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文章 > 高中作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苦瓜蔓上开紫花

时间:2019-11-22 03:35:39字数:10425【  】来源:[db:来源] 作者:作者: 飘若铃兰 点击:0
??一
??石头在县医院的走廊里,右手止不住地去摸上衣的口袋。口袋里,有他昨天从医院的小卖部里买的一包廉价的烟。
??他觉得,此时自己的胸膛里仿佛象是着了火一样地难受,急需通过一种导体来缓释胸腔里的烦躁和沉闷。于是,他掏出烟,还未出病房的走廊,就点上了。深深地吸一口,再缓缓地吐出来,石头感到心里的火焰在一点一点地从心里逼到了嗓子眼上,欲吐不能,欲咽还休,火辣辣地,卡在那里难受。
??病房里,躺着的是石头的老婆,紫花。医生今天上午查房的时候告诉他,紫花昨天化验的结果出来了,是乳腺癌,而且是晚期。
??尽管石头不爱紫花,但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会呢?这个为他生儿育女十余年的女人,她的身体不是壮得象头牛似的吗?可是医生刚才说已经确诊了,紫花最多也就几个月的时间了。
??一支烟的工夫,石头抱着自己的头又从走廊里一声不吭地转身回到了紫花的病房。
??病房里,紫花正迎着斜射进病房的太阳,用一把半旧的木梳在梳理自己半长的头发。
??“你回来了。”紫花回过头,手里的头发在金黄的阳光下镀了一层金色,轻轻地飘着,房间里有一股廉价的洗发水的味道。
??“恩。”石头的眼睛看着紫花飘飘洒洒的头发出了很长时间的神。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查过房了,你快吃午饭吧。”
??石头边说边把在医院伙房里给紫花打的病号饭——馄饨,从保温杯里倒在一个细花瓷碗里,然后又从抽屉里找出一把汤勺,“我喂你吃吧。”
??紫花转过头,笑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咱家的石头咋这么会疼人了啊。”
??“来吧,让我试试。”石头对紫花辛酸地笑笑。可怜的女人,她还不知道她的病情呢。石头拿起汤勺连汤带水地盛了满满一勺,就往紫花嘴里送去,紫花张着嘴,汤勺里的汤还是撒了她一身。石头又忙不迭地去伸手拿抹布,却又不小心打翻了手边的杯子,杯子里的水又洒了一地。
??看着石头伺候起自己手忙脚乱的样子,紫花禁不住哈哈地笑了。这个在家里从来都是衣服伸手,饭张口的男人,他又咋会伺候人呢?
??紫花说,还是俺自己来吧。说罢,从石头的手里要过汤勺,自己大口大口的吃起来。石头在一边看着,想起医生的话,心里禁不住一阵阵的揪心地疼。“慢点吃,小心呛着。”紫花抬起头,一张被风吹日晒洗涤过了的黑红的脸,对着石头笑了,“今儿,你是怎么了啊?咋这么会疼人了啊。”
??看着紫花这张黑红的脸,石头的心里不止是揪心的疼,还涌上了深深的歉意。
??
??二
??十年前,尽管石头不喜欢紫花,可是遵照父母的命令,石头还是把大他五岁的五大三粗的紫花娶进了门,其实那时,在石头年轻的心里还有另外一个漂亮姑娘的影子。“哎,人啊,都是命。”想到这里,石头在自己的心里轻轻地叹到,为自己,也为紫花。
??紫花自从嫁给他,就没有享过一天的福。石头的父母年老体弱,石头是父母从小抱养的。农村里有句老话,“养儿防老。”可是,他从小身体瘦弱,干不了多少体力活。村里的孩子,能读到初中,就算是秀才了。只有他念完初中,又读了五年的高中,也没见个功名。最后,养父母失望了,这才想起给他做主找个身强体壮的媳妇娶了,也好揽起家里家外的力气活。紫花就是这样被公公婆婆选中才坐上石头的花轿的。
??紫花的命也很苦,从小没有娘,是爹一把屎一把尿地把她和她的弟弟妹妹拉扯大的。为了帮衬爹,紫花一天学也没读过。因为自己没有文化的事,自从嫁给了石头,就没少受他挪谕过。有一次,紫花去城里办事,上衣被装货的车刮裂了,于是顺道在城里的地摊上买了件短袖衫,试了试,正合身,也就懒的再往下脱了,摊主是个年轻人也竭力地怂恿紫花穿着。就这样,紫花穿着这件印了个洋字母“kiss you ”的洋文化衫回到了家。回家后,石头看到这么一件花花绿绿的印着英文的文化衫套在五大三粗的紫花身上,差点没笑死过去。紫花弄明白了洋字母的意思后,也终于搞懂了,为什么自己做公共汽车的时候,有很多人对自己指指点点呢。开始紫花还以为是因为自己穿了件好看的衣服,招人眼谗呢。经过这次洋相,吓得紫花从那以后再也不敢穿印有洋字母的衣服了。
??想到这里,石头的眼睛开始湿润了,“哎,老天咋这么不长眼,苦命的紫花。”石头看着眼前,吃过午饭正座在床上偷偷躲着护士的眼睛给正他纳鞋垫的紫花,觉得眼前的雾水越来越浓。他不知道该不该把紫花的病情告诉她。
