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哲理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如果人去世后,会变成一本书

时间:2018-09-09 20:07:27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美文摘抄 点击:0

  如果人死后,会变成书,那有的人变成了游记,有的人变成了美食大全,有的人变成了字典,大多数人可能会变成流水账……一个个骨灰盒变成了一本本书,活着的人读着别人,做着自己。

  壹

  我是个作家,靠代写传记为生,工作内容简而言之就是,谁家死了人,我就屁颠屁颠地去递名片,上面写:代写先人传记,以供后人瞻仰,价格公道,童叟无欺。顾客种类多种多样,有的想用这种方式证明自己是个孝子,有的认为先人一生还算辉煌,值得记录,也有的只求编个显赫点的出身。

  这个职业的江湖地位有点尴尬,说自己是作家,被作家团体集体唾弃,羞与为伍,倒是有点像拿着八卦的风水先生和街边麻衣神相的白胡子大爷,都是以忽悠别人甘心自掏腰包为最终目的。但又和那些只凭一张嘴的江湖骗子不同,我们最终还是要拿出一本看起来像模像样的传记,而这些是需要文字功底和拍马屁能力的。综上所述,这是一个在作家和江湖骗子之间不上不下的职业,当然对外我们都称自己为作家。

  任何职业里都能细分出个三六九等,我在我们代写行当堪堪算是位列三等,这也多亏了我之前从事过几年正儿八经的编辑工作的缘故,文字功底还算过得去,并且所写的传记里多少还有些真材实料,不至于通篇虚构,在这行里也有些虚名。

  贰

  某日上午九点,生意上门。

  “请问是刘作家吗?”说话的是一位中年妇女,微卷发黄的头发,脸上的皱纹和雀斑都显示着她已不再年轻。她推开门后,堆出满脸的笑容,看着我问道。

  “是我,你有什么事吗?”我推了推眼镜,问道。

  “哦,家里老头子没了,遗愿是希望立个传,他这辈子还真值得立个传。”话语中带着点讽刺的味道。

  我没有接话,低下头笑了笑。

  “没办法,老人遗愿还是要满足,家里兄弟姐妹们一合计,各家分摊花销,让我来找您了。”妇女接着说道。

  “这样啊,有先人生平资料吗?”我问道。

  “家里有些日记啥的,其余的口述就行,您有时间上门一趟。”妇女说道。

  “对了,这大概要多少钱啊?”妇女紧接着问道。

  “这个要看具体情况,按你的描述,大概一两万。”我回道。

  “啊!这么贵!”妇女叫道。

  我听后,一阵苦笑,这是我报的最低档的价格了。

  我跟她耐心地解释了收费的标准和原因,说了将近半个小时,中间夹杂着各种扯皮,终于以一万三的价格谈妥。

  “老头子这辈子啊,哎!”

  她嘟囔着走出了办公室。

  叁

  我应邀来到老人生前居所,一栋老式居民楼中的狭小居室,了解老人的生平过往。和妇女一同坐在屋内木制长椅上的是三位同样年纪的中年人,两男一女,他们有着不善保养的中年人共有的特征,发福的身体、深重的眼袋、粗糙的皮肤,以及一根接着一根的烟。

  找我的妇女在家中排行老大,两个男人是二弟,三弟,最年轻的则是四妹,这就是老人家的四个孩子,而老人的生平也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天中,慢慢丰富起来。

  “老头子年轻的时候跟着村里的木匠学过几年的手艺,打个桌椅什么的不在话下,活做得细,东西做得结实,四里八乡的都找他,之后的几年也算过了些好日子,我和二弟、三弟也就是这段时间陆续出生的。”妇女说着老人年轻时的情况。

  “那时他俩都还小,没什么记忆,小妹还没出生,也就我还知道些事。本来按这个态势,家里的日子只会越过越好,谁知道……”

  “谁知道老头自作自受!”妇女的话还没讲完,就被三弟接过话头,“就他是好人,活该他倒霉!”男子继续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三弟!”排行老二的男子,掐了未断过的烟,出声制止了老三。

  后来,几个人东一句西一句,拼凑出了老人的故事。

  原来,老人年轻时有一天外出做活,回家的路上看到邻村有一个父亲在拼命地打自己的女儿,旁边围了一圈看热闹的村民。那人满脸通红一看就是喝多了的醉汉,下手不知轻重,小女孩被打的浑身是血,周围的村民看再这样下去要出人命,都上前阻止。谁知道醉汉随手抄起了镰刀,四处划拉,谁都不敢继续往前。就当醉汉拿起镰刀,就要往女儿身上砍时,老人突然伸手去抓镰刀,把小女孩救了下来,但老人的右手也因此废了。一个靠手艺吃饭的木匠废了右手,自然没有活干,没活干就没饭吃。

