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现代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故事|潜越的鸽子

时间:2019-04-19 20:39:42字数:35904【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姚玲的心情越来越焦虑,已有4个年头了,自己的提升也没个苗头!刚才她就和竞争对手吵了一场,受到了经理的一番批评。姚玲只好闷头不语,目光发呆坐在办公桌前,等待着下班铃响。偏偏桌上的电话铃响了,姚玲不情愿地抓起了话筒。

  是社区一个保安打来的。保安说,她家来了一封挂号信,他帮她签收了。他要交班了,信放在值班桌抽斗里。姚玲回到社区,上值班室里按照保安说的地方,取出了那封大号挂号信。令人奇怪的是,居然是从国外寄来的。信封上贴着大象邮票,盖着缅甸仰光的紫色邮戳。再看看那邮票上显示的邮资,还不少,是45元。

  姚玲不免大为惊奇和疑惑了。拿着那封挂号信,在值班室门口驻留了好一会。她和穆彪与仰光毫无瓜葛,怎么会有人给他们寄信呢?她揣着信回到家中,见穆彪的鞋收在了鞋柜,人却没在房间。姚玲猜想他是收拾鸽子房去了,便去忙着做饭。吃饭时,姚玲忍不住说了挂号信的事。穆彪听了倒不觉得意外,因为他是市信鸽协会的理事,猜测肯定跟信鸽比赛有关的事。只不过,怎么连国外的组织都知晓了他呢?

  穆彪放下碗筷,迫不及待拆开了那封信,道是一张金黄色的打印着红色字体的中英文邀请函,只见中文部分显示为:

  “尊敬的中国幽州穆彪先生,国际巴拿马信鸽协会携手世界著名企业将于XXXX年4月18日在仰光举办第4届国际信鸽远程邀请赛。鉴于先生对信鸽事业的执著和热爱,以及在训养信鸽方面的出色成绩,特致函邀请先生届时参加本届大赛……”邀请函的尾端,盖有8家名企的图标,以及大赛组委会和国际巴拿马信鸽协会的印章、英国皇家保险公司的印章。

  看完这封邀请函,穆彪和姚玲的脸上冒出光来。受邀参加国际性信鸽大赛,可是一种难得的荣誉!更主要的是,邀请函上说明的大赛奖项设置,奖金可不菲呀。第一名可获得20万美元的奖金,第二名10万美元,第三名5万美元。假如能夺得名次,无疑不是雪中送炭啊。眼下他们这个家庭,正筹划改善居住条件,真是太需要钱了。

  穆彪和姚玲结婚5年了。在一次市运动会上两人相识,穆彪的信鸽表演征服了现场的观众,也征服了大会志愿者姚玲的心。从那以后,两人走在了一起。如今有了孩子,收入不算高,但还够开销。然而,突来一场横祸,打破了生活的平衡。结婚以后,穆彪养鸽子更有劲头了,在房顶上养了50只信鸽与30只菜鸽,菜鸽拿去出售,让手头活络点,信鸽便参赛。一有剩余功夫,穆彪就寻找优良鸽种。他踌躇满志,要整点名堂,打算编一本驯养信鸽的书,经常扒在电脑前噼噼啪啪敲键盘。

  在去年初秋,穆彪享受公司的季度假。听说孝义市出了新型鸽种,他连夜打了火车票就出发。然而,到达鸽种地点,还得乘坐长途客车。穆彪花了大钱买好鸽种后,抄近道去车站时,一辆货车突然飞驰而来。穆彪来不及躲闪,一下轧伤了一条腿。他当即人事不省,昏迷在马路边。等有人唤急救车赶来,送医院救治已延迟了,部分血管出现坏死,经过截肢才保住性命。

  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不仅让穆彪心理备受摧残,而且家里经济出现了贫乏困顿。出院以后,穆彪已做不了销售,其他行当也不要他。他无所事事,只好将时间打发训练鸽子。幸得参加了江苏上海的一次信鸽返程比赛,他的信鸽夺得了第一名。也许是当地媒体发布的重大赛事报道,才有了今天的这封邀请函。

  那次比赛,说是全国级别的信鸽赛事,但赞助单位只象征性地发了3888元奖金。可这次比赛是国际性的,第一名有20万美元,兑换成人民币可是一百多万啊。穆彪高兴坏了,差点抱起了难得发笑的老婆。姚玲将笔递了过来,穆彪忙就着餐桌,一笔一笔填好附在信里的报名表,吩咐姚玲赶忙寄往仰光。

