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文章 > 中学作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安徽省芜湖市无为六中学生优秀习作选

时间:2019-04-08 23:44:12字数:11102【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我眼中的韩信

  ■ 807班 代佳佳

  他喝干了壶里的最后一口酒,拿上了佩戴多年的剑和那本破旧的兵书,走了。

  “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韩信便是那拿了多年戟的人,他没有显赫的出身,只是淮阴县的一介布衣,还有一把相伴多年的剑,一腔热血和一个胯下受辱的骂名。剑也并非什么好剑,只是他雄心壮志的象征罢了。他怀才而不遇,如今走了,赴往沛公的军队,因为他清楚,自己留在楚营,注定不会受到重用。早在巨鹿一战后,他就明白了项羽绝不会屑于用他以多变见长的用兵之道。走就走吧,韩信放下了手中久握的戟,离开楚营,离开了那个“可笑”的折戟郎中。

  韩信怀抱着剑,混入了汉军来往的车马中,正如当初来到楚营一样,无人知晓,现在也不需要别人知晓。他默默而来,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展示出众的才华。此刻,坚硬的剑滚烫得像一块烙铁,在他心口又一次烙下了那个远大的志向。然而,这把剑快速地失去了温度,如在楚军中一样,汉军的将领们草草地打发了他,给韩信安排了个新的职位——私库郎中。

  我不知道当时韩信的心情是怎样的,或悲或怒,亦或不解。

  所谓私库郎中,其实不过是带着几个从各地投来的兵卒和十几匹骡马的运粮队伍,韩信的远大报负,注定他不会屈于这个职位。透过书卷,我仿佛又看见了那个热血的青年,束起长发,独自一人坐在篝火旁,身后在军士高谈阔论:“咱们这汉王真是窝囊,竟然烧了关中往中原唯一的栈道,早知如此,还不如参加楚王的军队哩!听说那儿的兄弟早就封官加爵,不受这苦日子了!”一人说过,便引来了众人咐和。不,你们懂什么?韩信与周围的氛围格格不入,他攥着的拳头紧了又紧,终就还是无力地垂在两侧。

  凡是有才之人,常有傲骨相伴,韩信饱读兵书,满腹经纶,他的傲骨使他不愿和普通人一样碌于耕作,更不屑于从商做买卖。他终日于淮水边垂钓果腹,在这里,他的傲便又显现出来了,他不甘心。

  这些部下恰好又是一群临时拼凑的乌合之众,没过多久,因下属打架惊了骡马,他们负责押运的货物丢失了,按当时汉军军法规定——当斩!庆幸的是韩信被免于一死,他遇到了滕王夏侯婴,夏侯婴识才,经他推举,韩信结识了萧何,才有了后来的“萧何月下追韩信”,自此另一段故事开始了。

  韩信虽然受举荐,并被萧何看好,可是韩信仍旧无名无权。丞相大人料定韩信将来必成大器,也曾几次三番地在沛公面前提起过他,可笑的是,刘邦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一天夜里,士兵发现韩信不见了,随之一起失踪的还有他们的丞相大人——萧何,萧何是去追再次出走的韩信了。韩信骑着他的黑鬓马,徘徊在乡间的小道上,他不知道自己要去何方,也不鞭挞这匹偶尔会偷懒的瘦马,任凭它晃晃悠悠地走着。当晚月色很好,月光透过厚厚的云间,穿过层层的枝桠,照在韩信身上,形成一道又一道的光斑。韩信抬起头看着深幽的星空,任思绪飘飞、迷茫,清风吹起他的衣角,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在唱挽留的歌。天下之大,谁还会懂他呢?去它的兵法,去它的谋略吧!散乱的眼睛望着云层碾压的夜空,有一股滚烫的液体涌出,灼伤了脸颊。“韩信——别走!”他应声回头,眼里的光亮,分不清是泪水,亦或是些别的什么……

  在韩信眼里,这一生很少有人真正懂他。当年在淮水边时,曾有一位漂棉絮的老妇见他可怜,每日给他带饭,一连十顿。那几日韩信苦思兵法,正是甚有所悟的时候,于是在老妇又一次将自己所带的饭菜分他一半时,他高兴地说道:“日后我一定会好好报答您的!”那老妇怒了,“我这是可怜你,哪里是图你的回报?身为堂堂大丈夫,却连自己都养不起,你就不知耻吗?”后来到楚营,项羽和他手下的将领皆因他曾受过胯下之辱而嘲笑他,韩信一心想日后用行动来证明自己,这些人不会懂,压下鞘中扭动的剑往往比拔剑更难。那老妇可怜他却不理解他;人们只会记得他的“苟且偷生”;项羽瞧不起他,更不会去理解他;或许滕王有些懂他,但也仅仅是不杀他罢了。

