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现代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周伯文:团长,团长

时间:2020-05-13 00:20:37字数:5606【  】来源:原创 作者:徐洁 点击:0

  整整过去半年多了,我还是不敢相信你已驾鹤西去。

  一个年富力强壮实如塔的人怎么会走呢?

  一个满腹诗歌才华横溢的人怎么会走呢?

  我想不通,我也不愿去想通,可不愿去想之事往往又是生活中最令人欣喜或悲伤的事。

  2011年5月的最后一天,惊闻你离去的噩耗,顿觉天旋地转,一簇簇开得正旺的栀子花也刹那间洁白黯淡芬芳尽失,一朵朵喜笑颜开的虞美人也不禁纷纷垂下头滴下痛苦的泪珠……

  团长,你真的走了吗?你真的舍得丢下我们这些爱戴你的文友,而去天国与李白杜浦饮酒吟诗吗?

  团长是你年轻时的官衔,也是你人生中第一个官衔——你风华正茂血气方刚时就当上了剧团团长。虽然不久你又调到另外一个部门,虽然后来你又升迁,但不论到哪个部门任职,认识你比较早的文友还是喜欢或习惯喊你团长,因为在文友的心中,团长已经不是你什么官衔了,而是兄长、老师或带路人的代名词了——我们文学圈子里的兄长,我们文学团队的带路人。事实上也的确这样,直到你离去时依然是我们县作家协会主席。你也喜欢别人喊你团长,你说听见喊你团长,你仿佛又年轻了,还有种兄弟般的随意感亲切感。

  我也有幸成为认识你比较早的人之一,我清楚记得26年前深秋的一个夜晚,两个写小说的朋友去福利院邀我,“走,带你去认识认识团长,团长会写诗呢。”那时我正值热血沸腾的文学青年,一听拜见写作高手,特别的兴奋。他们带我到老街上头,接着拐过一条巷道,然后停在一排平房前,“团长家到了。”进屋后,你和你爱人非常客气,热情地给我们泡茶倒水,特别是你,虽然比我们年长10来岁,但没有一点做作,没有一句官腔,而且显出的那种高兴劲儿就象见到多年未面的亲密弟兄。和蔼,豪爽,健谈,干练,博学,这是你给我的第一印象。你激情四射地聊着,聊雨果,聊卡夫卡,聊马克吐温,聊短篇小说大师契可夫和莫泊桑。然后我们提议成立一个文学社,想请你带头操作并当社长,你连说好好好,你还说成立文学社可以带动更多的人爱好文学,你还说在文学发达的国家有很多文学沙龙。很快,一个名叫“太阳鸟”的文学社在我们这个县城兴起。

  不久后,我又去过一次你家,也是在晚上,是一个写诗的朋友带我去的。写诗遇到写诗的就象知心爱人在一起,聊起来就更投机更开心了。那晚,你们两个写诗的在一起聊得很多很久,从裴多菲聊到顾城,从雪莱聊到北岛,然后又聊新潮诗与朦胧诗,聊各种诗的流派,我在一边听得津津有味如痴如醉。仿佛一眨眼的功夫,已是深夜12点多了,从你家出来时,萧瑟的秋风散发出阵阵寒意。但我们的心依然被你浓浓的诗情澎湃着,温暖着。谁也没有想到,在26年后一个飘满栀子花香的早晨,你从高高的六层楼上落下,用飞翔的形式给自己生命画上了一个重重的叹号。有时我想,是听见顾城的呼唤,还是看见海子的招手,才让不到花甲之年的你,出现了不该出现的惨然一幕,来一次令人哀恸的突然告别?

  20多年来,你既是我文学上的老师,又是我生活中的大哥。特别是后来你当文化局长期间,对我照顾颇多,关爱有加。92年我从福利院出来经商,经营的大多是与文化有关的生意,比如开棋室、摆台球,开音像店。你不仅一直把我文化管理费减免了,还常常对手下人说,一个拄双拐的残疾人开店挣点钱多不容易,怎么能忍心去收他一点管理费,再说全社会都在关心帮助残疾人呢。特别是经营音像店那几年,有时根据顾客需要,我也偷偷地搞点盗版和成人版的碟子,当同行因此而被处罚时,他们就忿忿不平地反映,说怎么不来检查我的店,又是你替我担待了,当然,在背后你悄悄叮嘱我要注意点,谨慎点,不要授人以柄。

  虽然我爱好文学比较早,其实也没写出什么名堂,发些小豆腐块也是断断续续的,而你总是说我不简单,你说一个孤苦伶仃而又重度残疾的人,能够开店经商自谋职业,本身就非常辛苦和艰难的了,还坚持文学创作就更不容易,没有一种坚定的生活信念是不行的。每次召开文学方面的会议,你都尽量通知我参加。2002年12月,我散文集《感受真情》出版了,县委宣传部、民政局、文化局、残联和新华书店联合给我举办了比较隆重的发行式。在发行式上,身为文化局长的你,怀着欣喜的心情和钦佩的感情,对我的作品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赞赏,对我身处逆境如何艰难创作的事迹,给予了高度的赞扬。后来我结婚时,你不仅参加了我的婚礼,而且还热心地给我当证婚人,在婚宴上,你又以诗人独特的气质,发表了声情并茂的讲话,给我的婚礼增添了更加喜庆的气氛。

  没想到,你突然离开了我们,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不知多少次,每每想起你的音容笑貌,想起你的大恩大德,泪水都不由自主地模糊了我的双眼……

  哭哉,团长!哀哉,团长!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徐洁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徐洁 会员等级:文学翰林 用户积分:1002 投稿总数:92 篇 本月投稿:17 篇 登录次数: 19 他的生日:02-08 注册时间: 2019-06-08 13:43:25 最后登录: 2020-07-03 23:39:44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