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传奇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江水悠悠,山水依旧近

时间:2019-11-25 23:24:59字数:7018【  】来源:[db:来源] 作者: 一地流沙 点击:0
  从西施殿走下江边,站在浣纱石前面,我突然被对面西施故里的夜景所吸引。无法虚构的视野里,夜幕下的灯光在为这座城市虚构着一份诗意,月亮隐藏在西施曾经浣纱的那片芦苇丛中,我走上浮桥,转过身,王羲之所写的“浣纱”两个字仿佛在灯光下演绎着一种剑招。

  被灯光映照的江面波光粼粼。月亮,涉水而来,时而越过桥影,在水面晃动,我的身影在寒风中被月光拉长,随着木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走过浮桥,我站在浦阳江边的游步道上,极目远眺对面的陶朱山,风中传来一股浓重的味道。那是景区里边美食摊上臭豆腐的味道,这种味道很是勾引人的食欲,闻着就让我想到“软玉温香”四个字。我十分喜欢吃这个臭豆腐,每一次去绍兴,我都会去品尝,我喜欢在这些外焦里嫩、香酥可口的臭豆腐上面刷一层辣酱,而后品味着那种酥软中带辣的美妙滋味。那种刹那间让你嘴里充满着微妙香味,无可否认,这本身就是饮食文化的一种味觉诱惑。

  我走过很多景点,几乎都能够看到这种“臭名远播”的美食,如今尽管很少去吃了,但我想,无论是长沙臭豆腐,还是绍兴臭豆腐,有那么多人喜欢吃,就自然有它存在的价值。我想起前几天经过西施故里时,看到一个旅游团的游人在乡村道地上或对着戏台指指点点,或在和那些塑像合影,心里突然间若有所思,景点也好,美食也好,都得有内涵,才能够让人趋之若鹜。

  那天我从西施故里到城市广场,特意沿着石子山脚走,起初是想在城市的中心听一听高山流水的声音,而不曾想我会在那个摩崖石刻前面驻足。无可否认,我肃穆的眼神读过一幅幅刻在石头上的历史,仿佛翻开了一页页无字的书。不远处,山上下来的一挂瀑布似在欢快地唱着歌,湿漉漉的风吹过摩崖石刻,在我身边吹起了沉淀在暨阳大地上的辉煌。

  那一刻,鸟儿的鸣叫声漫不经心地在树枝上啜开一段历史,抬头望,文昌阁不仅仅是一处风光,更是一种图腾了。

  其实,这样的图腾便是文明的体现,从古到今,历史整齐地排列在城市广场一隅,山上的文昌阁传承着来自西施故里的风尚。这座越国古都,自古文运昌盛,魁星高照,余缙、骆问礼、戴良、钱之光、赵忠尧……不胜枚举。

  是啊,诸暨,在远古,便是天下诸侯驻留议事之所,我可以想象,那一年,禹至大越,上苗山大集诸侯,驻跸于此的恢弘场景,但是,我不敢想象,陶朱公辅佐越王勾践功成名就之后的急流勇退……

  历史很多时候就是一首诗。而时光,不会因为一首诗变老,甚至变得陌生。就像我身后这个早已拆迁了的叫做“鸬鹚湾”的村子,对于时光来说,尽管一切都变成了历史,但是,苎萝山下关于西施和郑旦的传说,千百年来,总是随着浦阳江的水悠悠流转。

  沿着江边的游步道走,身上仿佛环绕着一股寒冷的风,转过一个弯,回头,身后一片黑夜。不得不说这条游步道,是它让浦阳江这条母亲河更加的贴近人们,春夏秋冬,无论哪个季节,你都能够领略不同的风光。记得秋末时节,我曾经沿着游步道采风,那些时不时从上面飘下的扇形银杏叶就美得醉人。秋风中,它们随风飞舞,如一只只金色的蝴蝶,把蓝天衬托得格外的生动,那时候的游步道就多了一种空灵的气息。我喜欢城市中这独具一格的景致,其实,金灿灿的银杏叶只不过是一种点缀,就像飘零,也无非是银杏叶的一种姿态而已,但我曾感慨这些飘离的黄叶,是它们给游步道带来了诗意。

  想起银杏叶,我突然间在心里想,如果此刻一片火红的红枫叶映在浦阳江的波光里,是不是绝美?但我想,那种富贵的颜色,肯定会点染夜幕下浦阳江流淌的水。

  然而,浦阳江自有它自己的哲学,哪怕黑夜里,它也是在等待着一种色彩的升腾。江水悠悠,城市向前,一些记忆总是会随风起舞。还记得那时候的“三十六洞”吗?还记得那些年爬上中水门的城墙去看咆哮的洪水漫过太平桥的桥洞吗?记忆中的浦阳江,总是泛着浑黄的水,那时候,它们是鸬鹚湾人捕鱼船上那些鸬鹚的家园。

  还记得吗?那条长弄堂,卧在老鹰山下,与“哐当、哐当”的火车声朝夕相伴。如今,曾经穿城而过的火车不见了,那种“哐当、哐当”的声音爬过了老鹰山的肩膀,越过了城市,那个曾经写过西施的诗人,坐在“西施号”高铁的车厢里,他把一句诗落在了城西,城西,拖着长长的身子蜿蜒而行……

  浦阳江依旧,而那条长弄堂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夜幕下色彩斑斓的柠檬夜市,就像老鹰山依旧,而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过老鹰一样。

  很多年前的长弄堂,早上,你推开门,一缕温暖就从屋子里挤了出来,傍晚,斜阳挂在狗尾巴上,你还没有关上门呢,它就走过了老鹰山。时光依旧,一个又一个有灯光的家依旧,弯弯的山脊也依旧传递着泥土的呢喃,它们才不稀罕去与浦阳江谈论哲学,它们宁愿自然地塑造着枯枝与落叶。

  就像此时,两片随风飘零的树叶,在风中相遇,无言的抖动,似在诉说城市发展的日新月异。而我却面对着老鹰山想象着,某一天,天空突然飞过一只雄鹰,雨丝飘飞,一遍遍从雄鹰的翅膀滑落,老鹰山上,树林无声,我却在浦阳江边听到了淅淅沥沥的声音。

  老鹰山醉了。醉在2019年那场漫天飞舞的白色里。那一刻,尽管雪落无声,但我还是把曾经的情节都撕碎,然后,让那些刻骨铭心的记忆在岁月里流浪。

  人生就是这样,那种沉醉过后的寂寞,总是会令人生疼。生活也是这样,面对面久了,仿佛觉得在虚构着岁月。这时候,我突然问自己,2019年的第一场雪去了哪里呢?我说不出,却觉得生命是一场虚妄,哪怕被我的墨香渗入,也无法覆盖那份旧时光。

  往前走着,我也是在想,刚才那些沉思的片段,有了昨天的沧桑,会不会在风中悲或者喜呢?但我无可否认,疼痛与失落总是相左。

  我想把那场雪写进新一年的行程里,让流云与时光来一场对话,让越过老鹰山的风挂在文昌阁下面的树枝上,让风依然是风。

  身后,闪烁着的灯光把美丽装饰在浦阳江的脸上,一片树叶舞动着、陶醉着……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作者最新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