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传奇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绿林佳人

时间:2018-08-04 18:12:45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在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历史长河里,感人至深的风流故事不胜枚举。舞台上才子佳人、公子小姐的怨情愁绪往往十分动人,而憾人心魄的真实情景更会让人们传为千古佳话。

  唐朝太和年间,有一位名噪天下的才子,他就是大学士李涉。此人不仅诗名远扬,而且能书善画,在当时可谓才名压众。由于他品格正直,专好指责时蔽,每每在复杂的朝廷政治旋涡里,总是充当着牺牲品。开始皇上看在他的才能分上,多次的饶恕了他,但他文人的性情太重,狂放不羁,以至最终彻底得罪了朝廷中执掌重权的权奸们,这些人一齐向皇上告他的状,他终因清骨难傲霜雪,被皇帝一道圣旨下来,流放到偏远的南方去了。

  在当时,南方数省一直到两广云贵一带都属于蛮荒之地,不象现在的情景。在那些绵延的丛山老林之中,荒无人烟之所,时常都有拦路打劫的强盗,这其中也有不少是杀富济贫的绿林好汉。李涉对这些情况早有所知。所以也就特别留心,想早一点赶到流放地点去上任。这一天,他在上任的途中,带着家人急急赶路,经过皖南境地,因前面没有通衢的道路可以走了,就改走水路,一直到夜晚,前不巴村,后不挨店,没有地方可以歇息了,船在水上,只得夜泊皖口。这是一条很长的河流,四周都是丛林,李涉的心里不免有些惴惴。

  那时正值暮雨沉沉,四方冷风飕飕,面对千里江波,李涉感慨缠绵,联想到自己当大学士时的风光,而转眼竟成了这般摸样,也便自叹人世的无常。他在船舱里独自度步吟诗,吟着吟着,愈觉得他自己的命运是何等凄戚。他不觉地怅怅地长叹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忽听“扑”的一声,继而“蹬蹬”一响,就有两名腰扎肚兜的蒙面强人,突然跳进船来!李涉一惊,不知如何是好……说时迟,那时快,其中一名强人“嗖”地抽出佩刀,压在李涉随带的老仆人颈上,大声喝道:“从实招来,你家那主人是否是当官的?”

  老仆早吓得颤颤憷憷,汗不敢淋。只得如实供道:“原是太学博士……”

  二个强盗一听此言,大声喝道:“快拿银两来,否则你主仆二人性命难逃……”

  李涉在这一边听到这一切说话声,早都吓坏了。他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在焦急地思索着对付的办法。他毕竟是当过皇家大学士的,见过大世面,所以表面上还显出十分镇静……俗话说光棍不吃眼前亏,须臾,他走上前来,弯腰拱手,对两个不速之客陪笑说道:“二位侠士听我一言,下官苦于不会做官,更无搜刮民财之术。因为如此,才落到这般潦倒地步。我主扑二人本是流放之人,落难至此,连盘缠还在犯愁呢,哪有钱给你们?你们若真是要什杂物,我只有诗稿一袋,二位拿去吧,要是不行,把我自己留下也可,请千万放过老人家,……”

  二强人一听气愣了。心里嘀咕道:“看他还有些良心呢!真是行窃的迂见讨饭的,倒霉!”要说大凡强人,都有几分仗义感。他们把刀刃从老人脖子上抽回来,转而又想:“不行!得叫他留下姓名,好问个明白,知道个究竟……”于是大声喝道:“你这狗官听着,你告诉爷们姓什名谁?爷们再作计较……”

  李涉慌忙答道:“在下姓李名涉,原是皇家太学博士……”两强人一听这名字就愣住了。他们马上转过身去,相互低声交换道:“我家大首领平日里最喜欢收集吟颂的诗,不就是这李涉的诗吗?他又说他当过太学博士,还说那里有一口袋诗稿,没错!准是这个李涉无疑了。我们得赶快报告大首领去……”

  两强人商议完,又转回身来,面上已无恶意。他俩对李涉说:“我家首领叫我们在此索取买路钱,如是脏官,决不放过!如是文人墨客,或是那为官清白的,决不准伤他。而且,我家的那位首领与众不同,非常爱诗,尤其是李先生的诗,还常在我兄弟们面前夸赞李先生的才情呢!你如真是李涉先生,等我们回去告诉我家大首领知道,不仅分文不收,放您过船,还会像贵客那样抬聚你呢?”

