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空间 > 原创杂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读杜荣侠的短篇小说《爱》

时间:2018-09-02 14:05:04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杜荣侠的短篇小说《爱》发在《九江广播电视报》都市版块上,全文1879个汉字,她把这篇小说归类为小小说。其实小说的大与小,其区分,不在于篇幅的长短和情节的繁简,而在于小说承载了多少。

  小说的当事人写的是有家有老婆孩子的中年男人,家庭也算和风细雨,幸福完美。但在某个雨天,当事人钱易开车途中偶遇一交通事故向他求救的女孩,钱易把女孩送去医院急救,还替这个身无分文的女大学生付了2000元住院押金。这个农村籍女大学生李佳伤好后,提着礼品,来还钱。钱易以她刚走出校门还没工作为由没收这笔钱。之后,在两人的交往中相识相爱。钱易和李佳的故事并没有逃开妻子文秀敏锐的眼睛和感知,但文秀的知性、心性和理性使她并没有挑开这层幕布,日子如水般流淌。至到文秀因脑瘤入院手术,上手术台时,文秀问了钱易一句:“你还爱我吗?”,钱易在手术室门外心神不宁的等待中,在整理凌乱的被褥时看到文秀留给他的纸条:“如果我在手术台上下不来,你不要太悲伤。我爱你,爱女儿,爱这个家。你去找李佳吧,在梦中你喊过这个名字,能够走进你心里的女人应该不会差。别亏待咱女儿。”文秀手术成功出院后,钱易收到李佳一个短信:“易哥,我偷偷去医院看过你们,怕引起嫂子的误会,就没有打搅你们。我爱你。感谢你对我的帮助,感恩生命里有过你。我走了,你保重!” 这就是杜荣侠短篇小说《爱》的构架。

  就故事而言,《爱》这个短篇,是被人写滥了的故事和主题。但在作者平缓、节制、不动声色、波澜不惊的叙事笔调色彩下,却处处是暗礁,无处不激流冲撞。每个情节和细节却给人以沉重,并引人走向峻深的思考。结尾处,无异于于无声处听惊雷。

  那个雨天,农村籍刚走出校门的女大学生李佳在长春路被一辆摩托车撞了,肇事者跑了。李佳向路人求救时,前面的人群、车流都嗖嗖嗖的过去了,没人理她。救人做好事反被讹诈在媒界、文艺小品和现实中屡有出现,少沾惹麻烦也是这个社会的人心常态,小说细节用一个“嗖”字的叠加垒落,加重了现代人的匆忙和世态人心冷漠的世象色调。

  而开车路过的钱易在送李佳去医院还是报110处理这个问题的寸促思忖后,他不但把女孩送去医院急救,还替这个身无分文的女大学生付了2000元住院押金。李佳伤好后,提着礼品,来还钱时,钱易以她刚走出校门还没工作为由没收他给垫付这笔钱。在钱易这一连串行云流水般的行为意识里,既非出于侧隐之心,也非这个时代倡导的阳光和正能量,而是出自一个人的知性、心性和人的本心、本象。

  钱易的失眠,是偶遇李佳后相识相爱中的内心盘旋与厮杀。

  当文秀因脑瘤入院上手术台时,问了钱易一句:“你还爱我吗?”,和钱易看到文秀留给他的纸条时,他“震惊无比,颤抖着把纸条放回原处,步履踉跄回到手术室门口,坐在椅子上,双手合十,像个虔诚的基督徒。”

  文秀留给钱易的纸条:“如果我在手术台上下不来,你不要太悲伤。我爱你,爱女儿,爱这个家。你去找李佳吧,在梦中你喊过这个名字,能够走进你心里的女人应该不会差。别亏待咱女儿。”和文秀手术成功出院后,钱易收到李佳一个短信:“易哥,我偷偷去医院看过你们,怕引起嫂子的误会,就没有打搅你们。我爱你。感谢你对我的帮助,感恩生命里有过你。我走了,你保重!”这既是两个女人內心的暗礁和激流冲撞;也是两个女性知性、心性和理性觉悟后,灵魂深处绽放的蓝天白云,闪烁的日月星光。

  这篇小说的叙事,并非是两个女性美好美丽聪慧的知性、心性和理性,把一个中年男人拉回到迷途知返的岸边。当读者从这篇三角恋爱的故事里回过神来,才明白小说叙事的新义、深意和真义。

