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传奇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大明靖海图(江前进)之八 间术·一

时间:2020-10-05 12:12:44字数:17146【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江前进 点击:0

  第八章 间术·一

  合者使离,亲者使疏,是谓间术。

  明世宗嘉靖三十五年四月初三,倭寇首领萨摩本率万余众进犯秦屿土堡(今福建鼎县秦屿镇,太姥山下),围土堡达七昼夜。武生程伯简与民众奋勇抵抗,三千堡民死伤殆尽,终击退犯敌。

  明世宗嘉靖三十五年五月初十,徽王汪直手下定海大将军陈东攻掠南汇、金山、崇民、上海。崇民知县唐一岑率领军民御敌,壮烈战死(唐一岑墓今在上海崇民县蟠龙镇。唐一岑初葬于平洋沙旧城西南,后因海水侵蚀,清初,移葬于蟠龙镇。四百年来,曾多次修整墓地)。

  明世宗嘉靖三十五年五月十二,徽王汪直另一手下平海大将军徐海围浙江巡抚阮鄂于桐乡,掳得昔日相好王翠翘,纳为夫人。

  翻阅着这些战报,总督浙直福建右都御史胡宗宪面部表情平和,既不愠,也不怒。他年约四旬,中等稍短的身材,面孔略苍白,头大项短,宽顶缩腮,却生满了满口短髭。

  其实胡总宪内心却翻江倒海般在思索着……

  日本,古号倭奴国。又称东瀛、扶桑。至大唐咸亨之初,始改今名,因近东海日出之地而名之。举国尽岛,诸岛环海,设有五畿

  三岛、七道,共一百一十五洲,统五百八十七郡。历受中华教化,然至今仍是人无常姓。国主则世代皆以王姓。隋未,即通关中华,唐时一直臣服,故宋以前,朝贡不绝。

  直至元初,元世祖一味力主征伐,遣赵良弼以舟师十万往剿,不幸全军没于风暴,至是,通关逐绝。

  国朝之初,方国珍、张士诚、明玉珍、陈友定、陈友谅辈余部,窜入东海,为图死灰复燃,不惜丧节乞援,引寇入室。更可恶者,宰相胡惟庸谋反,竞丧心病狂地遣指挥林贤往日本借兵!如此两造,致使日本轻天朝之威,而贪中华之利,遂生寇心,剽掠沿海不已。

  国朝始建,日本国正处于分裂混战的南北朝时代。一些封建主为了取得财富,便组织许多武士、浪人和商人,结成武装集团,到沿海一带进行走私贸易和劫掠骚扰,始被称作倭寇。

  倭寇先是侵扰山东,以后渐次南下,经江苏、浙江而达于福建、广东沿海。所在出没无常,忽来忽去,杀伤居民,掠夺财货。

  太祖因而曾屡次遣使到日本,要求禁止倭寇来侵,但这些努力未果。此后,太祖一面严令“片板不得入海”,实行禁海,不与日本通市;一面在沿海加强设防,建置卫所,修筑城堡,列兵戍守,处处有备。迫倭寇不敢大肆侵犯,没有酿成大患。

  至永乐十七年,以丰城侯李彬等捕倭,辽东总兵刘荣挥军全歼攻掠辽东望海涡(今辽宁金县七十里处)的二千余倭寇,使倭贼胆寒。自此,百余年来不敢衅寇。

  当今继统,一味好道,奸臣窃命,海防松弛。如朝初沿海防倭各军,每卫约五千人,至此无一足额,甚至仅余一半,惟余老弱。沿海防倭战船也多年失修,存者仅十之一二。因此,倭寇所至,不能抵御。

  自嘉靖二十六年朱纨服毒自杀后,海防废弛更甚,倭寇如入无人之境。而其时,日本又进入封建诸侯割据的“战国时代”,并且商业有了很大的发展,各诸侯争相来中国通商,但朝贡贸易却不能满足其要求。于是,武装走私和大抢大掠日甚。同时,我朝沿海地区由于工商业的发达,许多土豪大姓及海商巨贾都私自出海贸易,并与倭人相勾结,竞建造巨舰,结穴于海中岛屿,走私、劫掠、伙倭兼有之。

  同乡汪直就是于嘉靖十九年出海经营走私贸易,并勾倭寇,称五峰船主,于宁波双屿港建据点,后移烈港,焚掠沿海各地,现下又称了徽王。

  而倭寇分子也复杂;有海外亡命、海疆狂徒及江湖败类,为逞一己之私,乘间媾倭为寇的;有一些身负武功、贪狠好斗的日本浪人,逞强肆虐,为日本国人、官府所不齿、所不容,便流窜海上为盗的;有一些我朝势豪,大量购入浪人赃物,却不肯售其值,延宕一久,便生祸心。先是指引,后竟自伙同,剽掠取值以当债的奸商;自还有为谋暴利不折手段的日本商人;也还有其他原因成为倭寇的人,如倭寇首领萨摩本和武士柳生静云等。

  嘉靖三十年后的三、四年间,江浙军民被杀达数十万人。—江、浙、闽受害最多,鲁、粤也波及。倭寇为患如此剧烈,不平,何以能安我大‪明朝‬东南沿海百万生灵?

