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现代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季传军:乡村英雄

时间:2019-11-30 18:00:57字数:18320【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回老家埝口,早上起来洗过脸刷过牙后,二弟喊我到对面那家茶馆喝茶。那天适逢埝口集逢集。

  茶馆坐南朝北,楼上楼下两层。小镇上人有下茶馆喝茶的习惯。每到逢集,镇上几家茶馆座无虚席。我们去的时候,楼下左边两张桌子上已坐满人,都是街坊邻居,二弟和他们很熟,笑着和他们打招呼。两张桌子的茶客年龄都较大,边喝茶,边吃瓜子、花生,有一位七十岁左右的老人还在喝早酒,他家开澡堂。他左手拿着扁瓶的二两装二锅头,慢悠悠啜一小口,就着右手中的烧饼,细细品味,酒香满溢。另一桌一位六十岁左右的老头,脸油光发亮,是街口卖卤菜的,边喝茶,边津津有味地吃着一碗肉丝面。旁边还有几位站着喝茶的,围在一起,正听一位四十多岁,打扮入时的妇女念昨晚的麻将经。女人说了一段后,转身从老头桌上茶壶倒一杯热茶,喝几口继续讲。

  我和二弟在右边靠后的桌子坐下后,老板很快端来一壶茶,我一闻就知道是白茶泡的,有一缕竹叶的清香。接着,又端来一盘炒花生、一碟南瓜子。二弟从身后的方桌上取出两只白瓷茶杯,先倒满一杯,再缓缓倒回茶壶,如此三次,手法娴熟。一分钟后,倒一杯递给我,顿时,清香扑鼻。我端起轻抿一小口,香甜可口,回味悠长。

  茶馆陆陆续续进来不少人,有几个熟人也不客气,找椅子围了过来,有人又添了一壶茶,大家边喝边谈家长里短,逸闻趣事。有人买来一摞隔壁刚出锅的烧饼,自己拿了一个,剩下的往桌上一放,招呼我们“吃吧,吃吧”。大家也不客气,纷纷伸手拿一个,大口吃起来。我稍加犹豫,也拿了一个,轻咬一口,又香又糯,好吃!

  不一会儿,又来了几个熟人,桌子边坐不下,干脆拿着茶杯站在旁边喝,烧饼也吃光了。陆续有人又加了一壶茶、一盘花生、一盘葵花籽。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我也喝好、吃饱了,肚子鼓鼓的,伸个懒腰,抬头往外张望。这时,听人大声招呼道“柱子来了”。接着,从门外进来三四个人,为首的大约五十五六岁,上身穿着黑色夹克,敞怀,下身穿着蓝色宽松裤,中等身材,平头,皮肤黝黑,体格健壮,笑眯眯地和每个熟人打招呼,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一看就知道是茶馆的常客。

  人们纷纷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和他打着招呼。他走到二弟身边时,和二弟握握手,二弟让他坐下喝茶。他一挥手,说,我们有几个人,到楼上喝。接着,回过头,双手在空中往下按了按,笑容可掬地说,你们喝,你们喝。有时间到家里喝茶。转过身,几个人迈开大步上楼去了。

  望着他的背影,我感到面熟,却又想不起来了,就问身旁的二弟,这人谁呀?

  二弟缓缓坐下,诧异地看着我,反问道,这杨岗闸下的杨柱子,你都不记得了?

  哦,是他呀?我脱口而出。

  说起柱子,那可是我们这的大名人。三十年前我就耳闻他的大名。

  集镇前面有一条河,是建设淠史杭工程时开挖的一条人工河,从安丰塘蜿蜒十多公里流过来,灌溉两岸四五个乡镇二十万亩良田。小时候听过一首儿歌,是一位念过私塾的小学老师编的,歌词是:淠史杭,长又长,河水来,变粮仓。菜花黄,稻谷香,鹅鸭遍地,鱼虾满塘。儿歌形象地反映了淠史杭工程给家乡带来的巨大变化,让我们那个地方成为富足之地,鱼米之乡。儿歌的原创者就是小柱爸。

  小河从小镇穿过,往东一公里流到杨岗闸,再一分为三,分别往东、往南、往北,流向下游三个乡镇。柱子家住在杨岗闸北边的一个村子,他父亲杨学文是村里的一个文化人,讲究耕读传家,是村民办小学校长,在当地很有威望。

  杨学文中年得子,柱子上面有三个姐姐。柱子出生时,当接生婆报告生了个小子的喜讯后,杨学文兴奋地像驴推磨一样,背着手低着头,不停地在堂屋里打转转,口里喃喃念叨:柱子,柱子,我老杨家以后有顶梁柱了。这样,柱子一出生,几分钟后,名字就有了。

