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现代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焦焕章:做欢团

时间:2020-01-08 18:07:54字数:6912【  】来源:原创 作者:佩佩 点击:0

  欢团,是故乡无为的一种传统的喜庆食品,深受男女老少的欢迎。关于欢团,有这样的一个民间故事。

  远在三国时期,周瑜的“妙计”落空,诸葛亮将计就计,让刘备到东吴招亲,结果娶了孙权的妹妹孙尚香公主为妻。有一天,刘备在赵云的保护下,带着孙夫人,从东吴的长江水路回荆州,途经居巢的濡须(即今无为)时,当地官员为了恭贺刘皇叔的新婚,就送上了十多万个欢团,以示恭贺。刘皇叔欢欢喜喜、团团圆圆回归。自那以后,欢团,便在无为沿江一带传承下来。

  欢团,这名字很喜庆,是欢乐团圆的象征。旧时的老家,逢年过节,或者遇有大小喜事,乡民都喜欢买这种美食。欢团,不仅名字吉祥,而且香甜可口,容易消化,老少皆宜。那些爱看热闹的小孩,更是巴不得能吃上两个。

  父亲做过糖坊师傅,是当地做欢团的唯一手艺人,远近闻名。他还带过何光文(我大妈的外孙)等两个徒弟。

  旧时,每逢大年将至,父亲就请来帮手,在家里做起欢团。我15岁时,在读私塾之余,父亲就教我搓欢团了。我学会以后,父亲就不再请人了。

  为了做好这桩小买卖,每年春季插秧时,父亲就会栽种两亩优良品种的“麻壳糯”。随后,从施肥、灌溉、打乌头,到收藏,全都细心打理。

  做欢团,得先做好冬米和熬出糖稀。这是做欢团的主要原料。

  先说做冬米。

  那时,是用家中常年备有的土磨子,先把麻壳糯稻子,磨出糙米来,再用石臼,臼成“熟糯米”——就是臼去稻壳(糠),成洁白的糯米。然后,用竹筛子筛去碎米,选出颗粒整齐的糯米,入缸收藏待用。等到三伏天,父亲便将收藏待用的熟糯米,先放在冷水中浸泡够时,再置入专用大木桶(俗称“镜子”),放在锅灶上,让烧沸的水蒸气,把木桶里的糯米,蒸成不软不硬的糯米饭后,就倒在干净的专用竹篾席上,摊开摊薄,让烈日暴晒干燥,再用石臼,将粘在一起晒干的糯米饭,擦成颗粒状,再过筛,去掉碎米,这就是欢团的半成品――上等冬米。

  然后,做糖稀。

  父亲是用自已制作的大麦芽糖,做欢团。每年秋种时,选用优良的大麦种,下地。次年,父亲就把收获的大麦,适时发出大麦芽,再和糯米按照比例放在一起,经过发热等工艺过程,糖稀——麦芽糖,就做成了,它是做欢团必不可少的粘合剂。

  准备好了冬米和糖稀,就可以安排做欢团了。

  父亲是用传统手工艺做欢团,他先把冬米炒成冬米花。过程是这样:把收藏在陶坛中洗净的专用河沙,放入铁锅中加热。妈妈在锅灶下,将一把一把稻草,填进灶膛烧火,父亲站在锅台上方看火候,一边适时提示妈妈,什么时该烧大火,中火,什么时只能烧小一点火;一边他用专炒冬米花的木刀,在锅里不停地翻动沙子,一旦温度合适,父亲就立即向锅中倒入定量的冬米,随即急速地翻动锅里的沙子。当沙中泛起一颗颗白色的米花时,他就快速地用特制的大铁铲,连同河沙,一铲一铲地放入专用的铁丝筛子。筛下河沙后,洁白可爱的冬米花就留在筛子里了。最后,再将其倒入大篾簸箕里冷却,用大木桶密封保存待用。

  怎么做欢团呢?要有两个人互动,方能做出欢团。

  凭经验和古老的操作,父亲先用手抓出定量的糖稀,放进盛放冬米花的釉陶瓷盆中,并掺拌和匀,再用手抓出若干量和拌好的糖稀冬米花,放入一只大酒杯中,随即用另一只手心,和持大酒杯的手,熟练而快速地协调互动转出——在酒杯中转成雏形的欢团,一个、一个地团转好;然后,一个一个地,依次放进特制的竹具;团转一个,放进一个,直到依次把竹具放满。

  这种专用先存放雏形欢团,后搓欢团的竹具,约四尺长,是父亲早年请竹工,将一根大如椽的标准园竹,一破(锯)为二,并刳去其节,打磨光滑,做成可合二为一的两片竹具。这是过往的古老时代,衍传下来“搓欢团”的必备用具。

  雏形欢团放满一只竹具后,则由“搓欢团”的人,立即用双手互动,一只手拿起已放满雏形欢团的那个竹具,另一只手,同时拿起和前放雏形欢团,本是一体的待用竹具,轻轻合在一起,随即两只手中各持的一只竹具,一前一后、先慢后快、渐搓渐快放在竹具里的雏形欢团,待到把雏形欢团搓紧,渐渐给力到搓实在时,就倒入篾簸箕里,待冷却后,在欢团上,点上四个(事事如意),六个(六六大顺),或八个(八八发财)的小红绿点,这就是成品欢团了。

  这种又香,又脆,又甜,团团圆圆的欢团,在家乡,不知传承了多少年。不论是清贫农家还是富户,逢上节日或婚嫁、生儿育女、新媳妇回娘家、盖新房上梁等喜庆日子,这象征吉祥的“欢欢喜喜”、“团团圆圆”的“欢团”,都是首选的糕点佳品。

  每逢腊月初八、正月初八这两个“黄道吉日”,父亲便戴着礼帽,腰间束上一条紫黑色的羊毛围巾,肩披担肩,穿着奶奶为他特做的薄棉布鞋,用两头微翘的槐树扁担,挑着两个盛满欢团的棕篓,到距家稍远的地方,去走村串户地叫卖。父亲说,“在家门口的庄前村后叫卖,熟人多,难为情”。

  1951年,老家土地改革,住村的土改工作队陈步云、黄世娟说,“田地本是农民开,如今归还理应该”,农民可高兴啦。父亲是自然村农会分田组成员,在丈量田亩,分田的时候,他是丈量土地的拉绳子手之一,生怕是量少了一寸,分得不均。土改后的第一个春节时,父亲一下子做了比常年要多得多的欢团。为什么那一年做得特别多呢?父亲说,现在一些贫雇农人家,都分到了不少好田和农具,有的还分到了地主的屋(住房),他们当然非常快活。到了大年,这些人家就会像做喜事那样,来买欢团,散发给大家。果然不出父亲所料,那年春节前后,附近村上的不少人家,纷纷带着笆斗等各种各样可以盛欢团的东西,上门来我家买欢团,少则上百,多则几百,鱼贯地来买。没过几天,家里的欢团就卖完了。

  那一年的春节,父亲很开心。

TAG标签:

【审核人:凌木千雪】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佩佩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佩佩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580 投稿总数:186 篇 本月投稿:63 篇 登录次数: 46 他的生日:03-13 注册时间: 2010-09-17 17:57:13 最后登录: 2020-03-22 19:01:4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