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现代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老人二题

时间:2018-12-12 18:12:53  】来源:原创 作者:蒋长国 点击:0

  大风中的老人

  昨天,上午还是风和日丽,穿袄子的人还不多。下午却狂风大作,气温陡降,硕大的梧桐叶落了一地,有人裹起了被子似的羽绒袄。

  今天早上,我到常去的那家早餐店吃早餐。在早餐店门口,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太太站在台阶下喊我,学生,下来扶我上去。我慌忙跑下去扶住她,因为没有及时看见她,我满脸愧疚地陪着笑脸。老太太像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我说,感谢主,我还以为我自己能上去呢,一试还是不中啊。

  我扶着老太太推开玻璃门,扶她坐下来,问她想吃什么。老太太说,一碗八宝粥,两块钱油饼。看来她也是常来这里吃早饭。真好,老太太的耳朵居然不背。跟老人说话,我总是习惯地将音量提高几度。

  老太太摸摸索索地从袄子里掏钱,我告诉她,你不用掏钱啦,我的手机里有钱,手机里自带的钱。说着我向她亮了亮我的手机,老太太不再掏钱,嘴里又说,感谢主。

  我要了两碗八宝粥,三块钱油饼(我自己一般都是一块钱油饼),扫了微信付了钱。我和老太太对面而坐,三块钱油饼放在一个小塑料篮里,我们一起吃起来。不知道的肯定以为我们是娘俩。

  我看老太太不像是个有文化的人,就没有问她高寿,而是直接说,大娘,您多大年纪了?老太太说,八十六了。我估计她说的多半是虚岁,便随口说,您是属鸡的?老太太说,嗯嗯,我属鸡。我说您比我老母亲还大一岁呢,我老母亲也信主。老太太说,信主好,信主好,我要不是信主早就死了,你也信吧。

  说到问人高寿,在此不妨说个小插曲。记得有一次我问一个老者,您老高寿啊?老者说,你说什么?我又说了一遍,老者显然不高兴了:我是很高,你看我瘦吗?弄得我好尴尬。

  再说我面前的这位老太太。她很健谈,思维也很清晰。她说,昨天风真大,在老煤建口那儿,我叫风给刮倒了,一下子就趴地上了。我的头没挨地啊,可是我就感觉后脑巴叫人猛地摁了一下,我的俩门牙就磕掉了,你看——老太太说着用手指翻开自己的上唇,我看见她果然缺了两颗上门牙。按说一个八十六岁的老人,缺两颗牙也属正常,可她在昨天下午前居然一颗不缺,也算是个奇迹了。

  老太太接着说,那是魔鬼啊,那是魔鬼摁了我的头。她一连说了几遍,我心里直想笑,魔鬼为啥要摁她的头呢?老太太又说,没人敢扶我,我跟他们说,没事的,我不会讹你们,我知道我是风刮倒的。我有主保着呢,你说没有主保着我还能起得来吗?这话她至少说了五遍。老太太又说,你看我个子也不小,摔倒不得了啊。我随声应和着她,是的,是的,多亏了主。

  老太太吃得很慢,不单单是她只顾说话的缘故。我已经吃好了,老太太还在说,我磕掉了俩门牙,一点都不疼,你看我的牙花子和嘴唇都不肿吧。说着她又让我看她的牙龈和嘴唇,我说是的是的,都不肿。老太太又说,感谢主。

  老太太始终没说一句感谢我的话,我却心里更舒坦,更慰贴。

  我问老太太,您摔倒的事,您家孩子知道吗?她说,我没跟他们说,说了他们又要怪我乱跑了。我若有所思,原来大风还真能把人刮倒啊!我大声对老太太说,风大的时候,您还是在屋里保险,别再乱跑了。

  这家早餐店的餐巾纸是在墙上挂着的一大盘,我揪下来一截递给老太太,跟她说您慢慢吃,我先走了。

  走出早餐店,我再次想起了我千里之外的老母亲,她只比这个老太太小一岁,也是一个人生活。我想起了风烛残年这个词,还想起了弱不禁风。

  我一向有咬文嚼字的毛病,老弱病残,老排在最前面,可见老了最可怜。我在想,我们的成语词典里是不是该加上“老不禁风”这个词呢?

