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现代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徐恩芳:灯盏残片

时间:2019-09-29 17:53:17字数:6741【  】来源:原创 作者:散文精选 点击:0

  正常人的一生中,是离不开灯的。

  电脑桌上的台灯,说明书介绍有护眼、保健功能。我将信将疑。看着这柔光,脑海里瞬间浮现许多关于灯的残片。

  残片一:碗碴油灯

  1946年,父亲为躲避抓壮丁,带着全家逃住在我外婆家。

  2月底,母亲将近临产。农村风俗,女儿是不可在娘家的宅屋里坐月子的。于是就在镇上,我大舅租住的院子后门外墙边,搭一个几平米的小披厦,留给我妈妈生产时居住。

  披厦的门与院子的后门紧挨着。披厦里放一张小床,床头的木箱上,放一只油灯。那盏灯,就是一个破碗碴,用泥巴糊个底座,里面倒入豆油,浸了一条粗棉线;就是一个简易的油灯了。小灯发出微光,驱出黑暗。就在这个披厦里,我的妹妹出生了。那天,父亲在外地帮工。

  妹妹出生第二天半夜,雷声隆隆、暴雨如注。那年春雷暴雨来得早。雨越下越大,叭叭打在棚顶上。棚顶漏雨,雨水滴进灯窝里,灯火啪啪作响。微弱如豆的光芒在黑暗中颤栗。

  在那电闪雷鸣的夜晚,雨点落在被子上。妈妈身体极虚弱,吩咐我起床接水。我颤抖着起来,赶快把脸盆、饭碗放在被子上接雨水。

  披厦门外几丈远的空地是一个垃圾坑,四周都是人家院子的后门。雨下得急,披厦里地上顿时起水,把我和妈妈脱在床前的布鞋飘浮到披厦门边。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大舅母的妈妈,拿来几块旧砖,垫在烂泥地上,弄出几个脚路眼。又从舅舅的锅屋大灶洞里掏来草木灰,铺垫在我们床边的泥地上。

  幸亏那个寒酸碗渣灯,微光照着5岁的我陪着妈妈,度过那个哗啦啦轰隆隆可怕的雨夜。

  残片二:铜灯

  逃难前,在老家,床前有个三抽屉木桌。桌上有盏铜质台灯,是妈妈的陪嫁灯。那盏灯有尺把高,被妈妈擦得锃光瓦亮。灯座底盘里放着灯草、火石、火镰、纸媒。妈妈常坐在这盏油灯下做针线活,缝缝补补、纳鞋底,掐草辫……

  妈妈在飞针走线中,有时动用一下针线匾里的剪刀,有时低下头,脸几乎贴到粗糙的布面上,用她那白白的牙齿咬掉连在衣服上的线头。这样的夜晚,总是那么宁静,那么温情。

  父亲在旁边也不闲着,有时搓绳,有时织鱼网,有时候商量着庄稼栽种的安排。对那一豆灯光的回忆是温馨的,能感觉到它的温暖和平静。

  “明天有客要来,你看灯草开灯花了!”小时候很盼开灯花,希望来客人,来客就可蹭点好吃的。

  父母亲离世数十年了。七十多年前,那一豆乡村暗黄的灯光,却挥之不去。一豆灯火,这就是对乡村灯盏最真实的注解。“一颗小红枣,三间屋子成不了。”这是父亲让我猜的灯谜。

  残片三:“洋油”灯

  上世纪四十年代末,家乡用上了煤油灯,人们叫洋油灯。一次奶奶去供销社打灯油,说买洋油,营业员耐心说:“这里不卖羊油。你去隔壁食品店看看。”

  玻璃罩煤油灯亮堂,机关、学校公家人使用。费油费钱,一般农家不舍得用。

  我家的煤油灯是父亲动手制作的。以墨水瓶、牙膏皮为原料。那时牙膏皮是锡质的。将牙膏皮剪成长方形,卷成细管,在管中穿入棉纱捻子,灯芯管就制成了。再剪一个大于瓶口的圆片,圆片中间捅个孔,把灯芯管垂直插入圆片孔中,就是灯捻管了。灯捻管插进墨水瓶里,小灯就制成了。再用泥巴糊一个几寸高的灯座,就更圆满了。亮光远又稳当,左邻右舍纷纷效仿。

  土地改革时,工作队员在大会上宣讲:“到了社会主义,家家就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玻璃窗户玻璃门,隔着门窗看见人。”没住过楼、没见过电灯、电话的村民们,懵懵懂懂,不知电灯、电话为何物。

  残片四:汽油灯

  1957年,我小升初,考入县城一中。教室里用上了亮堂堂的汽油灯。校工每晚为各班烧汽灯。汽灯烧亮后,摆在会议室里,各班值日生拎到教室,挂在教室中间的木粱上。梁上有专用铁钩。有时候,汽油灯会慢慢暗淡下来,校工就到班里,站在课桌上,捏着汽杆“吥唧吥唧”给汽灯打气。同学们每晚在滋滋燃烧着的汽灯下,复习功课。

  残片五:沼气灯

  1958年,是浮夸吹牛的年代。学校几乎不上课,炼钢、养猪、种卫星田、捞沼气……我们甲班第一个被派去捞沼气。学校发给一个收集沼气的袋子,像氧气袋。连在一张有几个床单大的薄膜上。把薄膜盖在农家的粪池上。用长棍在粪池里搅动。就这样把沼气收集在袋子里。一班人一整天,累得筋疲力尽才弄满一袋子。拿回学校后,烧饭肯定不够。用来点灯照明。只够一个教室用,把汽油灯换成沼气灯,不仅老是出故障,不到一节课,气就用完了;昙花一现,只好不了了之。

  残片六:电棒

  1960年,我在阜阳师专读预科。教室里用上了日光灯,样子比擀面杖长,所以都叫电棒。宿舍里是10多瓦的小灯泡。一位同学的妈妈来看女儿,睡在双层床的上铺,不敢扇扇子,怕把电灯扇灭了。

  残片七:路灯

  早年,堂外公的孙女家是疍民,有一条3桅木船,在颍河、淮河搞运输。堂外公在日本鬼子投降那年,搭乘孙女家的船去过一次蚌埠市。算是村子里见过大世面的人。回来后,逢人便说:“蹦蹦(蚌埠)街!乖乖!不得了,晚上,那马路上掉一根绣花针都能看得见。”“你们蒸一锅馍(路上干粮),去蹦蹦街看看,夜晚路上的绣花针都能看得见。乖乖!”眉飞色舞,自豪感慨非常。村民们没有路灯概念,纳闷没有日头咋来的亮呢?

  现今,村村通路、户户通电;自来水、宽带入家进户。

  给人类带来光明的灯具,花样百出:节能灯,护眼灯,感应灯,变色灯,调节亮度灯,触摸开关灯,声控开关灯……应有尽有,美观实用。

  曾经为人类驱黑、照明,而熬干自己的豆油灯、煤油灯、气油灯、沼气灯、电石灯……统统进入博物馆了。已难见其尊容了。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