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现代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薛玉玉:第七号桌

时间:2019-12-27 18:00:32字数:8163【  】来源:原创 作者:婷婷 点击:0

  夜里十一点整,她还没来。我关了店里所有的大灯,只留了吧台的射灯。暖暖的柔光将我包裹着,竟有些昏昏欲睡了。揉揉惺忪的眼,看看台历,没错,今天是阴历十月初三,她肯定会来的,每年这天都会来。

  十一点二十分,她来了,满脸歉意,说刚从另一个城市坐火车赶来,火车晚点了。我麻利地将一盘饺子下锅,又泡了自留的好茶。“还是茴香肉馅儿,八两。快吃吧,一定饿坏了。”

  两个盘子,各四两,面对面放着;第七号桌,还是只有她一个人,和往年一样。她慢条斯理地嚼着饺子,又不时对着我笑一下。

  “我儿子上大学了,去了南方。一个人有时候还真是挺孤独,想养只猫或小狗。”她并没有抬眼,像是在自言自语。我说自己不着急回家,可以聊一会儿的。我们喝了两壶茶,聊各自的近况,谁也没有提起他,那个叫翼的男人。

  打包好那盘没动筷子的饺子,递给她,送她出店门。“如果遇到合适的,就考虑考虑。另外,一定对自己好点。”看着她瘦小又落寞的身影,我忍不住说了这样一句。她停下脚步,又折回来,放下包和饺子,走到我面前停顿了几秒,然后轻轻抱住我说:“没关系的,不必了,这样就挺好。”

  看着她上了出租车,我慢悠悠往家走去。脑子里,她和翼的故事连贯成了一部无声的黑白电影,哗哗涌来。

  她和我一样,也出生在这座小城。她和翼是彼此的初恋,仅限于借借笔记逛逛街,生日里一起吃碗饺子的那种。她说那时的自己很自卑,家里姊妹多,经济来源只有几亩旱地和父亲帮人家烧砖瓦所赚的微薄收入。她很羡慕班里的女生在周末有花花绿绿的漂亮衣服,有精致的小单肩包。当然,她内心深处最羡慕的,是那些青春灼热的眼神,追随在某个女生的身上。她确信没人会注意到丑小鸭般的自己,可又不由自己地常常生出幻想:那一定是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皮肤会有点黑;他应该也不太爱说话,不会嘻嘻哈哈个没完惹人讨厌;最好爱看书,会踢足球。

  晚自习之前的黄昏,她最喜欢站在教室走廊边的窗户旁,望着小操场那一排笔直的白杨树。有风时,叶子会有规律地摆动着,太阳的余晖洒在它们身上,叶子正面的某些角度里会泛起浅浅的金光;而当它们摆动翻转时,杨树叶背面特有的银灰色便会瞬间光亮起来,好看极了。那天她正看得入神,都没发觉有人站在了跟前,一个低沉好听的声音说:“那排杨树很好看吗?怎么你老站在这里看。”她猛然回过神来,看到一张清秀真诚的脸正对着自己笑。“嗯嗯,好看,就是好看。”她觉得自己的脸一定是红透了,一定很难看,她语无伦次地低头小声答道。“我常在阅览室看到你的,看你看那些外国名著,其实我也喜欢。至于武侠和言情,从不看的,没意思。”“嗯,没意思,都是哄人的。”她的心里瞬间雀跃起来,竟然有人关注她,还知道她的喜好,这是多值得开心的事情。

  再一次在阅览室碰见时,他告诉她自己叫翼,高一级,也学文科。当时他手里正拿着她上周刚借阅过的《黑骏马》,“我看了六遍,这本书。”她笑着说,看了一眼他手里的书,又看一眼他,两人坐在了窗户边的木椅子上。

  后来他们一起去逛街,在漫天雪花里吃烤红薯;在周末早晨起个大早,去爬东山的大草坡;在彼此生日的时候去“饺子张”,吃茴香馅儿饺子,一人四两。他知道她喜欢数字七,所以固执地每次都非要坐第七号桌。

