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精短故事现代故事
文章内容页

张兆昌:鱼塘风波(故事)

  • 作者:林林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0-09-29 16:23:56
  • 被阅读0
  •   芒种那天下午,天气异常闷热,天鱼村的村民们正在田里插秧。突然,一个黑色云柱,在两三公里外的天空急剧翻转,呼啸而来。啊!龙卷风!秧田里一遍惊慌。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龙卷风越来越近,把几百米外鱼塘边的树木连根拔起,卷到空中,场面壮观而十分惊悚。

      眼睁睁,龙卷风把一个个鱼塘里的水吸干,天上莫名其妙地下起了鱼雨,鱼塘附近落下了一条条活蹦乱跳的鱼。天鱼村啊,天鱼村,天上真的下了鱼!

      约莫十几分钟过去,龙卷风突然消失。田里干活的人,一阵惊呼,纷纷跑到鱼塘边捡鱼。就在这个时候,鱼塘边被龙卷风破坏的铁皮棚里,钻出个蓬头垢面的人来,此人便是鱼塘的主人乔时桥。

      乔时桥战战兢兢地站在坍塌的铁皮棚前,惊魂未定,看着被龙卷风吸干水的鱼塘,大惊失色。突然,他大声疾呼:“不要捡了,鱼,是鱼塘的!”这时,村委会主任卫岷同也赶到了现场,把大伙儿捡到的鱼全部给了乔时桥。

      麻烦的事来了。

      这一连串的鱼塘有11个,乔时桥承包了5个,陆世路承包了6个。这场龙卷风像长了眼似的,把乔时桥5个鱼塘的水吸得干干净净。吸走的塘水和鱼,除了路边散落了一部分外,其他的全部落到陆世路承包的鱼塘里。

      乔时桥找到了陆世路,想商量怎样处理这件事。前几年,陆世路与乔时桥因为鱼塘问题,曾经发生过不愉快。于是,陆世路一口封死:大家捡到的鱼,都给你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其实,彼此心里都明白,捡到的鱼,若若干干,绝大多数的鱼,都落进了陆世路的鱼塘。不过,究竟落进了多少,只有天知道。

      商量不成,乔时桥到派出所报了案。可是,肇事者是龙卷风,又不是陆世路偷的。再说,落进陆世路鱼塘的鱼到底有多少,连乔时桥自己也说不清楚,派出所没有立案。

      终于,有人给乔时桥出了个主意:龙卷风把他鱼塘的鱼搬到陆世路的鱼塘,陆世路得了鱼,属于不当得利,可以起诉要求返还。话虽这么说,返还多少?无法确定。法院立案的条件之一,就是要有具体的诉讼请求。请求不具体,法院也立不了案。

      这一来,乔时桥抓瞎了,跟着村委会主任卫岷同的屁股,要求解决问题。你想想,派出所和法院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一个村委会主任,有这个能耐吗?卫主任建议乔时桥和陆世路再商量商量,摸一摸他的底线。

      乔时桥前脚刚走,村委会门前闪过一个人来,啊,是他!

      此人是钓鱼协会的老屈,经常来天鱼村钓鱼,和村领导、鱼塘主们算是老朋友了。卫岷同连忙追了过去,向老屈如此这般,如此这般地说了一番话。老屈听罢,把手一挥道:“我和他们都能说上话,这就去。”

      老屈刚刚踏上鱼塘埂,就听见了吵嚷声,他加快了脚步。老远他就看见乔时桥和陆世路撕拉在一起。老屈连忙吆呼:“看看,谁来了!”这一喊,陆世路松了手。就在陆世路松手的一刹那,乔时桥迅速从地上抄起一把鱼叉,向陆世路的胸部刺去。老屈一见,把手里的渔具一扔,飞快冲了上去。刚到近前,只见那鱼叉不偏不歪叉在陆世路的脖子上。老屈“啊”的一声,倒在地上。老屈倒地,二人慌了,不约而同去扶老屈,只见老屈翻起了白眼珠。

      这陆世路算是命大,那鱼叉本来有三个锋利的铁爪,中间那个锈蚀断了,陆世路的脖子正好夹在两根鱼叉的中间。陆世路没有死,老屈却被吓死了!

      老屈家人告到法庭,要求村委会按工伤标准赔偿损失,理由是为执行村委会领导的指令而献身。同时,要求乔时桥、陆世路按照损害赔偿标准赔偿损失,理由是被他二人惊吓致死。

      法庭讨论来研究去,工伤算不上,按照损害赔偿立了案。可是,案子好立不好办,吓死人,怎样赔偿,找不到法律依据。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反复调解,乔时桥和陆世路,各补偿老屈损失费的45%,卫岷同补偿老屈损失费的10%。

      乔时桥鱼塘损失没有追回,却又赔了一场官司,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在琢磨着,是不是巴西龟那件事,伤害了天理,才受到天谴。

      三年多前,陆世路承包的鱼塘,生意爆好,前来钓鱼的是络绎不绝。乔时桥的鱼塘呢?甩棍也打不到几个人。一次,陆世路投放鱼苗不几天,乔时桥买了几只成年巴西龟,偷偷放进陆世路的承包鱼塘。那巴西龟,又叫鳄鱼龟,残忍无比,很快把塘里的鱼苗吃光。第二年,陆世路的鱼塘里,钓鱼的少了,乔时桥的鱼塘生意却火红起来。后来,陆世路把鱼塘的水抽干,抓住了几只巴西龟,才恍然大悟。虽然怀疑是乔时桥干的,但苦于找不到证据,只好自认倒霉。还是老天爷有眼,当着乔时桥的面,硬是把他5个鱼塘的鱼,送进了陆世路的鱼塘里。天平啊,天平!天才是最公平的。乔时桥想到这里,心里不寒而栗,可他却没有胆量去向陆世路认这个错。

      一天夜里,乔时桥跪在自家的鱼塘边,仰天号哭:老天爷啊!我乔时桥不是人,我这是报应啊!这一哭,的确是发自内心,还真的感动了上天。

      第二天,他来到陆世路养鱼塘的铁皮棚前,走来走去,不好意思敲门。这时,门开了,走出一个人来。咦?不是陆世路。定眼一看,很眼熟,哦!是负责本地新农村建设的开发商严总。没有等乔时桥开口,严总说话了:”陆世路的鱼塘转给我了,有什么事,你就跟我说吧。”乔时桥毫无思想准备,支支吾吾地说:“你,你,怎么说都行。”严总说:“我这里是6个鱼塘,给你3个鱼塘的鱼,怎么样?”乔时桥一听,喜出望外,连忙作揖道谢。

      当天下午,电视台“真话实说”栏目组在鱼塘现场采访。

      开发商严总说:“真话实说,那几个破鱼塘,我能看得上?都是卫主任设的局。”

      镜头转向了卫岷同,卫岷同说:”法律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国家没有法,我们就得想办法。只要想办法,总会有办法。”

      这时,镜头给他来了个特写。

    【审核人:雨祺】

      本文标题:张兆昌:鱼塘风波(故事)

      本文链接:https://www.sanwenzx.cn/showinfo-167-181443-0.html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蜀韵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Powered by 散文在线,学的不仅是知识,更是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