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民间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树皮上写着的尺三

时间:2019-01-09 17:27:43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1

  一大早,磨盘村的大槐树下便围满了人。

  靠着大槐树半躺半卧的是一个蓬头垢面、披头散发、似人非人的活物。活物的手臂上拴着一条绳子,绳子的另一头牵着一只猴子。猴子个头不大,睁着惊恐的眼睛扫视着众人。

  “快看,眼睛、鼻子,还有破草鞋里露出的脚丫子,活脱脱的就是一个野人啊!”有人捏着嗓子说话。

  秋风吹落了树上的槐叶,有一片没一片地落在这个人们嘴里说的“野人”身上。“野人”伸出一只手把额头上的头发向后一拢,露出了人的面目,也证实了大伙的说法。

  一个穿着粉红上衣的小女孩胆子大,把手里的零食扔给了猴子,猴子把食物捡起来,却没有送到自己嘴里,蹭蹭那个 “野人”的脸,用力塞进了“野人”的嘴里。

  许多的食物抛在了猴子的身边,等着把那个“野人”喂食的差不多了,猴子也开始大口地吞咽起来。

  人越聚越多,也许是吃了东西有了精神,那个“野人”竟顺着老槐树粗大的树干站了起来。胆小的姑娘媳妇像是被“野人”的这个举动惊吓到了,缩着身子向后倒退。

  “野人” “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摸索着从快要碎成布条的衣兜里掏出一片树皮。树皮铺到了他自己的面前,站在近处的人可以看到,上面歪歪扭扭地有几行字。

  “孩子是叼仔,我是磨盘村的尺三。”

  字是用烧焦的木棍写成的,尺三两个字写得时候好像用了很大的力气,很黑也很粗。

  2

  尺三是磨盘村人,但多少年过去了,尺三已经成了村里人的一个记号,一段回忆。

  说起尺三,人们首先想到的肯定就是蝶儿。

  一大早起来,蝶儿听到了村里人的吵吵声,也随着大伙到大槐树下面一起看热闹,等到看见树皮上写着的尺三两个字时,无数双眼齐刷刷地射在了她的脸上。蝶儿再也站不住了,低着头回了自己的家。直到在木制的椅子上坐下,她还能感觉到胸心口的血液还在一股一股向外奔涌,整个脸都火一样地发烧。那根绳子,那根蝶儿到死也不会忘掉的绳子不停地在她的眼前晃动,搞得她心神不定。

  人们都说尺三死了,连尸首都没有留下。多年前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的尺三,竟突然写在了树皮上,如果不是见了鬼,肯定会有一段不平常的故事尘封在了这段岁月的长河之中。

  蝶儿爱过尺三,爱的那样义无反顾,爱的那样轰轰烈烈。蝶儿的脑子里经常出现就是那样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她和尺三的身体像两条蛇一样缠绕在村后山上的一顶土窑洞里。闪电刺破了黑暗,风扯烂了山花的美梦,碎落在了狂泻的雨水中。就在天和地融为一体的一瞬间,村子里跑来一群人,为首的是赵渡。随着赵渡的一声令下,十几根柳木棍子劈下来,让尺三没有了一点招架之力。

  昏死过去的尺三被拉到了洞外,雨水和血水混在了一起, 淋了整整一个晚上。到第二天天亮,天晴后的土地上还能看的血的颜色。

  尺三被五花大捆绑在了槐树上,蝶儿的脖子上挂了一双破鞋。赵渡的后面跟着许多年轻后生,喊着号子,村前村后拉着尺三和蝶儿满大街转。

  “蝶儿,你开一下口,是自愿的还是被强奸的?”赵渡破着嗓子叫嚷着,几个人再一次按下了尺三和蝶儿的脑袋。

  “我......”蝶儿姣好的面容被这一阵暴风骤雨折腾后,像冰雹打过的花叶,已经淡去了所有的光泽,上下嘴唇干裂的就要张开口子了,吱呜半天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这还用说吗,肯定是被尺三这小子强奸了。真可惜了,好花被一只贼猪给啃了。看什么,操起家伙,死命地打。强奸犯,打死都不用偿命!”在赵渡的吆喝声中,又一阵棍棒落在了尺三的身上。