  后来,韩信没有辜负萧何的期望。虏魏豹,擒夏说,过井径,杀陈余,取赵国,收燕国,平齐国……立下赫赫战功。他打心底感谢萧何,也感谢刘邦,是他们给了自己施展自己的才华的机会,韩信便以忠诚来报答。这位年轻的天才将军在政治上却少有心眼,或者说在政治上,他也坚守着那份“义”,早在他立下赫赫战功时,刘邦就对他有所忌惮,这一点韩信难道不知道吗?功高盖主,秦大将白起不就是因立下的战功高到无法封赏而被秦始皇杀了的吗?在这里引用《楚汉》中的一段话“他的性格决定了他只能在战场上看清敌人的兵力和阵型,却看不透人心中所包藏的危险。他的心过于善良和柔软,不忍背叛汉王。”韩信只记得汉王赐他锦衣,给他华食,让他完成了自己的雄心壮志,他对刘邦的感恩心理是很执着的,若非如此,兴许我们的史书上又会多上一个三国鼎立的时代。 可是,政治上是没有等量代换的,汉军战胜项羽刚刚回军定陶,刘邦就驰马入齐王营中,夺了韩信的兵权。汉王六年,废掉韩信齐王的称号,改封淮阴侯。11年春,吕后以“汉王回宫,大办酒宴“为名,将韩信请入宫中,淮阴侯韩信被杀于长乐宫。

  还记得临走时,韩信看向挚友萧何:“去吗?”萧何知道这是吕后的阴谋,但还是说道:“去吧。”于是韩信的一生便画上了句号,“成败皆萧何,生死两妇人。”

  韩信哟,戎马一生,你可曾悔过?


  美

  ■ 807班 代佳佳

  生活美吗?美,但却不可能完美。

  即使你拥有一双会发现美的眼睛,也会疲于每日每夜地去关注每一个小细节。好比此刻,夕阳西下,鲜艳的晚霞又一次融入枝头,她美吗?美,可却不能拨动我的心弦了。

  美,或是邈远黄昏的一只渡鸦归巢;或是晓雾消散的一片猿鸟乱鸣;或是伐竹取道后下见的一汪清潭……真正的美可能不局限于视角所看到的东西,若在一瞬间,能触动你内心中最纤细柔软的那根弦,那就是美。总是不冷漠对待每一个黎明,总是不曾忽视辰星或艳阳。然而,一千次黄昏的渡鸦,一万次猿鸟的欢鸣,或许也只能感动我一次。

  泰戈尔曾说过:“认识美需要克制和艰苦的探索,空虚的欲望宣扬的美是海市蜃楼。”真正的美是只有在特定的场合,特定的情景,以及一颗特定的心,才能感受到的。

  “我们摈弃了许多东西,把许多厌烦的东西推得远远的,对许多矛盾视而不见,在合乎心意的狭小范围内,把美当做时髦的奢侈品。”所以真正的美就一定是排斥所有不幸与苦难的吗?

  就这样在不经意间,忘却了美。

  眼睛看到的美并非真美,若她不受视网膜的控制,怎么会是毫无瑕疵。可人总是追求完美的生物——即使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于是一部分人决定去改变,一部分人追求朦胧。我并不反对,我们总是对过去放不下,又何尝不是将它放在心中,细细地研磨,终究忘却了它的不好,让过去从一块花岗岩变成摆在屋中的雕塑品,成为记忆里的一道月光,心头上的一颗朱砂痣。

  真正的美,或许是博大的。她接受了所有的好与不好,包容了他们,融入进去,然后将不好当做背景,细心地将每一份好当做珠宝攘上去。

  也许真正美的不是生活,而是生活中苦中作乐的我们啊。


  交 流

  ■ 807班 石婷婷

  他骑着电瓶车载我回家,在路上,他问我:“暑假时你在宾馆里和姐姐她们说的话能再对爸爸说一遍吗?”

  我一下子就哽咽了,那些话是指我的一些心里话,这些话我只跟姐姐她们说过。

  “你听谁说的?”我试探着他。

  ……他沉默了一会儿,“你能再对爸爸说一遍吗?”

  我知道爸爸就是想约我谈心,我也一直想这么做。

  一路上,我们便没有再说过话,直到出了电梯门。

  他先我一步迈出电梯门,却没有朝家的方向走,而是径直向公共阳台走了过去,我也跟着他走。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包香烟,拿了一支叼在嘴里,又拿出打火机点燃了香烟,然后把香烟盒和打火机放回口袋里。他的双手扶着阳台的栏杆,一边吸着烟,一边看着阳台外的风景。

  我双手也扶在栏杆上,恍惚地看着远处的灯光,不知道如何说起。

  “先说说你的学习吧……”他吸了一口烟。

  “这次考试是我消极了,是我放松了,我没有好好去背诵政治、历史,没有认真地对待。”

  “然后呢。”他呼出了一口烟。

  我提高音量:“在期末考试的时候我会一雪前耻的。”这句话在考试后已经在我已经无数次地在我脑海中出现。

  “但是我觉得一中挺好的,我不想去无中。”我的声音不由得小了一些。

  “为什么,因为一中漂亮?”

