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少儿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郑马大话

时间:2019-11-25 23:25:08字数:8504【  】来源:[db:来源] 作者: 随墨云舒 点击:0

  郑马开赛,过去三天。到了今日,我便大有精神,信口开河,说些大话。

  进入第二年的“郑马”,以“国际郑•世界跑”为主题,以“大平台、大视野、大传播”为手段,完美上演。美中不足,使我腿疼三天。

  第一天,当天。也就是10月13日比赛当天,当场给我来个下马威,下楼扶楼梯,上楼迈不动腿。只好挤进滚滚人潮,乘坐电梯出入地铁。不足一公里的路程,人行鸭步,跩了近20分钟。进家老婆一声:“咋这么晚?”我笑一笑,无言。老婆为我准备的酸汤面条,没有一点儿胃口。自从冲出42.195公里的门外,接连、连接,接二连三的喝了四瓶水,灌得胃满口不渴为止。想想郑开连续喝下8瓶才得以安抚难受的躯体,这会儿比来,的确,小巫见大巫。不过,此时此刻,还是没有装面条的地方呀!说来也怪,自己从冰箱取出一个硕大的砀山梨,左手握紧,右手持刀,迅速给她来个美女脱衣,上下齐口,左右啃遍,瞬间剩下个梨核随手丢进垃圾筐,透心凉,倍儿爽。换下跑步衣,展开瑜伽垫,开始拉伸。尽管自己刚刚享受过组委会提供的冰敷、按摩服务,必要的拉伸,还是必要的。本来,想在奥体中心存衣车里取回参赛包后,就地拉伸。不料,遇到单位跑神吴道郑。道弟同道,道弟不拉,等我拉,我也没拉,就怕白白浪费道弟的宝贵时间。有人说时间就是生命,浪费别人的时间就是图财害命,罪名难当。道弟一脸狼狈相,没了昔日的骄狂,想到年初跑完郑开一路返郑,他自称单位跑马第一人,此时面露窘态挤出一句话:“这回你成单位第一了。”对于这个,我从没想过。这次郑马的赛道上我是孤独对抗孤独:跑马不观路边花,美女伸手不击掌;跑友超我超,打个招呼自己跑。自己不比自己:一个月前备战郑马,运动场里百余圈,05:47的平均配速,04:04:29的时长跑个全马;平时训练05:19的配速也能拉个10公里。这次只想04:30完赛就行,结果也是心想事成,跑了04:26:53,比郑开快了近28分钟。要知道,郑开的目标也是跑进04:30,但途中肚疼、脚伤,状况不断,最终完赛04:54:38。美女队长素颜说得好,每场马拉松都存在着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天气、路况、睡眠、休息、饮食、衣着、鞋子,还有意外出现的腿抽筋、胃痉挛、肚子疼、膝盖软、头晕、恶心、磨泡、出血、指甲黑,以及大小便都会影响到比赛成绩。今年郑马,天气炎热,一路向西,缓慢爬坡,立交纵横,上下难行,很多选手低头弯腰,举步艰难,只好走着上去。见到不少自己崇拜的人,运动场上常常套我的圈,以往的成绩都是3个多小时的跑神,也放慢了脚步,被我这跑渣超越。道弟最好的成绩虽是4小时零几分,也是我比较佩服的人,冰天雪地,短裤背心,雾霾爆表,忽略不计,一年四季跑不停,严寒酷暑不间断,跑好了严重的先天哮喘病。他对马拉松的膜拜程度你很难想象,世界上最好的选手,身边超过他的人,他都铭记在心,念念不忘,说起他们的名字,最好成绩如数家珍。与道弟同行着,我不停的喝水仍感口渴,见他嘴角挂着白沫,劝他完赛包里有水抓紧喝了补补水。“没事,回去再喝。”想到郑开时我也这样劝,他也这样说。见他一手提个参赛包,一手拿个完赛包,劝他把完赛包装进参赛包,便携,便乘车。他装进一半时又停下了:“还是不装了,会把参赛包撑变形的。”这让我想起他说的每次跑完马拉松,参赛包、号码布、芯片、T恤、完赛牌,甚至别针、宣传单及所有发放物品都摆放有序的珍藏着。更理解不了的是他说第一次参赛的方便面没舍得吃还放着那,已经放了两三年了。难道每次的水、卤蛋、火腿肠他都带回珍藏起来了。T恤,只穿一次,不洗就收藏起来,怕洗变形、洗褪色。我说不会发霉吗?他说:“把汗晾干,不会。”平时大家一起郑大操场跑步,都各自备水而来,便于补给。他因带水跑步不方便,渴了就跑进厕所,打开水龙头喝上几口,还从没喝出病来。道弟跑步,歪脖尥胯,总跑外圈,眼神不济,每天手机放在眼上盯着总要跑个“一生一世”——13.14公里。道弟爱抬杠,不跑步的人一个都看不上,说他们“红光满面”、“脑满肠肥”、“大腹便便”。群里抬杠爱用同音字。比如:鳖喝啦、鳖跑啦、贱走队、服毒鸡,洞需波赖(东旭博来)谁是烟并困(阎秉坤)?道弟跑步,跑出不少“文化”,心得笔记十几万字,可敬可佩!道弟窘态不窘,不像别的跑神,跑不好,悄悄地静下来,不说、不笑、不发朋友圈。他这次腰疼、岔气、腿抽筋,净成绩05:23:28,还到处乱发。并劝我:“你正处在上升期,前景看好,把你的信息发到工行群里。”我回:“没人认识。”敷衍了事。没人认识,有点儿夸张。没人知道我的腿有多不舒服,倒是真真切切。就是同枕共眠的老伴也不会知道。晚上睡觉,伸不是、蜷不是,伸蜷都不是;左侧不是、右侧不是,左右侧躺都不是;平躺不是、趴着也不是。不是的是滋味:酸、困、沉……难以形容。也许,谁跑马拉松,谁知道。