  “强奸犯,打死不偿命!”口号声一直响到了后半夜。蝶儿脖子上的破鞋被摘下来扔走了,尺三依然被捆在了槐树上。

  本来赵渡是要第二天接着整治尺三的,可等到太阳升起时,捆在槐树上的尺三却不见了。赵渡和一帮子起哄的人,搜遍了整个村子,始终没有找到尺三的影子。

  有人说,天将亮时看到过蝶儿,是蝶儿放走了尺三。赵渡连着拷问了蝶儿几次,蝶儿闭着嘴,只对着赵渡狠狠地说了两个字:“牲口!”

  3

  磨盘村不大,几十户人家,几百口人。但磨盘村的人很杂,赵钱孙李什么姓氏都有。传说不知是哪朝哪代,远处的地方遭了天灾,一群人逃荒来到了磨盘山下,起锅盖灶便在这里有了烟火,这就是磨盘村的来由。

  蝶儿的家在尺三的东边,在赵渡的西边。三个人年龄就差一两岁,同在一所学校上学。尺三喜欢读书,门门功课都考第一。赵渡喜欢打架,周围总有一帮子混混,武枪弄棒,经常搞得鸡犬不宁。蝶儿长得水灵,赵渡死乞白赖想和蝶儿相好,蝶儿却一门心事全在尺三的身上。尺三考上了校学,即将离开村子的前一天,蝶儿主动把尺三叫到了后山的土窑洞里,两人促膝谈心,表明了心迹,对未来充满了向往。也是天公作美,临近天黑下起了大雨,震耳的雷声吓得蝶儿直往尺三的怀里钻。先是两个人的嘴唇紧紧地胶合在了一起,再后来尺三不由自主地把手摸进了蝶儿的前胸。两只活蹦乱跳的小兔子惹得尺三肚脐之下热血膨胀,加上蝶儿一声比一声高的浪叫声,让尺三再也把持不住分寸,做出了越轨之事,也让赵渡在深夜抓了一个正着。

  尺三是蝶儿解开绳子放走的,她担心赵渡会没完没了地折腾他们俩。赵渡把尺三告到法庭,真的把尺三判了强奸罪,那后果......蝶儿不敢设想。蝶儿本意是让尺三出去躲几天,她怎么也不会料到,这一走就是许多年。

  “叼仔是你的孩子,那尺三你自己现在在哪里呢?”蝶儿反反复复地说着这句话。

  尺三跑了,赵渡却没完。明着每天在村子里吆喝蝶儿是破鞋,背地里当着蝶儿父母的面求亲,要娶蝶儿做老婆,扬言娶不到蝶儿誓不罢休。隔三差五还敲开尺三家的大门,一边用大石块把所有的窗户玻璃砸了个稀巴烂,一边让尺三的父母交出强奸犯尺三,送到公安局去坐牢。

  蝶儿的父亲叫孙子新,长得又瘦又小,对外人从来没有大声说过重话,看着赵渡这样欺负人,真是从内心感到胆寒。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好言相劝自己的女儿。

  “不然,娃你就嫁了赵渡吧,不然这哪天是个头啊!娃儿,当爹的委屈你了,那赵渡混是混了点,但长的人高马大,嫁给这样的人生活,总归也吃不了外人的亏,娃啊,你就从了吧!”不知哪天起,孙子新开始替赵渡说上了话。

  或许是破罐子破摔,或许是心疼父母,有一天蝶儿竟然主动找到了赵渡的门上,给了赵渡一个措手不及。

  “牲口,你就下娉礼吧,五百块钱两担米,不用媒人也不用挑选什么阴阳黄道日子,聘礼一到,小娘我就与你成婚。”几句话说完,蝶儿头也不回走了,倒把赵渡一家人弄了个云里雾里。

