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文章 > 高中作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黎明惊梦

时间:2019-11-22 05:56:32字数:8642【  】来源:[db:来源] 作者:作者: 朱德林2006 点击:0
黎明,天刚刚放出朦胧的曙光,清一色平房的居民小区沉浸在安静之中。出租房里的俩个男女一阵翻云覆雨般的欢悦过后,女人和男人相拥搂抱地躺在被窝里,酣睡在香甜的梦中。
  院子铁门的响动声打破了黎明时分的宁静,女人被惊醒,似乎察觉到有人在撬动院门。被窝里的女人推了一下怀中的男人说:“文宾,好象院门有动静。”睡眼惺忪的男人文宾在梦中被推醒,稀里糊涂地问:“怎么了,亚菊?”女人亚菊说:“好象有人在推动院门。”文宾还未完全清醒地说:“不会吧,谁能这么早来呀。”转身又睡了过去。
  文宾没有在意,是因为他和她在这个平房出租屋幽会只有10来天,而却是在熟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悄悄搬迁的,连最要好的朋友都不知道,怎么会有人来哪,而却是在大清早的这个时候。亚菊恻听一会没有了动静,认为错觉也放松了警觉。可刚才的响声搅动了她的神经,睡意全无。望着被窝里熟睡的文宾,她在想着心事。
  亚菊和文宾相识最多一个月,原来相互不认识,在这个小城镇里甚至连面都不曾见过。文彬,是建筑队的瓦工;亚菊,是学校临时清洁工。文宾52岁,亚菊47岁,俩人都是各自有家室和子女的人。他俩从初次结识发展到租房幽会,缘于偶然的一次朋友聚会。
  前一段时间,亚菊的要好同学老韦,邀请几位朋友吃海鲜,邀请的人中有文彬和亚菊,文宾是老韦的朋友,亚菊是老韦的同学,通过老韦的介绍,文宾与亚菊彼此相识了。在丰盛的海鲜宴席上,吃着盐水大虾、爆炒尤鱼、清煮扇贝、熘炒海参等,相互之间敬酒闲聊,非常开心兴奋。文彬和亚菊因座位相邻,彼此相见又倾心好感,说话也很投机,很快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趁朋友们酒后的兴奋,老韦又请大家来到了歌厅唱歌跳舞。
  歌厅里昏暗的灯光下,文彬搂着亚菊的腰际伴随歌声的曲调,在跳着悠闲的交际舞。此时的亚菊和文宾身体相拥,脸紧贴一起,诉说各自的不幸。
  亚菊说她的命运不佳,她和她的丈夫原来都是一个普通工人,后来工厂倒闭了,她和丈夫下岗在家。本来已经有了两个女儿的家庭生活更加艰难。无奈之下,亚菊来到了附近学校做了清洁工,丈夫经营了一辆残疾人三轮出租车,尽管俩人辛苦劳作,可随着两个女儿相继考上大学的费用增加,他俩的全部收入只是杯水车薪,生活的拮据使家庭举步维艰,为了两个孩子上大学,欠下了亲属的许多债务。生活的贫困使她和丈夫经常吵架,出现了感情危机,甚至吵闹过多次离婚,她在埋怨丈夫没有给她带来幸福,她羡慕那些雍容华贵的富婆们,还有大款周围的那些挥金洒脱的快活女人。
  文宾是一个普通劳力者,他很能干。虽然没有什么大钱,但他却有一股男人的力气,有一个讨女人喜欢的脸庞。因为妻子和他一样勤劳能干,家庭生活过的不错,夫妻感情也很和睦平静,可是看到妻子臃肿的身躯和日渐衰老的容貌,再望着那些已经不年轻的男人牵手年轻漂亮的女人走过,文宾总是心猿意马的想入菲菲起来,他时常羡慕和期盼艳福能象天上的雨点降临自己头上。
  亚菊和文宾的相识,大有相见恨晚的势头,感情快速升温。其实,文宾不是大款没有给予她什么经济资助,只有男人的摸样和力气。亚菊喜欢文宾那男子汉劲头,和他在一起有种欢愉的享受,即使没有钱物的支撑也让她心里高兴。在同丈夫激烈的吵架过后,亚菊提出了离婚的最后通牒,于是在丈夫不知情下,把自己的衣物收拾打包离家出走,似乎觉得情感得到了解脱。然后她在另一个居民小区租了两间平房,单独生活起来。她要与文宾有随时相聚的欢乐,希望她俩能常相厮守,永远过着虽不富裕但逍遥快乐的日子。