  第二天,上班。乘公交,上车两手扒车门,下车人家下完我才拉着车门,侧着身,两步一个台阶,可先着地的一条腿还是向我发出了反抗的一击,很疼我一下,我也只能默默地承受下去。走上单位二楼的楼梯,拉一下栏杆,迈两下小步,上一个台阶。下楼更是拉一下栏杆,迈两下小步,下一个台阶。拉是反拉,疼是更疼。身后走来一位漂亮媳妇,惊讶高呼:“贾老师,你这是咋了?”“昨天跑马跑的。”“哎呀!你真了不起。”“腿疼呀?以后多练练大腿的劲儿就不会疼啦。”“好的,听你的,以后多练练大腿。”说开了,不误会。要不她会以为我跟那位脑梗后遗症的同事一样,左肩高、右肩低、左手六、右手七呢。

  第三天,好转。好转不等于好,上下楼梯,腿疼依旧,只是轻了许多。俗话说:“好了伤疤忘了疼。”自从自己爱上跑步,两天不跑,哪哪都不舒服。照例早起,出门跑步。可两腿迈不开、两脚抬不起、落地有些疼,说是跑步,还没走得快,勉强坚持5公里,平均配速八九分。

  如此招罪,实属自找。回想当初,郑马抽签,跑友皆中我没中,很是扫兴。家门口的马拉松,我这么爱“家”的一个人,“家”不爱我,很是生气。气归气,还想跑,不行就蹭跑。事过几日,郑州马友驿站跑步协会会长张顺县,转发一条信息:“2019郑州马拉松购满599元,赠送全马或半马名额。”使我喜出望外,当即直奔郑州二七德化步行街特步专卖店,在几个店员的热情忽悠下,我以720元买了一双599元的运动鞋和一条运动裤。同时获得了一个全马名额。又过数日,又收到郑马组委会短信,获得二轮中签机会。之后一次、再次收到缴费提醒,未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缴费将视为自愿放弃本次参赛资格。前后想来,郑马真会给我开玩笑,忙于上班的我没时间笑,此事交与我家的后勤部长、服务明星,我的老伴去处理。老伴不负重任电话联系特步,联系组委会得到明确答复后,仍旧不放心,利用她闲着没事干的优势,亲自上门确认,确保我的参赛万无一失。

  最后,让我振臂高呼——郑马,一次2.6万人的聚会!郑马,一场跃动全城的狂欢!郑马,一台献礼新中国70华诞的盛典! 我参加了!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作者最新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