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文章 > 高中作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野狼天使之恋

时间:2019-11-22 06:03:12字数:8923【  】来源:[db:来源] 作者:作者: canghaiyisuysh 点击:0
    序幕:
  月牙湾又称冥湖,流着不多见的极阴的水,是汇聚所有阴灵的地方。河面上水汽蒸腾,在月落西山之时,死灵可集成一股无形的力量,甚为阴毒。
  此刻,一名修长挺拔的男子站在月牙湾畔。身着墨黑色长袍上所绣的流云暗纹依稀可见构成了一幅狼图,他就那么静静地站着,却如山岳临渊,一派气势灼灼。再往上端详,赫然可见一副银色的半兽人面具覆在他的脸上,只露出嘴唇和光洁的下巴。那方坚毅的下巴在夜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沿着光滑的颈子没入长袍的领口。看上去无比的孤野冷清。一双墨黑幽深的眼睛就那么直直地望着月牙湾湖面,黑亮的瞳孔里是一片望不见底的深邃,眼神沉寂如水,泛着隐隐波光,乍看之下教人打心底涌起一丝寒意。其额头散落的几缕发丝轻轻覆在面具上,银黑相间,交织出不可言喻的神秘。
  杀一人,聚一魂。这看似澄清的湖底下怕是已积满了累累白骨了吧!我,修成人形之后,终究还是回来了。她,还好吗?再望望月色,男子发出几乎轻不可闻的叹息声,月将西沉,今夜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男子隐遁离去约莫半柱香时间,一女子仿佛绝尘而来。所谓绝尘,当是指她脚步居然如此轻灵,在月完全沉落、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夜里如履平地。她的装束简洁而怪异,颇似精灵和天使。长发披肩,白色的衣衫随风而动,然而却并不是纯白色的。那上面绣着极为繁复的白莲花纹,再加上孔雀翎毛的饰边,甚为夺目……她的脸如象牙般柔和光洁,额头有些高,是智者与神女才有的象征吧!散发出震撼人心的美丽。她的头发上没有任何饰品,只在眉心之上印有一条天使坠链,闪着淡淡的金色,也仿佛是多出了一只彩色的眼睛,窥视着世人的心灵。
  幽幽的话语从女子口中道开来:“唉,这么多年,他到底去了哪里呢?我一定要坚持着每天来一次。今天是第一千回了呢!以前……”
  过往的事情如潮水般涌来,同时在两人的心中泛起涟漪,如同打开了片幻镜,且看,且听。
  
  (上)
  月牙湾旁边,白莲千朵开,突见一片浮云飘过来。稚气的孩子对着天空发话:“野狼,是你替我挡住了毒辣辣的太阳么?你、你可真好呀!”
  漂亮的孩子就那样对着天空张开手来,笑着,“野狼,你过这边来啊!我们说说话,好么?”
  仿佛一阵清风吹过,孩子的发丝微微拂动。可是她却对着身边的空气笑了,开始自言自语——是啊,那个时候,那一直都是她一个人的朋友呢!只有她看得见它呢!
  那个很多年来被神主幻化操纵出来,没有思想没有实体的兽类,它为神主杀一些据说是十恶不赦的人。只有一个孩子是把它当作是惟一的朋友看待的——因为她也寂寞。
  身为神主的纯血之子,虽然还有个哥哥,但哥哥早就被带离了她的世界。可能在受着严苛的训练吧!她从小就是一个人长大的。即便是她的“父亲”,所谓的神主好像也早就灭绝了所有常人该有的感情,自她生下后就再也没有抱过她。
  所以,所以大概在偌大的宫殿里,只有他们两个是最寂寞的——然而,它已经寂寞了几百年,况且从来不知道这就是“寂寞”。而她认识它的时候只有5岁,可也是一生下来就是一个人呢,不知道“寂寞”与“不寂寞”之间的区别。
  但是,当那一次它如往常那样奉命杀人回来,掠过月牙湾上方时,却听到底下忽然有个小孩子的声音说:“你满身都是血哦!不去湖里洗一下么?”
  它看过去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粉妆玉琢的孩子,正俯身在湖边玩水,捧了一捧水,抬头对着半空中怔怔看下去的它说:“都是血!你来洗洗吧!”
  一边说着,孩子一边又从湖里掬出一捧水来,对着它泼了过来。
  “啊”的一声,它吓了一跳,立刻躲了开去——然而,依旧感觉到了湖里那些阴毒怨灵的力量。虽然是最强的幻兽,但对于湖里怨灵的力量还是极端忌讳的,它实在无法相信居然有个孩子能无拘无束地在湖边玩水!
