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现代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大逃亡

时间:2018-12-10 18:16:50字数:5337【  】来源:原创 作者:谢光强 点击:0

  “妈妈救我,妈妈救我......”

  吉吉尚未成年,跨不过这道深沟,重重地摔到了沟底,恐慌地呼喊着前面的妈妈。

  “吉吉,我的孩子……”林林疾速回头,纵身跳进沟里,把吉吉推了上去。“努力,孩子,跟着婶婶们跑,不要掉队。冲出河谷,经过前面的断崖,就安全了。”

  “嗯。”

  平日里,这条河谷是他们理想的乐园,凉风轻拂,溪水甘甜,食物丰富,一块彩色的砾石也能让孩子们玩得痛快淋漓。可是今天,他们被敌人追了几里,大家早已疲惫不堪,为了活下去,不得不拼命逃跑。身后,林林的丈夫凯沙率领战士们断后,且战且退,眼看离女人和孩子们越来越近了,凯沙下令紧急转身,稳住阵脚,五六个战士一字排开,准备迎敌。

  “等他们靠近了再打。”凯沙命令道。

  一群高大威猛的敌人穷追不舍,狂叫着尾随而至,将凯沙们团团围住,其中一个敌人瞅准机会,正准备对一个小战士痛下杀手。

  “放箭! ”凯沙命令道。

  “嗖——嗖——嗖!”

  “嗖——嗖——嗖!”

  只见一阵乱箭,射得敌兵鬼哭狼嚎,身上插满利箭,负痛后撤。“进攻! ”凯沙和战士们跳跃起来,与敌人展开肉搏,扭打声,撕咬声,哀嚎声,响彻河谷。眼见胜利在望,未曾想,敌军两个更加高大威猛的援兵瞬间赶到,他们挥舞砍刀,恶魔般地怪叫着将凯沙和战士们一刀毙命,然后拔掉他们前锋兵身上的利箭,叽里呱啦:“笨狗,真没用。”

  “前面跑了几个,来个一网打尽,追。”

  “凯沙,孩儿他爹…… ”林林听到后面动静不对,回头看着同伴们全部躺在血泊之中,悲痛欲绝,转身就要冲向敌人。凯沙突然挺起前身,使出最后的力气吼道:“带上……孩子,快……走!”这位昔日的勇士、首领,知道这次浩劫难逃,怒视敌军,不甘心地轰然倒下。战争从来都是男人们先上,虽然他们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可是这次,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他们已经无能为力了。

  林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说好要同生共死、厮守一生的,怎么会这样?“混蛋,我跟你们拼了!”她发疯似地扑了过去,两个嫂嫂急忙拦住:“林林,你个子小,别去,男人们死了,我们上!”“我的儿子——安安,交给你了,带上他,滚下前面的断崖,就是胜利。”两个嫂嫂说完,把林林往身后猛推一把,迎着敌人冲了上去。

  嫂子们拼死而徒劳的阻挡,拖延了敌人继续追杀的时间,林林拉着吉吉和安安,冲刺到断崖边,闭眼纵身跳下。十几米的高度足以阻挡没有工具的敌人,这也算是天然屏障了,因为站得越高,就会摔得越惨,敌人们自知技不如人,只好望洋兴叹,叽里呱呱:“收兵”。“奶奶的,今天的货足有一百多斤,少了两万不卖。”“今晚先喝两盅,我还有瓶老窖。”胖子想起头次他们的上司犒赏的那顿宴席,左拥右抱,灯红酒绿,品尝着自己的战果,那气场,那感觉,简直就只差群臣跪拜山呼万岁了。“再宰他一顿。”

  崖下,林林费了好大功夫,找到个临时住所,把孩子们安顿下来,他们的头上、脚上已被荆棘划伤,林林为他们舔净血迹:“没事了孩子,一会儿我带你们去找好吃的。”

  “妈妈,那些两条腿的东西为什么要追杀我们?”吉吉问道。

  “不知道。我只懂得,我们没有他们强大,也不如他们聪明,总是他们侵略我们,一开战,唯有逃跑,才能活命。”

  “爸爸说上个月亲眼看见他们把我舅舅扔进大火,后来竟然掏出来吃掉了,舅舅犯了什么罪,敌人如此残忍地对他?”

  “也许是偷吃了他们的玉米吧。这帮混蛋,怎么不把自己的胳膊腿剁了烤吃,造孽呀!”

  安安:“不要以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哼!我长大了一定要替死去的亲人报仇。”

  “别犯傻了孩子,我们的族人和他们不知打了多少年,多少代,现在落得个处处无家处处家呀,唉……”林林哽咽了。

  “啥时候他们全部灭亡,把他们的头盖骨刨出来,拱着玩。”

  “这事没准儿。”林林坚定地答道。“这可能是以后的事,但愿不要发生。”

  “妈妈,妈妈,我们要到哪里去?”吉吉问道。

  “不知道。虽然你爸爸在早上的会议上决定:为了避免被敌人赶尽杀绝,族人们改群居为散居,保持联络,但我是不会离开你们的,小不点儿,要勇敢起来,不要怕孤独,吉吉。”

  炙热的太阳烤得大家喘不过气来,饥肠辘辘的孩子耐不过焦急的等待,吉吉和安安警觉着走出住所,忘记了疲劳与疼痛,期盼能在草丛边寻到点吃的。

  “那个有毒!不能吃!”林林急忙上去拍落吉吉手中的野蘑菇,“孩子,要活下去,很多本领需要学,跟着妈妈,不可乱来。”

  “喔。可是我饿了,妈妈。”

  “别急,等天黑。”

  林林静静地趴着,她需要恢复体力。突然嗅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只见对面林里树枝忽闪,冒出个身着迷彩装扮的敌人,握一根长棍向她瞄准。她知道这铁棍的威力,砰的一响,会死一大片。

  “快跑!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我的孩子们。”

  她们已经没有力量再战,甚至连逃跑的气力似乎也被吓没了。

  “嘿!这边来,跟着我跑,快点!”一个声音从头顶传来,彷佛上帝派出了天使,她扇动着洁白的翅膀,带领林林们迅速穿过密密的灌木丛,淌过一条浅浅的小溪,来到一片陌生的松林。

  此时,一抹残阳西下,弱弱的余晖仿佛为他们罩上生命的保护层。林林抚摸着两个可爱的孩子,感到一丝酸楚的欣慰,她不相信家族就这么完了。有孩子,就有希望和未来,她并不觉得自己的负担有多么沉重。

  “这一去,怕是连你们的骨头也难见到了……”想起数次战争中死去的族人,林林伤心地呜咽道。她爬上一块大岩石,对着往日家园的方向嚎叫着:“我的凯沙,亲人们,战士们!你们在哪里—”

  “噗!”噗!”

  “唧——”“唧——”一声声哀嚎划破长空,像是在呼唤同伴,祈求上苍,更多的是像在诅咒敌人。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他们只求能吃饱喝足,繁衍后代,仅此而已。

  也许,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被叫作豪猪。

  苍穹已暮,满天星斗审视着茫茫大地,森林似乎忘却白天的喧闹与伤痛,包容生灵们继续上演着生生不息......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8131 投稿总数:3939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681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07-11 20:45:11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