  还不到10天时光,穆彪收到了仰光寄来的参赛通知。让他大感意外的是,随通知书寄来的,还有一笔2万元汇款单。通知书上说,鉴于信鸽比赛的特殊性,信鸽须到比赛的终点寄养1个月。穆彪很清楚,大赛组委会这样做,是为了培养鸽子的飞行习性。于是,穆彪托姚玲在昆明的表哥去代办手续,提前一周动身赶往仰光。这2万元,是发给参赛者的食宿费和车旅费。原以为远赴国外参赛,自己总要花些钱,现在人家将生活费和路费都准备了,穆彪和姚玲总算放了心。

  很快,表哥杜非电话告知他们,人和鸽子的入境旅游签证,加急寄来了。杜非还说,30只鸽子的签证不好弄,他托了不少关系。两人很感激,就说事后会答谢的。于是就这样,穆彪拄着那副自制的单拐,带着信鸽和鸽子食,按通知书要求,坐上特快前往昆明。通知书上说明了,组委会将邀请中方工作人员出面,去迎接穆彪过境。

  临行的前夕,穆彪将留下的鸽子托鸽友带走打理了,无后顾之忧,才能全心投入赛事。而姚玲忙着给他收拾准备行装,叮嘱他在外一定注意安全。她想着国际长途话费太贵,到了仰光便不通电话,改发短信联系。穆彪想想也对,一来省点费用也好,二来集中精力参赛,便同意了。4天后,姚玲收到了穆彪的短信,他已平安抵达仰光,住进了安排的旅馆。此后,两人每天都发几条短信,问寒嘘暖。而且,每次都是穆彪先发来。

  眼看着过了1个月了,正式比赛揭开了帷幕。傍晚时分,姚玲梳洗完毕了,专候穆彪传来好消息。可手机静悄悄的,不至于话费就用完了吧。姚玲实在憋不住了,试着拨打了穆彪的电话。一连拨了3遍后,那头才传出老公的话音。他听了一连串询问后,很平淡地说了句:“别提了,只得了个并列第三名。”

  听了这个结果,姚玲好不兴奋,大声笑了起来。那头的穆彪似乎心静如水,说:“奖金5万美元,我已兑换成人民币,汇入你的账号了。接下来还有一项拉力赛,奖金也蛮为可观的,我要继续参加,没得空发信息给你了,你自己就多保重。”

  一下挣了37万多,也不见穆彪多开心。他的平淡反映并没引起姚玲的注意,她以为是穆彪期望值过高或是长时间压力太大的缘故,所以并没往深处想。又快一个月了,到6月中旬,姚玲给穆彪连发了几条短信,不见回复。她埋怨了几句拨打他的手机号,结果,一连几天,穆彪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姚玲有些坐立不安了,心慌乱得不行。

  她不禁猜疑起来:老公到底是怎么啦?不会出了什么事吧?这天晚上,姚玲在家急得团团转,寻思跟杜非打电话问情况。手机刚握在手上,房门突然被人敲响了。莫非老公回来啦?忙打开门一看,姚玲一下子就呆愣了。房门外站着3名警察,还有一只像是狼狗。

  为首的一个警察见了她,就问:“你是姚玲吗?”她疑惑地点点头,又听见问:“穆彪是你丈夫吗?”她再次点了头。警察出示了一张搜查令,2个警察牵着狼狗踏入了房间。警察和狼狗默不作声的,仔细地检查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与此同时,还吩咐姚玲打开衣柜和箱包,发令让狼狗上前嗅闻一番。

  姚玲紧张得浑身哆嗦起来,她结结巴巴地问,“到底是什么事啊?你们怎么搜查我的房间?警官。”为首的警察瞟了她一眼,说:“怎么?难道你还不知道?你丈夫穆彪涉嫌贩毒,在昆明临沧落网了。我们得到上级指令,检查你家有否藏匿毒品。”姚玲听了警官的回答,怎么也难以接受。她脸色苍白,伸手拽拉着他的手臂,发颤地问:“你,你敢肯定是真的啊?”警官严肃地看着她说:“我们奉命办案,请你配合一下。”姚玲听到这里,顿时大脑空白,身体如一团软泥,瘫在房间的水泥地上。

  警察在住所里没搜查到什么,只得暂且撤离。姚玲瘫坐在水泥地上,默然无语,一时动弹不得。她整个人仿佛骤然间傻掉了。穆彪去仰光是参加国际信鸽比赛的,怎么一转眼弄成了贩毒啦?他怎么会突然参与贩毒的呢?就是打破姚玲的脑袋也不敢相信啊。可警察已上门搜查了,显而易见,这已经成了事实啊。参与贩毒会有什么恶果,一般人都心知肚明。姚玲吓得够呛,顿时手足无措,六神无主,心慌意乱。姚玲想到了表哥杜非。多年以来,杜非对穆彪还算关照,关系比较亲近。

