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空间 > 原创杂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我看《长生殿》

时间:2018-09-05 19:41:09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李隆基:爱一程,伤一程

  帝王之爱,像江湖郎中卖的无良药。疗效温吞,毒性凶猛。

  读《长生殿》,看李隆基爱杨玉环,爱一程,伤一程。跌宕起伏,污迹斑驳。

  第一出《定情》。美人出浴,丰姿千状,看得皇帝临时起了兴,上床之前还要赏月夜游。宛如一个馋嘴的孩子,抱一个苹果在嘴边,不啃,先舔一舔表皮上的香气。“(生)花摇烛,月映窗,把良夜欢情细讲。(合)莫问他别院离宫玉漏长。”读后心里一疼:奢华的爱情,从来就这样残忍!这边厢,李杨二人春宵苦短;那边厢,梅妃旧人永夜难度啊!爱情和江山一样,今日姓李,明日姓赵。哪有多少长久!可是世人断不掉痴念,还要长久,还要定情:赠她金钗和钿盒,钗不单分盒永完。

  《春睡》最香艳。皇帝朝罢来看美人,美人春睡未起,揭开绡帐看去,美人睡得脸飞红云,既娇且憨。一团爱意春雷一般打心底滚过。女人的睡态最撩人。《金瓶梅》里,西门庆深喜李瓶儿的肤白,于是潘金莲故意将自己满身搽粉,涂得白白,午间卧在床上,穿得好少,假装睡着,勾引西门庆。西门庆来了,看看,又走了。读后替潘金莲怅然。《长生殿》里,李隆基没舍得走,惊醒了美人之后,等她起床梳洗打扮,一起肩并肩去看牡丹。

  我以为爱情可以一直这样急管繁弦地热闹下去。哪知恩爱似春天,春来春又去。春天好短!

  游曲江,叫上玉环的娘家人,罗绮缤纷。到了曲水边,玉环的三个姐姐中只单留了会描眉的虢国夫人入宫陪宴,韩、秦两国夫人赐宴于别殿。叫人读了心里七上八下的,果然有蹊跷。《傍讶》里,连高公公都生了疑。细细一打听,才知道昨日的酒宴上,寡妇姨子和皇帝妹夫暗自勾结,结了同心罗带。回头,做丈夫的没有羞愧,反倒还怪妻子不留那个擅描眉的姨子在宫里,好继续鬼混。连姐姐也怪自己的妹妹性情不好,日后必有不测。果然言中了!他不是爱人,不是丈夫;他是男人,他是君王。他将她退货丞相府。屈辱、悲伤不提,还要折下腰身来,剪一缕青丝,托高公公转赠君王,才扭转了局面,复召入宫。

  外人好对付,如对梅妃。难对付的是自己人,一个是姐姐,一个是丈夫。复召入宫后,想必姐姐和丈夫眉来眼去的事还会有,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了。

  破镜重圆,和好胜初。她梦中闻仙乐,醒来制曲谱,翠盘上为他跳一支原创的霓裳羽衣舞。抓住男人心,靠色相还不够,还要靠才艺。以为有了霓裳舞,可以压掉梅妃的惊鸿舞,一辈子得专宠。哪知道怕什么,来什么。第十八出《夜怨》里,一转身,美人沦作怨妇。他私封珍珠一斛给梅妃,跟旧人重续旧情。爱情从来就残忍,有我就没她,哪里可与人共享呢!

  他总是这样,爱她一程,然后补上一刀。像药农采集杜仲的树皮,由它流汁流泪复原,再来一刀。

  闹了一回小别扭,哭哭啼啼,做做分手的样子,重赢君王心。华清池里鸳鸯浴,分不开如刀划水。直到七夕密誓,跌跌撞撞的爱情回光返照一般,迸出了最凌厉的音符: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作连理枝。音调拨得太高了,担不起,只有弦绝。到二十五出《埋玉》,逃往蜀地途中,六军不发,哄哄吵着要处死祸水杨贵妃。江山和美人,第一次同时摆在面前,是单项选择。他选择了江山,他不是华清池里跟她鸳鸯戏水的三郎,他是皇帝。

  洪昇在《长生殿》的后半部里,不厌其烦地写铃声雨声梧桐叶里的风声,来铺排来咏叹,一个老男人的愧悔和思念。甚至胡诌出织女和嫦娥出面,为李杨重续前缘,如此努力敷衍一个励志的结尾:大团圆。手法太温柔了!大约也无法可想:不团圆,场下的观众就不散;不团圆,就要劳烦后人写续集,直写到团圆为止。是我们的审美习惯使然?还是我们胆怯,不敢直见男人心,总以为每个负心的男人到后来都会后悔?我们需要敷衍一个温暖而虚幻的结尾,去焐一焐我们毫无传奇的人生。

  《长生殿》:思念成就永恒的爱情

  一本五十出的《长生殿》,到二十五出《埋玉》,杨玉环就作了春暮的梅花随风逝。一条白练香喉锁,自缢,在马嵬坡的梨树下。女主角一旦退场,就觉得剩下那一半的戏,是空荡荡的,山寒水阔,风烟莽莽……后半部戏,说什么呢?