  赵渡如愿以偿娶到了蝶儿,满心欢喜地入了洞房,却是干着急下不了手。任凭他怎么费力,蝶儿就是不给他松开裤腰带,弄急了,蝶儿随手掏出一把锋利的剪刀对准自己的喉咙。

  “你是老子花大价钱娶回的,尺三做得,不信老子就做不得!”赤身裸体的赵渡不知该怎样才能征服眼前的美人,只能大喊大叫。

  “信不信由你,大不了小娘就死在你面前。”蝶儿说这话的时候倒是显得很平静。

  也许是十天,也许是半月,终于被折腾的精疲力尽,看着冷若冰霜的蝶儿,赵渡是一点办法也使不出来了。

  “等着,看老子过几天回来后怎么收拾你!”正巧几个混混叫赵渡出去帮忙干点活,他扔下一句狠话,得空出门了。

  几天过去了,等回来的是赵渡血肉模糊的一具尸首。混混们叫他出去打群架,在一次械斗中,活活被乱刀砍死了。

  看着将要入棺的赵渡,蝶儿没有一点悲伤,反倒打心里有一种放松的感觉,因为从此以后,睡觉时终于可以把裤腰带放松了。

  几个月后,蝶儿生下一个儿子,起名蛋儿。明眼人谁都看得出来,这蛋儿长得像极了尺三,可是连赵渡的父母都在蒙着眼睛骗自己,逢人便夸自己的亲孙子聪明又漂亮。

  4

  心神不定的蝶儿身子在家里,心却还是牵挂着槐树下那个叫做叼仔的“野人”。她不时地从自家大门缝里探出头去张望,等到快要吃中午饭时,围着看热闹的大人们便都回去了,剩下的只是几个孩子,零零散散地给猴子扔一些馒头渣子或者苹果末子。

  叼仔和猴子显然已经吃饱了,依偎在一起在槐树下面打着瞌睡。叼仔的眼睛时不时地睁开一下,看得出来,他对这世界很好奇,也很陌生。

  那块写着字的树皮还在太阳下晒着,蝶儿用颤抖的手拿起树皮,两眼死死地盯着上面尺三两个字,一滴一滴滴在上面泪水,顺着树皮上的纹理又一次变成了对往事的回忆。

  蝶儿走到叼仔的跟前时,明显地看到叼仔的眼神里满是惊恐。蝶儿有点担心猴子会突然跳起来抓挠自己,那样的话她真的不知该怎么办。但是猴子并没有照蝶儿想的那样做,只是再向叼仔的身边靠紧了一些,伸出两只前爪梳理了一下叼仔的长发。

  “叼仔,你会说话吗,如果会,能不能告诉我,你的父亲尺三现在到了哪里?”蝶儿试探着问。

  “死了,死了......”叼仔开口说话了,但只反反复复地重复着两个字。

  四目相对,蝶儿和叼仔足足互相盯着看了半个时辰,泪水迷住了各自的双眼,却都没有哭出声来。

  “孩子,站起来,咱回家吧。”

  叼仔真的站起来了,蝶儿在前面走着,叼仔用手里的绳子牵着那只猴子,一起进了蝶儿家的门。

  说是家,其实也只有蝶儿一个人了。好像约好了一样,自己的父母和婆婆公公两年时间里先后都离世了,儿子蛋儿考上了大学也离家出走了。正是蝶儿最孤单的时候,从天而降,新来了一个叼仔和一只猴子,蝶儿的心里好像突然添了一份安慰。

  叼仔先是被蝶儿放在了一只大木盆里洗澡,随后又三下五除二用剪刀理掉了那一头长发。等到翻箱倒柜把几件大小差不多的衣服穿在叼仔身上时,这孩子,活脱脱的变了样子,浓眉大眼,十分招人喜欢。