  更主要的是,杜非是昆明一家制药厂的技术厂长,很有人脉。姚玲就想通过他疏通关节,争取尽快与穆彪见上一面。杜非听说穆彪摊上了大事,吃惊不小。他告诉姚玲,穆彪到昆明并没和自己碰头,多半独自持证出了境。杜非踌躇了一会,答应替姚玲去打探消息。没过多久,有了回音。穆彪是被临沧市的缉毒支队逮捕了。由于案子暂没审理,人被关押在临沧市的收审所里。姚玲连忙告假,心急火燎赶了过去。

  到生疏的昆明很晚了,姚玲只好找了旅馆住下。次日早晨,接到电话的杜非,驾车赶到下榻的旅馆来接表妹。两人草草用了早餐接着驱车,赶往临沧市公安局。局接待室的警察听说要见穆彪,当即回绝:“案子还在侦查阶段,除了律师外,嫌疑人不能见任何人,这是规定。”姚玲自然不甘心,一副楚楚可怜的,哀求门警说说案子的情况。门警扫了姚玲一眼,说:“这事我也不太清楚,可能参与了贩毒。”停了停又说:“还是回去请律师吧。”杜非见此搀了一把姚玲,说:“等我去请个律师,咱们再来。”

  姚玲等不及杜非了,还是自己就近请个律师方便。于是,她去市中心人才交流中心,请了个叫谢鹏的高级律师。谢鹏听了姚玲的一番申述,兴趣大增,接手了案子。谢鹏经过几趟奔波,深入摸底回来后,喊来姚玲,转述了穆彪在昆明地区落网的经过。12天前,昆明边防检查站的边警,接到一个边民的报告,他上山采药捡到一只折翅的信鸽,拿回家做菜吃。谁知发现信鸽的腿上,绑有一个塑料小袋子,装了白粉末。于是,边警将边民交来的白粉末,速送总站化验,结果是4号毒品,有5克重。

  有人在利用信鸽偷运毒品!只要将信鸽携带出境,然后在鸽子腿上绑上毒品,接着放飞,信鸽自然返回原地落脚点。如此一来,悄息无声地将毒品运入国门。这次意外发现,兴许是那信鸽在空中被高空老鹰追逐受伤,然后体力不支,掉落在山林之中。边防检查站警员立即查询带鸽子出境的记录,重点很快锁定了穆彪。

  先前3个月,频繁带鸽子出境的,就是他。检查站电话通知临沧缉毒支队,迅速查找那一带的养鸽人。缉毒支队在临沧县的附近山岭拉网搜寻,发现了一间搭建的木棚房。包围冲过去一看,有人在这木棚房留宿,放养鸽子,达3个月之久。缉毒支队并没断然采取行动,而是等待时机。一周前,穆彪将20只信鸽子装在笼子里,驾一辆二手摩托车,经过边防检查站出境了。次日下午又返回,不见穆彪带有鸽子。

  与此同时,埋伏木棚房附近的缉毒队员发现,黄昏时分,鸽子陆续从边境上空飞回来了。不大一会,穆彪出了木棚房,招来鸽子,从腿上解下白塑料袋。人赃俱获,缉毒队员迅雷不及掩耳,穆彪被现场捉拿了。

  听了谢鹏的一番讲述,姚玲一下木然了。穆彪变相贩毒成了即成事实。穆彪喂养鸽子5年了,姚玲忙于上班,对此并不在意。她想起了那个代喂的鸽友,找他了解养鸽的特性。在聊谈时,姚玲故作好奇地问,把鸽子带到国外放飞,它会自己回来吗?鸽友说,当然啦,鸽子记得住回家线路。听到这番回答,姚玲心中一沉:显而易见,穆彪并没去信鸽比赛,他带鸽子是到了边境某个地方。至于怎么与贩毒扯上干系,隐情不得而知。

  不过,那封巴拿马信鸽协会的邀请函又怎么解释呢?姚玲毫不迟疑,将那封邀请函交给了办案警长。警长接过信函看了看,再对着光线瞄了瞄,严肃地说,这封邀请函是虚构的,英文是胡乱编写的,3个印章应该是伪造的,也就根本不存在国际信鸽大赛。那么,是什么人伪造了这邀请函?

