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少儿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升华

时间:2019-11-25 23:24:50字数:7289【  】来源:[db:来源] 作者: 一地流沙 点击:0
  “我不想离婚!”那天午后,我看着洛冰那双泛着蓝光的眼睛摇摇头说道。随即,拿起那个瓦钵,弯腰顾自擦拭着。

  洛冰见我擦拭着瓦钵而不理她了,就不由得“腾”地一下从沙发上起来,双手叉腰,近乎于吼地带着哭腔连珠炮般喷了出来:“这个瓦钵对你有那么重要吗?你不想离婚?那你为何舍不得这个瓦钵?”

  “这是故土,是我的根,洛冰,你干嘛非得让我丢掉这个瓦钵?拜托你冷静一点好不好?”

  “无虚,我很冷静,但我真的不明白,试想,你已经在这座城市扎根生活了,你还搞什么地域观念呢?你不会是想着在某一天要回去那个被群山环抱的小城去实现你曾经的梦想?”洛冰抹了一下眼角的泪水,一边说着一边重新坐在了沙发上,呼吸平静了许多。她毕竟不是泼妇,尽管觉得无虚的行为很突兀,但她还是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冲动,便连忙和林无虚说着对不起:“无虚,刚才我错了。”

  “洛冰,我们都没有错,既然我们深爱着彼此,就应该好好沟通,有什么事情更应该敞开了心扉说出来,但我还是要说你,你刚才不应该说你想离婚吗这五个字。”无虚说着就放下了手中的瓦钵,目光望着落地窗外面的阳光,过了好一会,才缓缓地接着说道:“洛冰,我总觉得这样的生活节奏太快了,完全没有我想要的那种意蕴,这样的生活让我有一种压抑感,你觉得呢?说真的,如果可以,我宁愿回到那个被群山环抱的小城,伴随着蓝天白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洛冰望着茶几上那个瓦钵,转而又看了看我的脸庞,这时候,我也刚好侧过身,四目相对,洛冰泛着蓝莹莹光芒的眼神看在我眼里,显得柔和极了。

  我知道洛冰很爱我,她是在担心我会在某一天离开她。这个傻女人,我怎么可能会离开她呢?想到这里,我的鼻子没来由地一酸,眼前浮现出来当初她嫁给我时的一幕幕温馨场景。

  当初,走过红地毯的那会儿,我望着洛冰那张娟秀的脸庞,曾经说过一句话,我要把一世的清欢锁进属于我们的那间屋子里。后来这几年,我也是用心去描述我们彼此的人生,然而,有了女儿以后,那份曾经富有诗意的爱终究还是被生活折磨得冷了。

  是的,是冷了。很多时候,我和洛冰在彼此的眼里都有了或多或少的缺点,就像刚才的洛冰,看在我的眼里,她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她可是从来没有吼过我呢。

  “你想离婚吗?以后我们都不能再说出这五个字了,因为我们都没有资格说离婚,因为当初我们不是为了离婚而结婚的。”我说着话就走到了洛冰身边,坐下,搂着她柔软的腰肢,闻着她头发上淡淡的香气,轻声地说:“无论我去哪里,你都得支持我,难道你忘了你当初的那句口头禅吗?”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洛冰念叨着,笑了。

  其实,洛冰不知道,那个瓦钵我并不是视如珍宝,即使我总去擦拭它,也无非是关于乡愁,或者是那份乡愁之外潜在的思念吧。当初自己带着它离开山村的时候,里面被我种了一株红豆。无数个夜晚,尤其是那些下雨的夜晚,我没头没脑地站在城市的夜色里,拼命地想着远方的一座城市。那个城市,我呆了四年,我离开的时候,菲菲留在了那里,这个瓦钵被我带着,曾经寄托了我深深的思念。

  春色那么深,那年我种下的一株红豆却枯萎了。那个时候,我的心中尽管难过,但我无可否认,“非你不嫁”这四个字当初菲菲是说着玩的,否则,才一年不到的时间,她怎么可能一味地和我说要去西藏呢。

  其实,大学的时光,菲菲和我的一份爱里,我只是走了几步而已,但我明白,泥泞的爱路上,自己早已在她的心里深深地烙下了一串歪歪斜斜的脚印。现在想起,爱在任何时候都是真的,假的也只不过是心而已。

  记得那天国庆节,我想给菲菲一份惊喜而没有通知她就去了她工作的地方,我坐在阳光下等着她,等着爱,如同一个使者,带着满满的爱意,风尘仆仆,又心花怒放。

  太阳和我捉迷藏的时候,菲菲出现了,确切的说应该是一个男人和菲菲一起出现了。那一刻,我望着菲菲的眼睛仿佛在喷火,我看得出菲菲脸上的惊讶与不安神情。只见菲菲连忙跑到我面前,木讷着说道:“无虚你怎么不打个电话就来了呢?”

  “打个电话?那我还怎么看得到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情景呢?菲菲,你不是说非我不嫁的吗?才几个月时间就变心了?”

  这时候,那个男人也走到了我面前,目光显得很不友好,虎视眈眈地看着我。菲菲开口了:“林无虚,既然你看到了,那我也不瞒着你了,我和你说要去西藏支教,可你一直不同意我,起舞不仅同意我去西藏,他还会随我一起去西藏,你说,我这样算是变心吗?”

  “菲菲要去西藏,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去……”那个男人还没有说完话,就被我打断了:“菲菲,既然你决定了,那我就只有祝福你,但我还是不同意你去西藏,不是我的思想不高尚,我是真的担心你吃不消高原反应。”

  从那个夜晚回来后,我仿佛彻底地变了个人,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创意上面,菲菲的容貌,也很少会被我想起,那个瓦钵也空了,我没有再去种下红豆。

  偶尔,心情烦闷的时候,我喜欢站在窗前,抬头仰望星空,在夜色和星光的笼罩下,似乎自己心中的一切躁动都可以得到平息。这时候,我会想起菲菲,这样的想念不知不觉间便变成了一种习惯。

  一直到有一天,洛冰的甜美一刻间占据了我的心,于是,我就迫不及待地精心构筑起了爱的城堡。当洛冰接过我手中的玫瑰花时,那一刻,满屋子都是她迷人的气息。

  那一刻,我说,我的心里全是你。洛冰摇摇头,有点不敢相信,孤傲如我,会向她求爱。

  洛冰的神情很萌,她从咬紧的牙缝里挤出一缕笑意,说道:“你真的愿意和我走过一辈子的人生?”

  我把那个瓦钵放到阳台的角落里,而后,拉着洛冰的手,说:“难得两人都休息,一起接女儿去。”

  洛冰笑了笑。这时候,我有一种想吻她的冲动。

  幼儿园旁边的公园里,我牵着洛冰的手,一只蝴蝶在我的额头轻轻地吻了一下,我好像看到蝴蝶那对薄薄的近乎透明的翅膀上刻满了故事。

  阳光滑落枝头,洛冰灿烂的笑在斑斓的光影里升华,如同我们的爱在升华一样。

  洛冰突然说:“无虚,小洁长大以后,我陪你去西藏吧……”

  “西藏?”我望着洛冰,洛冰却笑而不语。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作者最新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