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现代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焦焕章:一个被湮没的故事

时间:2019-06-21 22:45:25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祈雨山,因远古祭天求雨而得名,是无为的佛教名山,位距县城西南约60里,离我祖居的花园村,约两里许。山上有座古刹,古名祈雨山庙,因毁于战火和“文化大革命”,近年重修,易名祈雨山普润寺。现寺名,为泉塘人俞乐斋书写。山下不远处,有座古塔。山体南北走向,重峦叠嶂,沟壑纵横,有称六百洼,山间林木茂盛,鸟兽众多,深受群众喜爱。

  每逢阳春三月,山间绿草如茵。少年时代的我,曾和一些小伙伴上山放牛。一路上,有的喜欢侧骑在水牯牛背上,哞哞叫的牛犊,跟在母牛的后面,亲妮跟着牛妈妈走。有的喜欢把拴牛鼻的绳子,盘在牛角上,自已在牛的一傍,用手拍着牛走。有的跟在牛屁股后面,吆喝着牛走。一到牧牛草场,有的牧童,在蓝天白云下放牛鞭一甩,在空中使劲地忽悠,每忽悠一次,放牛的鞭子,就在空中发出不同的“啪达溜”、“啪达溜”的声响。这鞭声,是牧童在示意自家的牛,要按照自已的鞭声,好好地吃草。有的牧童,把食指和中指勾在嘴里,吹起一种只有自家牛才能明白的口哨——唿哨声,让牛不要和其它“牛朋友”“打架斗殴”——对斥角,不要在吃饱后,跑到田地里去糟蹋庄稼。有的牧童,则引吭高歌。安顿好牛群,孩子们就自在了。有的快活地四仰八叉,躺在软绵绵的草地上,把戴在头上的草帽取下,盖在自已脸上,晒着从树枝间射出的阳光,眯着眼睛,似睡睡非,懒洋洋,暖洋洋,乐洋洋;有的牧童,躺在草地上,好奇地瞪着双眼,仰望着山上的苍穹,瞅着那些忽儿钻入云中,忽儿又从云里飞出,在空中疾掠飞着和尖叫着的小云雀。先人们传说小云雀尖叫的鸟语,是放牛郞的一部《牧童放歌》:

  天大地大,不如爱大;

  皇帝老儿管天下,

  老儿把‘泥腿子’爷踩在脚下。

  天大地大,不如爱大;

  观音娘娘普渡百姓家,

  玉皇大帝请她腾空坐莲花。

  天大地大,不如爱大;

  ‘朱洪武骑马持枪打天下,

  庆功楼上溅血花。

  天大地大,不如爱大;

  王莽新政是香花,

  污名来自歪论和帝王家。

  天大地大,不如爱大;

  孔圣和谐是奇葩,

  绿林好汉自古出田家。

  听得高兴时,众多伙伴就一道放开嗓门,随着鸟叫的节奏,齐声大唱,一遍又一遍,直呐喊得山中壁音回荡。有时,牧童各自取出系在腰间的桑榆短棍,再将各自备有的精巧紫檀小圆球,抛掷空中,然后用短棍击打,看谁能把紫檀小球打得远。有时在空旷地上划出一组“房子”,在“房子”中的方格内,看谁用一只脚,在不停顿的蹦跳行进中,弯腰用一只手抓取房中的小石子多,比输论赢。有时还各自用手扶豎起“小鸡鸡”,站在高处向上尿尿,看谁尿得高,再看谁能用嘴吹出的风,将那“一线尿”吹破。游戏,总是在一阵阵嘻嘻哈哈的笑声中收场。

  此时的牧童们,总要到山洼朱村大塘上的草丘间,去寻找情系心中的一冢孤坟。1944年,国共两党部队在故乡发生磨擦,那年的3月4日,在祈雨山兵枪相见,新四军七师独立团团长罗保镰在这场恶仗中牺牲。这座孤坟中,是独立团的一个无名烈士。这些牧童,每年总到这座坟前凭吊,哀叹,发问:这个新四军是哪里人?他叫什么名字?他多大岁数?他爸爸妈妈知道他们的儿子,战死在这里么?……。他们年年重复着这几句谁也回答不出来的问话后,便哀声叹气地离开这座荒冢,惺惺走到坟莹下方的大塘边,便在地上,每人拾上几个极薄的石片,在塘中“打水飘”:看谁甩出的石片,在水面上“飘花”飘跃得最多。然后,他们在太阳落山,落霞沐浴山林时,骑上水牯牛,高唱着《牧童放歌》:

  “天大——地大,

  不如——爱大;

  孔圣和谐是奇葩,

  绿林好汉——

  自古——出田家!”