  杨学文本来想把柱子培养成一个和他一样的文化人,无奈,柱子喜动不喜静,不是念书的料,勉强混个初中毕业。柱子初中毕业时,几个姐姐已经出嫁。好在柱子十分聪明,学什么像什么,身体素质很好,尤其是身体的柔韧性,在稻场上,能够倒立用双手走很长的路。杨学文考虑到家里就柱子一个男孩,上初中的时候,就把他送到他的朋友、街北头小学一位体育老师门下,偷偷跟他学武术。这位体育老师是世外高人,武术、书法、绘画、音乐样样精通,若干年后,成为一代书法名家。

  柱子断断续续跟体育老师学了四五年,十八岁出师。出师后,师傅跟他约法三章,一是练武用来防身强身,不能欺负人;二是遇见不平,要挺身而出;三是要始终低调,不可显摆,不可对外人道是他的徒弟,不要经常来找他。柱子牢记师傅的话,除了每天在家里偷偷练武,在田里干活外,从不在人前显露身手,以至于柱子出师后几年里,都没有人知道他会武功。在他二十一岁那年,柱子终于遇到机会,打了一架而出名。

  那些年,武侠电影风靡一时,小镇也兴起了武术热,年青人练武成风。镇上几个会点武功的,前来拜师的年青人踏破门。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打架的人也多起来。话不投机,拳头解决。

  一天晚上,柱子和村里的两个伙伴二鹏、三孩到电影院看电影,三孩买票时跟街上杀猪的黑毛发生冲突,排在后边的黑毛硬是把三孩挤到一边,自己先买了票。血气方刚的三孩上去和他理论,黑毛二话不说,扯着胳膊把他甩到地上,正要上前踹他,被赶过来的柱子一把拦住。黑毛看了看比他矮半头的柱子,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说了一声,小子,滚开!伸出右手用力一推,想把柱子推开。让黑毛万万想不到的是,逮一头二百多斤的猪都不在话下的人,此刻,手仿佛推在一堵墙上,对方纹丝不动。这下黑毛火了,张开双臂,挥舞拳头,劈头盖脸朝柱子倾泻下来,都被柱子一一躲开,然后,瞅准机会,给黑毛来了一记直拳,稳稳打在黑毛的下巴上。黑毛咆哮着抓住柱子两肩,用力把他甩出一米开外。柱子侧身倒在地上,黑毛紧跟向前跨出一步,想把柱子按在地上痛打一顿。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柱子双手撑地,身体腾空而起,右脚狠狠地踢在黑毛的胸口,随后,右腿在空中打个旋,又站了起来。黑毛猝不及防,“蹬、蹬、蹬”退后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站不起来。

  好,一脚冲天。好小子,好身手!这时柱子才看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围了一大圈看热闹人。柱子赶快拉起两个目瞪口呆的同伴,钻出人群回家了。

  这个黑毛是镇上的一霸,练过武,家里也有钱,号称“南霸天”,竟然被一个无名之辈三两下就打倒,真是不可思议。这是谁呀?这么厉害!有人认识柱子,就说,这是杨岗闸下的杨柱子。

  柱子在电影院打架的事传到杨学文的耳朵,杨学文狠狠把柱子教训一顿,说枪打出头鸟,你年纪轻轻争强好胜,早晚会吃亏的。从此,杨学文对柱子管束更严,轻易不让他上街,晚上更不让他出门,免得惹是生非。

  附近喜爱武术的年轻猴子,打听到柱子家的住址后,趋之若鹜,带着礼物,三三两两来到柱子家,要求拜师学艺,都被柱子婉言谢绝。有的赖在他家不走,被杨学文一一轰走。有的人不甘心,学着杨露禅偷拳,晚上扒着他家墙头往里瞅,希望柱子练功时,能够学到一招半式。柱子就把晚上练功改在了清晨,这些人只好无奈而归。

  街上有几个女孩,听说柱子打架的事情后,怀着对英雄的崇拜,结伴骑着单车到杨岗闸玩,借口到柱子家讨水喝,借机看看心目中的英雄。几次三番,有的还表现出爱慕之情,送小礼物,邀请柱子到家玩,相约一起看电影。精明的柱子妈委婉地告诉她们,柱子已定亲,快结婚了。女孩子们听后,脸上露出失望之色。