  明世宗嘉靖三十五年六月初五,倭寇五千余人在徽王手下降海大将军麻叶率领下,得知崇德守备空虚,攻城陷池,俘虏数千人。

  胡宗宪闻讯星驰至崇德,“取酒百余瓶置毒药诱之,倭中药死者过半。”

  至此,总督浙直福建右都御史胡宗宪脑海中完整地形成了一套对徽王汪直作战的计划:“先定大局,谋后而动!”

  “张盟主,江湖传言,太湖寨主龙行空为你所暗杀,此事可当真?”胡宗宪问道。

  “回大人的话,龙行空为人所暗杀不假,但却不是我大还掌张秋生所为。我是堂堂绿林盟主,就是要杀龙行空那老匹夫,自会光明磊落去杀。暗杀吗……?”张秋生颇为不屑地摇摇头。他年过四旬,身高五尺开外,一双小眼睛,却长着鹰钩鼻子,气度沉猛至极,果是绿林巨擘。

  胡不群笑道:“你是陆上强人,他是水上大盗,有仇隙免不了。暗杀龙行空之人,以情理来推,非你莫属啊!”胡不群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廋小的躯体藏于补丁多处污浊不堪的衣裳下,右手的酒葫芦却硕大无朋。

  百里雄风道:“胡帮主不要说笑,盗亦有道,不然,张盟主他会到军营来助胡大人平倭?只是我听说,新太湖寨主龙云与徽王汪直似乎在眉来眼去,此事倒是蹊跷啊!”

  胡宗宪拱手道:“三位都是江湖异人,我胡宗宪何德何能让你们效力?唉,侠士胸襟,实乃社稷之福啊!”

  三人同时道:“大人过奖了,不敢当。我等虽是草民莽夫,但救百姓于水火,实是义不容辞!”

  胡宗宪道:“张盟主辛苦,你携我令牌,率十个军士,去徽州大牢一趟。”

  张秋生楞道:“前线战事正酣,去那里作甚?”

  胡宗宪笑道:“你将押在大牢内的汪直的母亲和妻子提出来,然后护送到杭州月瀛山庄,我自有用处……”

  胡不群和百里雄风也不解这位大人要做什么,江湖上的独打单斗他们是内行,可说到大军作战的诡道,他们就不十分明了!

  “胡帮主,前几日你说丐帮四川分舵飞鸽传讯,唐门青年高手唐雨雪已经出了唐门,他意欲何为啊?”胡宗宪冷不丁地问道。

  胡不群“啊”了一声道:“到目前为止,不知他的行踪,也不知他的目的。”

  胡宗宪道:“哦!传华老人见我。”

  巨大古坟堆前,原是祭台今已被荒草腐蚀的坟前乱草中,送别二杀手静静地左右搜寻着。四周是丈人高的小灌木丛,野草高与肩齐。两人绕行一周后,又缓缓地回到祭台旁。

  宋好古道:“正常。”

  钟无泪微一颔首,身形暴退一丈,隐入灌木丛中。

  月明星稀,只有风吹草动声,给古坟又增添了几分阴森诡异之气息……

  宋好古身形忽然拔起,双手在坟顶一按,又轻飘飘地落地。这时,他的手里多了一样动西。不,四样。—两张纸条,两张银票。

  宋好古大袖一扬,展开两张纸条。瞬间,他大袖再扬,青烟缭绕。纸条显是被他用内家真力焚烧了。

  宋好古有些诧异,两张纸条内容差不多,都是“查太湖寨主之死,杀凶手。”但一张纸条上字迹清秀纤细,显是女子手笔,另一张字迹却龙凤飞舞了,充满阳刚之气。

  钟无泪却悠悠一叹,道:“我二人这生注定是要和死亡为伴的!”