  再往后,四妹刚生下来不久,老婆实在忍受不了看不到头的苦日子,跟人跑了,老头一个人拉扯四个子女,日子过得更加艰难。老头只有一只手能用,别人一天能干完的农活,他得干两天,几个孩子从小就得帮忙农活,养鸡养鸭贴补家用,基本没有童年,可想而知他们对老人的见义勇为十分不理解。

  “想想还是四妹最苦,自打生下来,一天好日子没过过。”最后,大姐总结性地结束了这段故事的讲述。

  肆

  几个孩子成家立业后,老人自己找了个看仓库大门的工作,一个月两千块,再加上孩子给的赡养费,一个月三千左右的零花钱。对一个老人来说,苦了大半辈子,总算能享几年福,谁知道命运就是如此捉弄人。

  老人看门的第三年,一天傍晚,有一个小偷往仓库里摸,被老人发现了,急忙制止,那小偷从怀里掏出了把水果刀,对老头说不要多管闲事。老人此时面临着和年轻时一样的抉择,可他没有过多的思考,就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以前见义勇为废了一只手,现在倒好,直接丢了一条命,小刘你说,这是何苦呢!”老三红着眼说道,四妹在那早已泣不成声。

  “他一个看大门的,一个月拿着两千块的工资,犯得着跟人家玩命吗,我听说他是死死地拽着那个小偷,不让人跑,小偷也急眼了,连捅了他十几下,当场就没了。”二哥接着老三的话说道,随后低下头又点了支烟。

  我看得出来,这姐弟几个嘴上一口一个“死老头”,其实还是爱他们父亲的,只是实在不能理解父亲见义勇为的行为。

  “刘兄弟,老头的事就这么多,家里还有些老头生前的日记啥的,你要有需要也可以翻翻看,传记的事就拜托你了。”大姐最后说道。

  “行,我写好了给你电话。”我带着老人生前的日记等资料回去了。

  伍

  当天傍晚,我翻看老人日记,泛黄的纸页记录着过往,在我快将日记看完时,突然发现了三张不寻常的信纸,它们很新,亮白,像是夹在日记中没多久,在发黄的基调下显得有些突兀。

  我好奇地打开信纸,上面写道:“人老了,忍不住回忆,之前一直忙忙碌碌不觉得,近几年闲了下来,忽觉时日无多,有些事有些话,特意写下来。我不求你们的原谅,但求你们理解我的选择。”

  看来,老人对孩子们的想法早有了解,只是没想到孩子们都没发现,反倒让我这个外人第一个看了。

  “我知道你们对当年我挡镰刀的事耿耿于怀。可有一件事你们都不知道,因为我从来没提起过,那是一段我试图忘记的回忆。在遇到你母亲之前,我跟着老乡刘大哥一起当了兵。他比我长几岁,从参军起一直像大哥一样照顾我,吃穿住、训练、上阵杀敌,都在一起,我身上的那些疤,你们小时候还问过我咋留的,我告诉你们是做木工不小心伤到的,也就你们没上过战场,好骗,老一辈人一眼就能看出那些是刀枪伤。刘大哥身上的疤比我多一倍,他上了战场就不要命,却总拼命护着我,受的伤自然多。我们约好了,将后背交给对方,死也死在一起,就这样参加了大大小小十多次战役。最后一次战役,我们被敌军埋伏,顷刻间队伍就被打散,子弹擦着我的眼皮飞过去的那一刻,我突然感觉一阵寒冷,我怕死,本该我掩护刘大哥的后方,可我却躲在掩体里不敢出来。我永远忘不掉他那一刻眼中流露出的失望和难过,没了我的掩护,他腹背受敌,永远留在了那里。”

  字到了这里变得扭曲,几十年过去了,老人回忆这段过往时,依然不能平静。

  “我本该死在那里!自那以后我对自己发誓,一步不退!道义所在,一步不退!用手挡镰刀时,我不是没想过后果,不是没想过你们,但是对不起,我不想再后悔了......”

  老人用自己的一生写下道义二字,他只后悔没死在战场,从没后悔过挡下镰刀。

  陆

  一个月后,我将传记交给了老人的子女,传记里记载了老人平凡而伟大的一生。

  在传记的扉页我放进了一张白纸,在纸上我一笔一画认真地写道:“如果人死后会变成书,有的人变成了游记,有的人变成了美食大全,有的人变成了字典,大多数人变成了流水账......那么老人的书当是都市侠客传。”

  那么,你呢?如果人死后会变成书,你有想过自己会变成什么吗?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摘抄 美文摘抄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摘抄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460 投稿总数:927 篇 本月投稿:111 篇 登录次数: 177 他的生日:05-26 注册时间: 2012-01-15 13:56:58 最后登录: 2018-12-14 18:13:07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