  “还好吧,更重要的是我觉得我接受不了无中的氛围,就像金盟(我曾上过的一所重点中学)一样,我觉得我不太适合过强或过大的压力。”

  又有一团烟呼了出来。

  “我觉得这可能是我的性格缺陷,在无中那样的环境下,我很容易一蹶不振的,那儿肯定不适合我,当然我也不会希望自己去到二中。”说完后,我的心好似被提了起来。

  我转过头看他,他仍然看着外面的楼房,手中的烟已经抽了一半了。

  我一下子想起了些什么,说:“我不喜欢你抽烟,这对身体不好。”

  他听了以后吸了一大口,就把烟丢在地上,跺了几脚,说:“你都知道了。”

  “嗯,是听姑姑说的。”说到这,我的视线模糊了起来,赶紧转过头看向外面的风景。

  “那在宾馆里的话……”他有些停顿。

  “有纸吗?”我打断了他的话。

  他从口袋里拿出仅有的几张纸递给了我。

  我擤了擤鼻涕,擦了擦眼泪开始对他坦白那些我的心里话。

  “今天去参加婚礼,好看吗?”

  “还不错。”

  “你以后也会有这个时刻的。”

  听到这里,我不禁想到在我的婚礼上,他把我交给新郎时,他会不会像今天的父亲一样抹眼泪呢。

  我憋不住了,一下子哭了出来,用哭腔说:“你还能活多久?”

  “不知道,反正要比你妈要短。”

  “十几年后我结婚呢?”

  “可以。”

  “那我的孩子出世呢?”

  “应该可以。”

  我把头埋在双臂间开始痛哭,不知道哭了多久,奶奶打来电话催促我们回家。

  他挂了电话后又点起了一根香烟,猛吸了一口,对我说:“你们现在啊,比我们当时懂得要多,烦恼也多,我们还是少用自己的眼光去看待你们吧。”

  他把这根香烟吸完后,我们便回家了。

  这次交流打开了我的心扉,也让我知道父亲的一些想法。或许我们之间缺少的就是像这样一次交流吧。


  我收获了整个春天

  ■ 802班 方晶晶

  在似水的流年里,在微风系紧花香的日子中,翻开脑海中那久未松动的“相册”,我总是会想起一个丁香花般的身影。在我看来,她的背影是唯美动人的,她的那颗心是最无与伦比、纯粹简单的。

  记得诗人汪国真所言:“当我走向你时,原想收获一缕春风,而你却给了我一整个春天。”是啊,这难道不是一种深沉的幸福吗?正如我的母亲,她含辛茹苦地将我抚养长大,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默默无闻,始终不离不弃,甚至有时她还受到我莫名其妙而又无理取闹的种种怒火,这些怒火铺天盖地地朝她涌来,而她却总是能够微笑面对。

  母亲,你可否记得那日午后的事情?

  那天,我放学归来如往常一般累倒瘫坐在沙发上,休憩片刻,只见眼前的你一手拿着绣花针,另一手紧捏着衣服,似乎是想要帮我缝补衣服。也不知道当时情绪是怎么了,或许是学业压力过大抑或是白天被老师斥责的缘故,心中当时充满不屑与烦躁就是想要有一个出气筒来倾泻我内心所有烦恼。于是,我急速走上前去,毫不留情地将衣服从母亲正在精心缝制的手掌中拽出,我怒目圆睁,皱起眉头来厉声呵斥道:“谁让你未经我的允许私自动我衣服,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跟你说了多少遍总记不住!”这句未经大脑思考过的话,在我一怒之下竟脱口而出。过了片刻,我意识到我不该这么做,有点后悔了。那时,涌动在我们之间的,仿佛就只剩下冰冷的空气与刺心的话语。空气似乎就在那一瞬间冻结了,温度达到冰点,我快要窒息了。现如今仔细忆来,仍心有余悸。

  万分羞愧难当中,我偷眼瞟到了母亲的神情。也许是被我这些大逆不道的言语给震惊到了,她先是一脸惊诧而后呆滞,随即又显出万分失落无奈。“我只是想把这些补丁缝起来。”她的神情无比难堪。羞惭之中,我连忙将衣服强硬塞进她的手中,下意识里小声地说了句:“对不起。”再去抬眼望母亲,她的脸上已不再如之前的那般落魄。而后,我便坐在她的身旁,静静地看着她为我缝补衣物。她全神贯注地投入其中,嘴角始终挂着一丝微笑,她疲乏时抬头看着我,那一刻,我与她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仿佛整个世界只有我们母女二人。多想时光停留在那一瞬间,让我们尽情享受亲情带来的温暖,真的好想,好想。

  和煦的阳光透过阳台沐浴着我们,我才猛然发现原来不经意间母亲脸庞上的皱纹已多了一道又一道,愈加深厚,苍白的鬓发在两侧修饰。“我来帮你穿针。”说完便拥入她怀中,轻抚她黝黑的大手,充满留恋。我们彼此看着对方,我,泪湿眼眶,紧抱母亲不愿撒手。真的,好久好久都没有这么拥抱过母亲了,我沉默不语,任回忆涌上心头,只是泪水止不住地在脸上肆意流淌······

  生命是美好的,幸福其实并不遥远,人间有许多值得珍藏的东西,不容错过,而这一刻,我收获了整个春天。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3786 投稿总数:1811 篇 本月投稿:295 篇 登录次数: 199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7-20 17:56:47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