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现代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生命中那一团跳动的火焰

时间:2018-12-16 14:40:47  】来源:原创 作者:高吉波 点击:0

  一团火燃在雪茫茫的大地上,那是嫂子燃烧的生命。

  高吉波先生的文字深沉质朴。《雪地里的红棉袄》通过讲述嫂子对我“阿九”如母的慈爱以及对一个贫寒大家庭一生燃烧生命、无私无怨的付出,展现嫂子善良、慈悲、博爱的品质和对“我”人格的影响,呈现人性之纯美与大善。读来深情无限,品后意味悠长。

  故事从“我”贫寒的家境写起。

  “30年前,我8岁。母亲不在了,一群孩子挤在父亲的脊梁上,讨吃求穿,日月十分凄惶。”幽缓凝重的语言描绘出惨淡家境,流露无边的凄凉。“一群孩子挤在父亲的脊梁上”,一副瘦骨嶙峋的身板,一个因负重而弯曲的脊梁,一双因贫穷而无望的眸……一“挤”、一“讨”、一“求”,描绘出一幅浓重的“凄惶”又悲凉的画面,呈现生存的艰难。

  “有一回,大哥趁嫂子不在,悄悄端给我一碗小米粥。嫂子回来时,我已舔净了留在嘴角的米粒”,一句“舔净了留在嘴角的米粒”,一个眼含饥饿、胆怯与惊恐的孩童形象跃然呈现,让人心生无限怜悯与哀伤。“嫂子却借故支走大哥,说锅里有碗米饭,留给我的,里面掩着两个鸡蛋。”嫂子的怜爱与大哥和我对她的防范形成鲜明的对比,烘托出嫂子的博爱与仁慈,一个慈悲圣母的形象赫然矗立。于是,被嫂子的慈爱深深打动越发懂事的我“没喝,也没吃。我跑到河里,破冰给侄女洗尿布。”心对心的软化,无言却感人至深。让我们由衷感受到令心灵潮湿与颤抖的是那满含爱的无言瞬间。嫂子的慈爱让我幼小的心灵瞬间成长——我看到了你的爱,我的心中因此也蓄满了爱,并将这份爱馈还,传播,成为温暖这世界的有温度的人。

  “‘阿九,你太小,洗不净。’嫂子赶来,抱我到河边。她把我红肿的小手拉到她的怀里暖和,然后摸出两个鸡蛋,‘还热,吃吧。’

  那天,风大,雪大。嫂子穿着红棉袄,在雪地里像一团火焰”,情景化的语言生动鲜活地展现出一幅对比鲜明的画面:嫂子温暖的胸怀,风大雪大的天气。由嫂子心中燃起的这一团熊熊的火焰,足以温暖我幼小的心灵及此后凉薄的人生旅程。激我发奋,策我前行。

  “20年前,我18岁。嫂子给我剃了个新头,然后背着行李送我到小镇的车站上。

  ‘阿九,咱家你最有出息,外出读书要学会自己疼自己。’她说。

  那天,风大,雪大。隔着车窗,嫂子跑着向我招手。我觉得是一团火焰在雪地里跳跃,尽管她穿的棉袄是蓝色的。”

  岁月流逝,青春燃烧,红棉袄变成了蓝棉袄,嫂子的青春和美丽消逝在对夫家人满含爱的无尽辛劳中。她生命的光华逐渐暗淡,可是在我心中,她依然是那一团最红、最美、最有热度的火焰。

  在嫂子爱的抚育和我的发奋之下,“现在,我38岁,号称作家。”父亲和大哥去世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都是说给大嫂的:真有来世,我变把椅子,让你坐着歇歇。”这句朴素又深情无限的话语真切地表达出父亲和大哥对大嫂无尽的愧疚、心疼与不舍,他们要在来世变成一把椅子,承载她困乏的身躯,抚慰她憔悴的心灵,安歇她一生的劳顿。此生无以回报,待来世,再报答。贫穷让我们体会到更多的艰辛,爱却将希望与血脉奋力托起、延续。

  “到写这篇文字,我与嫂子最末的相见,是去年春节携妻带小回老家去。

  那天,风很大,雪很大。透过玻璃窗,我看见嫂子从屋外抱着柴草进来给我烧炕,我觉得雪地里有一团火焰永不熄灭。虽然她穿的棉袄是黑色的。”

  蓝棉袄变成了黑棉袄,嫂子老了。就在她踏进我家大门三十年后的今天,“我突然发现”,刚年逾半百的她“眼睛已深陷下去,像一眼枯井,而且头发竟也全白。”过度的操劳使她过早地失去了生命的光华,过早地从一个灵秀女子衰变成一个枯槁老妇。泪水自心底默默流出,流出无尽的心疼与悲凉。但是“那一刻,我跟30年前一样想:嫂子,其实是最美的。”嫂子是最美的,因为她的慈悲、她的善良,她的博爱的将幼小的我们视如己出的宽厚胸怀。嫂子用生命点燃的火焰,温暖我一生的行程。她是我们心中最美的女子,“‘我们’,自然也含着我的侄女,她现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嫂子,燃烧生命抚育“我们”成人、成材。“嫂子是弓,我们是箭,弓因箭而弯”,直到失去了它生命的光泽与弹性。嫂子是蜡烛?是春蚕?不,她是一堆用尽生命去燃烧、去照亮这世界的柴薪,直到燃尽最后一丝炭火。

