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空间 > 原创杂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功名成殇(探秘李白之死)

时间:2018-09-26 19:40:27  】来源:原创 作者:阿亮 点击:0

  李白的死因,有几种说法:其一,“以饮酒过度,醉死……”(摘自《旧唐书》);其二,“竟遭腐肋疾,醉魄归八极。”(摘自唐代诗人皮日休《七爱诗》);现代版:李白酒后在采石沿江泛舟,见江中明月,遂跳江捉月……应该说,现代版是李白最为诗意的人生结局。

  李白究竟是怎么死的?他死后又发生了什么?

  ――题 记

  李白在流放夜郎途中,意外赦归,整整流浪了三年,颠沛流离,生活过得十分窘困。

  公元762年(宝应元年),安禄山叛军彻底被平息,天下太平。可惜李白已一贫如洗,更有疾病缠身。

  一日,正在绝望中的李白获得了一个好消息:当涂有个县令,名叫李阳冰。李白记忆中,依稀记得《李氏族谱》中,记载自己是“陇西李氏”一脉,于是立马四处探听李阳冰的籍贯。

  翌日,终于传来确凿消息:当涂县令竟是“赵郡李氏”。

  转眼间,秋风起。夜风阵阵,寒在李白身上,更寒在李白心里。

  李白对天长叹,禁不住从眼眶中掉落下两行冷冷的泪水来……

  人到绝境,会想到“向死而生”。这一夜,李白投宿在安徽境内靠近当涂的一户农家。在那个死一般寂静的秋夜里,他突然想到:大唐开启宝应新纪年后,盛行联宗攀附的风气。自己不如硬着头皮去向李阳冰“投亲”,看他如何处置?

  翌日,在李阳冰府上,胸怀开阔的李县令爽快地接纳了李白,并且热情地扶着他在中堂入座,摆上酒菜,一起有说有笑地喝了个痛快。

  李阳冰欣赏李白的诗才,十分同情李白的遭遇,使李白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是,往下半月有余,他的身体却不见好转;偏偏他又不听劝,执意在釆石镇街口摆了个测字摊,替人算命,赚些酒水钱。

  深秋时分,寒风萧瑟。李白受了风寒,竟一病不起。

  李阳冰连忙派人从江宁镇请来一位老中医。老中医仔细把脉以后,半晌才说:“李白患的是腐肋疾。这是一种慢性病,症状已经很严重,不容易治好。更何况他年时已高,若要治愈,难,太难了。”

  李阳冰拱手恳求老中医:“老先生是江东名医,还望以仁者之心,救死扶伤,竭尽岐黄之术为好。”

  两鬓斑白的老中医沉思良久,依然紧锁双眉。

  经过李阳冰再三请求,老中医最后总算开了一个处方。

  老中医指着处方中一尾“犀牛角”的药说,“治愈李白的病,一定要有这尾犀牛角,此药不但名贵,而且稀少,要到金陵济世舫药堂才能买到,别的地方都用水牛角、黄牛角代替,价格倒是便宜了,但药力实在差远了!”

  送别老中医,李阳冰就派请来照顾李白的贺生到金陵去抓药。然而,两天后,贺生却空手而归。

  守在李白病床前的李阳冰一见贺生,忙问:“药抓到没有?”

  贺生急得把两手一摊,沮丧地说:“钱……带得不够。那犀牛角实在太贵了!”

  李阳冰焦急地问:“你带去的几幅字画呢?”

  贺生很尴尬,只好实话实说:“大人托我带去的几幅字画,一共才卖了四贯钱,而我到药店一问,大吃一惊:一剂药就要十贯钱哪!……我只好空手跑回来了。”

  停了片刻,贺生接着说:“药店里的人说,那犀牛角跟黄金一个价呢!”

  李阳冰沉默半晌,十分伤心地说:“我的字画,在天宝年时也跟黄金一个价呢。你带去那几幅都是我平生的得意之作啊!没想到如今诗文、字画都如此不值钱了。”

  李阳冰虽为当涂县令,但为政、处事都十分低调。安史之乱以后,他既不满朝廷的横征暴敛,又不忍对百姓竭泽而渔,总想着有朝一日找机会辞官归隐,因此自身家境并不好。如果用“为官一任,两袖清风”来形容他,是最恰当不过了。当初李白一路风尘,抱病到当涂投靠的时候,称李阳冰为“从叔”,其实李阳冰心里很清楚:自己并没有这个“从侄”。但是看到李白年已高,比自己整整大了10岁啊!他不禁感慨:一个一向恃才傲物、目空一切的翰林大学士,若不到山穷水尽,哪会出此下策?他大度地收留了这个“从侄”,并坚持维护着李白的尊严。

  为了治好李白的病,李阳冰尽到了应尽之责,也充分体现了“从叔”的担当。

  从李白的房间出来,李阳冰悄悄跑进卧室,找出一件自己的裘皮大衣,交给贺生,叮嘱说:“冬天快到了,说不定这件大衣能卖个好价钱。你辛苦一点,再跑一趟金陵。记住!一定要把处方上的药抓回来!”

