唱美好生活。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2230 投稿总数:2356 篇 本月投稿:135 篇 登录次数: 320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10-13 21:39:08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