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空间 > 原创杂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李愈芸:芭茅

时间:2019-07-11 20:41:32字数:6506【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传说朱元璋黄袍加身之后,一天,他正在批阅奏章,发现有份来自故乡的奏帖,名字不熟识,再看内容,是一首诗,其中有这样的句子:“手拿钩镰枪,杀尽土霸王。打破罐头城,拔掉汤元帅,活捉窦将军……”朱元璋看完,恍然大悟,忆起写帖子的竟是儿时与自己一起放牛的伙伴。朱元璋对这位发小的才智很是激赏,念起旧情,遂封了那人相应的官职。

  这几句诗貌似描述攻城略地、金戈铁马的战斗情景,其实只有朱元璋心知肚明,写的全是放牛的事。前两句是说拿镰刀割草,后几句叙述某次有趣的经历:一群放牛娃趁放牛之机,偷来人家黄豆,用瓦罐煨着吃。争抢中不小心摔破了瓦罐,泼了汤,撒了豆,伙伴们满地捡豆子呢!

  诗中提到的“霸王”,是芭茅草的俗称。芭茅这种野草,山野间随处可见,尤以河边、土坎、荒地居多。一丛丛、一片片芭茅长得郁郁森森,葳蕤繁盛。它们大多抱团结伙,辟地拓疆,霸气十足。所到之处,别的草木几近被逐出境外。这样看来,称之为“霸王”,确也名实相符。

  芭茅,多年生草本。我以为它是旱地里生命力最强盛的一种野草。一粒薄如蝉翼的种子,随风飘散,不管落在哪里,便触地生根,一两年后,就长成密如藩篱、高过人头的一蓬。泥土肥厚的地方,贫瘠荒凉的所在,甚至光秃秃的岩壁上,芭茅都能安营扎寨,生生不息。它们根连根,身挨身,手挽手,步步为营,肆意蔓延,像一片片青纱帐,一簇簇芦苇丛,难怪有“芭茅养虎”一说。它的根系极为发达,蔸上繁密的须根,四处延展,像纠结的虬髯。即便你将它连蔸掘起丢在地上,只要附着丁点儿泥土,照样可以存活。刀割也好,火烧也罢,对它来说,即如剃头一般。不消多长时日,它又蓬蓬勃勃地生长起来。

  惊蛰过后,地温升高。这时从芭茅的蔸部绽出许多锥状的幼芽,像芦芽,像小竹笋。它们隐在经年枯萎的秆叶下,不见一丝踪迹。等到春暖花开,那些新生的茎秆猛地窜出一两尺高了,它们青翠欲滴,夹在枯黄、苍白、冷绿的秆叶间,赫然在目。散开的叶子交错对生,向上斜伸,像一柄柄绿宝剑。顶端的叶片卷在一起,秆上沾着层霜似的粉状物。到了四五月间,芭茅拼力拔节,越长越高,终于突破枯茎败叶的围困。茎秆每节生有一片叶子,剥开紧裹着的叶鞘,只见茎秆颜色斑驳,毛笔杆粗细,圆润光洁,茎秆内填满白色海绵状的髓。顶端的叶舌渐窄,向上舒展,下部则修长稍宽,条形披针状,向下披垂,中间有条白色的叶脉,是为脊。

  正是春耕之际,牛们整日耕作,辛劳得很,得喂些可口的饲草,而这时芭茅便是很好的食物。那会儿我家帮生产队看牛,农忙时节,早晚就让我们帮着割草。芭茅让我又恨又爱。爱的是,这草鲜嫩多汁,牛特别爱吃。芭茅长势兴旺,割起来快当。遇上一片茁壮的芭茅,只一个时辰,就能备足一条牛一天的口粮。恨的是,芭茅嗜血成性,每片叶子的边缘都密布着细小的锯齿,锋利如刀。尽管倍加小心,每次割草,手总要被芭茅拉出一道道血口子,鲜血淋漓。最难受的是伤口疼痛且奇痒。眼看流血不止,取出随身带的火柴盒,撕下火柴药,胡乱地贴在患处。回到家,捏着红肿、结着血痂的伤口,泪汪汪地向爷爷叫屈乞怜。爷爷看了一眼,轻描淡写地说:“碍么事?‘芭茅是个鬼,怕就怕滚水’,舀点滚水泡泡就好了。”我将信将疑,用木盆打来滚水,咬牙将那只手伸进滚热的水里。刚入水时,痛得我直跳脚。但神了!不一会儿,伤口就不痛不痒了。再过一两天,竟奇迹般地愈合了。

  芭茅五六月间开始孕穗。茎秆顶端渐渐膨大,像擎着一枚枚碧玉簪。不几天,顶端的包叶被撑破,芒穗脱颖而出。它呈紫红色,中间有一主轴,若干节,每节环生数枝小穗,小穗上附着密匝的小花蕊,像一挂挂鞭炮,又像一缕缕细辫。起初与主轴拢得较紧,过些时日,茎秆又抽长了许多,那些小穗舒展开来,像蓬松的毛掸,似擎天的巨笔。

  扬花的芒穗,我们称之为“芒花”。一秆秆芒花像一面面淡紫色的小旗,临风飘举,摇曳生姿。这时你打芒花旁经过,身上会沾满紫色的花蕊。伸手一捋,丝绸般滑腻、柔顺。拿它往脸上拂,痒痒的,怪舒服的。正是暑期,我天天随着爷爷上山放牛。将牛安顿好后,爷爷采来大把的芒花,教我编织各种小玩意儿:草马、蚂蚁窝、海螺……这些小物件颇有些形象,成了我乐此不疲的玩具。

  入秋,芒花历经风雨的吹打,流光的漂洗,颜色慢慢变淡、变白,这是芒花渐老、种子成熟的标志。不久,种子纷纷脱落,它们插上风的翅膀,轻飘曼舞,像朵朵柳絮,像纷纷雪花,像点点飞蓬。经不住秋风这把篦子不停地梳理,光溜溜的茎杆上只剩下流苏般的穗子,一如风中飘拂的白发,又像落毛的马尾。而身下的叶片也大多憔悴不堪,随风起伏,相互摩擦,悉悉索索,给秋天平添几分萧瑟的意味。远远望去,山野中星星点点的芒花,像残存的积雪,似薄施的脂粉。看着看着,苍茫的秋意,幽寂的清愁,如烟般地弥漫心头。

  白露前后,早晨,山野里氤氲着轻纱似的雾霭。芭茅的芒穗上攒着细碎、晶莹的露珠,白乎乎的。晨风过处,茎秆上愈发稀疏的芒穗婆娑起伏,饶有风致。这薄寒的气候,这清寂的氛围,这凄迷的境界,若有诗人置身其中,定会脱口吟出那首《蒹葭》来。

  寒冬时节,北风飒飒,大雪纷飞,芭茅枯衰或半枯的茎叶倔强地挺立着。凄风苦雨摧不折,雪剑霜刀劈不倒。即便躬身匍匐,雪停风驻,它们依然长叶当风,茎秆高举,风姿绰约。来年,春风一吹,它们一样欣欣向荣,势成燎原。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2670 投稿总数:2444 篇 本月投稿:189 篇 登录次数: 331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10-24 01:34:25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