  说说思念。说不尽思念。

  《长生殿》读到后来,竟觉得不是写江山美人,而是写思念。

  一唱三叹的思念,在烽火之后,在生离死别之后,如箫音袅绕在秋水之上。

  思念那么长。

  活着时思念。《献发》里,玉环被明皇撵回娘家,没想到她珠泪一大把竟不为羞不为怒,却为着思念。叹:禁中明月,永无照影之期;苑外飞花,已绝上枝之望。这样绝望了,不如老实睡上一觉,心情或许会好一点。可是玉环呢,也不春睡了,引着丫鬟小梅香上了娘家的御书楼,登高望远,望一望远处的宫墙,那里住着她的明皇。

  做了鬼,还要思念。《冥追》里,明皇已乘銮舆去,马嵬坡空留玉环一缕孤魂,悠悠荡荡,依然一路跟随。古道逶迤,林霏迷濛,蜀道难,情路更难。我始终不解玉环的思念,总疑心这思念里有一个弱女子拼命贴向男权与皇权的奴心。待读到《仙忆》,才明了这思念里有郑重,有感激。美人得宠,如才子得遇,都令人耿耿不忘,令人生赴汤蹈火的回报冲动。此时玉环已登仙籍,身份辉煌,竟还忘不掉人间的那个小老头。早早晚晚,还把那金钗钿盒捧出来看,往日的温柔和缠绵如晓梦犹在枕边,那么近又那么远。盼着重续缘分,盼着再会那人。应嫦娥吩咐,再制一份霓裳谱,笔墨间竟是泪痕斑驳。

  思念没有尽头了。到哪里都逃不过思念。

  看看明皇,江山破碎,两鬓覆霜,这样的境地,还要背负思念,以至觉得身体都是多余。一个阅尽女人的男人,大约也只有在默然思念的那刻,才从众生里突兀出来,风标一般立起了真实而有情的风骨。

  思念那么凉。

  读《长生殿》,最喜读明皇思念的那几出:《闻铃》、《见月》、《雨梦》。满纸的秋风秋雨,朝来看梧桐落叶,满院都是相思。

  离了马嵬坡,从此生死相隔,纵拿十座城池也换不来美人嫣然一笑。幸蜀途中,明皇剑阁避雨,听檐下的铜铃随风雨声而响。“淅淅零零,一片凄然心暗惊。遥听隔山隔树,战合风雨,高响低鸣。一点一滴又一声,一点一滴又一声。”从此后,他是孤雁,在并不高远的天空仓皇独飞,听风听雨,听见的其实都是自己内心的孤寂之音。一恸空山寂啊。

  后半部戏里,看作者动用《诗经》里惯用的笔法来反复铺排思念,觉得思念最美。让明皇余生做一只惊弓之鸟吧,罚他一不小心就跌进思念之渊。

  郭子仪平叛后,明皇回西京,人马缤纷,而内心犹有凄惶。山河未改,伊人已不在。天晚,住凤仪宫,玉环曾经住过的宫殿。宫阶寂寥苍凉。《见月》里有:“黄昏近也,庭院凝微霭,清宵静也,钟漏沉虚籁。一个愁人有谁偢睬,已自难消难受,那堪墙外,又推将这轮明月来。寂寂照空阶,凄凄浸碧苔。”独对寂寥,已觉漫长无奈,永夜像漏壶之水滴不完,偏明月欺人,皎皎一轮,单照这离人。

  《雨梦》里听雨,天涯何处不相思啊!“冷风掠雨战长宵,听点点都向那梧桐哨也。萧萧飒飒,一齐暗把乱愁敲,才住了又还飘。”这愁,无非是思人之愁。天荒地老,只有思念,如老城墙上盘旋的树根,疯长依旧。

  《长生殿》这戏,到底是说思念的戏,适合在秋天演。秋风飒飒,天地平凉,看罢戏,落日昏黄,回家的路上,想想旧人,偷空也思念一把。就当是余音绕梁。

  结尾几出,织女和嫦娥牵线,让李杨二人月宫重聚。总觉得这结尾不贴。织女自己一年才夫妻团聚一次,自顾不暇,哪里还有闲心去管人家!

