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传奇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恋上珊瑚

时间:2019-11-25 23:23:30字数:9214【  】来源:[db:来源] 作者: 陈华清 点击:0
  我乘二月的春风,奔驰在雷州半岛,一路向南,走进祖国大陆最南端,又是为了珊瑚。我早已爱上珊瑚,恋上珊瑚。

  几年前的四月,我陪来自西部的朋友,到中国大陆最南端的徐闻角尾乡灯楼角,坐在渔船上观赏海底珊瑚。那时我们被瑰丽的“珊瑚公主”迷住了,发出一声声赞叹。我把这场“珊瑚之恋”敲打成一行行文字,便有了散文《珊瑚,因你而美丽》。尔后,当看到用珊瑚石砌成的房屋,我灵光一闪:何不把正在构思的长篇小说的背景放在珊瑚屋,讲述一群住在珊瑚屋里的人的故事呢?

  小说完稿后,我给了北京一家出版社。编辑对书中描写的珊瑚非常喜欢,好奇地问我是不是真的有珊瑚屋,我说,是真的啊。除了故事是虚构的,所写的雷州半岛的风土人情都是真实的。为了让她相信,我特意来到珊瑚屋前拍照,并发给她看。顿时,她的喜爱如涨潮的海,一浪高过一浪。她决定采用珊瑚图片做书的插图。

  如今这部叫《海边的珊瑚屋》的长篇小说终于出版了!我带着它回到珊瑚屋。

  前来接我的小强兄,依然是那么白净帅气,嘴角微扬,还是那招牌式的温厚微笑。他是我在广州读本科时的同学,毕业后又回到这块珊瑚“盛开”的地方。去年,我和另外两个女同学舜华、文艳来徐闻,他开车陪我们三个女子一路看珊瑚:珊瑚海、珊瑚礁、珊瑚花、珊瑚馆、珊瑚屋……

  我把《海边的珊瑚屋》送给北跑兄。一个生长于大陆最南端的人叫北跑,不免叫人浮想联翩。“不往北跑,也不会在这片土地白跑,愿意一辈子守护徐闻这片拥有美丽自然和丰富人文的土地。”这个自我介绍充满了对这块土地的热爱。实际上,北跑兄也是一个非常具有人文情怀的人,深厚的文人气质淡化了其官员身份。他一直没有往北跑,奔跑的姿态总是朝南、朝南,常常身挂一部相机,瞄准这个生长珊瑚的地方,定格一座座美丽的珊瑚屋,把它们变成一篇篇锦绣文章,并参与编写《广东徐闻,西岸珊瑚礁》《徐闻,大陆之南》等书,向全国推介他的家乡。我就是因为这些文章、图片而认识他,并且向他要珊瑚图片用于《海边的珊瑚屋》,他欣然同意。

  北跑兄带我们一行人从徐闻县城跑到中国大陆南极村。它是我曾经到过的角尾乡,去年才挂牌叫“中国大陆南极村”,范围包括角尾乡的十多个村委会。几十亩的珊瑚花就盛开在这里,绵延几十公里,成为中国大陆架唯一的成片面积最大、种类最密集的珊瑚礁国家级保护区。

  我们先来到一家叫“恋上珊瑚”的民宿。院子很大,种芭蕉,种椰树,种南国的春意。通往房子的小路两旁用珊瑚石铺着,围墙也是珊瑚石砌叠。院子的空地上,晒着珊瑚石、贝壳。一张网床晃荡在黄槿树下,我感觉春意融融,温馨满园。

  一个女子向我们走来。她,短齐头发,黝黑皮肤,穿褐色麻布上衣,蓝白格子裤,蓝色拖鞋。这身打扮跟本地女子一样。但她的相貌又不像南方人。

  北跑兄告诉我们,她是“恋上珊瑚”的主人,来自北京。我很感兴趣。一个北方女子来到祖国大陆最南的地方开客栈,这里面肯定有故事。每一个爱生活、有情怀的人都不会缺少故事。

  我和她站在碧绿的黄槿树下,倚着灰色的珊瑚墙,平和而自然。阳光正好,渗过绿树,洒落在我们身上。黄槿树俯视着珊瑚墙,珊瑚墙仰视着黄槿树,二者深情对视。

  女子姓程,北京人,原是一家公司的老总。公司的名字很有诗意,叫“诗画田园”。她听来过雷州半岛的朋友说,在中国大陆最南端,有一片珊瑚海,海底招摇着五彩缤纷的活珊瑚,海鲜琳琅满目,那里的人用珊瑚石砌房屋;住在珊瑚屋里就好像听着大海的吟唱,抚摸着海洋的波涛;珊瑚礁、海盐场、海滩涂、渔家风情,既有滨海景观,又有人文史迹,真是一个诗情画意的地方!最重要的是,这里没有过度开发,保持着原始生态,海水没有污染,民风淳朴。