??紫花虽然不识字,可是过日子却是里里外外一把好手。因为文弱的他肩不能挑,手不能抬,所以家里家外的力气活,都是紫花一个人的。他在邻村的一家砖场做会计,紫花在家里照顾着两个老的,拉扯着一个小的,还种了八九亩的农田。平时,田里的农杂活,都是紫花一个人干,只有到了农忙的时候,他才搭把她的下手。
??农村里,农活有忙也有闲的时候,可是对于紫花来说,一年四季都是忙碌的。冬天里,别家的女人在一起唠嗑,东家长西家短地胡扯,可是一堆堆的女人堆里却看不到他家紫花的影子。紫花哪有那闲功夫,每年趁农闲的时候,紫花都会去镇上买回来好几头小花猪,喂一个冬天,过年的时候,一家人的年货和老老小小的新衣服就有了着落。紫花说把平日里庄稼地里换来的钱以及他在砖厂里挣的工资都存起来,爹妈年龄大了,儿子宝儿也在一天天的长,以后用钱的日子,说不上是哪一天呢。
??可是今年夏天的一个晚上,紫花在院里洗澡的时候,却摸到自己的右乳房下有个肿块,不疼不痒的也没当回事。可是到了秋收完以后,肿块虽然不疼不痒,却越来越大。虽然紫花依然没把自己的肿块当回事,可是毕竟他有知识,常读一些报纸书刊,于是他说什么也把紫花劝上了去县城医院的公共汽车。临上公共汽车的时候,紫花还舍不得往外掏自己口袋里的钱,直念叨,浪费了,这么点小病,去村里的医疗合作社拿点消炎药吃就行了。
??他们两口子是星期一在这家医院住下的,今天是星期五,紫花的确诊报告终于出来了。他想起今天上午医生告诉他确诊结果的时候,医生对他说,这种病,平日里越是不疼不痒的,发病时的恶变率越高。

??三??
??石头的眼角,豆大的泪水终于渗了下来。“怎么了?”紫花发现了他的反常,停下手中的针线。“挂念爹娘和孩子了?”,这个善良的女人到现在她也还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得的是不治之病。紫花边说边伸出自己粗糙的大手替他拭去眼角的泪。他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揽过紫花大哭了起来。直到哭声惊动了隔壁的护士,护士来敲病房的门,他才抽搭着,哭声渐渐地小了下来。紫花抚摩着他凌乱的长发,“是不是我的化验报告出来了?”他瘦弱的躯体揽着紫花宽大的肩,“还没呢。”他先摇摇头,紫花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那你为啥哭?”
??他知道今天是瞒不过去了,于是顿了很长时间,才把医生的话告诉了紫花。谁知道紫花听了,却象听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那样平静。虽然,他也不希望看到紫花听到这个结果悲伤绝望的样子;可是,他只能把紫花的病情实话告诉她,因为接下来化疗的日子是瞒不过精明的紫花的,与其到时候,紫花抗拒治疗,倒不如现在告诉她,让她好好配合医生的治疗方案。
??紫花从石头的怀抱里轻轻地抽出身来,“你这样抱俺,俺还是头一次哩。”紫花酸着鼻子喃怪他。然后长叹一口说,“俺听俺爹说,当年俺娘就是因为这里有包块,后来才死的。”紫花指指自己的乳房。“其实,今年夏天,俺发现自己这里有不疼不痒的肿块的时候,俺就想起了俺娘的病。一样的病,没得治的病,还害得咱这次白花了一两千的冤枉钱。真应该把这钱留着,日后再给你讨房媳妇,替俺孝敬咱爹妈,拉扯咱宝儿,给你洗洗涮涮。”
??“好紫花,不要说了,你这是在拿刀子剜我的心啊!”石头伸手捂住了紫花的嘴。“医生说了,这种病在医疗发达的现在,已不是什么大病了,就是比重感冒狠点。”石头竭尽所能地安慰着紫花。紫花惨淡地笑了,黑红的脸上滴下了一滴一滴豆大的泪珠,“别哄俺了,俺虽然不识字,却也明白事。”“明天咱就出院回家,不花这冤枉钱了。咱就瞒着医生,说是俺想转到大医院里去。”
??紫花说着,就开始跳下床收拾行李。他扑过去,双手死死地按着紫花的手,无论如何也不答应紫花就这样回家等死。看到石头这样坚持,紫花摞下手中收拾好的衣物,扑到瘦弱的石头怀里开始绝望地大哭了起来,“俺也不想就这么死了啊,可摊上这病,又咋么活吗?”
??他揽着此时脆弱的紫花,想想紫花从小没了娘,跟着自己,与其说是自己的媳妇,倒不如说是更象自己的娘。农村有句老话:“女大五,赛老母”。紫花,就是苦瓜蔓上的一颗苦瓜,从小到大都是浸着苦汁长大的。
??石头瘦弱的胸膛仿佛一下子坚挺了起来,不论花多少钱,哪怕是砸锅卖铁,他也要为他苦命的婆姨——紫花治病;哪怕是给紫花治病的钱到最后都打了水漂,他也一定要尽全力来挽救这个苦命的婆姨的性命!石头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他紧紧地又揽了揽尚在他怀里哭泣的可怜的紫花。此时,他从来没有感到,原来,他瘦弱的双臂竟然也是如此的有力量!
?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作者最新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