  姚玲静下心来,仔细推敲。当然不是穆彪自己,起码他不具备这种技能。再说,凭着多年的熟悉了解,穆彪是有道德底线的,不可能主动贩毒。剩下只有一种可能,包括她自己,穆彪是被人蒙骗了。或是他受人胁迫暂且应付之。他行动颇有不便,被人胁迫在所难免,可能性最大。

  和穆彪不能直接谈话,姚玲只得再请谢鹏出面。她想通过律师的特殊性,在与穆彪的谈话中,了解他参与贩毒的隐情。如果证明确是被胁迫的,他的罪责多半会判决得轻一些。姚玲再次找到了谢鹏律师,寻求他的帮助。本来谢鹏的手头有个车祸案子,听了姚玲的殷切恳求,出于同情,只得揽下了这活。谢鹏通过向检方申请,获准去接触穆彪。他接连去了临沧三次,每到一次,不管怎么想方设法询问,穆彪都决然回答,鬼迷心窍没啥好说的。

  姚玲感到事态恶化了。穆彪不交代出来,只能背黑锅成替罪羊。他这么拒不透实,一定大有隐衷。姚玲觉得,只有自己出面求助警方,去见丈夫一面,才能破解内因。姚玲对警方说,穆彪不慎贩毒是被逼上梁山。让她去会面亲谈,相信能够说服丈夫如实交待经过,供出幕后操纵者,争取减轻部分罪责。

  办案警方也在寻求案件突破口。借助飞禽空运毒品,这还是新的贩毒动向。这不可能是穆彪独自运作的,一定有其幕后操纵者。但穆彪收审多日,一直拒绝交代,让案情陷入了僵局。让他老婆去见一面,应该有利于突破侦查进展。不过,目前虽无证据表明,姚玲是否也被裹挟,但得防止她给穆彪传递信号。经过讨论,缉毒支队批准了姚玲的请求。让她随谢鹏一起见穆彪,但姚玲只能由他作陪,在接待室隔着探视窗交谈,谈话被当场录音。

  获准能与丈夫见面,姚玲感到是个好开端。她按新号码给杜非打了个电话,告知了这一消息。杜非听了连说好,又说本想陪她去的,现在有律师做陪,这作用更大,他就放心了。杜非还关心问了具体启程时间和车次。姚玲未加多想都说了,并说到时再找他。

  动身这天早晨,姚玲接到了谢鹏的电话,说火车票买好了,咱们走吧。两人出了昆明车站,搭车前往收审所。路过一家拉面馆时,姚玲提议吃点东西。这家拉面馆是杜非介绍的,说特色不错。谢鹏随着她进了店。不料找桌子时,姚玲碰着了邻桌一个客人。他正端着碗汤面,嚷嚷着要店家赔钱。两人一下碰着了,男客人的手一抖,“哗”地一响,一碗汤面泼在了姚玲的裙子上。男客人一下愣住了,尴尬不已。姚玲更怔住了,裙子湿透了,隐约看得见自己的身子。面汤还顺着裙子往下滴水,幸亏面汤没烫着身子,不然更不可开交,走街上怎见得了人呢?

  谢鹏生气地将那男客人训了几句,客人辩解说,都是我发火闹的,那只好陪条裙子啦。姚玲一想已经弄成这样,也是自己失误,至多洗一洗就够了,她摇手不做纠缠了。去换件裙子吧,但姚玲走得匆忙,只带了两套换洗衣物,另一套昨夜才洗,还没熨烫呢。姚玲出不了门,只好说了裙子尺码,要谢鹏帮忙去买。没想到,谢鹏出去没多久,就带回一件连衣裙。他说,他没走多远,便遇着了卖夏装的摊位。他觉得款式新颖大方,价格也实惠,他就自作主张买了。姚玲接过来看了看,点点头说,这条裙子的绘图显得很有创意,出钱也不多,你眼光蛮不错的。

  这条裙子的前身印了一个奇特的图案,很显眼又很生动。瞧,一只鸽子趴在鸽笼里,伸着翅膀张嘴叫唤,另一只鸽子站在笼子外,叼着几颗玉米,伸长了脖子,像给笼里的鸽子喂食吃。不一会,姚玲从卫生间走了出来,身上穿着绘图连衣裙。她想,既然见面不能深谈,那么用这件裙子上的图案,也可让穆彪明白,纵然他身陷牢笼,她对他也不离不弃。这样默默的心愿,能让穆彪渴望早脱苦海,回到她身边,供出他的幕后操纵者。

