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现代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孙晓明:阿莲(外一篇)

时间:2019-10-08 21:24:22字数:15645【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阿莲是街坊刘奶奶家新雇的保姆,15岁的她干瘦的像没长开,她的脸是那种在阳光下暴晒的黝黑色,她的神情也是一种骨子里的憔悴,看上去比她实际年龄要成熟许多。

  听街坊邻居说,阿莲的家在一个偏僻的农村,因为家里很穷,所以这么小就把她送出来当保姆了。

  我那时刚读初二,每天上学都要经过刘奶奶家门口,每次我都会不经意的瞅一下刘奶奶家里面,大多都会看见阿莲跑进跑出地忙碌的身影,她有时也会停下手里的活,看着我,我从她眼神里看到了一种自卑、渴望、羡慕,反正说不清楚,不知为什么,我对她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愫,也许,我们年龄相仿的缘故吧。

  那时候,对于我们那样的小集镇,家里雇保姆的还是少之又少,也不是刘奶奶家里富有,只是,他们的二个儿子都在外地工作,然后,在外地结婚生子,一个女儿也嫁到周边的县城,这个家只剩下他们老两口,毕竟岁数大了,儿女们不放心,春节回来的时候,就商议找一个保姆,帮他们做做饭、搞搞卫生,最主要还是陪陪他们,万一摔了什么的,还有个叫应。于是,经人介绍就找来了阿莲,老两口很喜欢阿莲,把她当孙女看待,街坊邻居都说,阿莲命好,找个好人家做事,也不用在家种庄稼,那么遭罪了。

  阿莲的话不多,一天到晚都默默地做着事,那时候,我们街坊大多数人家都没有电视机,刘奶奶家的那台14寸黑白电视机就成了宝贝了,许多邻居吃过晚饭就去刘奶奶家看电视,有的人还端着饭碗依在门框上看,阿莲都会热情地给他们搬椅子、凳子,不厌其烦。刘奶奶老两口人老了,却喜欢热闹,自从大儿子把这台电视机搬回来,他们家就成了小型电影院了。一来二往,阿莲和这些街坊都混熟了,都非常喜欢这个小姑娘。

  有一天,我放学回家,刚走到刘奶奶家门口,阿莲就跑到我跟前,背着手,怯生生地对我说:“你放学了?”我感觉很意外,虽然,我们有很多次眼神的交流,可是从来也没有说过话:“是啊,你找我有事吗?”我笑着问她,她看到我笑,也露出了一丝笑容:“你可以教我认字吗?”“认字?你没读过书吗?”她摇摇头,又低下了头,一只脚尖在地上蹭来蹭去,幽幽地说:“我想给俺哥写信。可我不认识字…”我见她局促不安的样子,连忙说:“好啊,没问题,我先回家吃饭,一会你有空来我家小店。”她激动地连连点头:“好好,我把事情做完就去找你!”说完,一阵风似的跑进屋,我看见她手里拿了一个小本本。

  自从那天开始,我每晚放学回家到晚上去学校上晚自习,这中间的这一点点空隙,都会教阿莲认字,教她写字,她学的很认真,也很聪明,一点就通。同时,我们俩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阿莲的爸爸天生一只腿长一只腿短,也就是说,她爸是个跛腿,不能干重活,她的妈妈是个傻子,不是天生的傻子,而是小时候发高烧,没钱看病,烧坏了脑子,虽然拣回一条命,却变得痴痴傻傻,不怎么会说话,更不会做事,她爸爸因为家穷才娶了傻妈妈,娶个傻女人只是为了能给他生娃,传宗接代。阿莲还有个哥哥,一个妹妹,哥哥读书到小学毕业,没有考上初中就辍学在家务农。重男轻女的爸爸说女孩早晚要嫁人,家里又没钱,就没有让她读书了,她很懂事,5岁就开始打猪草,捡柴火,再大一点就跟着爸爸到田间地头干农活了,还得做饭、洗衣。

  阿莲说,她每当看见别的小朋友背着书包上学,都非常羡慕,所以,妹妹到了读书的年龄,她要求爸爸让妹妹去读书,爸爸说没钱,阿莲就说她出来挣钱供妹妹读书,所以,爸爸才让她出来当保姆,妹妹也如愿以偿地去学校读书了。我看见阿莲说到妹妹上学的事,就无比的激动,她的脸上荡漾着喜悦的笑容,那种幸福感是发自内心的,可我看见了心里却隐隐的痛,无名的伤感!