  说完,两个强盗旋即登崖而去,疾步飞奔,一刹那间就不见了……

  再说那两人去后,只过了一会儿,他们两人又回来了。只见他们身后跟着一位婷婷少女,行若风吹细柳,动若云中游龙。

  李涉不由得细观此人:只见她身穿红领青衫,腰佩一把短剑,弯弯的眉眼,深深的睫毛,高挑的鼻梁,红润的面庞,显得无比妩媚、动人。尤其是那双闪动的黑瞳仁,象黑玛璃般,那粉红的小嘴,那风姿卓越的身影,俨然象一朵初开的野蔷薇花。那少女见李涉发呆地看她,自己也发起愣来:她眉里含情,略露春色,立在那里。李涉惊异这俊美秀丽的女子,难道会是盗贼首领吗?

  红领佳人见李涉品貌端正,言谈举止潇洒,知他决非一般俗人。想到她那两个手下人的鲁莽行动,不觉桃脸以红,拱手歉意地说:

  “久闻太学博士,才名盖世,今日相见实在有幸!适才两个兄弟粗莽之处,尚望先生包涵……”

  李涉听这少女言语通达,礼质彬彬,心里惊叹世上为盗之群中尚有这般才貌俱全人物。他不胜感叹,随口应道:“今日小生得迂仙子,真仰慕神驰也。不敢动问仙子芳名?”佳人随口答道:“小女无有芳名,小名红云。江湖上一般兄弟叫我红云侠妹也。”李涉沉吟片刻,故用惊呀问道:“尔乃仙子身价,具有高阁闺秀之姿,为何与绿林为伍呢?”红云佳人也沉吟片刻,似有不悦,拂而感慨地叹道:

  “如今朝纲不正,世风糜难,正人难做,君子难为,民不聊生。那些当官之人,哪管百姓死活?他们口称皇家大臣,企求官海无崖,升官发财,却到处残害良民,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弄的民间一遍凄苦,白骨遍野,怨声载道,百姓们有怨无处申,有苦不能言……似我区区民女,不敢求官求宦,但愿为百姓伸张正义,此愿不可为,就只能独善其身,作世人抛弃的‘次皿’了……”

  李涉不知“次皿”为何义?大惑不解,请求佳人回答。

  红领佳人婉婉一笑:

  “先生乃当今大博士,无字不通,无事不晓,岂不知‘次皿’二字,合起来就是个盗贼的‘盗’字么?”

  一句话说得李涉涨红了脸,故做捧腹大笑状。

  笑罢,不禁又补充说道:

  “这类文字游戏,佳人竟也运用自如,恰到好处,妙哉妙哉!”继而又道:“君不闻古人言:‘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圣人‘放之则弥六合,卷之则藏于心’大道不行,退而可‘隐’,如此‘落草’,终非良策呀!”

  红云侠妹故作沉思态,久久不语,继而仰起粉脸,大笑起来。

  李涉一时不解,问道:“佳人因何作笑?难道李涉言语荒唐?”

  红领佳人说道:“是荒唐之极也!”

  李涉不服气,拱手俯身说:“愿听指教!”

  佳人道:“如君之作,风韵天成,既可留芳,亦可应世。是‘隐’志于诗也,岂非乐事?以我贫家贱女,诗不能‘隐’,文不能‘讽’,人不能‘藏’,则只能隐身于‘绿林’,落于‘草寇’了。君可为‘隐’诗,我可‘隐’绿林,并无悬异呀!”

  李涉听罢,暗自惊叹,频频点头。

  红云侠妹又道:“你我都为‘隐人’,今日相见,也就是‘缘份’了。若先生有兴,何不当此缘份之期,为我‘绿林隐女’留诗一首,让小女日后慢慢吟颂受用,也不枉我们相识一场呀……”

  李涉听罢这番雅志兴语,羞愧难当,自叹自己堂堂大学士,尚不及一绿林女士,真是白作了那些诗了。他一时动情,不知身在何所,又感叹于眼前这位天仙一般的红领佳人。看到这位年轻巾帼的胸中豪志,万般诗情,思绪万千,即席吟颂道——

  萧萧暮江不堪宁,

  自有豪客知雨情。

  他年若得相聚日,

  愿随佳人走‘绿林’……

  红领佳人听罢此诗,脸泛红腓,心中感动。她深知李大学士诗中之情,不胜感激。她沉吟良久,反复在心中默颂此诗,不禁叹道:

  “知我者,先生也。诚如先生诗中所言,世上造成‘不堪宁’者,自是那些素位尸餐,峨冠博带之人。那些位居高位不顾百姓生死者,真是如牛毛如杂草,我一个女孩子家的三尺短剑,又能怎般奈何这炎凉世态呀……”

  说罢,凄凄戚戚,掩面而噎。

  李涉与红领佳人均在对视默念之中,此时无声胜有声啊。两人心灵相印,已是难解难分了。

  稍顷,为打破这难堪的沉默,只见红云侠妹从李涉身上把目光收回,灵机一动道:“谢君赠诗。小女诗名浅陋,不敢应对,请容稍待片刻……”

