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民间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张兆昌 :白膏药 (故事)

时间:2020-11-13 18:10:53字数:9297【  】来源:原创 作者:林林 点击:0

  白道集上,有一家“白膏药”店,也说不准有多少年了。腰疼头晕,跌打损伤,贴上这膏药,是药到病除。提起这膏药,白道集的大街小巷,是妇孺皆知。据说啊,雍正皇帝曾经就用过这白膏药。

  膏药店的传人姓白,传到白艾期这一代时,白老先生好说歹说,儿子白艾期对这膏药,怎么也产生不了兴趣。他放弃膏药店的传承,和几个同学到县城里打工去了。白老先生去世后,夫人高氏想来想去,总不能让这几百年的传承在自己手里断掉。于是,一个人把这膏药店给撑了起来。高氏为人厚道热情,经常免费给街坊的人治病,人们都喊她高大婶。

  说话时,在县城打工的白艾期,回到家里告诉母亲,自己谈女朋友了。好啊!这可把高大婶给乐坏了。可是,女方肚子大了,怀孕6个多月了,女方家里要求在县城里买一套房子,尽快完婚。

  这事,把高大婶乐坏,可又急坏了。你想想,平时卖个膏药,还经常不收钱的,现在要买一套房子,哪来这笔钱?高大婶琢磨来琢磨去,一咬牙,把这个有300多年历史的白膏药店给卖了。街里邻坊得知消息后,纷纷送钱来表示资助,高大婶感动得热泪盈眶。看来,平时做好事,还是有回报的。

  高大婶凑足了一笔钱,高高兴兴地来到了县城。加上白艾期平时的积蓄,房子买了,婚也结了,孙子白济仁也出生了,一家人是其乐融融,欢声笑语中度过了一天又一天。

  高大婶服伺儿媳覃式好母子,非常用心,婆媳关系,情同母女。一次茶余,高大婶把白膏药的配方传给了覃式好,还一再叮嘱她,将来,要传给白济仁,这样,才无愧于白家的列祖列宗。

  一晃,白济仁上幼儿园了。

  一天,白济仁从幼儿园一到家,就爬到沙发背上往下跳,说是玩滑滑梯。高大婶见了,把他抱了起来,不让跳。白济仁又哭又叫,覃式好见了,当即指责高大婶对孩子太娇惯。高大婶却说覃式好心太狠,一点也不考虑孩子的安全,婆媳矛盾从此产生。

  中国的婆媳矛盾,结果往往取决于丈夫的态度。

  面对这个问题,白艾期的态度是,奶奶没有错,顶撞就是不孝。每次争吵,他总是不问青红皂白地把覃式好给训斥一顿。这样一来,婆媳矛盾就发展为夫妻矛盾,两人经常为此闹得不可开交,甚至大打出手。高大婶觉得每次争吵,都是因为自己发生,就萌发了回老家的念头。

  一天,高大婶向覃式好流露出这个想法,想试探一下她的口气。本希望能听到儿媳挽留的话语,哪知覃式好满口答应,高大婶心里很不是滋味。

  憋了一段时间,高大婶硬着头皮问了覃式好一句:“我回老家,住哪里呢?”

  “你住哪里,关我什么事?”覃式好冷冷地抛出了一句。”这句话,把高大婶惹火了:

  “老家的房子都灌进这套房子里,怎不关你的事?”

  “这房子,你是给儿子买的,不是给我买的。谁和你儿子结婚,都会住进这套房子。”覃式好胸有成竹地回了这句话。高大婶一听,收拾起换洗衣服,头也不回,直奔白道集。

  高大婶走后,白艾期对覃式好的怨气,变成了仇气。几番争吵后,白艾期把白济仁送进全托幼儿园,自己住进公司职工宿舍,经常不回家。

  一天上午,白艾期回家拿换季衣服。一开门,他愣住了。

  客厅沙发上躺着个男人,露着半个屁股,覃式好正在向那男人腰部贴膏药。那人见到白艾期,连忙起身,尴尬地点了点头,走了。

  那人一走,没等白艾期开口,覃式好连忙解释说:他的名叫布耀年,是单位同事。腰疼,给他贴了白膏药。白艾期听罢,没有多说,只是提出离婚。离婚,覃式好同意了。但是,在房子问题上,发生了争议。白艾期要覃式好净身出户,理由很简单,房子是卖了祖遗房产换来的。再则,覃式好私约男人,有过错。

  法庭上,覃式好的律师说,卖祖房是实,赠与也是事实。覃式好给布耀年贴膏药,那是治病救人,不是法律上的过错。争来争去,最后,房子估价43万元,产权归白艾期,白艾期补偿覃式好20万元,法院以此调解结案。