  两天后,贺生终于抓回了药。

  李白一连服了几天的药,病情果然有了好转,不但退了高烧,神志也清醒多了。

  这天,李白觉得自己的精神特别好,便招呼贺生,翻箱倒柜,找出了多年来书写的一捆诗稿,收拾在一起,放到了枕头边上。

  午饭前,李阳冰忙完公事来看望李白。李白久久凝视李阳冰,语重情深地说:“我李白自知不久于人世,有件事要拜托从叔……”

  李阳冰一听,忙问:“贤侄有什么话尽管说。”

  李白沉思着,郑重其事地说:“我李白一生颠沛流离,没有家产,过去总是视诗文为雕虫小技,50岁以后才以言立身,只可惜平生诗作散失大半,现存的不足十之一二。我自愧无以示后人,只有这点诗稿,请你帮我汇编成集,再配一篇序文。这样,我到了九泉之下,也是一种安慰。”

  说完,李白把枕边的诗稿托交给了李阳冰。

  李阳冰接过诗稿,诚恳地对李白说:“阳冰虽然才疏学浅,但贤侄所托之事,定会尽心尽力。你现在主要是安心养病,等你病好以后,我把宗夫人和伯禽也请来,我们一起来编吧。”

  接着,李白又从枕边找出一只精致的觴,一边把玩,一边说:“这酒杯,是老友元丹丘送我的。我李白心底坦荡,从来没有为家事犯过愁,也很少刻骨铬心地思念过友人。可是,不知为什么,最近一直愁肠百结,想亲人,想元丹丘……元道长啊,那年,我辞别长安,去天台山跟你学道……如今你还在天台山吗?我俩何日才能举觞邀明月啊?”

  李白说完,已经老泪纵横。

  几天后,李阳冰派人到当涂龙山乡里,把宗夫人和伯禽接到了李白的住处。

  为了凑钱继续给李白抓药,宗夫人毅然卖掉了一支祖传的碧玉簪。

  李阳冰吩咐伯禽:“老医生说,你父亲病成这样,跟饮酒过度大有关系。现在,你父亲的病日见好转,你一定要注意,不要给他喝酒了!”

  谁知,李白见了伯禽,别的话都不说,张口就要酒喝。他甚至总是举着空觞,说自己不喝酒心里憋得难受,全身竟然没一点劲。

  李白一再在伯禽面前要酒喝,当儿子的心肠一软,就悄悄把父亲带进了一家酒店。

  李白见到酒,如同鱼儿见了水,一杯一杯地喝,很快进入了疯狂状态。他一边喝,一边手舞足蹈,向街上跑去……

  酒店往北,一条大道直通采石矶。

  采石矶为长江三大名矶之首,依附于长江边的翠螺山麓,矶头突兀江面,江水奔涌,在这里形成回旋之势。而风景绚丽的翠螺山终年披绿拥翠,正是得益于长江之水。李白在当涂居住期间,经常在此悠游,还曾在这里写下过《望天门山》《横江词六首》《夜泊牛渚怀古》等不朽诗篇。

  这一回,李白心向往之,行也疯癫。

  不知是回光返照,还是几分酒力的驱使,李白竟沿着大路疾跑如飞,嘴里还含糊不清地吟唱着诗句:“笑矣乎,笑矣乎!君不见曲如钩,古人知尔封公侯。君不见直如弦,古人知尔死道边……”