  人类有四大最古老职业,即卖淫、行医、海盗、杀手。

  行医是人类最高尚、最仁慈的行业,它是受人尊敬的。

  卖淫,是人类最卑下,最污秽的行业,它为人所鄙视。

  海盗是一群疯子,投下燃烧的木头、箭和死亡,令人诅咒。

  而杀手呢?他们是一群理智的疯子,但也是最无赖的疯子。大夫不用改行,妓女可以从良,海盗也能招安,但杀手则不行。一旦他们走上了这条路,想回头就难了!他们只是钱的影子,没有生命,没有思想,没有灵魂,甚至悲哀都没有。他们若想“功”成身退,仇家不会绕过,同道也不会放过;杀手的职业道德、杀手的铮铮硬骨,也不许他们低头。

  送别是杀手中的杀手,又岂能例外?他二人杀武当掌门一尘,是为了大明第一捕秋老爷子的第二个心愿,已经例外一次了!

  龙云这次是死定了?他杀师后若再被杀手所杀,岂非也是报应?

  要查出龙行空死因并杀凶手的竟有两人。一个出价两万银两,一个出价一万银两。他是谁,她又是谁?

  华老人其实并不老,他约摸二十七八的年纪,一天到晚笑眯眯,走路还蹦蹦跳跳,若存心想找出他的老态,那就是眼光有些老,老于世故的眼光。

  胡不群与他同行,见他此时既无笑容,脚步也沉重,眼光却苍老,心中好笑:“这小子贪生怕死,胡大人让他持檄去徐海处,他一蹦多高,脸色苍白了大半天,始道:”监生华老人愿……愿往。哼,老子若被徐海害了,十年后不过又是一个叫花子!”

  徐海这时正与通州城(今江苏南通)守备曹顶激战于城北三十里地的单家店。

  这时,黄昏。

  这一天风雨大作,电闪雷鸣……

  呐喊声,厮杀声,咆哮声响彻原野。

  徐海原为杭州虎跑寺僧人,号明山和尚。但他对吃斋念佛伴青灯的枯寂生活,痛恨至极。投奔海上后,徽王汪直颇为赏识他的武功和心狠手辣,是以封他为平海大将军。他也着实卖力,手中一柄月牙铲,使难以计数的大明官兵、江湖豪杰喋血、丧身其下。但他与曹顶一战却悲愤交加,他以三千之众围攻通州城,竟被曹顶杀败,更被曹顶追杀到城外三十里的单家店。

  电闪雷鸣,风雨大作中,徐海寸草不生的光头已被雨水冲刷得更加一层不染,一双环眼大瞪着,寒光四射,脸部肌肉不住抖动。

  他疯狂挥舞着月牙铲,或推、或压、或拍、或支、或滚、或铲、或截、或挑;而笨拙肥胖的身子却轻灵地左右腾挪,上下跳跃。心中却在恨道:“他妈的,曹顶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通州余西县的一个盐民出身的守备!老子去年在平江泾败于总兵官俞大猷,那是情有可原的!”—徐海对俞大猷还是敬重的!

  通州城守备曹顶年约四旬,身披战铠,头顶盔甲,跨下一匹黑色战马,手提长刀,杀气腾腾。曹顶人借马力,马助人威。他的一柄长刀直围绕着徐海身子的前后、上下翻飞,左右盘旋。

  这两人都杀红了眼,来来回回也不知道拼斗了几千招。

  两人的部下也在风雨中舍生忘死地混战,野地上血水腥浓得怕人,而痛楚的哀鸣声仍不绝于耳。

  忽然,电光刺眼,雷声震耳,曹顶的战马惊嘶中前蹄趴下。出其不意,毫无防备下,马上的曹顶被掀翻于地。说时迟,那时快。徐海一个箭步赶前,连使“凶僧拜佛、恨僧嘲佛、怒僧打佛,恶僧毁佛”四招。

  “凶僧拜佛”招出,曹顶右肩锁骨被砸碎。

  “恨僧嘲佛”招出,曹顶左腿髌骨被击断。

  “怒僧打佛”招出,曹顶的胯骨移向一旁。

  “恶僧毁佛”招出,曹顶的颅骨凹陷下去。

  徐海眼见曹顶为已所杀,心中畅快不已,摇动光头,哈哈大笑道:“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若不是风雨大作,野地泥泞,曹顶的战马怎会在雷电惊吓中失足,而曹顶若不是惯长马上作战的骁将,又怎会在摔下马的一愣神间,为徐海所乘?

  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果真是天意吗?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沾襟”!

  通州城官兵知主将已阵亡,竟毫无退却之意,反而仇恨之火熊熊燃烧,杀声更大。显是曹顶平日训练有素的缘故。

  徐海好不容易杀了曹顶,大出了胸中一口怨恨之气,不再恋战,挥动月牙铲,连杀了几个官兵后,暴声喝道:“儿郎们,退!”

