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传奇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张兆昌:无腿螳螂和蛇

时间:2019-12-27 17:58:54字数:9323【  】来源:原创 作者:叶明轩 点击:0

  古老的森林,高耸入云的千年古树,枝梢交错,汇成一望无际的林海。阳光钻过林荫间的叶缝跳射下来,珍珠般的晶莹剔透,透着不可捉摸的静谧。

  一遍寂静中,一棵巨大的板栗树特别抢眼,它那布满沟壑的树干上,缠绕着奇形怪状的绿藤,藤子开着紫红色的簇花。

  绿藤和树干间,一条白唇竹叶青蛇,正用警惕的眼神在张望着四周,它在觅食。

  眼前,不远的树叉上,一群螳螂正在撕咬打斗。蛇,停了下来,做好捕杀的准备。就在蛇轻轻地向螳螂慢慢移近的时候,突然,螳螂惊慌四散,他们身上特有的生物雷达,捕捉到了敌情。

  蛇,正在懊悔自己的动作不慎,丢掉了一顿美餐。突然,他听到了哭声:象是一个少女的的声音。仔细一看,在刚才的战场上,落下一只受伤的螳螂。蛇,一阵惊喜:螳螂相斗,三者得利。

  蛇,靠近受伤的螳螂,伸出红红的长舌。螳螂没有动,只是泪流满面。蛇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形,觉得奇怪,缩回长舌,想看个究竟。原来,那哭着的螳螂,是个少女,鼻青眼肿,六条腿全没了!蛇,一颗怜悯之心,油然而生。

  “你哭什么?”蛇问。

  “腿,没有了,以后怎么活?求求你,把我吃了吧,免得活受罪。”螳螂哭得很伤心。

  眼泪,尤其是一个少女的眼泪,是很有穿透力的。

  “我们蛇类,发起攻击都在公开的场合,这叫明蛇不做暗事。我们是狠毒,却不歹毒。狠毒是我们生存的需要,不歹毒,我们有颗善良的心,一颗救死扶伤的心。”蛇说着,昂起了头,挺起了胸。

  “就算您留我一条性命,我没有腿,厘步难行,不能寻找食物,迟早会饿死的。”螳螂哭得更伤心。

  “不要想那么多,现在,你要想的是,怎样活下去。”蛇说。

  “我不知道,请恩公开示。”螳螂叩首。

  “首先,要活出气节来,看我,把腰杆子挺起来。只要精神不滑坡,点子总比困难多。”蛇,挺着腰,在树叉上慷慨激昂地兜了一圈。

  “咦?你的六条腿,都在!”蛇用长舌指了指树叉,显得很兴奋。

  “在,又有什么用?”螳螂垂头丧气地说。

  “你等等,原地不要动,我一会儿就回来。”蛇说着,一溜烟不见了。

  约莫半个多小时,蛇回来了,嘴里叼着一束绿色的东西,说是草药。看上去,叶子绿色,带点紫色,椭圆披针形,两面有白色贴生的柔毛,茎有棱角,分枝对生,看上去,非常美妙。

  蛇把螳螂掉下的腿和草药放到螳螂身边,咬断草药的茎,将六条腿分别抹上草药茎的汁,一只一只地往螳螂身上粘,粘好一只,还在上面吹吹气,把药汁吹干。很快,螳螂的腿全都接上了。蛇说,草药叫牛膝,又叫“接骨丹”,专治跌伤断骨,森林里就能找到。蛇告诉螳螂,等上半个小时,就可以走路了,螳螂万分感激。

  这时,一只硕大的树蚁爬了过来。蛇,早就饿得肚子咕咕叫,“趴”的一声,伸出长舌把树蚁叼到嘴边。一旁,螳螂睁大眼睛馋馋地看着。蛇想:她一定比我更饿。蛇的长舌还没有缩回,又把树蚁送到螳螂嘴里,螳螂感动得热泪盈眶。

  突然,一只鸟飞了过来,向螳螂猛扑过去,蛇急忙跳起身,一口咬住小鸟,救下了螳螂。螳螂吓得一退,哎呀,腿可以动啦!蛇高兴地说:走一走,让我看看。螳螂小心翼翼地舒展着腿,奇怪?身子在向后倒。怎么回事?原来,蛇把螳螂的腿接颠倒了,螳螂才倒着走,蛇心里感到无比的歉疚。

  这时,天下起了雨,雨点打在树叶上“啪啪”地响。蛇背起螳螂,钻到不远的树洞里躲雨。蛇想:要让螳螂能正常行走,就得把螳螂的六条腿截下来,再采回牛膝,重新粘接。截肢,忘了麻醉草药是什么样子,那,该有多痛啊!蛇想着想着,恨不得咬上自己一口。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蛇和螳螂聊起了天。