  5

  蝶儿在凌晨时分解开捆绑在尺三身上的绳索时,她怎么也不会想到,那就是它们最后的诀别。蝶儿一直把尺三送到了村口,两人在清冷的月光下含着泪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他们真的希望所有的时间就这样定格在他们洒在地面上的影子里,可是天还是亮了。蝶儿把包里的干粮交给尺三,尺三把那根捆绑过自己的绳子随便在腰上一扎,三步一回头地离开了村子,离开了他心爱的姑娘。

  尺三没有方向,他只是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一直向前走。他知道磨盘村往东走有一座山,也许那里能寻到一处落脚的地方。

  日起日落,尺三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怪石嶙峋,叫不来名字的树木东倒西歪地长在崖畔上,吹过一阵一阵潮湿的风,这倒让尺三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清新和惬意。包里蝶儿为他准备的干粮吃完了,肚子又在咕咕地乱叫。尺三累了,蹲下身子双手掬起泉水猛喝了几口,靠着一块大石头睡着了。

  尺三梦到了一只蝴蝶朝他飞来,恍恍惚惚间变成了一双手,正轻轻地抚摸他的脸。

  “蝶儿,蝶儿!”梦境中的尺三竟然叫出了声,紧紧地的握住了蝶儿的小手,正要又一次享受人间的快乐。

  猛一睁眼,把他吓呆了。一只花皮山豹子眼里闪着蓝幽幽的光,正一步一步向他逼来。山豹子一副好久没有吃到东西的饿样,闪电一样向着尺三的喉咙扑了过来。

  尺三后来想起这一幕时一点没有感到后怕,他只是觉得不管什么动物,当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时,总会突然间释放出超常的能量。等尺三再一次醒来时,能够感觉到是周身的疼痛。抬手一摸,脸上全是黏黏糊糊的东西。尺三想睁开眼,却好像被什么粘住一样,眼皮子一点不听自己使唤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股诱人的肉香味飘进了尺三的鼻孔里,耳边也听见了窸窸窣窣的响动。

  “这年轻娃子,总算醒过来了,硬是逃过一劫,从土豹子的嘴里抢回一条命。来啊,张开嘴,尝尝这豹子肉熬的汤是什么味道?”尺三听到有人在和自己说话,刚张开嘴,一勺豹子汤就顺着食管喝到了肚子里,真香啊!

  几天守着尺三的人叫猎郎,长得粗粗壮壮,看上去年龄总在五十岁左右,一年四季靠在附近山里打猎为生。也是尺三命大,就在他举着一个木棍和土豹子打斗时,猎郎刚好路过这个路岔子。猎郎用土枪打死土豹子的当儿,土豹子几颗尖利的牙齿已经咬住了尺三的脖子,哪怕猎郎的扳机再迟一秒钟扳动,尺三就命散黄泉了。

  尺三是昏迷三天后才渐渐醒过来的,尽管猎郎给他的伤口及时上了药,但他面部和头上被土豹子撕咬后留下的深一道浅一道的伤疤是这辈子也不会退掉了。

  “小子,你上山是准备常住还是小歇?” 看尺三能走能跳,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猎郎开始发问。

  “我,我......”尺三不知道该怎样回答猎郎。

  “别说了,肯定是遇到了过不去的坎。这样吧,再翻一座山头,那里有两眼石孔窑洞,风吹不着雨淋不着,跟我走。”猎郎真是一个既爽快又热心的人。

  半山腰上的石洞里不仅宽大,而且还锅碗瓢盆应有尽有,一块大石板上铺着被褥,洞口还有旧木框做成的门窗,门框后面挂着一个玻璃镜子,尺三正要伸手去拿,却被猎郎抢先一步拿走了。