  更为奇怪的是,霎时间乱云翻滚,狂风大作:翻滚的云团渐渐幻化成了一只展翅高飞的大鹏鸟……

  大鹏鸟顶着风云,飞啊,飞啊,直上云霄……没过一会,一阵急骤的狂风呼啸而起,大鹏鸟突然折断翅膀,虽经奋力挣扎,飞越了江面,却坠落进了翠螺山麓……

  李白平生总以大鹏鸟自居。此刻,当他恍恍惚惚看到眼前的情景时,心里不由万千悲概,一颗心如坠深潭,又寒又冷。

  瞬间,一种不祥的阴霾笼罩了他的心头……

  顷刻间,李白的两腿蓦然发软,“啪”一声,竟跌倒在了地上。

  伯禽抢上一步,赶快冲上前去扶起了父亲,慢慢把李白扶回了家。

  夜色深沉。这天夜里,伯禽端着一碗刚煎好的汤药,走进父亲卧房,喊了一声:“父亲大人,吃药了。”

  屋里却空无一人。

  伯禽点灯查看,但见书案上放着一篇父亲刚写完的诗稿:

  临终歌

  大鹏飞兮振八裔,

  中天摧兮力不济。

  余风激兮万世,

  游扶桑兮挂左袂。

  后人得之传此,

  仲尼亡兮谁为出涕。

  《临终歌》的大意是:大鹏展翅飞向四面八方,可惜在长空中气力都用尽了。虽如此,可展翅的雄风将万世长存,游览扶桑时,左袖太长在这株神树上挂了一下。昔日鲁人猎获麒麟时,孔子见圣兽被困而淌眼泪,现在的人知道大鹏被摧折,又有谁为之哭泣呢?

  伯禽看了《临终歌》,又见父亲不知去向,连忙报告李阳冰和老母亲。李阳冰顾不上责备伯禽,亲自带人,提着灯笼,分头到城里郊外寻找,结果仍无李白踪迹。

  直到第二天,在黎明的晨曦中,伯禽找到翠螺山临江的采石矶,才发现了当年唐玄宗赐给父亲的宫锦袍和一只酒葫芦。

  一位艄公告诉伯禽:昨天夜里天空中突然乌云散尽,明月如盘,映在江中。那一刻,依稀看到一位老人喝醉了酒,下江捉月……

  原来李白终老离世了!

  诗仙李白把血肉之躯溶入了明月下的滔滔江水之中。

  伯禽重新拿出《临终歌》,仔细推敲,方知这首绝笔诗中蕴含着父亲无限的悲愤和一生怀才不遇的感慨!

  伯禽悲痛万分,声嘶力竭地对着奔腾的大江呼喊:“父亲大人—我的父亲啊—”

  江水呜咽,没有回声,依然浩浩荡荡地向东流去。

  具有戏剧色彩的是,正当宗夫人在李阳冰和伯禽协助下,悲伤地为李白料理后事的时候,突然有人来报:

  “朝廷的钦差大人快马来到了当涂。”

  钦差大人赶到李阳冰府上,高喊:“翰林大学士李白接旨。”

  当朝廷的公公得知李白已经与世长辞,急中生智,转身,面朝李白遗像鞠了一躬,然后慎重地朗声宣读:

  “皇帝诏曰:授李白左拾遗。钦此。”

  伯禽立即跪地,代替父亲接过了圣旨。

  随后,伯禽又小心翼翼地双手捧着圣旨,转身走向母亲……

  宗夫人本是前朝宰相宗楚客的孙女,知书达理,心有静气。她只是淡淡地朝那黄绢瞥了一眼,站起身,感慨道:

  “夫君李白,追求功名。谁曾想,功名成觞。……宴席都散了,最好的酒杯,何用?何用?……何用啊?……”

  宗夫人的嗓门并不大,但她的声音划破长空,惊醒了后世不少读书人。


(1948.9-)男,上海人。国家二级作家;原马鞍山市《作家天地》杂志社副编审;马鞍山巿作家协会副主席。70年代起发表作品,已发表小说、散文、报告文学计230余万字,作品散见《长江》《花城》《人物》《小说界》《青春》《安徽文学》《海峡》《奔流》《鸭绿江》《新华文摘》等杂志;有作品多次被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百花文艺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安徽文艺出版社、时代文艺出版社和黄山书社等结集出版;另有小说集《纯情》、散文集《岁月如歌》、长篇传记小说《张家港首富》《今生无悔》等。90年代起涉足影视创作,已拍摄的电影《叶圣陶在甪直》、电视剧《碧血秦准》等,深受观众喜爱。有小说丶散文4次荣获全国性文学大奖,多次荣获省、市级文学大奖。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阿亮 阿亮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阿亮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用户积分:106 投稿总数:45 篇 本月投稿:17 篇 登录次数: 6 他的生日:0 注册时间: 2010-09-22 13:37:29 最后登录: 2018-10-13 17:05:40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