  阿莲的哥哥也跟同村的人一起外出务工了,她爸爸说,都在家里守着一亩三分地,也会跟他一样娶不上媳妇,让她哥哥出去挣点钱先把房子修了,阿莲说到这里,眼睛闪烁着泪光,她说她家的几间茅草房,土坯的墙裂开了大口子,下雨天,外面下大雨,家里就下小雨,傻子妈妈就会找大盆小碗去接雨水,有时还拍手叫好…唯一让阿莲兴奋的是,她说到她家门前的一棵杏子树,每年杏花开的很茂盛,然后还会结很多杏子,养熟了,还很甜的!她还说,等到杏子熟了,她回家摘些来给我吃,给刘奶奶刘爷爷,还有邻居们吃。

  不知为什么,我看着眼前仅比我大一岁的女孩却经历了这么多,她的懂事,她的善良,她的要强,都在潜移默化的感染着我,我那时只知道读书,有时帮妈妈看一会小店,还闹情绪。我感受到自己是生在福中不知福,为此,我很愧疚!

  阿莲在刘奶奶家做些家务事,也不怎么晒太阳,再加上刘奶奶家里的伙食比她在家里要好很多,最起码油盐均匀,所以,不出几个月,阿莲不仅长胖了一些,而且,也变白了许多,个头也窜了一大截,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连我妈妈都说,阿莲变漂亮了。

  邻居李阿姨家的大儿子晓勇也经常遛到刘奶奶家里看电视,他看电视是假,他是去看阿莲的,这小子看上阿莲了,他初中还没毕业就被他爸爸揪去铁匠铺学打铁了,他虽然一百个不愿意,但是,第一,父命难违,第二,家里穷啊,没办法,谁叫自己是老大呢!也该为这个家担一担责任了。

  那天阿莲红着脸告诉我,说阿勇哥给她买了一个发夹,她从口袋里拿出那枚粉色的小发夹给我看,我郑重其事地说:“阿莲,你喜欢他吗?不喜欢他就不能接受他的东西。”她一下子把头埋到胸口,害羞地点点头。我为阿莲高兴,因为晓勇哥是我们的邻居,虽然比我大,我们从小还是在一起玩儿的,他脾气好,忠厚老实,而且善良,我觉得他和阿莲很般配,我敢相信他会对阿莲好。我拿过那个发夹,把它别在阿莲的头发上:“真漂亮!快照照镜子。”我把镜子递给阿莲,阿莲对着镜子,娇羞地笑了。那是我看到阿莲最美丽的一次笑。

  阿莲的手很巧,她自己做的鞋垫又温暖又柔软,都是在裁缝铺捡的碎布头回去做的,细细的针脚,密密的一行行,她利用空闲时间帮自己做,把家里人做,还把刘奶奶刘爷爷做,还送给我一双。她偷偷告诉我,她在为阿勇哥做鞋垫,因为她觉得她不能只收他的东西,她也要送他东西,这样才公平。我笑着说:“你做的鞋垫才是最珍贵的,多少钱也买不到。”她睁大眼睛吃惊地叫道:“真的吗?!”她有点喜形于色,于是神秘地在我耳边轻轻地说:“他说我戴这个发夹很漂亮!”说完,一溜烟地跑了,我看着她的背影,开心的笑了!

  “我一看这鞋垫,就知道是那个乡下妞做的,你把它还回去!”