  两人来到了收审所,不想杜非先到了这里,等待着他们。杜非告诉姚玲,他只能留在外面,你和律师进去。所谓会面室的探视窗是玻璃封闭的,谢鹏被允许进了里面。而姚玲被安排在探视窗外面,透过灯光映射,她能看到里面的情景。不一会儿,穆彪杵着双拐,从一个侧门走进了会面室。他的第一眼就投向了久违的妻子。他大幅度地走向探视窗,姚玲下意识制忍不住贴了过去。

  只见穆彪隔着玻璃,仿佛说着什么,姚玲只隐约听见一点声音。但看嘴型与表情,姚玲猜得到,穆彪是满腔愧疚与歉意,他的眼泪没忍住,慢慢流了出来。如此这般的交流之后,就是一片沉默。穆彪一眨不眨地盯着姚玲看。姚玲则大声说:“老公,我知道你是被人逼的,你一定要供出胁迫你的人,否则你真会要完蛋啊!”反复喊了几次,姚玲知道穆彪多半听不清,但此刻,她得掏心说出来。见面时间到了,穆彪始终地端详着姚玲。然后,他猛然转过身去,向警察示意要离开。穆彪并没与谢鹏说什么话,甚至连找他交谈也被推往一旁,接着,就杵拐进了那道侧门。

  费尽心机与穆彪见了一面,他却是抱着这样的态度,这让姚玲颇感不安,也很纠结。回到旅馆后,她愁肠百结,穆彪怎么这么偏执呢?该怎样劝他供出上线,供出胁迫他的人呢?差不多整个夜晚,姚玲都在寻找问题的症结,辗转反侧。次日早晨,她刚刚昏沉沉迷糊在房间时,却接到了缉毒支队打来的电话。她被那方告知,昨天晚上穆彪竟然割腕自杀了!

  关在收审所里的人是极难自杀的,但穆彪显然做到了。或许警方忽略了他随身而带的拐杖。就是那副自制的拐杖,乍看不显眼,其实上有一枚固定支架的螺丝,可以卸下。估计他用牙齿将螺丝帽卸了,然后用它的尖头划破了手腕的动脉血管……只不过,巡视狱警怎么没早点发现穆彪自杀的迹象呢?这也并不奇怪,穆彪是躺在床上进行的,床上有毛巾被遮罩着。

  一连串的打击,姚玲简直要崩溃了。孩子也交给娘家带了。她百思不解的是,穆彪为啥会绝望到要自杀呢?他一直没供出幕后犯罪分子,他这么一死,那些罪犯就逍遥法外了。看来,穆彪必是被人逼死的,是迫于无奈自杀的。只不过,才经历3个多月,他怎么会甘愿维护幕后犯罪分子呢?他究竟有啥难言隐衷啊?

  没过多久,穆彪被送去火化了。抱着老公的骨灰盒,姚玲回到凄冷的家里。此刻,她心如一团乱麻,浑身不是滋味。下意识地走向阳台,姚玲看到阳台的晒衣架上,有团银灰色的影子在扑腾,再一瞧是只信鸽。这多半是逃逸来的鸽子,或是在喂食之时,警察没有在意它的留存。

  这鸽子大约感觉了某种不安,一时间再无别的选择,只得按照记忆线路飞回曾经的老巢。此刻,姚玲百感交集,轻轻走过去抱住信鸽。信鸽也许过于思念老巢了,竟然任她伸手搂住自己。灯光之下,姚玲猛然发现,鸽子腿上有一条不浅的勒痕。

  她轻抚着那条勒痕,陷入了沉思:这鸽子是穆彪运毒品用的吗?鸽子只是咕咕叫着。刹那间,姚玲完全怔住了。穆彪参与贩毒,她先前只是听闻,其实她内心是抗拒的。现在眼见为实,姚玲不得不面对。穆彪应该犯罪了,连逃回的这只鸽子,都能给他当堂作证。

  姚玲真的弄不懂,穆彪为啥会自甘堕落去贩毒呢?带着这样的疑问,她打开了家中那台电脑。穆彪一直在用电脑写作,想写一本驯养鸽子的书。姚玲对他的写作从不抱奢望,也懒得搭理他天马行空式的念头,因而从来没有碰过穆彪的文件夹。

  姚玲先是想寻找,看看穆彪与哪些人有聊天。可是,聊天记录没有多少条。所能见到的记录,记录的是穆彪和别人神侃鸽子。也有几条在线咨询,谈得都是买卖鸽子的一些生意经。一个命名为“我的驯养生涯”的文件夹,跳入了姚玲的眼帘。她猜想这大概是穆彪要写的什么书稿吧。她打开看了起来。