  为了彻底拴住柱子的心,第二年,杨学文给柱子娶了亲,儿媳妇是东边瓦埠湖边上湾里人,叫秀子,长柱子两岁,柱子五六岁的时候定的娃娃亲。秀子身材高挑,皮肤黑里透红,特别能干,家里家外一把手。当初,柱子出生喝过满月酒后,杨学文就开始给柱子物色找一个“老干爷”(干爸),最后,找到东边村子里一个刘姓的人家,“刘”,谐音“留”,目的是让柱子健康成长。每年柱子都去给老干爷拜年。几年后,在“老干爷”的撮合下,杨学文又与陈姓结了亲,跟柱子订亲的就是陈家的二女儿秀子,聪明伶俐,乖巧可爱。按老规矩,柱子逢年过节都要去送节礼,两个孩子经常在一起玩。相处久了,俩人对自己的亲事都很满意。“陈”,谐音“成”,也是一种美好寓意。见多识广的杨学文,对这两家都知根知底,都是殷实厚道人家。

  柱子成亲后的几年里,一年四季忙个不停。除了冬闲时,偶尔上街到茶馆喝喝茶外,很少有机会上街。农忙时,他要先帮湾里的岳父家干活,还要帮老干爷家干活,最后,才轮到自己家。几家的田地加在一起,有几十亩。那时,种田还没有实现机械化,还是依靠老牛、人挑肩扛原始的耕作方式。好在柱子有的是力气。经过日复一日的田间劳动,柱子人晒黑了,身体也更棒了。

  就像杨学文写的儿歌唱得那样,柱子徜徉在油菜花香、稻谷金黄、鱼虾满塘的大自然中,与世无争,苦中有乐。农忙时,连天带夜地种田,河水上涨时,拿着罾网到河里捕鱼卖钱,冬闲时,和村里的瓦工们帮人家盖房,挣个过年费。秀子养鸡养鸭养猪,发展家庭副业,打理自家菜园,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人们慢慢把柱子淡忘了。直到有一天,发生一件事,打破了柱子宁静安逸的田园生活。那时,柱子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城里一个号称“跤王”的人,到埝口集挑战摔跤,几个本地有头有脸的“练家”,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跤王”赢了后,还把他们奚落一番,让他们颜面尽失。气愤之余,有人就想到深藏不露的柱子,再三邀请柱子出山,给咱埝口集人挽回颜面。

  两人的较量是在江黄路边的一个打谷场上,现场有好几十人围观。“跤王”看到柱子时,居然笑了,心想这埝口集看来真没人了,前面几个大个子都不是我的对手,何况你这小个子。

  “跤王”足足有1米80,像个铁塔一样站在柱子面前。两人按照规矩,都穿着背心。

  刚一交手,“跤王”就感觉不对劲,面前这个小个子就像个泥鳅一样滑,根本抓不住。有几次,感觉已把他的头夹在肋下,等到用力摔时,发现他已逃脱。这小子是在跟我打消耗战。“跤王”心想,必须速战速决!几个来回过后,终于让“跤王”像钳子一样抓住柱子的两只胳膊,一哈腰,右腿向前迈一大步,把柱子已稳稳扛在肩上,然后,快速旋转几圈,再用力把柱子投掷出去。谁知,柱子像体操运动员一样,在空中一个翻滚,双脚已稳稳落在地上。还没等“跤王”反应过来,柱子一个猛虎下山,牢牢抱紧“跤王”的双脚脖子,再一个“母猪拱地”,一个铁塔轰然倒塌,“跤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打败“跤王”后,柱子的功夫才得到行家的真正认可,从此,他的事也多起来。他一不收徒,二不参与打架斗殴,三不愿当村干部,四不想跟人合伙做生意,除了喝茶外,基本没有什么爱好。他主要是义务调解民间纠纷。由于柱子名气大,办事公道,双方都信任,一些政府部门调解不了的纠纷,他都能出面调解好。

  埝口集是粮油集散地,做粮油生意的比较多。有两家米厂离得比较近,因为争夺粮源发生冲突,互不相让,各找了几十人,准备了砍刀、片刀、铁棍、铁叉等器械,约好晚上在中学后面的一片荒地了结。说白了,就是打群架。巧合的是,两家都找到柱子,请他帮忙打架。柱子就把他们约到街口一家茶馆说和。柱子说,你们只逞一时匹夫之勇,有没有想到打架后怎么收场?人打死了,你们要偿命,把人打伤、打残了,你们要付医药费,管人家下半辈子,弄不好会倾家荡产。亏你们还是做生意的,这个账都没算好。做生意就要老老实实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讲究诚信和公平竞争。既然你们都找到我,就卖给我一个面子,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以后两家不要再到路上拉生意了,现在又不能强买强卖,人家愿意把粮食卖给谁,就卖给谁,愿意买哪家的,就买哪家的。最后,一场械斗危机,被柱子和风细雨化解了。

