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现代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王广安:“抢”母亲的故事

时间:2020-05-15 18:48:28字数:6650【  】来源:原创 作者:言书凌 点击:0

  乡村的夜晚,宁静。无为县城近郊,一个叫大金庄的村庄没有城市的喧嚣,笼罩在一片墨色中。这个村庄据传有一百多年历史了,当年有王姓六兄弟自华疃村来此拓荒垦田,生栖繁衍,王氏族人老实本份,世代务农,一直过着平静安祥的日子。

  农村人有早睡的习惯,不到晚上九点,村庄多数人家早已关灯休息。只有村庄最东头的一家还亮着灯。女人和男人在说着话,女人叫金桂,男人叫王三平。

  “村庄马上拆迁了,听说一个户口国家给补贴12.5万元安置费,还可享受45平方米的住房面积”。金桂对王三平说,“你母亲的户口安在你哥哥家的户口薄上,赶紧把你母亲的户口迁到我们家的户口薄上,不然到时拆迁费都让你哥哥占去了。”

  对于妻子金桂的想法,丈夫王三平不是没有想过,可是这话说不出口呀。王三平忧郁着脸,一直不说话沉思着,似在回想着母亲。

  母亲冯氏,一生受尽苦难,年轻时赶上“浮夸风”和三年自然灾害,逃荒要饭,人瘦得变形差点饿死,后来嫁给了父亲,生育了四个子女。父亲身体不好,加上生产队繁重的劳力活,榨干了身上的血气,经常卧病在床,干不了多少活。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一个农村女人要养活四个子女何其难。冯氏生性坚强,看着在生产队做活是不行的,便丢下年幼的子女独自一人到北京帮工,用现在说法是第一批打工者。由于冯氏勤劳苦做,聪明能干,受到主人家的肯定,每个月能得到15元的帮工费。全家五六口人,靠着冯氏的帮工渡过了那段艰辛岁月。直到上纪世纪八十年代未,冯氏岁数老了,帮工的活干不动了便又回到村庄。

  看着丈夫一直低头不语,金桂忍不住了说:“你傻呀,你母亲都八十多岁了,今天这个病明天那个病,她还能活几天呀,这笔拆迁安置费不能让你哥哥独吞了。”王三平也忍不住顶撞金桂说,以前,你对母亲孝顺一点,母亲也不会把户口迁到哥哥家的,现在想到户口了。

  “不行,你要不把你妈的户口迁过来,这日子就不过了,咱们离婚。”一说到离婚,刚才还倔强的王三平不说话了,似乎击中他的软肋。

  十多年前,王三平在建筑工地干活,不幸从工地一高处摔倒,后脑勺被摔坏,差点成了植物人,至今后脑勺靠钢筋支撑着。王三平看病就花费家里一二十万元,妻子金桂没有离弃他,照顾相伴,在外打着零工,过着艰辛日子。王三平从内心来说对妻子是感激的,生活中对妻子的话是言听计从。如今,妻子金桂提出把母亲户口迁过来的事,只得向哥哥开口,但又怕哥哥不答应。

  冬天的太阳是慵懒的,晨雾在阳光下显得刺目耀眼。一夜没合眼的王三平早早便来到村西头哥哥水栓家。水栓家是一幢三层楼房,显得豪华气派,水栓由于头脑活络,这些年在北方一个城市做板鸭,买卤食,肯于吃苦,加之精心烹饪,味道好,人缘广,生意做得风声水起,按照农村人的说法发了财,过上了小康生活。

  王三平来到哥哥家,先是没有跟哥哥说,他知道这事母亲不答应是没有用的,于是直接找到母亲冯氏。冯氏独坐在屋里,脸上布满了岁月的沧桑,头发已全白了,过去那个精明能干的“保姆”形象已荡然无存。冯氏看到儿子三平的到来,满心欢喜,毕竟这是自己的孩子。“妈,村庄拆迁的事你可能已经知道了,金桂叫我来和你商议,把你的户口迁到我们家去吧”王三平向母亲哀求到。

  “金桂还有脸叫我把户口迁过去,我不同意”母亲冯氏口气生硬的拒绝。“你不同意,金桂就要和我离婚的”王三平再次哀求。

  “你们离不离婚,与我无关”冯氏对王三平说到,你父亲去世早,家里就靠你哥哥水栓在支撑着。三平你现在住的房子还是哥哥水栓帮你建的,你和金桂结婚后,有没有赡养过我一天,有没有管过的生活,生病时有没有看过我,金桂这么多年从没给我好脸色看,就差没有虐待我了。况且这些年我吃住都在你哥嫂家,现在叫我把户口迁到你们家,你们想得到那笔拆迁安置费是不可能的。三平去找你哥说去吧。

  水栓看到弟弟三平清早来找母亲,不知为何事,当听到母亲房间里的争吵声便走进来。当水栓得知弟弟的来意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说道:“你把母亲的户口迁到你们家,可以呀,那你和金桂要把我这些年来赡养母亲的费用结算一下,还有母亲的养老送终、看病就医费用,我们弟兄俩平摊。”一听说要平摊赡养母亲的费用,王三平不说话了,这一二十年来,自己由于身体有病,家里条件不好,确实没有照顾好母亲,如果平摊的话没有个十几万元是下不来的,而且后面还有养老送终费用。

  村庄不大,村东到村西也就是十分钟的路,这边住的是母亲,那边住的是妻子。这段路,王三平足足走了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回到家,王三平坐在桌前苦闷,更无心思吃早饭。

  “你母亲不同意迁户口,就和她断绝母子关系”金桂冲王三平吼着,让你母亲和你哥哥过,以后就当没有你这个儿子。

  “兹有王三平和王水栓兄弟俩协议,今后母亲冯氏由王水栓赡养,冯氏与儿王三平断绝母子关系,今后养老送终一切与王三平无关……”,在大队书记作为证人的情况下,王三平和王水栓兄弟俩签定了协议书。

  从大队回家的路上,王三平拿着这份协议书,越想越气,心里不能平静,快到村口时叫道:“哥哥,有句话跟你说”。水栓不知弟弟要说什么便走了过去。三平乘哥哥不注意,猛地挥拳砸向哥哥的脸上。水栓猝不及防应声倒地,昏晕过去。

  幸好附近有邻居看到,赶紧将满脸是血的水栓扶起来送到村诊所救治。水栓受此突然袭击,但膀大腰圆的他还是有力量还击的,但一起弟弟后脑勺里的钢筋支架,挥起的拳头忍住了。

  听说兄弟俩打了起来,跟在后面赶来的母亲冯氏说“打电话报警”。水栓平静地看着母亲说,不要报警,他是我弟弟。

  母亲冯氏看着水栓心痛地说:“哎,都是拆迁惹的事。”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言书凌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言书凌 会员等级:文学进士 用户积分:401 投稿总数:91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11 他的生日:04-28 注册时间: 2020-03-26 15:56:06 最后登录: 2020-07-05 10:25:52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