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文章 > 高中作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教学新思维

时间:2019-11-22 11:30:05字数:12636【  】来源:[db:来源] 作者:作者: 小巷苔藓 点击:0
    半学年一次的中段考试又来临了,乌黑中学的教导处又忙于组织老师出试题,没有多少老师自愿提出乐意出中考试题,原因很简单,出试题的劳动就如一般的民工一样,太廉价了,要出好一份符合学生实际的试题最少花费三、四天,而每份试题的补助只有10元人民币。教导处只好采用行政手段来安排老师出试题,自然,被安排的老师总在抱怨中潦草出题,或从别的参考书随意抄录下来的,或从学校所分发的复习资料中复印一份出来的,或干脆从课本中的练习题里选下来的,等等,总之,没有多少老师会根据本校学生的实际情况来命题,他们还自嘲说,花费一小时就完成一份试题,与市场价格比较一致。其结果自然没有达到学校中考的初衷,学生的每科成绩,要不就差得残不忍睹,甚至出现班里或年级里的单科平均分只有20多分的情况(现在高中的单科总分都是150分了);要不就是出现原来考90分钟的初中试题,学生在不到30分钟就完成了的,全班或者全级的平均分则似乎达到象省重点中学的水平。有的学生几个科目都是二、三十分的成绩,学生父母和他(或她)本人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分数的折磨,干脆脱离与学校的关系,使学生提前几年加入民工的队伍。
  校长董爱新看着每个学期开学后,高一升上高二或高二升上高三的学生都要少50到100个学生左右,他心里感到特别难过,象看到自己的好几万元钱被洪水冲走了似的。他于是亲自问了几个退学的学生和家长,主要的退学原因都是因为成绩太差了,觉得读下去毫无希望,不如早做打算。董校长于是痛下决心,一定要给学生和家长一个希望,否则,学生人数大大减少,就直接威胁到学校的收入,单是那些学杂费,每多一个学生,就多好几百元,加上每年学生所上交的补课费,除了不到30%分发给补课老师外,其他的都为学校增加不少收入(而事实上,这些钱不入学校的财政项目的),而学校厨房每年的40多万元的收入,虽说是来自于那些老师们的没有就业能耐的老婆们的奉献,倒不如说是来自于近3000多学生的支持,或者应该更准确地说,所有的成绩都是他董校长的精妙策划和呕心沥血的结果。何况这种看法并不是他独有的,有好几位学校的主任和一些老师,都经常在他面前,或者在公开场合议论说,董校长就是厉害、高明,把一个濒于垮台的学校给拯救过来了,对本县的老百姓和本地的教育事业都是一种莫大的幸事。于是,董校长更坚定地认为自己是一位优秀的校长。
  董校长于是在每一次的学校中考和期末考试前,只要是由他们本校命题,他都要在全体的教师会议上发表一通自己的看法,反复地强调:“老师们啊?为学校的发展着想,其实就是为自己着想。你们都是有文化的人,应该懂得这样的逻辑,学校的学生多了,学校的收入也会随着增加,自然我们老师的其他补助就有了保障,那么呢,啊!我们就应该多多地关注学生的失学问题,而经过我的考察和深入的了解,啊!经过我深入的了解,学生失学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学生自己对学习完全丧失了信心,而使学生丧失信心的主要原因来自于我们的一些老师,不顾实际情况,在其他重点中学全面扩招的情况下,我们这样的学校招来的学生生原就可想而知了,既然学生基础不行,作为老师,我们就应该多讲一些浅显的知识,啊!浅显的知识,尤其是在出试题的时候,无论是平时的测试,还是布置作业,都应该围绕提高学生的信心入手,特别在中考和期末考试,更应该如此,一定要使学生考出信心,使家长看到分数,也充满希望。就是在很浅显的试题面前,如果有些学生还是得了很低的分数,我们老师也应该想想办法,能不能在改卷的时候,尽力放宽一些要求,总之,一定要灵活地处理这样的事。如果谁出试题违反了我刚才所讲的原则,具体地说,我不管学生的基础如何,只要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出试题,全年级的科平均分不能低于70分,否则,不但出试题的10元补助没有,还要扣罚20元。如果反复出现类似的违反学校规定的,我就要把他调离我们学校。”
  每次会后,老师们都会在私下里发表一通议论。有的说:“既然总是讲浅显的知识,就应该由我们学校来编写教材。老师、学校、家长、学生都会充满信心,至于能否有利于以后的发展,我们也不用管了。”有的说:“学校确实很灵活,干脆灵活到每出一份试题,都在学生面前多讲解一下试题里的内容,这样,学生自然也容易解答试题了,真正达到‘三赢’的局面了。”有的说:“实在没办法的时候,也可以模仿学校领导在初三升高中的升学考试中所采用的高明的作弊手段,对成绩好的学生,下达任务,如果他(或她)的成绩有90多分,那么,他前后左右的学生的成绩最少不能少于70分,如果完成了任务,加以奖励,完不成任务,要进行批评。这样,一个班总有十个成绩较好的,在他们的相互帮助下,全班的成绩自然就上去了。”有些老师听了这样的议论,大叫一声“妙。”有的说:“反正学生从小学就这样来的,他们在这方面的经验比我们老师丰富得多,老师只要在考试前提示一下,监考的时候轻松一些,学生的作弊就跟老谋深算的贪官一样,不会留下什么痕迹。”有老师说:“反正现在的社会,没有什么诚心,而这种作法与社会是融为一体的,这也可以说是教育的新思维。”