  那天我刚好从李阿姨家经过,听到李阿姨愤怒的叫嚷声,我便停下脚步,在她家的窗户下偷听。

  “我不,我喜欢阿莲,我要娶她!”

  “什么?你要娶一个农村户口的媳妇,她家比我家还穷,以后日子怎么过?”

  “我不怕,阿莲很能干,又勤快,还能饿着不成?”

  “阿莲是个好姑娘,那也不行,农村户口就是不行,我不同意,你爸爸也不会同意,你就死了这条心!”

  接着我听到猛烈的摔门声音,晓勇哥从家里跑了出来。后面是她妈妈大吼的声音:“你现在翅膀硬了,就不听老娘的话了,你找个农村户口,以后我的孙子也是农村户口,那可咋办?”

  我听懵了,我那时不知道什么农村户口,城镇户口有什么区别,我只知道李阿姨不同意晓勇哥和阿莲谈恋爱。我有点气愤,为阿莲叫不平,阿莲哪里配不上他们家了?娶个这么能干的媳妇,就是他们家修来的福份,他们还拒之门外。哼!

  我慌不跌地往刘奶奶家跑,跑一半,又折回头,我犹豫了,去怎么跟她说?我不想把这样的消息告诉她,觉得太残忍了。因为,我了解晓勇,他的孝顺、温厚告诉我:他是会向他妈妈妥协的!

  第二天,阿莲没有找我练字,我有点不放心,就去找她,可是,刘奶奶说阿莲回家了,她爸爸托人带信叫她回家,说家里有事商量,过两天就回来了。

  原来,有人帮阿莲说婆家,媒人说,那人家说了,如果阿莲答应这门亲事,就出钱帮阿莲家修房子,爸爸心动了,就托人叫阿莲回家,名义上是和她商量,其实,她爸爸已经答应人家了。

  阿莲还不知道晓勇妈妈不同意他俩,她舍不得晓勇哥,但是,为了她哥哥,为了那个漏雨的茅草房,如果年底一场雪,有可能房子就会垮掉,那么,怎么办?她没有选择的权利,反正爸爸也同意了,她只有点头答应,不过,她向那个媒人提出条件:第一,就是立马给她家修房子,第二,就是她要等过了18那岁才能嫁过去。那个媒人无奈只好答应,她害怕阿莲会反悔,还立了字据,如果阿莲日后反悔,修房子的钱三倍还给男方。

  这些,都是阿莲快离开刘奶奶家的时候告诉我的。

  怪不得阿莲从家里回来就像变个人似的,沉默寡言。我还以为是晓勇和她分手,才让她变成那样的。我怕伤害她,所以,在她面前,我从来不提晓勇哥。

  我听后,激动地说:“你傻啊,也不问问那个人多大岁数,家住哪里,长啥样,就这样糊里糊涂签字画押了,我都后悔教你认字,在这里派上用场了!”她默不作声,一脸的木然,她似乎看透了所有。我忍不住哭了:“阿莲啊,你什么时候为自己活一回?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样逼婚的!”

  “不是逼婚,是我自愿的。家里的房子都要倒了,家都快没了,我能怎样?这就是命。”阿莲喃喃地说着,两行热泪滚落下来。“再说,我是农村户口,阿勇哥的妈妈不会同意我们的!”

  ……

  那一年,她刚好18岁,那一年,杏花开的灿若朝霞,阿莲在杏树下盘起她如云的长发,她要远嫁他乡。

  出嫁那天,我帮她整理衣服,我看见她流泪了,顺着她的目光我看见有个人站在杏树下,是晓勇!他痴痴地凝望着她,微风吹过,杏花的花瓣颤巍巍地落了那个人一身,她还是梳理着长发,将它慢慢盘起,又别上了那枚粉红的发夹,我不知道她那么面无表情,心里有着怎样的惊涛骇浪。

  那一天,阿莲走了,仿佛落了一阵杏花雨,一地落红,莫非,它也知道迎接它的是一个一个寂寞的朝朝暮暮?不知道明年它还会不会红杏枝头春意闹呢?