  看官,说到那个布耀年,他是做药品生意的,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了多年。当他得知覃式好离婚得款20万元后,就对覃式好说:你这钱放在手里会贬值的,不如投资开个药店。

  覃式好迟疑,布耀年又说:“要不,钱,借给我开个药店。我打借条给你,有药店在,还不放心吗?”接着,又说起药品市场现在是怎样怎样赚钱。这一说,覃式好心动了,20万元一把交给了布耀年。

  说时迟,那时快,药店开张了。可是,生意并不好,门可罗雀。覃式好急了,天天守着药房,她关心的是,那20万元借款的未来。

  这天,一对老俩口来到店里,要买治腰疼的膏药。布耀年一个激灵,从里屋拿出3张白膏药,笑嘻嘻地对老人说:“这药你们拿回去用,腰疼好了,再付钱。”老俩口接过膏药,喜出望外,感谢不已。

  一个多星期后,药店门口来了男男女女十几个人。干什么来着?买白膏药。原来,那老俩口回去后,3张白膏药还没有贴完,腰疼就好了。于是啊,他俩带着七大姑八大爷一帮子人来买白膏药。

  药店的生意很快火红起来。多数人是奔着白膏药来的,可中国人有个特点,喜欢凑热闹,哪里人多,就往哪里钻。既然进了药店,顺手买点常用药也算正常。反正都是药,在哪里不是买呢?

  白膏药拉动了内需,小药店收获了大经济。不久,布耀年买了一套4室2厅的住房。

  一天下午,覃式好从外地进药回家。一开门,看见一个女孩露着半个屁股趴在沙发上,布耀年正在她的腰部贴膏药。覃式好火气不大一处来,发疯似的向那女孩扑去。布耀年连忙上前挡住,镇定地说:“还是学学你的前夫,家丑不可外扬。”覃式好听罢,火气消了一半。等那女孩一走,两人大吵一番后,摊牌了。

  覃式好提出离婚,要求分得一半房产和药店财产。那20万元借款,得加贷款行息返还。

  布耀年一听,哈哈大笑道:“离婚?我们压根儿就没有结婚,房子在我名下,是我的财产。药店嘛,法人是我儿子,与你毛关系也没有。那20万借款嘛,我认账。不过,什么时候还你,得看看你的表现如何了。”覃式好没有见过大的市面,听罢,晕倒在地,口吐白沫。

  覃式好在医院里醒来,她拨起了白艾期的手机,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通,还口口声声赔着自己的不是。

  一个星期过去,布耀年、白艾期被传到法院。

  白艾期明确表示:白膏药是家传秘方制作,布耀年盗用秘方,非法盈利,构成侵权。要求停止侵害,赔偿损失。布耀年却说,自己长期做药品生意,白膏药是自己发明制作的,与原告无关。两人相持不下,法官说话了:白膏药没有注册商标,不存在商标侵权。该药没有卫生行政部门审核批准发给的批准文号,不受法律保护。白艾期无奈,只好撤诉。

  布耀年赢了官司,洋洋自得,哼着小调回到了药店。他屁股还没落板凳,走进两个人来。

  来者是药管局的,他们出示了处罚决定:出售假药,没收非法所得,停业整顿。

  连日来,布耀年忙于应付处罚,身心疲惫。这天一早,刚出门,被一辆“黄牛车”撞到在地。醒来时,他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开车的人,早已不知去向。医生告诉他,需要做两次手术。面对6位数的医疗费,他只好把住房卖掉保命。

  出院后,他留下了头疼的顽疾。西医、中医,省内、省外,大大小小跑了十好几家医院,卖房款已经花光了,头疼却丝毫不见好转。

  这天,他在大街上遇见一个远房的表弟。表弟知情后,当即带他去见一个高人。

  要问这个人是谁?她就是高大婶。高大婶和覃式好分手后,回到白道集,住进了养老院,一如既往地用白膏药给人治病。

  高大婶在布耀年的脑袋后面按了一下,又捏了捏他的脚脖,布耀年疼得直叫唤。高大婶拿出了白膏药,布耀年眼睛一亮,心想:这白膏药能治腰疼,还能治头疼?这时,布耀年见高大婶在膏药的中间放了一粒菜籽大小的小丸子,在布耀年的脑后、肩部和脚脖子上分别贴了一张。片刻,他摇了摇头,不疼了!

  布耀年回去后,找到了在中医院工作的朋友姚并拿。姚并拿说:白膏药贴的穴位是风池穴,肩井穴和丘墟穴。布耀年问:那菜籽大小的东西是啥玩意?姚并拿说:本人眼笨,高手在民间。

TAG标签: 张兆昌    膏药  故事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林林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林林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2610 投稿总数:394 篇 本月投稿:4 篇 登录次数: 44 他的生日:09-21 注册时间: 2010-11-24 13:36:47 最后登录: 2020-11-10 19:33:10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