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现代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张能泉:怪味豆李志良

时间:2018-08-14 18:02:53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摘抄 点击:0

  世间百态,人生万象。生活中忍俊不禁的事不胜枚举,而整个人忍俊不禁恐不多见,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位,小心喷饭。

  此人大名李志良,原名李小兵。那会儿起名字要符合时代,争做毛主席的红小兵。那会儿改名字也是时潮,他姐姐大兔子改名为“寒梅”,小妹妹也“红梅红梅”地叫。几年前,我辗转到一家公司打工时有缘结识了他——同事们都喊他老李。

  老李他父亲,原来是一家生产军工产品工厂里的车间主任,相貌堂堂,威风凛凛。不知何故,老李却未能在父亲那高大而明亮的车间里谋个车、钳、刨、铣的体面工种,却在联合厂房一个雾濛濛脏兮兮的角落处,油漆班里做了一名小小的油漆工。但婚姻上,运气好,娶了他父亲所在车间,堪称车间之花的车工当了老婆。这个,不关老李的事,明眼人都清楚,靠他父亲的地位。其父很好地领悟与娴熟运作于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县官现管的千年古训,“近水楼台先得媳”。倘若,说难听点,趁人之危,夺人所爱。而唯成份论年代,文革时期,时下唯权唯钱,唯房唯车,这种婚档之好,比比皆是,不足为怪。老李这档子婚姻,没得说,绝对是父母的耳提面命,包办。听人说,老李父亲不止一次对未过门的儿媳说,“我儿子我知道,难为你了”。

  最终,两个人“理所当然”地,一个心颤颤怪诞诞,一个羞答答怨忿忿地结合了。

  时间是最好的磨合,认识他(她)们时,已是欢声笑语之家。接触后,发现他(她)们好像不属于一般意义上,传统的家庭欢声笑语,有点怪怪的味道,想笑的味道,但绝对不是嘲笑。怎么说呢,总觉得仿佛来自于“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男人怪诞,女人灿烂”的那种乐呵方式。

  老李外部特征,不帅也不丑,不高也不矮。

  从形态上看,老李多动症,动作怪诞,嘻皮士,可能是大脑信息指令传递过程的衔接配对,出了小小问题,民间话“颠尾巴雀型”,喜欢猎奇,包打听,出风头,好表现。可在我看来,此人风趣,不讨人厌,不碍多少人的事。

  从观念上看,老李文化程度不高,上了高中,高中没毕业,却喜欢文乎文乎的,说道:“君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君以路人待我,我以路人报之!君以草芥待我,我当以仇寇报之!”基于这种诉求,他的处世观,人生观,包括家庭观,都蕴含其中了。比方说,他知恩图报,心地善良,有社会责任感。请他吃一顿饭喝一次酒,能唠叨记挂大半年。

  在他夫人眼中,老李让她一气能气个半死,一乐能乐个半傻。而对于与之在一起生活的女人来说,一物降一物,什么人什么侍,随遇而安,可以驾驭,倒也自在。

  在外人看来,别人思,老李有所不思,别人想,老李有所不想,不按常规出牌,净出些稀奇八怪的,如同怪味豆一般,咀嚼着,感觉上颇有一些奇趣的味道。

  譬如,老李有一段时间在不同场合见到夫人时,突兀立正姿势,举起刷油漆的精瘦的毫无生气的右手,四指并拢,靠着太阳穴,敬个“标准”军礼,汉英两用说道:“此时此刻,最想对您表达的是(停顿片刻)I Iove you,I Iove you forever!”(我爱您,我爱您永远)。此时此刻,夫人斜躲着身子挖他一眼,他却嘻嘻哈哈一笑。

  突兀立正姿势,敬个“标准”军礼,不好好说话的俏皮,不止用于夫人一人。老李先觉着好玩,后来发现可以通用,只是把“I Iove you”的后面用词,变换一下,屡试不爽。他察言观色,看你心情不错,贴近你身边,当着好多人面来一个:“尊敬的领导,此时此刻,最想对您表达的是(停顿片刻)I Iove you,I agree With you!”(我爱您,我赞成你)。人是高级感性动物,老李自说自翻后,定会换来对方莞尔一笑。这样,他满足,自鸣得意。但他聪明,不会滥用擅用。想必此种脑髓的老李,会对着他喜爱的感兴趣的世界上任何一种物体,都可以表示:“I Iove you……”。“IIove you面包”。“I Iove you小猫”。 “I Iove you小狗”。 而对于他认为不值得攀附的人,有过节、矛盾、不愉快的人,包括“爱其人者,兼爱屋上之乌;憎其人者,恶其余胥”的恶其余胥者,绝不来此举。