  只见她轻挑鱼舟,纵身一跳,如蜻蜒点水,从容乘舟而去;须臾之间,又只见岸那边绿光一闪,纵身空中,朱领裙裾如柳枝轻摆,凌风袅袅;再一眨眼,已见丽人骑于一古树枝丫,如猿似鸟般敏捷。阖眼之际,红领佳人已返回船中,手拈一对喜鹊,奉于李涉眼前,微笑曰:“鹊身成双,喜自天降,迎宾江上,没齿不忘。”又道:“今以双鹊赠君,愿君一帆风顺!”说罢以试探的目光打量着李涉。

  这李涉眼见这一切,简直惊懵了,也打心里喜悦。只见他微笑着轻轻抚着鹊羽说:“此真乃及时之宾也!久闻绿林中皆以豪饮为乐事,今日幸会江上,前世之缘。舱中尚有粗酒一斗,何不借此良宵,共为一醉!”

  说罢,李涉便将喜鹊交与老扑,将二位绿林佳宾让进舱中。从舱里取出一坛酒来,与一群绿林侠客共饮畅饮。真是“酒逢知已千杯少”,这一个文人对着几个绿林武人斟来酌去,把酒欢醉,不知不觉之中,一坛酒就少了半坛了……

  饮酒之际,又见红领佳人亲自站起身来,转身从所带行襄中取出一团薰熟的腌肉,置于桌上,拔出身上佩剑,切成数块,正欲作下酒物用,忽又寻思片刻,说声:“对不起!”将那些成块的熟肉全部投入江中喂鱼了……

  李涉见此动作,大惑不解。忙问道:“佳人何故作此状态?那腊味正可下酒呀,抛入江中,岂不可惜?”

  佳人从容笑道:“先生莫怪小女鲁莽。本地有一恶习,横行乡里,残害百姓,到处作恶,伤天害理,实是死有余辜!我的那些兄弟们取他的心来腌了。本是打算作为下酒之物用的。但今日得见君子,觉得用它下酒有污君子。像这般污浊豺狼之心,就让它喂江中鱼吧……”

  李涉听过这般言语,忽然感觉毛发悚然,但转而又深受感动。他虽是一个儒生,却生来有着侠义心肠,最恨那些贪官污吏了。他对这位绿林中的佳人更觉钦佩不已了。他昂起脖子,大饮一杯烈酒之后,略带醉意地赞许道:

  “今日幸会大侠,忠肝义胆,嫉恶如仇,实当今大君子之襟怀,有壮烈之志也。痛快呀!痛快!”

  红领佳人见他不仅不惧恨自己,反而夸赞自己的一番非常之举,深受触动。她觉得李涉,真是自己的知已也。酒酣耳熟之际,江中蒙雨初歇,云雾缥渺,清风徐徐吹入船舱,一轮清晖淡月正羞羞地从云中探出头来。红领佳人想起自己的身世,当今的朝风和人间辛酸,不觉感慨万端。她款款起步,辛然对李公子说:“冷月清挥,淡酒粗宴,无以为乐,待小女学一曲公孙大娘醉酒舞剑,以与先生助兴也!”说完拔剑起舞。只见她翻飞旋转,神来韵去,如龙游江面,如青蛇攀枝。剑光中唯见红领衫影,月影变幻,烟波洁淼的江面上,更有一番不同寻常的诗意。李涉与那些从者和老仆一个个都看呆了,屏住呼息,一动也不敢动。

  舞了一会,红领佳人忽然收住宝剑,插入鞘中,微笑而妩眉地对李涉说:“今日与君可相会,乃前世有缘也。小女家住岸上不远的丛林之中,先生如有雅兴,何不随小女到家中一坐,再作豪饮畅叙……”

  李涉正有这种意思,一听说佳人邀他去她家中,正中下怀。她正想借此机会,去窥探一下这位罕见的美丽女豪客家中的境况呢,更想知道她个人的生活秘史。

  不多时,李涉随红领女划船靠岸,来到一片丛林中。李涉从未见过这般深遂的林居,不觉有点害怕,红领佳人说:“不碍事,请李君稍待,这就到了!”