  “别照了,你现在的模样也就我敢看你。耳朵少了一半,半个脑瓜子被土豹子撕成了秃瓢,脸都成了能流水的沟壑了。呵呵,什么也别说了,保了一条命就算你小子有造化。这样,后面有米有面,漫山遍野都是山柴,饿了就自己做。咱这个地方可是世外桃源啊,据说这些家什都是当年打仗时部队里的逃兵跑到这里留下的,你就放心地用去吧。我呢,十天半月上一次山,打点野物,弄点山蘑榛子野果等。对了,你住在这里也别闲着,除了吃喝睡觉,也到山上转转,采刨点山货,我把这些东西捎到外面换点米面油盐。记着,晚上早点睡,拉撒都在洞里,千万别出去,这里狼豺野兽多得很,遇上哪个都能把你撕成碎条子。还有,守了你这么多天,还不知道你姓甚名谁呢?”猎郎一口气说了许多话。

  “我叫尺三,尺寸的尺,三个的三。听母亲说,生下我的时候,父亲用尺子量过,不多不少正好一尺三。”尺三打心眼里感激猎郎,看着猎郎要走,再瞧瞧这三面环山的地方,他的心里真的好害怕。

  “哈哈,尺三,也够小的,我一出世也量过,一尺七还要多。我该改名叫尺七了,哈哈哈哈......”伴着几声大笑,猎郎挑着担子下山去了。

  6

  开春的时候,猎郎给尺三从山下带来许多种子,有花草,也有菜蔬。尺三用石铲子挖出一片一片的空地,把这些种子种进去,到了夏季便开出了许多夺目的小花,也长出了萝卜豆角。

  几个春秋过去,尺三对周围的环境也很熟悉了,不同的季节会采刨回不同的山货,放在石洞的门前,等猎郎上山时带下去,换回自己想要的东西。

  偶尔猎郎也会拿来一瓶两瓶老白烧酒,爷俩围着一堆篝火,大吃二喝一顿。等到喝的晕晕乎乎时,尺三便会亮着嗓子嚎叫起来:

  “我要下山,我要去找我的蝶儿!”

  猎狼也不去制止尺三喊叫,就像唐僧制服孙悟空用的是紧箍咒一样,只要猎郎掏出镜子,在尺三的面前一晃,尺三便会安静下来,像木墩子一样,呆呆地坐一会,返身一仰脖子,去石板床上睡觉去了。猎郎从来没有问过尺三究竟有什么心事,但是他从尺三默默流淌出的泪水中,知道尺三过得很苦。

  尺三听了猎郎的话,太阳出山前从来不敢走出洞门。也许是因为前一天和猎郎喝了酒的缘故,昏昏沉沉地从石板床上爬起来时,太阳的光线已经从破窗户眼里照得满洞都明晃晃的了。打开洞门一看,那情景,真把尺三吓得发蔫了:一只狼站在洞口,嘴里叼着的是一个孩子。

  狼看见尺三出来后,也不躲闪,低了头,轻轻把孩子放在地上,嗷嗷嗷地对着尺三叫了几声,飞快地跑走了。

  待惊魂未定的尺三反应过来,大着胆子到了跟前一看,孩子的一双小眼黑溜溜地左右转动着,两条小腿也在来回蹬着。尺三越看越喜欢,抱回洞里,点着柴火熬了一锅小米稀饭,小家伙一勺一勺吃的挺欢。

  “叼仔,叼仔,狼叼来的孩子就叫叼仔!”尺三随口给孩子起了一个名字。

  此后的日子里,尺三的后背上多了一个树枝编的筐子,走到哪里都把叼仔放在框里。有了叼仔的日子好像过得很快,一眨眼,叼仔会喊爹了,再一眨眼,叼仔不再坐在尺三的筐子里了,大跑小走跟在尺三的身后开始玩耍了。又一眨眼,叼仔在尺三的调教下,背了许多唐诗宋词,能用火棍在石块树皮上写字了。

  和尺三一起生活了十个年头后,叼仔阴差阳错地和一只猴子结成了朋友,也是因为猴子的出现,让尺三最终丢了性命。

  在发现猴子偷吃放在洞外的山桃山杏之前,尺三在山上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动物。尺三想报复一下这只红屁股猴,就请教了猎郎。