  老李聪明,聪明得有点拙拗。有一次,没戴安全帽进车间,被安全员罚了款,好几天,进进出出,全戴着安全帽,有意在公司副老总面前晃来晃去,连中午在公司餐厅就餐时,也正冠结带,引来众目睽睽。有人说,老李,你这是干什么?是不服耿耿于怀、改过自新、赞赏安全员的铁面无私,还是怕全公司人不知道,“以身试法”,感到荣耀?

  老李聪明,聪明得有点闷骚。坐在旁边的同事说,老李,我手机短信好像有时收不到,给发一条过来试试。老李说,发什么呀?同事说,随便发。老李随手一点,发了条“250”。

  老李会讲小故事。他讲了个猴子摹仿的故事,让人大笑,不知是故事发笑,还是他人好笑。未开讲前,老李缩起身子,抬手抓耳挠腮,先扮了个神像的猴相。

  说,从前有一位靠贩货为生的生意人。夏天,挑着一担草帽和芭蕉扇来到山桠口歇息,叽叽喳喳来了一大群猴子,连偷带抢,拿个精光,还学着贩货人的样子,戴着草帽,卟哧卟哧摇着扇子,气死个人。

  第三天,贩货人挑来两筛子剃头刀,又在山桠口歇息。剃头刀在筛子中排成一溜扇形,半鞘打开,寒光闪闪。猴子们来了,连偷带抢,有拿一把的,有拿二把的,又拿个精光,贩货人骂骂咧咧,假装阻拦追撵,猴子们又学贩货人的样子,对着脖子,呲牙咧嘴抹来抹去。最后,死的死伤的伤,贩货人狠赚了一笔。故事没讲完,老李比那贩货人还得意。

  认识老李第二年,得益于他那不起眼的脏兮兮的油漆工种,出差第一次去了北京。为此,引起公司一些人的嫉妒。

  那是2013年公司派我带队在北京农展馆,参加一届大型实物展,卸载笨重设备时,极不情愿地发现设备在运输中,锃光瓦亮的外表油漆,被刮擦得东一条西一块,必须来京现场补漆。这下,老李千载难逢,脱颖而出地来北京了。第一次来北京,他心情无比激动,激动得手舞足蹈,言不达意,而这峻然表现在出发的前一天。真正出发了,到达目的地了,老李却显得相对沉稳淡定起来,可能是怕人笑话他,憋的。

  通电话中,他又来了段:“此时此刻,我最想表达的是——好格外啊首都!好心仪啊北京!”他说“好格外”,我知道他表达的意思,但还是觉得好笑。

  去北京站接了老李,我说:“怎么样,这次好好玩玩?”

  意想不到,他一本正经不慌不忙地说:“你们领导派我来,是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苦心干事,牢记宗旨,把公司最美好的产品展现给北京观众。”

  我说:“你甭跟我来这套,还让你饿其体肤,你还会乱其所为的。”

  他呲着黄牙嘿嘿笑着:“一句话,先干事,后去玩,分得清。”

  好一个老李,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只半天工夫,漆水完好如初,可以顺利办展了。

  我说:“你现在没事了,天降大任完成了,趁大任之机,你可以去玩玩了。不过,会展期间我走不开,你是……”

  老李立即反应过来:“没关系,没关系,你忙你的,我一人去。”接着又说:“别的地方无所谓,故宫、天安门广场是一定要去的。我老李要亲眼见见新中国的五星红旗,每天迎着朝阳是怎样冉冉升起的。”

  于是,边讲边画,给了他一个路线图,哪儿坐公交,哪儿乘地铁,哪儿哪儿过天桥。一开始,老李认真听,后来不耐心了,倒不是他不耐心不虚心,而是脑子里丝毫没有一点参照物。交待如下:

  1、要起早,务必早晨5:30前到达;

  2、不带包,轻装上阵;

  3、过马路,遵守交通;

  4、手机保持有电;

  5、不准与他人搭讪、搭话;

  6、中午将就点吃个便饭,晚上回来请你搓一顿。

  老李频频举手敬礼,一个劲的:“Yes!”“Y儿es!”兴奋亦忧。

  ……

  一直到晚上,老李回来了。首问:“看到升旗了,有何感想?”