  李涉正在迟疑之际,听“吱呀”一声,一个丫环模样的少女已走出林中,将他引进一间屋。李涉细看柴屋外间,不觉有些吃惊:“外面三间简陋的正屋中,满放着的不是女孩儿家用的胭脂、口粉之类。墙上、屋角、檐边,挂着堆着的全是刀检剑载,全是兵器,俨然一个威风凛凛的古战场遗址……

  李涉正在四下观看,红领佳人已点上燃烛,将他领入黑屋中,这里与外间不同,完完全全有着女儿家的气氛,香气朴入鼻中,粉黛翠装,红艳嫁床,铜镜青衣,娥绸丝带,更是让她有几分销鬼之意了。“李君请坐!”娇嘀嘀的一声柔莺语中,李涉不知其左右了。佳人因出自绿林,生情豪爽,她含羞带涩地对李涉说:“今日幸会了,乃小女前生有缘。似我一孤家女儿,年方十九,于混沌世上,难有意中人。李君如不嫌弃,小女即借明月作媒,松林作证,夜风为客,将自己许配李郎……”说罢,低下头去,满脸红晕,再也不吭声了……

  李涉听此言语,心中不觉一惊。但是他实在早已被这难得的佳人弄得六魂无主了。也便随口答道:“能与佳人结绳,当为小生三生之幸也!只是……这佳期选在何时?”李涉吞吞吐吐,激动得忘情试探。佳人答道:“明月不如今日,今日不如今时,若先生有意,何不……”说罢,已轻轻吹灭烛灯。二人解衣宽带,相拥上床。真是久旱逢春雨,佳期逢良辰。双双同枕床中,亲亲私语,相见恨晚。一番难解难分之意。两人极尽云雨之欢,不舍分开,不忍撒手……

  转眼到了天明,一夜欢娱,二人都感到心中无尚的快意和满足。只是李涉有公务在身,不敢急慢。红领佳人与他恋恋难舍,千言万语,不尽其意,难表此情。那深情的悲啼,相知的泪语,使得在场人无不感慨下泪。

  李涉客别佳人,缓缓登上船舱。船行之中,不禁连连回首,一步三顾。直到船行远了,他回头见那佳人仍站立江边,依依惜别。船拐弯之时,李涉再回转头来远视佳人,只见朦胧之中,红领佳人仗剑挥舞,旋即风一般地离江而去,再也不见踪影了……

  一晃就是六年过去年。李涉流放期已满,被朝庭招回宫中听命。他连踌躇之际,又一路探行,重经皖口,想到六年前的那场奇遇,不觉心思绵绵,很希望见到六年前那位途中邂逅的红领佳人。

  他把船停在皖口岸边,一路寻那边丛林而去,走了很久,终于见到那先丛林了。李涉内心激动,急往林中,希望重见奇女,重温旧情。可是他在林中找了很久,也未见到他要找的人。直到在一条远远的小径尽头,有一位女子独倚树边沉思,李涉认为那一定是他的佳人了。心中一阵激动,三步并作两步,冲那女子奔去!可是到了眼前一看,竟是位面不相识的陌生人。

  李涉向陌生女打听佳人下落,那女子深深叹了口气说:“公子来得太晚了……”

  李涉大惊:“这话何意?莫非佳人她……”陌生女叹道:“我乃红云侠妹的结拜姐妹。自君走后,红云侠妹朝思暮恋,不思饮食,盼相公归来,真是度日如年呀!无奈人海茫茫,不知相公所在何方?她常对月常叹,整日流泪,对风低泣。原来眼见等公子回来无望,她便丢弃刀剑,远离绿林,作一良家女子,隐居到附近山中去了……不料骤风乍起,人生难料,皇家突然派兵抄杀这遍林子,追查绿林响马,他们终于找到红云侠妹隐居的深山,把她抓走,不久就斩杀了……”

  陌生女说到此,抽噎起来,再也说不下去了……

  李涉听完这番言语,不禁失声痛哭,恨自己回来太晚了。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这哭声深深打动了陌生女子,她也放声大哭起来,丛林中一时间哭成了一遍,惨痛的哭声荡漾在无边的森林里……

  哭完,李涉又问陌生女:“佳人临别之前,可曾有留下什么?”

  陌生女经这一提醒,恍然大悟。忙说:“有。红云侠妹临别之前,曾留诗一首,叫我日后见到公子时,一定交到公子手中……”

  “快拿来我看!”

  陌生女子去林子稍顷,取出一红袋,递于李涉手中。李涉打开一看,见一片秋天的树叶上,用绳头小楷写着一首诗,那字体娟秀端庄,生动气韵,诗句情深,感天感地——正是红领佳人的手迹!

  李涉细读诗句,不禁泪雨纷下——

  既为绿林女,

  当作次皿鬼。

  早知情难逢,

  何必遗恨随。

  君是长江头,

  我也长江尾,

  头尾本是一条道,

  何须相思不知回……

  李涉读到此信,哀婉欲绝,大呼悲声,高喊苍天,跪倒在丛林中……

TAG标签:

【审核人:凌木千雪】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4669 投稿总数:3238 篇 本月投稿:150 篇 登录次数: 484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8-10-16 00:44:31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