  修鞋的老人

  那条不宽的街道上,有一家小吃店,我常去光顾。在小吃店的斜对面,有三两个修鞋摊,摊主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我在那里吃饭至少有五年了,而那几个修鞋摊的存在肯定在五年以上。一年四季,除了雨雪天,只要我去那里吃饭,就能看见那几个修鞋的老人。

  老人们的手里总有忙不完的活,除了有人拿鞋子过来,她们才会抬起头来,或停下手中的活计,或继续将锥子扎进鞋底。我分不清她们身上的衣服是黑色还是灰色的,只记得她们的头发灰白,皮肤很黑,手指的关节很大。

  老人们午饭一般都是这家小吃店提供的。一般都是一大碗烩面或炝锅面,她们就在自己的摊子跟前吃,不用洗手,她们却吃得津津有味。

  一个夏天的中午,我又在那家小吃店吃饭,一盘青椒炒千张,一碗米饭,一瓶啤酒。店内开着空调,很凉爽。那个瘦高的修鞋老人推开玻璃门,站在门边说,老板,给我下一大碗炝锅面,迟疑了一会儿她又说,再给我加个鸡蛋吧,下好给我端过去。说完便推门出去。老板说,就搁屋里吃吧,外面太热了。老人说,不中啊,没人看摊。老板笑道,这老太太,老财迷。

  天渐渐转凉,树叶一夜之间就黄了。我忽然想起我有一双皮鞋需要修一下,我自然选择了那个修鞋摊。那个瘦高的老太太似乎更瘦了,个子却好像有点萎缩,皮肤像一块多年没洗的抹布。

  老人说我的修鞋费是五块钱,我说中。我坐在她对面的小凳子上,看她认真地低头修鞋。在老人的对面,还坐着一个人,我本以为他也是来修鞋的,后来听到他嘴里不停地数落着老人,我才知道他是老人的儿子。

  那个人四十岁左右,也是瘦高个,脸色不黑,但也不白。我闻到了他嘴里呼出的酒气,只听他说,都是你的娃,凭什么你给俺兄弟在郑州买房子不给我买,有你这样当妈的吗?

  我不禁惊讶,一个修鞋的老太太能在郑州买房子?天方夜谭吧!

  老人始终沉默不语,头也不抬,手里不停地忙着,时而咔嚓咔嚓地摇动着轧鞋机,时而紧攥着锥子在鞋帮和鞋底之间穿针引线。就听那儿子继续说,你就会装哑巴,俺爹活着的时候你就装哑巴,你不装哑巴他也不会天天喝烂酒......

  那儿子说够了,我也听烦了。老人依然面无表情,默不作声。

  那儿子倒不耐烦了,他提高嗓门说,你给我五百块钱,我晚上要请朋友吃饭、唱歌!老人好像没听见,继续忙着。你不给是不是?你信不信我把你的修鞋机砸了!他举起了一块石头。

  老人这才停下手中的活,站起来在贴身的衣服里摸索。半晌她才掏出二百块钱,使劲仍在了地上,然后重重地坐下来,空摇起了她的轧鞋机。

  那儿子弯腰捡起皱巴巴的二百块钱,气呼呼地走了。

  自始至终,我没听见他叫过老人一句妈。

  我看得目瞪口呆,我问老人,他是你儿子吗?不是,是畜生。那你真的在郑州给他弟弟买了房子吗?畜生的话你也信?说完老人又接着忙乎了。我再想跟老人说些话,感觉她啥也不想说,便知趣地沉默了。

  我的鞋修好了,我递给老人十块钱,说不用找了,老人执意要找。我再坚持,老人却恼了,我只好接过她的五块钱,然后告辞。

  走出了几十步远,我由不得回过头来,我正好看见了老人抬手抹泪的背影,她的双肩在微微抖动......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7084 投稿总数:3717 篇 本月投稿:104 篇 登录次数: 584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02-21 19:07:14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