  小说《爱》的叙事跨度虽不大,但故事情节的波澜起伏与回旋,却在小说三个当事人的内心世界和读者的阅读感知及审美视觉里波涛拍岸,翻卷不息。

  说作者惜墨如金,不如说小说的叙事照应的好。

  钱易事业刚起步,被人坑了,跳楼的心都有了。是文秀从娘家借钱帮他度过了难关,才有了他后来的东山再起。文秀可以说一门心思爱这个家,而钱易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妻子。他不缺钱也不差钱,但结婚18年,他主动给妻子买的东西五个手指数不完;而钱易却给一个互不相识的路人垫付了2000元住院押金,且在李佳伤好后来还钱时拒收了这笔垫付款。此处当事人的反差和作者文笔的照应自然,不留痕迹,可见作者文笔的峻捷老道。

  还有,文秀留给钱易的纸条:“如果我在手术台上下不来,你不要太悲伤。我爱你,爱女儿,爱这个家。你去找李佳吧,在梦中你喊过这个名字,能够走进你心里的女人应该不会差。别亏待咱女儿。”而文秀手术成功出院后,钱易收到李佳那个短信:“易哥......我爱你。感谢你对我的帮助,感恩生命里有过你。我走了,你保重!”也映照了文秀“在梦中你喊过这个名字,能够走进你心里的女人应该不会差。”的判断。也显叙事行云流水般自然。

  到此故事收尾,是好多眼皮子浅的泛俗作品、世俗目光和这个时代倡导的所谓阳光、正能量、以及社会家庭和谐大团员的结局。而作者在结尾却埋下一颗炸弹:“硝烟散去,钱易心空却有缕缕云雾盘旋:我心的异动,女儿虽未察觉,但感觉自己没了脊梁。文秀的委屈和在她心中的划痕,是我用什么或时间能抚平如初的么;李佳,在我的生命里能不复存在么?”

  从热恋中走进婚姻家庭的两性男女,会被时间、工作、生活、家庭和世俗等繁杂事物消磨的丧失了生命激情和爱情的浪漫,使爱情变的麻木和淡漠。这是走向婚姻家庭的两性男女的常态。尤期是人到中年,婚姻家庭中的两性男女在偶遇独特的、优秀的、让他和她眼睛为之一亮的异性时,难免心帜异动盘旋,唤醒两性男女的“第二春”;在这个关口上,人的行为和意识的抉择,用道德去规范、圆周和判定人的行为意识的对错优劣是大错而特错。因为这个尺度违背了生命与人的健康和道徳,既与人和爱情的健康相背,也践踏了生命自然属性和生命道德。而这种世俗常人眼里的卫道士式的健康、道徳婚姻家庭的和谐是彻头彻尾的虚伪。被这种健康、道徳捆绑和束缚的婚姻与家庭,显然会披上虚伪的阴影,走向囚禁死亡的婚姻家庭的结局。

  试想:在婚姻家庭的两性男女,在他(她)们的心里撞进一只小鹿,在他(她)的心空里闪烁着一颗星,他(她)们的人生心空里盘旋的会是什么?被道德和婚姻家庭的和谐捆绑束縛下将就委屈下来的婚姻家庭,健康吗?幸福吗?道德吗?走进孩子心灵里的风景与真实又是什么?这决不是半斤八两的进退优劣选择。30年前,当我读完德国哲学家恩斯特.卡西尔那部《人论》时,对那些不肯轻易走进婚姻家庭的男女就有了几分理解,并敬重他(她)们的明智与审慎。

  我也活了一大把年纪,可以说读过了很多系统的和七七八八的书,关于物种社会里人的存在,和“人是什么”,从人的历史和人的进化,没有任何一位哲学家、思想家和历史学家,给人勾画出一幅完整的图象和定义。马克思哲学说人的社会性是人的最主要、最根本的属性,它决定人之所以是“人”的最根本的东西,即是人区别于其他动物的特殊的本质,是人类特有的属性。那么,花鸟虫鱼和一只小猫一条狼,在他们的动物、植物、和生物世界的秩序里,做为生命体的存在,有没有它们的精神世界和比人类更灵性更进化更美好的生命体系、生命秩序和生命生态的存在呢?花草树木的根部也盘错节,枝叶也伸向天空,你能说它没有生命生态的秩序和生命的展望与精神向度吗?老母鸡和母狼也护崽子,你能说它们没有生命道德和道义仅止是动物的属性吗?雌性狼死了,雄性狼站在山坡上彻夜哀嚎,你能说这不是狼性的动物物种的精神世界吗?