  那些日子里,阳光总是好可爱;深秋的雨,初冬的雪,也都一样可爱,像他;她甚至觉得某些美好无比的诗句都像他。可他们彼此并没说过一句所谓的“情话”,谁也没说过,连最最简单的“喜欢你”也不曾说过。

  转眼毕业,离校前的晚上,他们还是和往常一样,紧挨着坐在草坪边的石砖上,似乎没什么太多的话要讲。“你会把我忘了吧?”沉默过后,还是他先开口。“不会,不会的。”接着又是沉默。多奇怪,没有互赠礼物,没有眼泪拥抱。“不过他走出一段距离后又折回来,摸了一下我额头,便跑开了。”有一次她向我说起这个细节,当时还一脸灿烂的样子。就这样分开了,去了不同的城市,没有联系电话,没有通讯地址。“但其实只要想找,还是能找到的呀,总会有一两个有交集的同学或是老乡,对不对?”我觉得好可惜,为什么两个人都那么被动呢,被动得好讨厌呢。她只是笑笑,并重复着我的话:“是,被动得好讨厌哦。”

  随着年龄增大,父母不断催婚,她嫁给了第七个相亲对象。看吧,还是那个死样子,还是只喜欢七,但她并没有多少喜欢,对于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不喝酒的时候什么都好,也算体贴,可一沾酒就完蛋,完全像换了个人。在被家暴几次后,她果断选择离婚,独自带着儿子生活。她说自己也尝试过几段新感情,可都没有结果,没办法,心似乎失去了爱的能力。

  后来她带儿子又回到了小城,偶然间看到“饺子张”的店还在那个角落。其实无意间也听一位同学说起过,翼是那位同学远房舅舅家的表哥,还说他一直没离开过小城。她没有过多打听关于他的消息,有无家庭,做何职业,等等。

  又是一年生日,她几乎毫不犹豫就选择了“饺子张”,那是我盘下这家老店不久后的冬天。但其实当时我对她并无印象。一直到第二年的十月初三,那天店里人很多,她出出进进好几次,一直瞅着第七号桌的客人,直到他们离去。她快速坐下,招呼我过去:“我要茴香肉,八两,分两盘。”我当时很好奇,她的身旁并没有其他人。

  后来每隔段时间她就会来一次,每次都是茴香肉馅儿。平时并不挑座位,只在每年的十月初三和腊月二十三,是非要等到第七号桌子的,这两个日子里会多加一盘饺子,吃一份,打包一份。

  我喜欢和不同的客人做朋友,前提是说得来的,所以我们自然而然便成了朋友。她会向我絮絮叨叨很多事情,包括她曾经的婚姻,以及翼;说起上学时候的事情,她的整个人往往都是神采奕奕的。我也免不了俗,会说起我家爱人的毫无生活情趣,只对赚钱感兴趣;会聊最近正在读的书或小城里的某个八卦。但我们没有彼此的电话号码,微信也不留。

  我喜欢每年的十月初三和腊月二十三把第七号桌留出来,等着她;也会时不时关注一下第七号桌的某个男人,尤其是吃茴香肉馅儿的。

  “快睡吧,都几点了,你这个丑女人一天就爱捣鼓这些不顶饭吃的事情。”看着我在电脑前敲字,爱人又开始催了。“知道了臭男人,马上睡。对了,明天的采购单发过去了吗?”我嘴里说着,可眼睛并没有离开电脑屏幕;“早发了,茴香又涨价了,要不就先不上了。明天我去把肉帐给清了。”“还是上吧,少上点就是了。”“嗯,听你的。”

  夜,静极了,这城市所有的故事都开始入睡了。“饺子张”和它的第七号桌;叫翼的男人和许多年前的那排白杨;所有不曾说出口的爱,以及藏于心底的执念。睡吧,睡吧,刚看了天气预报,明天是个晴天,生意一定会很好。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婷婷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婷婷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用户积分:130 投稿总数:24 篇 本月投稿:3 篇 登录次数: 10 他的生日:07-15 注册时间: 2019-07-09 21:32:04 最后登录: 2019-12-27 17:59:52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