  穆彪的文笔还算凑合,叙述也还流畅。看来,他下了不少功夫,可自己陷入人事纠纷,没怎么过问,对他的内心世界,自己可说是漠不关心,冷漠之至。书稿的前记,介绍了一些鸟类趣闻,是姚玲闻所未闻的。譬如说,有这么一篇名为《忠贞不渝的鸽子》的文章,道出了一般人难以知道的鸟类特性的奥秘。

  文章说,鸽子算是鸟类之中最重爱情的,没有伴侣,它宁愿选择死亡,或者选择报复逃逸的同类。如果其中某一只被人逮住,关在鸟笼里饲养,那配偶完全能找得到它。过后,衔来人类毒鼠食饵,趁人不备飞到笼子旁,将毒食饵喂给笼中鸽吃……”

  这一段惊悚的书写,还没读完,姚玲骤然冷汗直冒!她想到了那件穿着去见穆彪的绘图连衣裙。她疯了般拉开旅行包,从里面拽出了那件连衣裙。上面的图案清晰如故,是那么熟悉生动。当初,自己还一度感到满意!哎呀,这不就是这篇文章的绘图版吗?

  连衣裙无声地从姚玲手里滑落到地上,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此前,一直解不开的疙瘩在这一刻解开了。穆彪为啥会决然选择自裁,这件连衣裙就是最大的起因。他这样坚定地认为:妻子穿着这样图案的连衣裙去见他,是为了给他传递一个信息——她想让他以死谢罪。姚玲一副心思欲挽救老公,却鬼使神差充当了一个索命阎罗的角色。穆彪的自裁竟成了她这个妻子暗示的“愿望”!

  不对劲!这件连衣裙是谢鹏帮她买的,难道他是同谋吗?这根本不符逻辑。只不过,他恰巧赶上那个地摊。难道这个地摊有啥猫腻?如果真是这样,那也是贩毒上线设置的。还有那天去面馆吃面,无缘无故与人撞了,被泼了面汤,也是挺蹊跷的事……

  姚玲再没胆量设想了,头皮阵阵发麻,浑身不寒而栗。她想去找警方说明情况,但担心会引火上身。何况,就凭摘录的一篇科普性文章,警方会当做证据吗?这会不会太牵强了?

  自然,姚玲寻思后并没去求助警方,而是再次向单位告假,将孩子拜托朋友照看后,乘车去了昆明。她得找为穆彪代办出境手续的杜非,解开心中的疙瘩。然而,姚玲并没告知杜非她会来,她想来个突然袭击,倒要看看他作出如何反应。

  到了杜非居住的小区,姚玲并没贸然进去,而是买了一袋面包和瓶装水,在必经出入口逗留。折腾了白天与晚间,并没见杜非身影。只在黄昏时分,瞧见表嫂汤丽匆忙归来。

  估摸杜非不会出现了,姚玲才怏怏离开。莫非只有表嫂独自在家吗?她决定给杜非打个电话。拨过几遍,传出的是空音。尝试给汤丽打电话,也拨了几遍,也传出“你拨打的手机是空号”。上杜非的制药厂去问情况吧。

  想到这里,姚玲拦下一部的士,要他带自己去制药厂。可司机说,厂子有4家,不知你指哪一家。姚玲就说,把你知道的都跑上一趟,车费我照出。司机无奈地摇摇头,只好将姚玲带往那些厂子。的士开到第2家时,姚玲总算问到了杜非的单位。让她大觉意外的是,杜非半年前被除名了。因挪用巨额公款,还差点被判刑!

  这么说,此前杜非给自己的完全是假象?姚玲回忆起,她来昆明,表哥从没说过去他家的话。她最初猜想是汤丽不好说话,便没去追究。现在看来,此中必有很大蹊跷。姚玲将她和杜非合影的照片,拿给社区保安看,问这个男人,你们最近见过没?保安看了后摇头说,我在这值班半年多了,才见他露过一回面。

  听了保安的说法,姚玲疑云顿生,猜想杜非至少和表嫂分居了,不然为啥见不到他身影呢?对了,表嫂一定换了手机号。她是为了躲避杜非的纠缠,或者撇清和他联系。

  姚玲的怀疑越来越加重,得另辟蹊径才有收获。她索性直接找上门去,汤丽还是接待了她。姚玲就说,她被单位解聘了,打算到昆明找事,想在表嫂家留个宿,明天找到工作就好办了。

  姚玲的谈话,并没谈及穆彪的事,也不问杜非的去向。她这样做,是不想汤丽出现尴尬,以利于持续暗查。对姚玲的到来,汤丽是不冷不热。反正人只呆个晚上,问题倒不怎么大。但她只安排姚玲在沙发上,将就一夜。姚玲也没计较,还点头说行了。姚玲躺在沙发上,暗里思索:看来自己猜对了,杜非绝对离婚了,不然表嫂咋没一点热情?

