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空间 > 原创杂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薛玉玉:其实我很温柔

时间:2020-07-19 18:47:04字数:6274【  】来源:原创 作者:徐洁 点击:0

  闲来无事,和发小娟子在微信上聊起小时候的许多趣事,她说还清楚地记得我揍卢小坏的事。只见她连续发来上十条语音消息来阐述这个事儿:你还记得不?咱们村土路两边是可高的土坎子,卢小坏几乎每天放学都埋伏在坎子上面用土坷垃打咱们;那个家伙坏透了,我们只能快快往回跑,又不敢把人家怎么着;有一回那家伙瞄准你脸,一下子把你鼻子打出血了,后面的事你记得不嘛,你飞奔着跑上坎子,我还没反应过来呢,你就把那坏蛋打倒了。等我爬上坎子看时,你两个巴掌扇得那叫一个欢实,鼻子还冒着血,哈哈哈哈。

  还没听完她绘声绘色的语音,我已笑到肚子疼,太多的有关打架与“行侠仗义”的记忆,瞬间一股脑儿朝我扑来。

  对于那次“飞奔上坎子暴揍卢小坏”,可以说是一打成名,村里小孩子都传了个遍,他们兄弟几个后来就再也没欺负过我们一帮小女生。说来也是搞笑,打卢小坏时,他大哥就站在几米外看着,我一边扇着弟弟耳光,一边恶狠狠冲他哥喊过去:“有本事过来,看我不美美收拾你一顿。来啊,来啊,你不是儿子娃娃吗?”可能是自知理亏吧,反正我不信他是真的怕了我,总之他哥看了看后甩甩屁股就走了,留下挨揍的弟弟哭天喊地:“哥啊,哥啊,别撇(丢)下我。”

  事后小伙伴们问起我当时到底害怕没,我眼睛睁得溜圆:“哼,怕?怕还能飞上坎子?怕还能吓退卢家老大?”他们便一个个点着头:对对对,我就说玉玉绝对没怕嘛。但我没告诉他们的是,其实事后是怕惨了的,怕人家兄弟几个合伙找我报仇,连续好几个晚上都没睡好。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都是战战兢兢的,可我脸上不会显示出丝毫。几天过去了,也没见他们有什么行动,于是心里才踏实下来,告诉自己,看来安全了。

  对于我嘴里所说的“飞上坎子”,后来一个人趁黄昏路上没人时又偷偷试过好多回,却再也没有一次成功过。我归结为那一刻肯定有菩萨相助了的,对嘛,菩萨也不喜欢坏孩子的,她一定会帮助受欺负的一方。

  还有一次记忆深刻的打架,是为好朋友打抱不平。那是小学五年级的冬天,当时我们搞卫生要去学校外不远的河里去抬水,每个班级门后面都立着一根直溜溜的抬水棒。那天该好友清和男同学奎值日,抬水回来后清就哭哭啼啼,告诉我说奎一路上欺负她,把水桶使劲往她腿边搡,还泼她一裤子水。我用手一摸,天呢,棉裤整个都湿透了,清冷得直哆嗦,一边用手背擦着鼻涕眼泪,一边脖子一缩一缩。我拽起她的袖子就往奎跟前走,“你咋那么坏?你看你做的好事,不怕人家大人收拾你吗?”“哼,收拾我?爷爷才不怕。”那家伙嚣张地昂着头 ,嘴里不干不净地说着。中间的细节忘记了,只记着结果,我和奎扭打成一团,我被板凳腿打伤了右眼角和脚脖子,等老师来时,半边脸和脚背已整个肿了起来。

  被送回家后,免不了父母的一顿骂。我妈心疼地小心擦洗着,我爸气汹汹地说要好好收拾一顿那小子。懂得护理的外婆闻讯赶来,嘴里骂骂叨叨,“这个丑女子就是个土匪转世哈的,咋就那么匪气。”骂是骂,手里已将高粱酒倒在了白边的瓷碗里,碗边放了细长的白纸条,一头在外,一头伸进酒里,火柴轻轻一划,高粱酒便瞬间燃烧起来;紧接着,酒的辛辣和火柴燃烧时的类似于火药的奇怪味道便弥漫开来了。我盯着那团蓝色的火焰看得入神,看外婆快速地将手伸进火焰里,火焰在她的手上继续燃烧着,她又快速地涂抹在我的大胖脚上。

  可能是时间太久了,我已忘记了当时有没有被疼哭,只记得结结实实在炕上躺了许多天。炕很热,好吃的东西比平时多了很多。我妈几乎每天都在捻麻绳,纳鞋底,做饭时会问我想吃啥,累了就靠在被垛子上眯一会儿,只一小会儿;我爸早上收拾院子的积雪,喂牛,午饭后就去串门子,或者和邻居叔伯穿上大雨靴合伙去雪地里逮兔子,运气好的话就可以拎回来一只大肥兔。做好后,我妈会挑几块骨头少肉厚的给我,并告诉妹妹:你姐有伤,让多吃点。我爸总啃着肉最少的骨头,并每次都会将我们姐妹吃过的再啃一遍。

  后来好利索回到学校,大课间的时候,清给了我两个熟鸡蛋,她是揣在棉袄贴身的口袋里的,所以还有浅浅的温热。我笑笑分给她一个,于是我们俩一人一个,躲在一截向阳的老土墙下面小口小口咬着吃。那香味至今想起,都似能闻到般鲜活。

  至于什么时候收手不再打人,说起来多少有些难为情,坦诚讲,是三十岁以后。之前一起共事的男同事,多多少少都挨过我的脚踢。但也不是毫无理由就发作,通常是一件事情教几遍还不会,还在出错;或者吩咐的事弄一塌糊涂又犟嘴,便会一脚搞定。其实也不是真踢,多半因气愤而吓唬吓唬罢了。私底下吃饭时小伙子们常打趣我,“姐,姐夫在家日子不好过吧,哈哈哈。”我则会低眉顺眼瞬间变身温柔乖乖女并嗲嗲地说,“人家在家里可温柔着呢,做饭洗衣样样在行。”换来的往往是一阵集体狂笑:姐啊,你还是别温柔啦,我们怕怕……

  前几天翻看许久不曾登录的qq,看到有个小淘气的留言:姐,突然很怀念被你连训带踢的那段日子,我是不是贱啊。后面是一大串又哭又笑的表情。

  写到这里,脑子里涌出很多可爱的人来,那些不打不相识的小伙伴;那些越打关系越好的同事;当然,也包括卢小坏,他的名字其实很好听,叫卢萧;还有伤过我的奎,好多年不见了。希望你们都好好的,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对了,有必要告诉你们一下,我现在温柔了很多,也算得上文静,你们信不?

TAG标签: 薛玉玉    很温柔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徐洁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徐洁 会员等级:文学翰林 用户积分:1411 投稿总数:153 篇 本月投稿:17 篇 登录次数: 29 他的生日:02-08 注册时间: 2019-06-08 13:43:25 最后登录: 2020-09-17 16:13:01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