  那么,她,她是——
  “我叫云儿,你呢?”虽然半空中的它一直没有开口,可它内心的想法仿佛能被这个孩子听到,那个漂亮极了的孩子扬起头来,对着它笑——果然,是神主的女儿,有着纯正的血液,难怪能无惧于湖里怨灵的力量,同时能看见它的存在。
  可孩子那样明媚的笑颜,让刚刚才杀了人的幻兽忽然自惭形秽起来——名字?它从来没有名字。一只兽狼,需要名字么?
  “恩?怎么可以没有名字呢?名字里可有一个人的魂魄呢!”孩子虽然小,却咬着手指给它取起名字来,“你总是到处跑的吧?以后会和我玩的吧?就叫你野狼可好?”
  野狼……野狼?
  “野狼,野狼!过来看,这朵莲花可好看?帮我摘来可好……”
  “野狼,喂喂,我叫你呢!过来看,这段记载野狼传说的经文是何意思啊?”
  “明天是天上人居的幻灯节哦,你陪我出去玩好不好,野狼?”
  那孩子说得没错——名字里有一个人的魂魄,有些东西一丝一缕地被唤醒,回到了它的心中。有了这个名字,它才知道自己是什么——知道自己是什么,才知道外物是什么。
  孩子一年年地长大,变得越来越美丽,不再是月牙湾湖边上那个玩水的小姑娘,而成长为明艳绝世的少女——可它依然是个不老、不死、不活的怪物!
  有那么一次,它又凭空出现在云儿面前,“哎呀!野狼?”云儿惊喜地叫出声来,忘记提起长袍下摆就跑了过来,被绊了一跤——没有等云儿跌倒,它已经风一般地掠过去稳住了她。可,明明触碰到了彼此的手,野狼却感觉云儿穿透了它……
  这是怎样的一种挫败啊!云儿笑的时候,她发愁的时候,她蹙眉的时候,它永远只能“看着”——它没有手,没有形体,没有办法感知她。有时候,它想,如果自己有一双手,可以触摸一下那白莲花一样的笑颜,那么……就太好了。
  那日,神主召见:“本主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个奇特且善良的孩子,因为她,你已有了自己的意识。本主的女儿会永远留在这天上人居,为万千子民诚心祈祷。现在,说说你的愿望吧!”
  愿望?愿望……能凝聚成血肉之躯,有了自己的手,他的手牵着云儿的手,能感觉到亲和力与温热,他能好好守在她身边,为她守住这天上人居,让她这一生永无灾劫——那,就是他心底最深的愿望。
  “很好!现在闭上你的眼睛……”神主的声音不容抗拒。
  “花开注定花落,一切皆有度,流云注定匆匆,如梦幻泡影,如风亦如雨,远离一切颠倒梦想,当作闪电观……”谁?又是谁在说话?话声如此飘渺。
  “以月牙湾为界,止住你的****!如果非要强行掌控整片沧海星谰的话,请想想你将要付出的代价——如果你不想她成为冥湖之祭品……”
  只听得到话语,却无法感知到任何清晰的东西。一切,仿佛是虚幻而扭曲的,似乎隔了一层袅袅升起的雾——野狼只看见白茫茫的一片,有无数骷髅头似的白骨人形,一起一伏,不停歇地做着重复的膜拜状,诡异的诵唱之声如涛浪般传入——
  “在沧海中,在星谰中
  在洗涤一切岁月的黑暗中
  请神——放逐我的灵魂
  当月自那一方升起
  众魂——说出我们的名字……”
  声音带着奇异的音韵与唱腔,从耳到脑,再至心……让野狼渐渐有种昏昏沉沉的感觉。一时间,好像什么都静止了,只看见惟一一点火光,在慢慢黯淡下去!然后,然后忽然间,四周变成了血红!火啊,四处燃烧的火!
  野狼看不到云儿——然而却清楚地知道,她被火海吞没了!云儿在火里……她在火里!
  “云儿!云儿!”它终于忍不住惊呼,用力地拨开迷雾,寻觅着,对着那虚空的声音嚎叫着,“住手!快灭火!放她出来,快放她出来……”
  “迟了……已经迟了……焚烧一切的白莲火焰一旦燃起,将燃尽漫天血劫,将烧尽沧海星谰中的所有罪孽……”
  “不!住口!放云儿出来!”野狼开始失去控制,一直往火焰的深处冲去——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