  徐海部下早就想开溜,这些人今天才碰到如此不怕死的官兵。只是畏惧徐海的严刑酷杀,硬着头皮在撑。一听大将军让退,便发一声喊,纷纷作鸟兽散。自已这边的尸体、伤号也弃之不顾。通州城官兵立即分成两拨,一拨继续掩杀倭寇,一拨清理战场。这些官兵激烈博战中,还井然有序如此,实是曹顶生前的教导有方!

  曹顶墓今在江苏南通市南郊城山路旁,石基顶上塑有曹顶提刀跨马像,以供后人瞻仰……

  柘林大赛灯火通明,陈东正在为徐海摆庆功宴。

  陈东笑呵呵道:“平海大将军用月牙铲怒碎曹顶,大长了我军威风,可贺啊!来,将军,干了这一杯!”陈东约莫三十多岁年纪,面色白里透紫,下巴浑圆而铁青,胡须根根直立。

  徐海眉飞色舞,摸了摸光头,道:“你定海大将军坐镇柘林寨,解我后顾之忧,功不可没。来,同喜。”他张嘴一吸,长案上酒杯中的酒一条直线般射进他的血盆大口。

  柘林寨是平江泾大战之后,倭寇重新占据而建的。

  陈东却慢条斯理地端蛊而喝,喝毕,用劲地把嘴唇嘬得滋滋作响,还惬意地摸摸铁青而浑圆的下巴,根根直立的胡须并没有刺痛他的手。

  忽然,一直闹哄哄的外面静下来。

  陈东疑道:“他妈的,这些儿郎开怀畅饮,热闹得紧,怎么突然斯文起来?”这二人在营寨的内室对饮,是以陈东有此一间。

  “报!好教二位大将军得知,现有胡宗宪派来的两人下书到此。”一人急步进来,单腿跪于室内道。

  徐海不耐烦道:“叫这两人在外面候着,半个时辰后,到帅帐见我。”他挥手赶走报信的部下,又道:“陈将军,我们继续喝!”

  半个时辰于心情痛快之人,弹指一挥间就去了,而华老人却似热锅蚂蚁,直在外室踱来踱去。

  胡不群见众多倭寇又大呼小叫地喝起酒来,不由心动。他忍不住往地上一坐,也拔开随身携带的硕大无朋的酒葫芦塞子,“嘟……嘟”地牛饮起来。

  报信的那倭寇见二人如此情形,并无什么表示,径向自已的酒桌走去,又要征战了!

  “通上姓名来!”徐海喝道。他坐在太师椅子上,居帅案之右。而陈东却坐在帅案之左,眯着眼睛,打量起两个信使来。

  “卑姓华,名老人。这老者是我的仆人。”华老人诚惶诚恐一指胡不群道,“监生我是奉总督浙直福建右都御史胡宗宪大人令,下书与你。”

  “还不递上来!”徐海大喇喇道。

  早有人接过华老人双手中的书信,再恭敬地呈与徐海。

  “大人书中写些什么?”华老人见徐海展开书信平静得很,难以揣度他的喜怒,心中七上八下地。

  “呔!丐帮帮主胡不群竟屈尊做起一个书虫仆人来,好笑啊,好疑啊!”陈东虽同时在打量两个信使,但那老者的气度可抗颉宗师,实令他惊奇。他先头见这老者下人打扮,衣裳虽不华贵,但也干净,还没想到丐帮,等他看见老者手中硕大无朋的酒葫芦时,疑窦豁然而解。

  江湖上识得丐帮帮主胡不群的人不多,但不知晓丐帮帮主胡不群的硕大无朋的酒葫芦的人,也不多。胡不群的酒葫芦可与他自已的闻名天下的“降龙十八掌”分庭抗礼了!

  “老叫花子,原就没打算隐瞒身份,做汉人奴才不可耻,若做倭人走狗,啧……啧!”胡不群双眼露出凶光,讥道。

  这两人的对话,入徐海耳中时,他刷地扔下手中的书信,冷冷道:“胡宗宪这狗官竟敢派人劝降于我,而你胡大帮主也狗胆包天了!今天,要你二人来得去不得,死无葬身之地!”

  徐海、陈东两人不约而同地霍然长身。

  立时,巨大气机和冷厉的杀意便排山带海般逼向华老人和胡不群的立足之地……

TAG标签: 大明靖海      前进    间术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江前进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江前进 会员等级:文学举人 用户积分:247 投稿总数:41 篇 本月投稿:3 篇 登录次数: 31 他的生日:01-12 注册时间: 2020-04-22 17:37:59 最后登录: 2020-10-12 07:54:47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