  《雪地里的红棉袄》,文章深沉质朴,如山涧溪水,缓而清幽,没有礁石险滩,没有跌宕激流,只在低徊沉缓的述说中呈现深挚的情感。隐含苦涩的描述,让你的心不由自主跟随它融入那份沉重又温热的复杂情感之中。文章架构精妙。全文三个章节,简明利落,却容量巨大;跳跃幅度大,读来却顺畅自然。明暗双线并行,以我8岁到38岁的成长为明线,以嫂子从“红”到“黑”的过早衰老为暗线,形成鲜明对比,隐喻一辈人在一辈人青春与生命的逝去(弯曲的脊梁、早衰的容颜)中成长起来,表现嫂子伟大的人格,并以不论棉袄颜色如何变化,即嫂子如何衰老,在我心中“嫂子,其实是最美的”,升华主题——嫂子用爱和辛劳托起了我们新一辈生命的希望。文章以希望收尾,满篇沉重落到了对当下的感恩与对未来满怀希冀的展望之中。文笔看似轻缓,实则凝重,呈现内敛的光芒。

  《雪地里的红棉袄》一个显著的写作特点是文章巧用象征意象,表达情感,烘托气氛,增强文章的渲染力。“雪地”象征无边的萧条与严寒;“风”(很大)、“雪”(很大)表示环境的恶劣程度;“红棉袄”象征年轻、美丽、火热;“火焰”代表温暖、光亮、希望、生机;“弓”意指因用力而弯曲,“箭”表示向目标发力;“嫂子”寓意伟大的母亲——滋养、博爱,其深层原型可引申为大地之母。

  《雪地里的红棉袄》惜墨如金,又深情如海。其文字的精炼程度可以说到了无以复加的境界:多一字繁冗,少一字单薄,于无声处闻惊雷,寥寥的文字,却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全文无一“苦”字,却散发生活无尽忧苦的味道;无一句“伟大”,却无处不闪现着嫂子人性伟大的光芒;没有一个“谢”字,满怀的感恩之情却溢满字里行间。文章通篇不足八百字,却蕴含深厚,散发着诗意、浪漫、唯美的气息。平静之中见朱华,这便是高吉波先生文字的精湛高妙之所在吧。

  附原文:

  雪地里的红棉袄

  文 | 高吉波

  1

  30年前,我8岁。母亲不在了,一群孩子挤在父亲的脊梁上,讨吃求穿,日月十分凄惶。

  一个好心的媒人看着可怜,说,家里没个女人,日子少光彩。于是,在那个青黄不接的春天,我大哥牵着一头瘦毛驴驮回了我的嫂子。她年长我15岁,嫁来时,驴屁股上曾绑着两袋玉米,哥说是嫂子用彩礼钱换的。

  大约是那年的冬天吧,嫂子生了孩子。有一回,大哥趁嫂子不在,悄悄端给我一碗小米粥。嫂子回来时,我已舔净了留在嘴角的米粒。嫂子却借故支走大哥,说锅里有碗米饭,留给我的,里面掩着两个鸡蛋。

  我没喝,也没吃。我跑到河里,破冰给侄女洗尿布。

  “阿九,你太小,洗不净。”嫂子赶来,抱我到河边。她把我红肿的小手拉到她的怀里暖和,然后摸出两个鸡蛋,“还热,吃吧。”

  那天,风大,雪大。嫂子穿着红棉袄,在雪地里像一团火焰。

  2

  20年前,我18岁。嫂子给我剃了个新头,然后背着行李送我到小镇的车站上。

  “阿九,咱家你最有出息,外出读书要学会自己疼自己。”她说。

  那天,风大,雪大。隔着车窗,嫂子跑着向我招手。我觉得是一团火焰在雪地里跳跃,尽管她穿的棉袄是蓝色的。

  3

  现在,我38岁,号称作家。父亲和大哥已相继随我母亲去了。他们留下的最后一句话,都是说给大嫂的:真有来世,我变把椅子,让你坐着歇歇。

  到写这篇文字,我与嫂子最末的相见,是去年春节携妻带小回老家去。

  那天,风很大,雪很大。透过玻璃窗,我看见嫂子从屋外抱着柴草进来给我烧炕,我觉得雪地里有一团火焰永不熄灭。虽然她穿的棉袄是黑色的。

  “阿九,你腰疼是不是熬夜坐得时间太长?”她说,“都这岁数了,还不会自己疼自己。”

  我没说话。我盯着嫂子久看,我突然发现,她的眼睛已深陷下去,像一眼枯井,而且头发竟也全白。但那一刻,我跟30年前一样想:嫂子,其实是最美的。

  后来,我在日记里写过这样的话:嫂子是弓,我们是箭,弓因箭而弯。

  “我们”,自然也含着我的侄女,她现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

  (原刊于1998年《齐鲁晚报》。2001年至今,一直存留于全国大学、中学、小学不同读本中,且是多省(市)中考语文试题之一。)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摘抄 美文摘抄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摘抄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3461 投稿总数:1323 篇 本月投稿:57 篇 登录次数: 269 他的生日:05-26 注册时间: 2012-01-15 13:56:58 最后登录: 2019-04-07 18:16:36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