  山里来的小梁,在埝口集卖茶叶十多年了,柱子是他的老主顾。一天,柱子到他那买茶叶,小梁向他哭诉,说街上有几个混混,经常晚上喝过酒到他店里拿好茶叶,说是记账,半年多欠了好几千也不给钱。

  柱子在小梁店里等了几个晚上,终于等到那三个人。三人一见柱子,一愣,柱子笑着对他们说,听说你们拿人茶叶不给钱,咱可不能在家门口欺负人呀!小梁是我朋友,给我个面子,一个月内把钱还上吧。说完,就走了。

  一个月后的一天傍晚,小梁特地带了卤菜,来找柱子喝酒,表达谢意,说钱都还了。吃过饭后,小梁留下两袋上好的茶叶。柱子坚辞不要,小梁只好带回。

  不知从哪年起,到了冬天的晚上,从煤城来的人,开着没有牌照的面包车,半夜到乡下偷鸡鸭鹅羊,甚至狗也偷。更可恶的是,这些人把狗毒死后,把人家的门从外面反锁上,然后不慌不忙地到羊圈、鸡笼、鸭笼、鹅笼里逮,装进袋子放到车上扬长而去。简直跟抢没有两样。一时间,把宁静的乡村搞得鸡犬不宁,人心惶惶。虽然派出所加强夜间巡逻,政府也让各村成了治安联防队。无奈,盗贼太狡猾,根本抓不住。偷盗案件还时有发生。这些人带着家伙,甚至还打伤制止他们的村民。

  已经当上村民兵营长的二鹏找到柱子,让他出面帮助逮盗贼。柱子说,我正有此意。就和他们一起晚上巡逻。

  一天下半夜,柱子和二鹏他们三人正在大路上蹲守,借着微弱星光,隐约看到一辆白色面包车开过来,断定就是盗贼。柱子拿着一根两米长的钢筋,杵在路中间拦住车子。车子停在柱子面前,从车上下来四个歹徒,操着砍刀、铁棍,二话不说就冲了过来。二鹏和另外一个人哪见过这个阵势,吓得站在柱子后面瑟瑟发抖,不知所措。

  柱子以一敌四,左突右挡,只听得叮叮咚咚阵阵金属碰击声。柱子用钢筋撩开前面大汉的砍刀,突然朝地上一扫,只听“哎呦”一声惨叫,大汉重重倒地,身体弯成虾米状,搂着双腿哭爹喊娘。其他三人见势不妙,丢下手中的家伙齐齐跪倒,磕头告饶。

  柱子让他们扔下偷盗的东西,警告他们“再敢来,打断腿”,才放他们走。然后,让二鹏他俩把东西放到村部,通知失主过来认领。第二天,失而复得的村民,还特意给柱子送了一面锦旗,上写“保一方平安”。年终,柱子被镇里授予社会治安先进个人。

  从那以后,方圆几个村子再也没有盗贼光顾。

  一天,镇上一位政法大学毕业,在省城政法系统工作的人回乡,柱子被邀请陪客吃饭。这位政法干部对柱子的经历很感兴趣,笑着对柱子说,你是我们家乡的民间英雄。柱子连忙摆手说,不敢当,不敢当,我只是一个乡野村民。政法干部又接着说,放在从前,你们这样在乡村有威望、却又没头衔的人,叫乡绅,按现在的说法,就是社会贤达。柱子接着又摇头说,我只是普通的平民百姓,平平淡淡生活,凭良心做事。政法干部正色道,你可不一般,你不仅是家里的顶梁柱,也是乡村安全稳定的顶梁柱!社会治安和乡村治理,光靠政府不行,还需要千千万万像你这样的人,义务调解民间纠纷,保护一方平安。说完,端起酒杯站了起来,对柱子说,我敬你一杯!

  此时,茶馆里的人喝好茶后,陆陆续续往外走。我突然想去楼上看看柱子,有十多年没见到他了。二弟看我朝楼上走去,就问我干什么。我说,去看望柱子。二弟笑着说,见面可知怎么称呼他,我听后一愣,他不是柱子吗?二弟说,现在见面该叫他杨大队了,周边老百姓封他为沿湖四村治安总队大队长。

  我听后,哈哈大笑。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20328 投稿总数:4380 篇 本月投稿:293 篇 登录次数: 754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12-05 15:26:0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