  如今,要找到没有污染、原生态、适合居住的地方不是很容易了。她心动了,而且行动了。去年5月,也就是南极村挂牌4个月后,她从北京飞到徐闻,来到朋友说的地方。果然如朋友所说的。海子所向往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好多人为之魂牵梦绕。而在这里,这样的梦想天天是现实。一打开门,海浪哗啦在眼前,海风扑进怀里,每天呼吸着如海鲜般新鲜的空气,吃着刚从海里捕捞上来的生猛海鲜。她喜欢上这个简直是珊瑚盛宴的地方,恋上会“唱歌”的珊瑚屋了。她决定留在这里。于是,她一连租了三户渔家院落,简单装修,基本保护原貌,在院子里种花种草种情怀。给这几个珊瑚民宿起了一个很有诗意也很符合她的心境的名字,叫“恋上珊瑚”。

  去年底,“恋上珊瑚”开张了。她和先生住一间,其他的租给客人住。短短几个月,北京、哈尔滨、西北等,来自五湖四海的客人来到“恋上珊瑚”。尤其是北京的朋友,简直把南极村当作避寒胜地。当北风呼啸、寒流刺骨的季节,他们来到珊瑚民宿住下,看海、赶海、吃海鲜,把日子过得诗意盎然,温暖幸福。有的人一住就是个把月,还依依不舍。院子晒的珊瑚花、珊瑚石,就是北京朋友在海边捡回来,晾干,准备带回去的。

  我问她为什么选择南极村,她说,因为喜欢珊瑚,想通过民宿让更多人了解珊瑚,认识珊瑚,分享珊瑚屋的故事。

  这话说得多好!她对珊瑚的喜爱,来自情怀,来自骨子。所以,尽管北方还有生意,她却在这个满是珊瑚气息的民宿,过着像当地渔民一样的生活,连穿着打扮也同化了。她早已把这个有珊瑚的地方当作故乡。

  “心安是归处”,白居易这样说过。曾在雷州半岛生活过的苏东坡也有同感:“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是的,哪里让自己心安,哪里住得舒服,哪里就是故乡。

  临走,我把《海边的珊瑚屋》送给程女士,因为我们都是恋上珊瑚的人。

  离开恋上珊瑚,我们继续行走在南极村一座座村庄之间,见到一个个民宿:海角、南极珊瑚湾、东茶西读……这些民宿绝大部分是利用旧珊瑚屋改造而成,新建的也以珊瑚为主题。南极村简直是珊瑚世界,很多渔民因珊瑚而脱贫致富。

  我在《海边的珊瑚屋》写到,留守儿童家长李大龙为了给孩子一个家,陪护他成长,回乡创业,利用珊瑚屋,发展滨海旅游,很多人不再外出打工。在南极村,我看到的跟我写的基本一样。

  我和彩玲姐迷失在风格各异的珊瑚屋、珊瑚墙、珊瑚巷中。她是土生土长的徐闻人,从这里走向城市,每到节假日又回到这里。她的散文集《莲开的声音》,有不少篇章就是写这个生长珊瑚的地方。

  这天她穿蓝底碎花衣,如蔚蓝的大海溅起点点浪花。我给她拍了不少和珊瑚亲密的照片,最喜欢这张:在一面沧桑如老祖母的珊瑚墙前,一个面貌清秀的女子,坐在一块珊瑚石前,手捧一书,低头、凝思。脉脉的余晖轻轻洒在她的蓝底碎花衣上,使人想起安之若素、岁月静好。这个我们叫她如莲的女子,早已美成南极村的一朵珊瑚花。

  我们在一处珊瑚民宿流连。这里的墙是被海浪拥抱过的珊瑚石,门是海豚吻过的旧渔船木板做的,屋前围起来的一泓海水里,一艘曾冲波斩浪的海船,静静地停泊,似是归巢的鸟儿在歇脚。彩玲姐悄悄问我,这里适合写作吗?我点点头。因为我曾想过找一处安静而美好的地方闭关写作。想想,关在冬暖夏凉的珊瑚屋写作,累了走出珊瑚巷,去看看门前的珊瑚海,到海滩捡捡珊瑚石,赶赶海,放松放松。多么惬意!

  要离开南极村了,回首时,我望见一对情侣手牵手从一座珊瑚民宿里走出来,走向夕阳下的珊瑚海,蓦然想起香港女作家张小娴说过的一段话,“跟心爱的人一同为海边的一座民宿与落日余晖下的散步而努力,这样的爱绝不会比不上一段爬满眼泪和伤痕的爱情。深情不见得一定要用复杂的东西去证明,就好像考验一个厨师的,往往是最简单平凡的食材:一个鸡蛋或是一篮子马铃薯”。

  爱恋的日子很简单,也有温暖。

  (本文选自旅行文化散文集《有一种遇见在岭南》)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作者最新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