  次日黄昏,姚玲在那个值班室门口等汤丽回家。她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借助表嫂来突破线索了。汤丽一见大为疑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姚玲忙笑着说,表嫂,我已找到工作了,单位还不错。谢谢你接待了我,让我获得如此机会,明天咱们去聚一聚?

  汤丽听到这里,心里透了口气,转而破颜一笑说,好哇,这杯祝贺酒,我也不客气了,那是要多喝几杯的。说着,两人一起进了家里。

  坐下一会,汤丽倒了杯茶,陪姚玲坐下。然而,姚玲并没举杯喝茶。今晚,她决定单刀直入。只听她说:“表嫂,表哥挪用公款的事,你知道背后的原因吗?”汤丽忙说:“听他说过,说是炒股亏空了,是无奈之举。他的那些破事,我也不想管那么多,反正每月把薪水上缴就行了。”

  姚玲又问:“那他挪用了3百多万巨款,又怎么补救的呢?听说他补救得比较快捷,才得到厂方除名处理。”汤丽鼓起了眼,说:“他跟我解释,是跟哥们朋友借的。我跟他发气说,你借的你还,可别赖上我!他却发誓说,我要赖上你我杜某就是狗婆养的!见他发了毒誓,我只好默认了。”

  表嫂的一番谈话并没涉及深层原因,这让姚玲更加确定了两人的关系已处于恶劣化,彻底破裂了。杜非既然与表嫂离婚了,那么他肯定会隐瞒行踪,更不会透露身后的阴暗勾当。姚玲转而一想,自己已一再向警方指出,密切注视杜非的行动轨迹。当然,杜革肯定也知道,我在极力寻找他!临走时,她对表嫂说,如果万一表哥回来了,请不要透露自己。

  警方的行动很有成效,没隔几天,杜非就在边境被捕了。为瞒天过海过边境检查站,杜非想方设法绞尽了脑汁。比如,上线头目找来辆小面包车,标示着“昆明动物防疫中心”。有了这辆车,即可争取速度,又可大摇大摆地通过。

  车上的药品储备箱里,放有大量冰块,冻着一颗狗的心脏。杜非解释说,缅甸副首相夫人的爱犬病危,急需换心脏。通过侨务联谊委员会委托,让我负责送过去。药水是我主管的。一开始,那位稽查员似乎没发现什么破绽,预备放行。但给上面通了个电话后,稽查员又不得不喝令杜非赶快下车。

  再次仔细察看,果然,在那只药品储备箱里发现了大量的钻石。钻石都被冻在冰块里,不经透光检测一时发现不了。杜非虽然狡辩了几句,但显得苍白无力,还是被边检人员无情地扭送到了派出所。接着,又迅速转交到收审所。

  杜非被审问了好几天,一口咬定,走私钻石是个人行为,只是为了偿还赌债的一种贸然尝试,不存在什么上线。从目前掌握的动态来看,警方也没证据表明杜非确有上线。再怎么处罚他也不会有可靠答案,警方欲将案子移交给检察院。杜非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依然故我,装聋卖傻。

  但姚玲否定杜非的交代,他应该有上线。单就办出境手续,根本没有国际性赛事,海关完全可以掌握。杜非的那个所谓朋友,又怎么瞒天过海的呢?再说,他有只“天鹅”牌旅行箱,但本地商场难以看到,这只特别的旅行箱又从何而来?看来,只能是上线交给他的。

  姚玲找到了接案警方,将前前后后的情况,详尽做了说明。她对接待的警长说,杜非的走私只是表面行为,还可能参与了贩毒。他确有幕后上线,或许就是穆彪的那个幕后操纵者。

  警方反复审问杜非,他以沉默对抗。案子眼看难以为继,只好以走私结案,顶多判他10年。警方见姚玲找上门,对她说的绘图连衣裙产生了疑问。不如加以炮制,逼杜非一下。警方忙通知杜非妻子,叫她与老公见一面。当然是隔着玻璃探视窗见面。还有,汤丽得穿上姚玲那件绘图连衣裙。

  汤丽本不情愿去,但又担心巨额财产的去路,只得勉强答应去见男人。她换上那件绘图连衣裙,在警察的陪伴下,赶到了收审所。两人隔着探视窗见了一面,也没谈什么。但杜非一见老婆身上那件连衣裙,吓得脸无血色,浑身打哆嗦。他冲着值守在一旁的警察,大喊起来:“不不,他们想要我死,我不要死,我要交待!”