  马克思还说:“人是什么?人不是一件东西,他是一个置身于不断发展过程中的生命体,在生命的每一时刻,他都正在成为,却又永远尚未成为他能够成为的那个人。”也就是说“人”这个慨念,首先确定了生命的主体性。那么,人对生命自身的审视和建构,就永远在不断的自省、抗争、奋斗、追求与超越的路上。

  从人的社会性存在和责任道义上讲,即便是李佳退出了,这个家庭还能和谐、健康、幸福吗?妻子文秀内心的伤疤时间能抚平吗?钱易生命里的自卑、內疚和他精神世界里盘亘盘旋的东西能落地成佛和云开日出吗?在孩子从小到大整个人生过程里,在她的生命与人生的成长和认知里,会罩上无法抹去的被道德说教绑架的虚伪爱情、婚姻名存实亡和家庭破碎的阴影。

  小说结尾不止是丢给人们一根嚼不碎的骨头,也不止是提醒人们,做为肩负责任道义的社会人的生命主体意识和人的行为,要不断的审视自身,完善自身,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做了就无法挽回了。记得在某电视台的一个娱乐节目里,记者问一位13岁的单亲小女孩:"你爸妈离婚后,你跟谁在一起生活?"小女孩说"跟我妈."记者又问"你爸妈离婚时你痛苦吗?"小女孩摇头一笑说:"现在不痛苦了."记者问:"为什么?”小女孩说:“我妈选择离婚是正确的,她俩性格不和,老吵架,一辈子总不能三天两头老是吵着闹着过下去吧?”这位资深记者被小女孩反问的目瞪口呆并流下欣慰的眼泪,因为她也见证和分享了这位单亲小女孩成长的喜悦。

  现实社会里“打是亲,骂是爱”吵吵闹闹过一辈子的婚姻家庭并不少见,而被传统观念和道德道义绑架下,委屈求全的过着虚伪的爱情生活,婚姻爱情名存实亡,家庭已经破碎,仍捆绑着一家三四口人痛苦一辈子的过一生的婚姻家庭也历历可见,这样的婚姻爱情健康、幸福吗?显然是慢性自杀,是对爱情和人性的亵渎和暴力践踏,是与生命道徳相背的混蛋逻辑。当然,这个短篇小说作用于社会和人生的远不止这些。

  小说《爱》,给躲在文化虚荣里自愚、自娱、做春秋大梦的世俗世界炸响一道闪电,给一个世俗的爱情故事赋与了新义,深意和真义,让这个世俗尘烟中众多望不到日月星光的脑袋和目光,在生命道德和人的开化、进化进程中走向峻深的思考。

  读完这篇小说,我从内心致敬小说作者杜荣侠和人间的爱!


  附原作:

  《爱》

  文/杜荣侠

  钱易失眠了。

  老婆文秀幽幽地问,你有心事?

  钱易辩解道,我是咖啡喝多了。

  文秀侧过身,被子蒙住头,不再理他。

  钱易想,女人天生是侦探的料,文秀一语说中要害,他的魂不守舍确实是因为一个女人……

  李佳今天过生日,打电话给他。他到时,蛋糕,烛光,红酒……这是二人世界的节奏啊。钱易怔怔的样子,稍有不安。

  李佳笑靥如花,许完愿。钱易举杯说,祝你生日快乐!

  “易哥,有个词语,在我生命里很重,很重。”李佳揺着头,若有所思的说。

  钱易问:“什么?”

  李佳暖意的微笑着说:遇见你,我“三生有幸!” 说完,李佳挙杯一饮而尽,两朵红云飞上脸颊。

  李佳适时给钱易夹菜,倒酒。酒过三巡,两人吃的差不多了。李佳放了舞曲,请钱易跳舞。她一袭长裙,化了淡妆,漂亮迷人。柔软白皙的双臂圈着钱易的脖子,调皮地在他脸上啄了一下,轻轻地把脸贴在他的胸前。

  月色如水,舞曲悠扬,美人在怀。钱易的舞步乱了,心也乱了。

  和文秀结婚十八年,人到中年,生活波澜不惊。自己经营一家装饰公司,工作忙,应酬多,文秀也习惯了,很少过问自己工作上的事。女儿上省重点中学,住校。她是图书管理员,工作没压力。下班后,养养花,美美容,跳跳广场舞,日子轻松,自适,平常。

  钱易没料到,平静多年的心湖会因为李佳的出现泛起涟漪。

  那天下着小雨,钱易开车经过长春路,看到一个女子在路边拦车。前面几辆车嗖嗖嗖地都过去了。钱易却鬼使神差地把车停了下来。

  女子二十多岁,面色发白,脸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她说被一辆摩托车撞了,肇事者跑了。腿上胳膊上受了伤,求好心的大哥把她送到医院去。

