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现代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孙淮景:大舅来信了

时间:2019-11-30 18:01:46字数:6290【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打开母亲收藏信件的咖啡色皮包,看见有封信抬头有“大哥给我的第一封信”一行娟秀的小字。我知道这第一封信的事情,出人意料绝处逢生。

  1979年秋,母亲收到一封从雅加达发的信,信封注“中国安徽合肥中学张业勤老师(大兰)收”,还贴一张改退批条,上有往市教育局查询、请转寄市四十二中的批语。

  母亲十分惊讶。这封信,邮局稍不细致,早退了,合肥有几十所中学,没法送。还有,“大兰”是母亲小名。当年日军袭扰家乡,母亲和二姨被一根扁担两只篮子挑着逃难,后来母亲小名大兰二姨小名小兰。这事外人不知道,更不要说海外了。

  拆开信母亲怔住了,是她大哥我大舅写的。大舅解放前去台湾,此后杳无音信,此时信从天降,母亲想不到也想不明白。

  信开头写:勤妹,阔别卅多年,思念甚殷,曾多方打听您和妹及老母的近况,始悉您在合肥教书,并奉养老母,感人至深,特以此信试交,收到后火速覆信,致以为盼。

  母亲心跳得忽快忽慢,突如其来地失衡。1948年秋,她在女中读书,大舅来了,他说要去台湾,想带上母亲。母亲害怕极了,她仅15岁,兵荒马乱的,她哪知道怎么办。最终大舅一人走了,一走30年,现在突然找来了。

  外祖母听说大舅来信了,人精神矍铄利落许多,急着要看信,看着看着泪水抽抽搭搭地来了。她坐在小椅子上,从头到尾,跟我讲外祖父和大舅的事。

  1940年外祖父与日伪作战阵亡,身中6枪。这样全家成了烈属,母亲有抚恤金,大舅被保送重庆读书。大舅从此走上国民党的路,当空军,开飞机,最后去了台湾。

  我敛声屏气听得目瞪口呆,外祖父是国民党,大舅也是,还是空军。

  我从未见过外祖父,也弄不清他做过什么。文革那年,我看到大字报说他是“国民党少校”。我问母亲,母亲却很有意思地反问我,这是哪张报纸登的?外祖母和母亲从来不说外祖父,尤其是外祖母,守口如瓶,对于大舅,更是只字不提。

  在我的眼里,外祖父和大舅是影子,还是阴影,父母遭遇的许多麻烦都和他俩有关。父亲曾经很无奈地说,这位大舅哥,我连面都没见过,一来运动就被扯成常来常往的兄弟。大舅啥样我不知道,说像外祖母,但我觉得像电影南征北战里的国民党军,败得一塌糊涂。但父亲是共产党,大舅回来,怎么打交道?

  布谷鸟叫的时候,大舅回来了。他一身西装,身板挺直,很有气质的舅妈和一米八个头的大表哥一道。外祖母颤颤巍巍,把大舅的脸摸了又摸,说是我的大宝(大舅小名)哇。大舅一动不动,任由抚摸。外祖母说,你去重庆时穿一件长袍,我在里面缝了十块银元,可记得?大舅14岁去重庆,22岁去台湾,此时54岁,母子失散整整40年。在一边的母亲和二姨热泪盈眶。

  起先我以为这个久别重逢的场景,一定失声恸哭让人肝肠寸断,人有悲欢离合,离时悲痛欲绝,合亦悲不自胜。可是没有。大表哥说,他的祖母和他的父亲手挽手走了出去,像一个人一个整体。40年隔绝,悲伤枯竭了,反倒平静平和了。

  大舅回来,一些事情清楚了。当年他告别我母亲,未立即去台湾,而是带人回老家,将参与袭击外祖父的汪伪汉奸抓获,送进监狱。去台湾后继续开飞机,再后来被聘印尼航空公司。他说,台南抗战忠义堂有我外祖父的牌位。他一直托人打听家乡,打听到母亲在合肥做中学教师,就试着写了信,收信地址“合肥中学”是这样来的。这让我刮目相看,一封书寄数行啼,隔海难隔游子心。

  大舅想做两件事,给外祖父修坟立碑和善待亲人。第一件事很快成了,大舅拿出一笔钱,老家堂兄二话没说立刻动工。第二件事没做全,大舅要移居美国,想外祖母也去,外祖母不去,她说,话不通,上街打不到酱油,不去。外祖母不想离乡背井,就这脑筋,像树一样越老根扎得越深。大舅对母亲和二姨说,各来一个孩子留学,费用他出。可是我们两家兄弟姐妹,工作的工作,读书的读书,都没去。

  父亲对大舅有点外松內紧的味道。父亲称大舅大哥,大舅称父亲贤弟,除了敏感问题其余都谈。大舅随便些,父亲谨慎些,大舅邀父亲去美国,父亲只是诺诺,毕竟是1979年。父亲十几年后去了美国,那时我妹妹定居美国。

  外祖母很舒畅,整天眉开眼笑,逢人就讲儿子从天上掉下来了,跟天方夜谭似的。但大舅一走,不可思议了,租房子找阿姨,单过,然后找一帮老太天天打麻将。母亲说派出所会管的,外祖母说哪有警察管老太打麻将的。有一次过度了人休克,抢救三天,刚恢复,继续打。只好随她,今非昔比,她手头有美元了。丈夫离世,儿子远走,家破人亡,悲伤了40年。现在她在麻将桌上东征西伐,也可谓志气克壮老而弥新。

  大舅去美国了,挺着军人的身板。他经常写信来,还寄来计算器,他的信多繁体字,也很文言。母亲说大舅从小读私塾,四书五经浸透脑筋。

  一封信多重,秤不出来,但它让沉睡的苏醒,离散的团聚,中断的恢复和延伸。往实处说, 1978年中国改革,信漂洋过海来了,接着母亲重逢大哥,外祖母见到了儿子。现在又过了40年,他们都不在了,但信留下了,一段破镜重圆的历史留下了。

  上个月美国的大表哥回来,我和他说这封信的前前后后,他五味杂陈百感交集。当年跟随老蒋去台湾的,几乎都认为回不来了,后来回来团圆的,实属意外和幸运。我重新拾出信读,越读越惆怅,越读越唏嘘,好不悲亢好不辛酸。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20253 投稿总数:4365 篇 本月投稿:278 篇 登录次数: 754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12-05 15:26:0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