  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每次回老家都想去她家看看,可是,由于杂事缠身,又来去匆匆,总没有去成。

  不过,我相信阿莲不会那么苦了,因为我听邻居们说,阿莲嫁的那男人,岁数是大了点,但是对阿莲很好,知道疼她。

  听了邻居们这样说,我释然了。仿佛看见:阳光下,她家门前的杏花烂漫,开的如火如荼,杏花树下的阿莲笑的灿烂如花。

  孤独行走的字符

  东风落了信,百草回芽,嫩梢相融,枝枝闹闹间,碧意嫣然摇动。伶仃了一冬的小字,涩了又涩,软语低吟,约我春间住。

  流失的时间,像一只惊吓的鸟,在转眼间,就寻不见踪影。

  窗外三月,姹紫嫣红,春意盎然。

  翻看过去的日记,那些似是而非的文字,像是一种有意无意的诉说,不去期待谁能够明白,只是当作是一种心情的释放。

  2018年 元月28日,星期日(晴)

  这世界就是这样,充满着未知数,你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遇到什么样的人,你和这个人发生什么事,相爱或者言欢,离别或者重逢。

  思绪穿梭,如嵌在心房的钟摆,在过去与现实中来回摆动,浮光掠影间,懵懂的青春,青涩的回忆,皆是不可或缺的一场梦。

  青春的一场梦,有苦涩,也有甜蜜;有不堪,也有不甘。已记不清年少时,多少场梦里青春飞扬;也记不清现实中,多少次被生活灰头土脸的一巴掌,打出红晕,甚至一圈一圈地荡漾开来。

  于时间荒野里,一同荡漾开来的同桌的你,倘若这生活没有被爱折磨过,心便如野草,吹之又生;爱唯有经历结束,痛过,方知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不惜,随之而来的附丽。

  鲁迅先生说,人必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

  岁月如歌,往事随风。唯有那旧时的吱呀吱呀的破败课桌,铭刻着太多的平仄、嬉闹;唯有那不知遗落哪方的书卷里,泼墨着太厚重的情怀、希冀。唯有这些痕迹宣告着时光拂袖而去的光阴。

  记忆深处,有春夜里折射的青春靓丽,有雪白里印托的懵懂笑语。留白的岁月里,经历的人和事、苦与乐,一并风化在路上,两不知。

  ——于深圳

  2018年4月13日,星期六(晴)

  我想把最美的山水寄给你,让它融入你的韵律,飘渺回旋,如指尖滴淌的清泉,润泽心田。

  如果可以,让风载着我的歌声,每一个音符,都捎带上我的思念。

  你若听见,该有多好!

  ——于温哥华

  当笔下的这些文字,开始用记忆的口吻去记载的时候,那些尘封的往事,早已随风了无踪影。

  窗外泛白的景色,和着笔下的陈年旧事在记忆里纠缠不清,心里知道,那嫣红虽已殆尽,春风吹过,说不定在某个清晨,拉帘推窗,又一片嫣红跃然枝头,就如某些人、某些事,忘了,放下了,却总会一次又一次鬼魅般的重现。

  是故意选择的沉默吗?还是心越来越冷?

  已过了为爱冲动的年龄,一些心情,沉积在岁月的风尘中难辨真假,慢慢磨去了自己曾经犀利的棱角,在现实与网络间,学会了软弱,学会了屈服。

  看着曾经热爱的文字,在自己的生命中留下的点点滴滴,它却似手中握不住的沙,随着风洒落在一个又一个孤寂的夜晚。

  或许,我只是一个孤独行走的字符!

  眺望着窗外,已没有了那抹嫣红。天,很蓝,你,离我越来越远……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2540 投稿总数:2418 篇 本月投稿:165 篇 登录次数: 328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10-20 17:25:39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