  钱易怕被讹,想打110来处理。可看那雨中女子的可怜痛苦样,又动了恻隐之心。估计伤的不严重,就顺道把她送到医院。

  路上知道女子叫李佳,是个农村女孩,大学刚毕业。到医院一检查,胳膊骨折,要住院。李佳哪有钱住院,简单处理伤口,一瘸一拐,就要回家。钱易不想李佳因为钱耽误治疗,心想救人救到底吧,就给她垫付了住院费。

  伤好后,李佳提着礼品,来还钱。两千块钱对他不算什么,对李佳是沉甸甸的。钱易说,你刚毕业,处处需要钱,以后手头宽裕了再还吧。

  李佳眼泪汪汪,说,易哥,你是我生命里的贵人,谢谢你。

  李佳就这么走进了钱易的人生视线里。

  一次,钱易问她有什么人生规划?她歪着脑袋想了想,易哥,我学的是广告设计,先给别人打几年工,攒点钱,以后自己开个广告门市,像你一样当老板。

  钱易笑着说,不错,有志气。

  钱易从李佳的眼里读出了她对钱易充满敬意和爱意。和李佳在一起的时光里,他觉得自己焕发了第二春。

  日子如水般流淌。连着几个早晨,文秀出现晕眩、头痛、呕吐症状。钱易开玩笑,你不会怀孕了吧?去医院检查,脑袋里居然长个肿瘤。文秀眼泪像断线的珠子,天塌下来似的。他们住进了医院,手术室门口,钱易拉着妻子的手,安慰她,秀不要怕,相信医生,手术会很顺利,我等你出来。

  文秀目光定定地望着他,欲言又止,最后问了一句,你还爱我吗?

  钱易一愣,泪光闪闪,抱着妻子说,爱,我爱你。

  文秀闭上眼睛,眼泪如泉汩汩涌出。

  这一幕映入了不远处的一双眼帘,这双久久注视他们的眼神来自李佳。

  文秀进了手术室,钱易守在外面,心神不宁。门里门外,生死两重天。此时,他想的最多的是与文秀相识相恋成家的点点滴滴。

  文秀老抱怨他抠门,不懂浪漫,说我跟了你十八年,你主动给我买过什么了?文秀扳着手指头,追我时给我买过一套保暖内衣,六十元;买过一块电子表,四十元;买了一套运动服,一百六十元。你看看,主动给我买的东西五个手指数不完,我这辈子亏大了。

  他也觉理亏,以前穷,没钱买,现在有钱了,怎么就想不到主动给她买点值钱的东西呢。就耍贫嘴哄文秀,我人都是你的,存折在你手里,你想买啥就买啥,咱不差钱。

  存折在文秀手里,可他有许多额外收入,他有小金库,文秀并不知道。

  那年事业刚起步,被人坑了,赔了几十万,跳楼的心都有了。文秀从娘家借钱帮他度过了难关,才有了他后来的东山再起,现在的事业有成。文秀可以说一门心思爱这个家,而自己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妻子。

  手术室的门紧闭着,他的心紧张、忐忑、焦灼。他一摸口袋,手机忘在病房了。他回去拿起手机,看到被褥凌乱,动手整理起来。在枕头下看到一张折叠的纸,拿起来一看,是文秀写的:

  “老公,明天手术了,我很害怕,开颅手术,生死难料。如果我在手术台上下不来,你不要太悲伤。我爱你,爱女儿,爱这个家。你去找李佳吧,在梦中你喊过这个名字,能够走进你心里的女人应该不会差。别亏待咱女儿。——你的妻。”

  原来,文秀什么都知道。

  钱易震惊无比,颤抖着把纸条放回原处,步履踉跄回到手术室门口,坐在椅子上,双手合十,像个虔诚的基督徒。

  好在文秀手术很成功。

  不久,钱易收到李佳一个短信:易哥,我偷偷去医院看过你们,怕引起嫂子的误会,就没有打搅你们。我爱你。感谢你对我的帮助,感恩生命里有过你。我走了,多保重!

  硝烟散去,钱易心空却有缕缕云雾盘亘:我心的异动,女儿虽示察觉,但感觉自己没了脊梁。文秀的委屈和在她心中的划痕,是我用什么或时间能抚平如初的么?李佳,在我的生命里能不复存在么?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4669 投稿总数:3238 篇 本月投稿:150 篇 登录次数: 484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8-10-16 00:44:31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