  团圆是不必了。保持思念的状态就很美好!恩爱短如一场春睡,思念让爱情得以永恒。

  “人散曲终红楼静,半墙残月摇花影。”急管繁弦的宠爱之后,最好的收梢是,看秋水无澜,听落花无语。

  人散后,就剩下了戏

  读《长生殿》,从生、旦两位主角那里读,读到的是情。可是,若从第二十九出《闻铃》往后读,净末丑外贴,读这些配角,只觉秋风习习,禅味渐渐出来。众欢皆散。飞鸟各投林。当年生活在主角身边的那些草根们,那些伶工和宫女,随山河破碎之后,一个个也七零八落了。

  好似一夜北风,白梅落满南山。那隐约的花香像爱情的气息,被经历离乱的旧人带到了民间传唱。爱情慢慢成为传说,到处流播。人散后,就剩下了戏。

  戏在一只锦袜里。

  贵妃娘娘遗落在梨树下的一只锦袜,被马嵬坡下开酒店的一个老妪拾到,从此酒店生意格外好,既卖了水酒,又顺带收了看袜子的看钱。听说是贵妃娘娘的袜子,民间的老百姓有几人不想亲睹,感受一番皇家的华丽和苍凉?那个吹笛子的高手李謩也来酒店看锦袜了,在《偷曲》里曾隔墙偷得半部《霓裳羽衣》曲的李謩,何曾想到手中这锦袜的主人就是那《霓裳羽衣》曲的作者!看锦袜轻软,针线文饰光艳,忍不住叹绝代佳人绝代冤。路过酒店的道姑也看锦袜,叹香气犹存,佳人难再。那位去华山进香的种田老汉却对锦袜不屑,犹自抱怨美人误国。果然,是是非非,尽由后人道了。

  戏在一曲琵琶词里。

  读第三十八出《弹词》,听当年梨园伶官说奢华,说恩宠,说苍凉,说天宝遗事。早年学杜甫的诗《江南逢李龟年》,学得满心疑问。“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不知道这相逢是悲还是喜,按说,他乡遇故知,应该欢喜,可又偏在落花时节,一定怀有一种难言的幽微情怀了。到读《弹词》时,才终于明了这江南相逢的凄凉与冷落。年老的李龟年,当年曾在梨园亲手教演《霓裳羽衣》曲,被赏得数万缠头,如今流落江南,抱一面琵琶,长街卖唱来糊口。唱的是《霓裳》旧曲。“唱不尽兴亡梦幻,弹不尽悲伤感叹,大古里凄凉满眼对江山。我只待拨繁弦传幽怨,翻别调写愁烦,慢慢的把天宝当年遗事弹。”看客们喝彩,也不问真假,只要有戏味就成。白须旧衣的李龟年,自弹自唱,在江南。当年的三千宠爱,当年的娘娘制谱翠盘上跳起霓裳舞,当年的六军不发马嵬坡……平平仄仄地,一一都入了唱词里。都成了戏。“……问俺为谁,则俺老伶工名唤龟年身姓李。”身份一交代,观众哗然。老伶工当年唱给李杨二人听,如今,人散后,当年的主人又成了戏,同一张嘴巴,唱给大街上来往的各路客官听。

  戏在旧时宫女的叹息里。

  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当年的奢华如玉液琼浆,如今都被兑了水,不断在时间里稀释,渐渐只剩一点记忆里的气息在心底袅绕。第三十九出《私祭》,两位当年侍奉贵妃的宫女还在,一个叫永新,一个叫念奴,都做了道姑,每日里花前学学诵经。想起当年贵妃娘娘教白鹦鹉念诵心经的往事,替旧主遗憾。若能及早从一卷经书里悟得退守,何至于后来有马嵬灾难。适逢清明,于是道观里供起牌位,纸钱和清茗奉上,再折上一朵雨中牡丹,祭祀旧主。清明时节雨纷纷,道观里进来了避雨的李龟年,一番诧异,一番相认,一番感叹。三个旧人,在贵妃娘娘的牌位前,相聚。说什么呢?说离乱,说离乱之前,华清池,《霓裳》曲……。“蓦地相逢处,各沾裳。白首红颜,对话兴亡。”

  这些净末丑外贴类的配角们,在繁华之后,各自沧桑。岁岁花前人不老,恩爱也不老,只能是多情而美好的愿望。江山破碎,美人亡故,最后只剩下唱戏的人在人间。唱不完兴亡恨,美人憾。《弹词》里,唱戏的人也老了,李龟年把曲谱传给了李謩。到最后,只剩下戏了。

  “李官人啊,待我慢慢的传与你这一曲霓裳播千载。”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4644 投稿总数:3233 篇 本月投稿:145 篇 登录次数: 483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8-10-13 17:09:37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