  贾儒道是高一(10)班的班主任,担任高一的政治课,尽管只有32岁,就有人说他对生活太麻木了,缺少年轻人应有的热情,有人却说他生活得很实在,是一个典型的看破世界、看破现实、看破一切的成熟人。而他自己对别人的议论,从来不给予争辩,只是给予淡淡的微笑,就如冬去春来、花开花落一样的自然。对于学校的很多事,哪怕是伤害到他本人的利益,他也从来不谈论,他惟一感兴趣的,似乎只有在麻将桌上的赌博。每到星期六和星期天,只要他补完课或者没有课,他便不分白天黑夜的赌,他绝不会象有些人那样心里脆弱,输了钱就满脸写上失望,或者骂娘,也不象有些人赢了就春风得意,叫几个朋友到饭店暴食暴饮,他似乎有李昌镐那样的心里素质,在他的脸上看不出是失败还是胜利。他所管的班里出现的违反校规校纪现象,只要他没有亲眼目睹,他就叫学生自己或班长处理。他曾私下里对别的老师说:“现在是什么社会了,老师管理学生应该有一个新思维,要让学生在困境中磨练自己,遇到困难自己去解决,以后进入社会后,更有社会经验,心理的承受能力也更好些,要不,在学校里安安稳稳过日子,在书本上接受那样美好的前景,一旦进入社会,原来社会并不象课本所讲的那样,理想和现实相差太大,一时接受不了,患精神忧郁症的可能性或自杀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所以,我觉得,只要不出人命,当班主任的老师不必去劳神苦闷。”其他老师听了他的高见,都称赞他走在时代的前列,他也不管别人是嘲弄他,还是真心称赞他,他都不想去探询结果。但他清楚,象他这样对待学生的态度,全校没有人模仿。
  贾儒道每当在大会上听董校长进行师德教育时,他脸上总是掩饰不了嘲讽的表情,他恨不能用北方话大声说:“这个社会可真逗。”董校长在10多年前,曾是贾儒道高中时的班主任,那时的董爱新,常在学生面前长吁短叹:“当老师没意思,一辈子也没出头之日。”他边说边摇头。接着又说:“要是能有一官半职,生活才有滋有味。所以啊,你们以后走出社会,在这个方面一定要去努力争取一官半职。”说到这里,他便微笑起来,仿佛他的梦就实现了。董爱新的命也真好,他真的当上了校长,也许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他的脸总是挂着春光明媚般的微笑,哪怕就是他私下里对某个老师丑化得猪狗不如,他遇到那位老师也仍然面带微笑,尽管有的老师背后称他为笑面老虎,他也依旧如此。他在教师大会上进行师德教育时,总是说着那几句话:“要对得起国家发给你的工资,千万不要让学生在背后讲我们的不是。‘今天不努力工作,明天就要努力找工作’,希望大家好好地珍惜自己的这分工作。”他的声音很大,通过扩音机就更是震耳欲聋,就象他信奉“强权就是真理”一样,他似乎也认为声音越大,理由也就越充分。
  贾儒道觉得自己就是从董爱新的身上,看到了世界的幽默,又从《庄子》书中,似乎也找到了理解社会的答案。“‘无为’倒是不错的思想。”贾儒道心里想,“自己当了五、六年的班主任,最初的时候,自己太幼稚了,关心学生的成绩,关注学生的思想、品德,经常弄得自己身心疲惫,经过几年的努力,结果又怎样,家里有钱有权的学生,在学校虽然成绩、品德都差,既所谓的‘双差生’,但他们读大学照样轻松,找工作也更容易。而高中时成绩和品德都优秀的学生,读大学却是一种负担,有一个还承受不了压抑,服毒自杀,有的就是毕业后,找工作也不轻松。班主任的管理似乎没有什么实在的意义。不如让他们提前了解这个社会,提前接触社会的阴暗面,以后他们对社会的免疫力自然就更强一些。”
  这次中段考试,贾儒道也打算把他的教学新思维带到考场。学校为了防止作弊,把高一的学生和高二的学生间隔开来,以避免同桌之间偷看。贾儒道想,又何必这样呢?这些高一的学生,有不少就是本校去年初三的学生,升学考试时,学校领导亲自教班主任如何让学生更好作弊的方法,现在又来这样防止作弊,也许就连学生心里也会发笑。监考的时候,贾儒道不是把弄自己的手机,就是把头靠在讲台上,悠闲自得。而与贾儒道一起监考同一个班的胡纯一,却总是使自己象一个侦察兵,一双眼睛高度地注视着学生的一举一动。有学生相互说话,他便立即走过去制止;有学生投掷纸团以传达答案,他便马上走过去把纸团收缴;当他一有所松懈,就有学生拿着别人的答案抄写,只有等到他巡视时,才发现了,但他只能提出警告,他知道自己的警告和放屁没有多少差别,学生更清楚,只要采取“温和的作弊”,不要与监考老师发生冲突,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那时的监考老师正如有些国家的反贪局一样,面对众多的贪污受贿官员,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多采用俗话所说的“责不罚众”的方法,对一般的违纪现象,只是警告而已,只有对造成“民愤太大”的才加以打击。
  贾儒道却全然不理会这些,尽管他所监考的学生,有一半是他所管的高一(10)班的学生,他同样也不理睬。他甚至想:“胡纯一老师也太古板了,还说是一位教了近20多年书的教师,对社会还没有理解透。就让学生去施展他们的另一方面的才华吧,有何必把诚心看得那样珍贵呢?就如现在的女子还把贞操看得那样重,在社会上混的空间就减少了。”
  看到贾儒道那样事不关己的样子,胡纯一更是一肚子的怨气,他又不好当面说,只好在作弊的学生台上大声啪打,以至于连累了不作弊的学生。他知道自己一旦说话,也许就会骂娘了,只好委屈一下自己的手。贾儒道却依旧冷眼相看。
  胡纯一想:“这难道就是这家伙的教学新思维。真是害人子弟。”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