  他们一边唱,一边嘻嘻哈哈,笑着,喊着,向各自的村庄走去。

  20世纪40年代初,这座祈雨山的深处,尚有虎狼、秃鹫、猫头鹰和野猪……。1941年农历四月初三的夜晚,山洼童村的村民童达如和童达玉兄弟两家,鸡笼中的鸡,有的被狐狸咬死,有的被狐狸拖入山林。他俩一大早,相约一道到林丛中去找鸡,去寻狐狸窝。遂带着“家伙”——短棍和“叉扬”……,可当走到山洼朱村的土地庙前时,猛然刮来一股奇风,那风,不同寻常从山坳中刮来的疾转旋风,而这股怪风,刹时让他们弟兄俩,不禁各打了一个寒噤。随即,在一声威震山林的虎啸声中,从灌木丛里,蹿出一只斑烂老虎,向他们瞪着绿光和灯泡似的眼睛。兄弟俩一见有老虎,心中大吃一惊:多年,家乡山中没见虎了,今天怎么跑出了一只猛虎?!在虎啸时,正在庙旁的小田埂上,一条吃草的小牛,被特有的虎啸声,惊恐得四腿弯曲发软,吓倒在水田里,鼻孔中发出低沉的哀号。

  正当兄弟俩冷眼观察老虎动向的瞬间,随着虎声,风声,老虎猛然向前一跃,伸出一只前爪,一下子把童达如的脸上肉,抓去一大块,并把他捺在屁股边的地上,可童达如这个“力大如牛”的农人,悍然不顾剧烈的疼痛,快速地伸出一只手,一下子勒住老虎的颈脖,反锁住老虎的咽喉。这一窒息老虎呼吸的招数,迫使老虎瞬即乏力,四脚在地上乱抓乱蹲。此刻,童达如紧勒虎颈和扣住虎的咽喉不放松,人叫虎哼地在地上滚动。弟弟童达玉,被眼前哥哥和老虎在地上滚作一团的拼搏情景惊呆了。在“我的妈呀!”的尖叫声中,举起手中的铁叉扬,一个箭步跨上去,猛力拥进老虎的肚中,并拼力在老虎的肚子里搅动。这只被童达如一双铁钳般的手指,扣掐虎颈和窒息着虎的气管,又被其弟弟的铁叉扬在肚里搅动着的老虎,在地上闷声短促地哼着、嚎着,虎尾呼哧呼哧扫击地面,把灌木叶、小草、泥土和小石子扫击得四处溅飞。在土地庙旁的水田中“闹水”(看田中水情)的焦山栲,骇见兄弟俩大战猛虎的惊险场面,立即嘶破嗓子向村人:“老虎吃人了!快来打老虎!”,并一下子冲到人虎滚在一起的地方,拾操起童达如被虎扑落在地上的短棍,对准老虎就拼力猛砸、猛打。当三人把虎打死后,众多闻声拿着家伙,赶来打虎的村人,还见他们仨人,仍在发疯似地打虎——他们仨人,还当老虎没有死哩!

  “老虎,死了”!

  “老虎,死了”!

  “老虎,打死了!老虎,打死了!!

  “老虎,被打死了!老虎,被打死了!!

  “乖乖!!他们打死了一个老虎!!!”

  “乖乖!!他们打死了一个吃人的老虎!!!”

  “真是打虎也是亲兄弟!......”

  村人在死虎旁,又惊又喜地叫着,喊着!蹦着,跳着!疯狂地欢呼着,欢呼着!

  三壮士,终于听清了村人群体的呼叫声,他们方如梦方醒。

  他们听进了大家反复的呼喊声。

  这时,童达如方觉得浑身精疲力竭,一下子瘫坐在地上。他脸上的肉,被老虎抓去一半,颧骨露出,满脸是血,浑身是血,鲜血仍在流,泥土,碎草,把他搞得面目全非。他一声不响,坐在地上,愣愣地望着围拢着、问这问那的村人——慰问他的男女老少。

  童达玉则开怀地傻笑地坐在地上,高兴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焦山栲却快活得又蹦,又笑,又叫:奶奶的,老虎,奶奶的,老虎,打死了;哈哈,我们打死了一个老虎!打死了一个吃人的老虎!......

  三壮士打死老虎的爆炸性新闻,搅得祈雨山周遭象炸开了锅。他们仨打虎的勇敢之风,他们仨合力打死老虎的威武之风,他们仨不怕吃人的老虎的神话,很快一传十,十传百,传遍山里山外,山前山后,轰动十里八乡,响遍老家无为山山水水。

  祈雨山上,蜿蜒崎岖的山路上,被人踩踏成是路非路,稀稀拉拉长有茅草的羊肠小道上,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成群结队,都向打虎的山洼朱村奔跑着,跳跃着,欢呼着。

  他们不同形状的脸都展现出新奇的笑,一些人咧着嘴巴狂呼:“童武松!焦武松!”、“去看我们的活武松!”,“去看祈雨山下打虎的活武松!”,“去看打死吃人的老虎!”