  杜非本来在制药厂当技术副厂长,名声在外。一个贩毒团伙看中了他的技术,想把他拉下水,合成和提炼毒品。于是,以合作名义邀他娱乐休闲,暗中设局,让他沉迷赌博,输了大量钱款。厂方财务查账很紧,杜非不得已挪用公款,想通过炒股赚钱挽救局面,可是亏得一塌糊涂。

  事情暴露以后,杜非本来是要判刑的。贩毒团伙趁机给他提供了赔偿金,补足了挪用公款,他被除名处理了。不过,有了这个把柄,杜非就被贩毒团伙一再裹挟,又经不住各种利诱,抱着游戏人生的态度,加入了犯罪团伙,走向了一条不归路。

  那个团伙靠的是从缅甸走私毒品,将毒品溶入某种液体悄悄运进国门,再从那些液体中提炼出毒品。但即使这样贩运毒品,还是给稽查查出来了。他们再也转不了货,只好想别的办法。杜非成了其中成员后,为了转入幕后操纵,打起了穆彪养鸽子的主意。计划让那些鸽子飞越国境,神鬼不觉的,达到了贩毒。

  不过,杜非不方便直接接触穆彪。所以通过贩毒上线,想了个计策,给穆彪发了个假邀请函,将他连人带鸽子诓到云南。待到了昆明,贩毒上线就控制了穆彪的行动。杜非也亲自出马劝诱,说得天花乱坠,这就激发了穆彪隐藏多年的赚钱之心。半是胁迫半是无奈地,又以为不是直接参与,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加入了团伙。

  没料到这个团伙纪律苛求。一直向成员灌输,事发后只要不供出上线,将给出事成员亲属高额补偿。若供出了同伙,则家人性命难保。穆彪出事后,极为担心姚玲和孩子,便不如实招供。

  但贩毒头目仍不放心,想到穆彪入伙时日太短。万一禁不住审讯,会暴露贩毒行径。他们打算做掉穆彪,只苦于机会难寻。作为表哥的杜非,也不想穆彪死得太惨,说由他来搞定穆彪。杜非多少清楚,穆彪是爱表妹的,只要让他知道团伙会高额赔偿,再向他传递以死谢罪的念头,权衡轻重,断会那样选择的。

  不过,该怎样传递如此恶意的念头呢?上线头目得知后,得意地说,你听穆彪说过的鸽子传闻,大可用来大作文章。当姚玲被许可去见穆彪时,上线头目就已准备好了那件绘图连衣裙,并故意上演了泼汤事件。这连衣裙的绘图寓意,穆彪应该体会得到,下套的阴谋就这样到位了。

  果然,穆彪见姚玲穿着绘图连衣裙出现时,以为老婆想让他以死谢罪。他寻思既然老婆无奈接受了,当然是得到团伙许过的重诺。穆彪深感此生奉献无几愧疚难当,就接受了自裁。但杜非心明如镜,团伙头头许诺的那一切都是无耻谎言,穆彪死后,他们根本也不可能有任何利益赔给他的家人。

  前几天,杜非奉指令送货款去缅甸。毒资从来是以现金支付,从银行转账会引起警方的警戒。可是,带超量的现金过境也会受到嫌疑。所以,团伙的毒资都以别的走私物品替代。想不到,杜非这一次送钻石珠宝过去,还是遭遇了滑铁卢。

  眼下,杜非的老婆也穿着那件连衣裙,无疑是传递要他自裁的信息。如果这个团伙值得托付,他自裁也值得,以一人之死换得家人幸福。但他目睹了穆彪的结局,岂能重蹈覆辙呢?最后的一块短板,已被重力击破,他索性将一切都招了。

  警方立即采取行动,一场缉毒的暴风骤雨开始了。接连出击,一个特大走私贩毒团伙的60多名成员,一一绳之以法。

  从宣判会现场回到家里,姚玲捧着那件绘图连衣裙,哭得昏天黑地。这件要了老公性命的连衣裙,终究让那毁灭人类的罪犯偿还了血债。人死不能复生,穆彪已是魂魄悠悠。

  姚玲不禁喟叹,都说夫妻无间,如果她多体贴老公一些,早点读到老公编的书稿,她还会穿着那连衣裙见他吗?悲剧啊,悲剧总是有说不清的缘由的。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2430 投稿总数:2396 篇 本月投稿:158 篇 登录次数: 323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10-17 01:08:3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