  “你的腿,是怎么掉下的?”蛇好奇地问。

  “恩公,您看出,我是个青春少女,可是,还没有对象。最近几天,很难受,说句丑话,可能是发情吧。我出来寻找如意郎君,遇见一个螳螂大叔在觅食,忍不住向他求爱。螳螂大叔拒绝,我立即释放性激素勾引螳螂大叔,他情欲难耐,马上答应了。就在我十分激动,万分兴奋的时候,转脸间,一口咬下了他的头。正在吞噬螳螂大叔身子的时候,觅食的螳螂阿姨看见了,她一声呼叫,来了一群螳螂,把我按到在地,劈头盖脸一顿暴打,疯狂地把我的腿给拽下来,还说,不要把我打死,让我活活地受罪,太恐怖啦!”螳螂说着,又哭了起来。

  这哭声,让蛇突然清醒。他在想:原来,我拯救的是这样的生命。

  外面的雨敲打着树叶,声音越来越大。树洞里,突然沉静下来。

  “恩公,说话呀。”是螳螂的声音。

  沉默了一会,蛇说:唉,难怪人类说,最毒妇人心。

  给你讲个故事吧:

  今天早晨,我出来觅食,邻居的蛇妓小咪,打扮得花枝招展出去揽客,边走边抹着白粉。恰遇蛇乞丐老僵出去乞讨,他边走边抹黑粉。小咪取出一张10元蛇币塞进老僵兜里,老僵把蛇币扔在地上,说:你我同类,同行,你是卖笑乞讨,我是堂堂正正地乞讨,我们丐帮有帮规,绝对不允许要同行的钱财。

  “听不明白您的意思。”螳螂皱起了眉。

  “老僵年事已高,穷困潦倒,身为乞丐,也没有去损害同类、同行小咪的利益。你在需要情爱的时候,螳螂大叔被你诱惑,满足了你。可你,却吃了他,为什么?”蛇生气的样子。

  “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做,情欲冲昏头脑吧。”螳螂在说,蛇在想:看来,一旦被情欲冲昏头脑,控制不了自己,就容易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甚至自取灭亡。

  “我们蛇家族有个族规,凡是伤害同类的,发现,必杀。这是族规家训,据说,是上天赋予我们这个家族的使命。我们祖祖辈辈口传心授到今天,世代相传,后蛇不折不扣地去做,谁也不敢违背这个族规使命。族内族外,毫无例外。就连人类那么强大,我们照样攻击,你知道是为什么吗?”蛇问。

  “人类猎杀你们,还把你们当作盘中餐呗!”螳螂说。

  “错,是人类经常自相残杀!同类互害!我的前辈说过,战场上,第一次世界大战1000万人丧生,2000万人受伤,第二次世界大战6000万人死亡,1.3亿人受伤。现在呢?世界性的军备竞赛,军事扩张,正日重一日,令人、蛇担忧!商场上,有些人,恶性竞争,不择手段,利欲熏心,毒菜、毒果、毒肉,充斥市场,自己不敢吃,却拿去毒害自己的同类。官场上,一些人,尔虞我诈,贪污受贿,贪赃枉法,残害自己的同类……”螳螂突然打断蛇的话,说:“过好自己的日子,管人类的事,干嘛? ”

  “你看过伏羲女娲图吗?是人首蛇身。人,是蛇类的祖先。蛇,是人类的祖先。人类的自残,是对我们共同祖先的最大背叛,是对我们蛇类的最大伤害。如果有一天,人类放弃自残、互害,我们自然会放弃对他们的攻击。遵照祖训,对于一切同类自相残杀者,我们格杀勿论!现在,你该明白,我要做什么了吧?”蛇的眼里射出了凶狠的光。

  雨,越下越大,仿佛要把这个大地,这遍森林,从外到里彻底地洗刷一番。天上,响起了沉闷的雷声,恐怖笼罩着大森林,笼罩着树洞。突然,一声炸雷,惊天动地,好像要把树洞击穿,螳螂在树洞里颤抖。

  大地在晃动,这个古老的森林,在风雨中飘摇。

  蛇,慢慢地张大嘴巴,红红的蛇舌,像一团燃烧的火焰,在空中跳动!

  螳螂,那只还没有来得及换腿的螳螂,静静地闭上眼睛,被捆举在空中,在燃烧!片刻,那团燃烧的火焰,缓缓地降落在地上。

  “哪怕是人类最残酷的刑法,该不会去剥夺一个没有腿的万恶生命。”蛇的脸上显得无奈和怜悯。

  “您的出现,让我在绝望中看到了希望。我希望,用您给我的生命,去报答您的善良。去让全世界围观:一个自相残杀的现场,不,下场。”螳螂说罢,脑袋瞄准树洞沿口的棱角,使尽全身的力气,撞去……

  雨渐渐地停了,森林里,显得异常的宁静。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