  ……

  死老虎,被抬到祈雨山下的小焦村。

  小焦村沸腾了!这是三勇士之一焦山栲所住的村庄,一个聚族而居的古老村落。

  死虎,被高高悬挂在村民万日华的住房后的树上,由焦照福等几个人看菅着。

  从四八方赶来看虎和景仰打虎壮士的人,多得数不清。村上有个说话“留不住铊”的青年人,手中拿了一把锋利的亮光光杀猪刀,对前来瞧看打虎壮士的踊挤人群,对围观死虎的人大吼:“让开,让开!让我进去,让我上树”!“我要上树,我要爬到树上去,去割下老虎的蛋,要割下老虎的鸡巴!——那是虎鞭!!! 你们知道不知道?!——文人说老虎的鸡巴,叫虎鞭?!那是天下第一味壮阳中药”!“这是千年也难搞到的治阳痿珍贵补药啊”!......“老虎一身都是宝:老虎毛,煮水喝,能治‘盗汗’,老虎屎,煮水喝,能治‘哮喘’,那老虎骨、老虎胆,老虎皮,更是无价宝啊”!“要是把虎骨、虎鞭泡成药酒......,这一下子,他们仨要发财了”!!!

  这个让人意外和带调侃的喊声,叫声,以及伴随他叫出的怪声怪调腔,立即引起好多人尖叫不已,狂笑不止,笑闹不止。

  三壮士打虎的奇闻巨事,很快被入侵中国——占据在泉塘街上的日本鬼子知道了,鸠田队长马上带着荷枪实弹的鬼子兵和“饭碜”近百人,牵着一条狼狗,来到小焦村。这名“中国通”向维持会长,开出要虎的条件:把死老虎卖给他们,被虎咬伤的三壮士和村民杨之万,由他们的“皇军军医”给医好。

  三壮士打死的老虎,被鸠田队长温和地行径了。

  鬼子“前脚”搞走老虎,驻在当地“金牌乡的新四军”,“后脚”就来了,见说死虎已被鸠田行径,就回了。

  “饭碜”把死老虎抬到泉塘街,放在候家山鬼子碉堡的大院子中间的板凳上,四周站满了鬼子,鸠田队长骑在死虎身上,举起棍棒学中国京戏“武松打虎”的架式,照了一个全景相。有人说,鸠田还让鬼抬着老虎,在街上搞了一次“游街”,美其名曰“与良民同乐”。

  “这个鸠田队长,在日军侵占无为年间,曾几次换防,驻防泉塘,在换防期间,留下一些让人不忘的故事”。现年87岁的俞家普早年回忆:“当时有人说鸠田是一个反战的‘鬼子’。我家和‘鬼子’驻地比较近,我看见他经常化装成老百姓”,往祈雨山方向“闲逛”,他“大摇大摆地走村串庄,新四军从来没有惹过他”。“有一次在街上陡门桥处,鸠田发现一个新四军的手枪外露,随拍其肩膀说“赶快走,马上戒严”。

  俞家普说:有一次,我们看见鸠田让鬼子把一个鬼子绑起来,用皮带猛力抽打那个被绑的鬼子。因为那个被绑的鬼子调戏街上的一个妇女。

  他说:这个鸠田队长,还和街上一个“标致”姑娘,有过恋情,姑娘的哥哥,当时,是泉塘有影响的乡长。

  他还说:“1950年,这个鸠田,还写信给这位姑娘,说他已活着从中国回到日本,很挂念她”。由于“这个姑娘”和“那个小日本”,有传说的感情风波,且街坊时有流言,所以,那个“标致”姑娘,当年就远走他乡。

  从童年见噬人而被打死的老虎算起,到此次我探家的1960年早春,年轮已转了19个春秋。每当游子的我,重见阅尽人事消磨的故园名山,不知为什么,脑海里总油然閃过一些历史记忆和感想:当年,那放牛顽童们的纯真;那一刹间,三壮士打虎的精彩人生;那年头,日军大扫荡的兽行,以及对死虎的温和行径;那个1944年,“国军”和新四军的血泪悲情;不久前的1959年社会大饥荒早期,惊天动地的张恺帆,来到祈雨山下泉塘,考察民生的铁骨丹心。

  后记

  2012年10月,我到打虎三壮士所住的两个村庄访谈得知:焦山栲,46岁打虎,因“受虎惊吓”,两年后去世。童达如,在社会大饥荒时,于1960年被饿死。童达玉因病去世,时年64岁。受访村民童天荣(时年81岁)和焦照金(时年76岁)还说,老家人一直沿说,打死的,是“老虎”,后来有人说,打死的,不是老虎,而是一只金钱豹。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2280 投稿总数:1524 篇 本月投稿:306 篇 登录次数: 168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6-21 00:45:41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