  他又来了段“此时此刻……”。我说,不是“此时此刻”,是“那时那刻”。

  不及再问,他大为惊奇地反问:“你怎么知道的?幸亏听了你的交待,没敢搭话。天安门广场,一位妖娆女士,喊我帅哥,要和我结伴驴友。”他咽了口唾沫:“乖乖,狗日的,金丝眼镜戴着,头发像火钳烫的,高跟鞋底像八寸洋钉。”说高跟鞋底像八寸洋钉时,老李使单手用力号了号比了比。

  “好意思,喊你帅哥,撒泡尿照照你自己。”我说。

  后来,老李凑近,让我看他手机照片,照片全是喧宾夺主,要照的成陪衬,不照的成主角。八辈子都不会见着的过路人,给照得颜面风光气质极好。最不可原谅的,居然把五星红旗只照见旗杆,不见旗帜,天安门照成一半。

  老李说:“手机是拍不尽的,我用心去感受,用心去记忆的。”转而又不无豪情地说:“壮哉!天安门,我还会再来的。”

  有了老李——这枚怪味豆,他(她)们一家子,我想,生活谐趣生动,乐呵好玩,五彩缤纷。

  夫人说他是活宝、现世包、不成器。夫人不会说,说他是孙悟空、济公投胎。不管怎样,反正他夫人有了老李是保持不了端庄与矜持的。

  老李说他会玩魔术,总是露馅。人家断绳接复,藏绳头于手丫或口中,他丢弃脚下踩住不肯挪步。三根火柴棒抽其长为胜,他握长死不丢手,留于自己。

  夫人、女儿邀他一起逛超市,他正在坐马桶,一等不见出来,二等不见出来。喊了第一遍,不见回音,喊第二遍仍不见回音,第三遍,里面传来脆嘣嘣的声音,“报告!裤子已拎起,马上就到”。而这逛超市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听他夫人说,老李在家颠勺烙馅饼,把个饼给颠没了。

  有这事?饼哪去了?

  夫人说,我也奇了怪。

  找到了没有?

  夫人说,找了大半天才找到,沾油烟机上了。

  忍俊不禁,编了个顺口溜:

  大老李,真神奇

  小铁勺,颠馅饼

  烟火大,一偏头

  再看时,不见饼

  满地找,恁不见

  高处看,油烟机上沾

  老李的故事还远远不止这些,一条好端端的的鱼,拿到池塘边开膛破肚,刚开一个口子,突然“卟椤”一下,心一紧手一张,眼瞅着鱼儿摇摇晃晃,洋洋洒洒,潜入深水区不见了踪影。老李探头探脑忙活半天,器具清洗了好几遍,怅然回家。夫人说,你手上的剪刀盆子还要它干什么,扔掉算了。

  饭吃得好好的,忽然要“转碗”逗她女儿玩。手掌伸平托碗底,往内胳膊肘旋转,慢慢从外胳膊肘旋出,越过头顶复位。不料,越过头顶就要复位时,碗从手掌滑落,连兜是兜,碗保住了,半碗饭菜却洒落一地,女儿和夫人笑得半天也直不起来腰。

  这一切,他夫人已经习惯了,常常笑嗔嗔直摇头,“这一生他这双手这张嘴,跟他可苦死了”。

  2014年,我即将离开这个公司前夕,老李夫人得了白血病。老李不知所措,一下子蔫了,可见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公司出榜公布募捐名单时,老李十分在意,逢人便双手抱拳做作揖状。

  现在,老李夫人是否康复?老李——这枚怪味豆,是否依然故我、异常活跃?想来,恐怕会有些改变了。

TAG标签:

【审核人:凌木千雪】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