  “这很简单,你把这两瓶老白烧倒在石缸里,放在洞外,猴子肯定要喝,等它醉的昏倒了,还不任由你去摆布它吗?”猎郎的主意听起来很简单。

  就凭这简单的主意,真把猴子灌醉了。尺三取出了上山时扎在腰上的绳子,一个死扣拴住了猴子的脖子。

  酒醒后的猴子挣不脱绳子的死扣,气得急蹦乱跳。想不到这可高兴坏了叼仔,先扔过一把榛子看着猴子吃,再走过去,看见猴子递过前爪,竟然也伸出一只手和猴子握在了一起,叼仔和猴子很快便成了好朋友。

  猴子喜欢吃山榛子,叼仔每天缠着尺三上山头上采摘。赶上了雨天路滑,一头栽到了山谷里。等叼仔用尽所有的力气把尺三连拖带拽拉回石洞里,尺三已经连话都不会说了,抬起手示意叼仔拿过烧焦了的木棍,歪歪扭扭在树皮上写完几个字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死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尺三死后好长时间都不见猎郎的踪影。终于等到猎郎上山时,已经是第二年的秋天了。

  叼仔和猴子白天满山转着找食物,晚上就住在石洞里嬉戏玩耍,真的成了一对相依为命的好兄弟,但这崇山峻岭总归不是他们的长久之地,叼仔想走出去,却又找不到出路。

  “唉,想不到我病了一段日子不能上山,这石洞了发生了这么多的变故。叼仔,跟着我下山吧,送你回那个磨盘村!”猎郎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开了口。

  猎郎把叼仔和猴子送到了磨盘村的村口,没多说一句话,留下叼仔和猴子,走了。

  7

  叼仔在蝶儿的床上睡得天昏地暗,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的中午了。睁开眼环视一下四周,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猴子半坐半立地在地上蹲着,脖子上绳子的一头牵在了蝶儿的手上。

  蝶儿认出来了,这条绳子就是当年捆绑过尺三的那条。睹物思人,一边在手心里揉搓着绳子,一边想着和尺三在一起的日子,眼里的泪便情不自禁地落了下来。

  “叼仔,从此以后你和我就是一家人了,你说说,是想叫我一声娘呢,还是叫我一声婶娘?”蝶儿走到叼仔的面前,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叼仔,满脸都是母爱的温柔。

  “娘!”叼仔好像没多考虑,开口就喊了一声娘。

  “孩子,你还有一个正在上学的哥哥,叫蛋儿。过几天蛋儿哥哥就放假回来了,咱娘三一起再上一次山,把你爹的骨头抱回来。唉,是该把一切都告给孩子们的时候了。”蝶儿从镜子里看着自己花白的头发,好像在和叼仔说话,又好像在自言自语。

  “娘,别忘了带着猴子,它记性好,能带路。”叼仔第一次说了这么长的一句话。

  蛋儿回家的那天,母子俩一阵哭一阵笑整整拉了一晚上话,蝶儿把她和尺三之间发生过的一切全部告给了蛋儿。

  “你的亲生父亲就是尺三,叼仔就是你的弟弟。明天咱全家上山,去把你亲爹接回家。”一大早蝶儿便叫醒了叼仔,让他俩认了兄弟。

  几天后,尺三的尸骨埋在了孙家的祖坟,坟前高高地立了一块石碑。

  蛋儿开学的那天,磨盘村的人看见蝶儿全家牵着猴子走出了村口,可几个月过去了,再没见蝶儿回来。

  有人传回话来,说看见叼仔在县城里耍起了猴子,每天看耍猴的人很多。那只红屁股猴能爬上好高好高的竹竿,也能和叼仔变着法儿做游戏,大人小孩百看不厌。看耍猴的人也不白看,临走前总要一块八毛扔几个零钱,蝶儿把钱捡拾起来,一天下来,手里的钱便也足够母子俩和小猴子吃喝开销了。

  传话的还说,进了城的蝶儿和叼仔,每天和猴子在一起,日子过得很快活。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8105 投稿总数:3934 篇 本月投稿:79 篇 登录次数: 675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04-07 18:12:14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