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现代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撒气碗

时间:2018-12-17 19:08:32  】来源:原创 作者:楚仁君 点击:0

  男人又发火了。

  “哐啷,哗啦”,“哐啷,哗啦”……

  一阵尖锐的瓷器破裂声,从庄西头的草屋里传来,像打雷一样,势不可挡地撞击着村人的耳膜。

  男人像一头狂怒的大牯牛,张着血火的眼睛,嘴里骂骂咧咧,挥动手里的钉锤,三下两下,就把锅屋里的吃饭碗砸个稀巴烂。灶台上、菜柜里的碗碟,顷刻间变成一堆碎片,闪着白花花的光。

  男人似乎还不解气,梗着脖子,朝堂屋方向吼道:“吃,吃,吃,叫你吃个屁!”言罢,狠狠地跺了一下脚,又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女人没有露面,在屋里嚷道:“你砸吧,够种把我也砸了。”随后,传来女人“呜呜”的哭声。

  听到哭声,男人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打打地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头,就像掉进夜壶里蛐蛐一样,再也不吭声了。

  男人是村小学的教师,得闲的时候喜欢打麻将。一打牌,就忘了时间,连天加夜地连轴转,最长的一次,连打三天三夜没下桌。

  男人打起麻将来,连家也不顾。时间一长,女人难免唠叨几句气话,数落上一通。男人每次打牌输得多,赢得少,本来就烦躁,回家来听女人这么一叨咕,心里更加乱糟糟的。

  打人不打脸。女人每次一提到打麻将的事,男人就像秃子忌讳头上的秃疤一样,最怕人家揭他短。女人每次一说他,男人就发火,一发火就砸东西出气。

  女人眼睛不好,怕光,眼里像破膛的蜡烛那样,一年到头泪流不止。女人生得瘦弱,娇小,一副病歪歪的样子,吵架、打架根本不是男人的对手。

  男人不捏女人这个软柿子。每次一发火,也不打女人,专砸东西。家里没有什么值钱玩意,一日三餐离不开的吃饭碗,成了男人渲泻的对象。这火一上来,就想砸碗。

  头一次生气砸碗,正赶上吃晚饭时间,男人看到一屋子的碎碗片,后悔没留下一只吃饭碗。天无绝人之路,男人从水缸里拿过舀水的葫芦瓢,盛上女人早就烧好的稀饭,蹲在灶台边“呼噜呼噜”地吃起来。孩子们饿了,也学着男人的样子,轮流用瓢对付着吃了晚饭。女人一口饭没吃,躲在屋里,只“呜呜”地哭。

  第二天一早,男人跨着竹篮,从供销社买回一大摞碗。路上碰到庄上人,就问他:“这不年不节的,你买这些碗干什么?”

  男人笑笑,掩饰道:“小孩子不中用,刷碗时把碗都打碎了。”

  渐渐地,庄上人都知道男人的这个癖好,一生气就砸碗。一看见男人买碗,庄上人就知道,男人又和女人吵架了。庄上人就问他:“小孩子不中用,这回碗又打碎了?”

  男人并不生气,讪讪地笑,一句话也不说,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年秋天,女人的眼睛痛的厉害,男人陪她到公社卫生院检查。大夫看过之后,摇摇头说:“你这是青光眼,以现在的技术和手段,没法治了……”

  男人懵了,傻呵呵地盯着大夫看了半天。看见大夫脸上不容置疑的神情,男人像得了软骨病一样,一屁股瘫在地上,低着头,双手狠狠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懊悔得直想砸东西,只是卫生院里没有像碗一样可砸的物什。

  这以后,女人的视力越来越差,最后竟什么也看不见了,只剩下一点微弱的光感。女人躲在屋里,成天“呜呜”地哭,哭得男人心烦意乱,忍不住朝女人吼道:“就知道哭,哭能管个屁用。”

  女人这时不知哪来的勇气,顶撞道:“都怪你,有时间打麻将,没功夫陪我去看眼。我眼睛瞎了,都耽误在你手里。”

  这话把男人惹火了,像兔子样蹦起多高,几步蹿进锅屋里,挥起钉锤,照着吃饭碗就是一通狠砸。“哐啷,哗啦”,“哐啷,哗啦”,尖锐的瓷器被裂声,再一次在村庄上空回响起来。

  女人循着声音摸过来,疯了一样地撕扯着男人的衣服。一边撕,一边叫:“你砸吧,你砸呀,有本事把我也砸死算了,反正我是一个废人,什么都不怕了……”

  男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凭女人撕着、扯着,脸上痛苦地扭曲着。只是他这一表情,女人再也看不见了。

  女人眼睛瞎了,什么也做不了,成了一个活死人。以前由女人承担的活计,现在全部由男人揽下了。不揽不行啊,其他的都好说,这饭总得要吃吧。

  男人彻底告别了过去“倒了油瓶都不扶”的清闲日子,每天从家里到学校,不停地忙活着,很少有时间再去“来两圈”了。

  日子,就这样慢慢地过着。男人和女人,似乎都适应了这样的生活,少了吵架声,也少了“哐啷,哗啦”的砸碗声。

  这一天,男人闷声不响地拉着女人的手说:“跟我来。”女人疑惑地跟着男人,来到堆杂物的披厦里。

  “你摸摸,这是什么?”男人把女人的手牵到一堆东西上。

  “呀,是碗”女人好奇地问:“哪来这么多碗呀?”

  男人说:“我买的,从供销社买回了几百只碗,这一屋子都是碗。”

  女人的手在碗堆上摩挲着,责怪道:“你疯了,又不聚媳妇办喜事,买那么多碗干什么?真不会过日子……”

  男人捏了一下女人的手,说:“等哪天你眼睛好了,我一只一只地砸碗给你看,我喜欢听这砸碗的声音……”

  女人笑笑,眼前似乎闪现出一丝白花花的光来。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摘抄 美文摘抄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摘抄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3461 投稿总数:1323 篇 本月投稿:60 篇 登录次数: 269 他的生日:05-26 注册时间: 2012-01-15 13:56:58 最后登录: 2019-04-07 18:16:36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