  文宾的建筑施工正处于紧张阶段,每天加班加点,为了方便与亚菊在一起欢乐,他总是选择夜班,每天工作到半夜,然后骑摩托车来到亚菊住处睡觉,与亚菊开始了纯正的夜生活,第二天趁家人都上班不在家,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回家中,日子过得激情又平静。每次来到出租房与亚菊相会,尽管已经夜深人静,亚菊都在未眠地等他,用早已准备好的温水为文宾洗头洗脚擦拭全身,之后躺在舒适的被窝里,一翻亲热过后相互搂抱着进入梦乡。
  亚菊不辞而别的突然失踪,引起了丈夫极其亲属们的关切注意,大家通过对亚菊工作单位的暗自跟踪,终于发现了其中的秘密。于是在亚菊大姑姐的组织下,一场捉奸的闹剧在几个亲属间酝酿成形。
  亚菊正在想着心事,屋外又传来一阵大门的响动声,这一次她听清了,确实有人撬开院门闯进来,她急忙推醒还在酣睡的文宾。清晨的宁静气氛,被猛力撞击屋门的声音打破,他俩惊恐的一阵慌乱,急忙从被窝里爬起,赤身裸体地去穿衣服。
  可是这一切已经晚了,还没等他俩穿上衣服,不牢固的屋门已经被拽开,闯进几个人,牢牢地把他俩按倒在炕上。亚菊一看到来人,立即认清进来的女人是她的大姑姐,另三个男人有她的丈夫,大姑姐夫和小姑女婿。而文宾不知怎么回事,正要发火制问,立即被来人打了几巴掌,后背也被抓挠出几道血痕,一丝不挂的文宾只好蹲缩在墙角;只穿了一件短裤的亚菊见状,疯狂地阻拦并用身体护挡文宾,被身边的丈夫一把抓住头发,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体态臃肿的大姑姐一脸阴沉,怒气冲冲地指着亚菊骂道:“不要脸的骚妇,丢下自己的丈夫和孩子,跑出来与野男人偷情,真不要脸。”来人一阵七嘴八舌的指责,淹没了亚菊的挣扎辩解。待责骂够了,见他俩萎缩一团不吱声了,在大姑姐的指挥下,让亚菊和文宾简单穿上衣服,推搡着去了派出所。吵闹声惊醒了周围的邻居,纷纷过来好奇观看。
  星期天的早晨,派出所沉浸在忙碌后的寂静之中。一阵杂乱的脚步伴随喊叫声传来,值班民警惊疑地看着这些年令都在50岁左右的人。其中一个胖女人喋喋不休的喊叫,三个彪形体壮的男人气势汹汹,推拥着两个神情紧张的男女,一边推搡着一边在讥讽的指责。被推搡的男人光着上身,后背上有几道明显已经渗血的抓痕,虽然是春天的气候,清晨的凉风使他身体在发抖,他低着头一声不吱;女的头发散乱,衣着不整,似乎理直气壮的争辩什么,但很快被对方七嘴八舌的责骂声掩盖了。
  超出正常噪声分贝的嘈杂声,打破了派出所的平静。正在值班的民警赶紧平息一时听不清原委的吵闹声,只好将来人分开,分别进行询问。在逐步调查了解中,事情开始明朗化,其中的原由和经过渐渐清晰起来。
  在民警的询问下,亚菊和文宾分别承认了从相见、相识发展到两性接触仅一个月时间的整个过程。民警认为他俩只限于违背道德的通奸关系,没有达到违背法律的程度,当场释放了他俩。而亚菊的大姑姐等人,殴打他人是违背法律的,要接受治安处罚。
  走出派出所的大门,清晨早已经喧闹起来,亚菊和文宾面面相视无语,经过清晨的一场惊吓,他俩的头脑似乎清醒了许多。
  亚菊不敢正视丈夫和亲属们憎恨的目光,面对邻居们的窃窃私语,她感到了无地自容,她觉得自己做事太草率,为了眼前的欢乐丝毫没有考虑丢人的后果。现在,她与丈夫要离婚原来的家不能回,已经暴光的出租房也无法在继续住下去,下步该怎么办那?她无奈地朝着出租房走去。
  文宾觉得这欢乐消魂的时刻太短暂了,家中的妻子和孩子没有察觉他的伪装,还不知道他败露的丑事,他惟恐鸡飞蛋打,抓紧回家继续他的伪装,为了生活和名誉他必须维护家的稳定。
  他俩各自走入行人道上,朝着相反方向,很快融入路上匆忙来往的行人中。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作者最新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