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文章 > 高中作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伤逝,白羊之死

时间:2019-11-22 01:16:25字数:6189【  】来源:[db:来源] 作者:作者: 千变紫果 点击:0
    北风呼啸,漫天雪花。
    一只白羊在雪地徘徊,北风肆虐着雪花落到她的脸上,伴着眼里的热泪一起流下。就在刚才我还和妈妈吵了一架,她说:“不可以,没商量的余地!”我一气之下跑出了暖和的家门,来到这冰天雪地。
    妈妈,你曾经试着爱过一个人吗?难道爱也有错吗?是的,我是喜欢上了小狼维克,但是又怎么样呢,难道就因为他是一只狼就要把我们生生拆散吗,妈妈,你好残忍!难道就因为我是一只羊,而他是一只狼吗?谁说宿命的敌人就不可一相爱,我们不信,我们就是要冲破世俗的城墙,酿造属于我们的爱情童话,妈妈,我长大了,知道自己的心在何方,所以,请笑着祝福我们好吗?
    我的思绪又回到了去年。去年的今天,也是一个雪天,我在雪地里玩耍,忽然听到了一声枪响,我吓的躲在大树后面。
    “救救我好吗?”我这才发现前面不远处的雪地里有一只狼,可是他受伤了,源于刚才的那一枪。“可是,妈妈说不可以轻易相信坏人,你是坏人吗?”我不理解,老师不是教我们要与人为善吗?不是教我们要乐于助人吗?可是,我该怎么办?“妈妈,你在哪啊!”我开始慢慢的往后退,我想逃开,我要回家!
    “嗷——求求你!”伴随着一声低沉的呻吟,我发现他的烟波里有一种叫泪的东西,在这雪天的映衬下光芒闪烁。“猎人马上就要来了,难道你眼睁睁的看着我死在他们手里吗?我可是一只善良的狼啊,你们家族的那些同胞们不是我吃的……”见我有一霎那的动摇,他继续央求我:“回去我可以告诉家族里所有的狼,以后见到你们羊族永不伤害,我可是一只善良的狼王啊!”
    “那好吧,你要我如何帮你呢?”我向他走去,雪地里拖起一道长长的血痕,我背着他艰难的逃生,直到无迹可寻。
    
    狼族的核心——野狼部落联盟。
    “我想你们大家隆重介绍——莲心,你们的新王后!”维克把我推到了宝座的最前面!“不,不——”我踯躅着,以手掩鼻慢慢的退后,这里好可怕,我实在难以闻他们身上的腥气,我几乎无法呼吸了。
    “哈哈哈——”一阵轻蔑的嘲笑传来,“就她!”“我们不服,他算什么东西?她能生养一大群的儿女吗?哈哈——”狼族的小姐们最先提出反对意见,接着此起彼伏的反对声传来,“不行,要是你选择和她在一起,除非你放弃王位!”
    他会妥协吗?在这相处的一年里,我一直陪在他的身旁,陪他养伤,为他偷偷寻觅鲜嫩的青草和胡萝卜——他发誓为了我用不吃荤!他亦发誓对外不离不弃,在我伤心想家的时候他为我弹琴,我有头疼的老毛病,无数个失眠的夜里他给我讲我永远听不腻的故事。我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他,是的,他是我的王子,我决定伴随一生的人!我回头偷眼望他,他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终于,他不在犹豫,拉起我的手宣布了他的决定:“我想好了,为了她,我愿意放弃我的王位,我要和她生生世世在一起。
    可是一只不再吃荤的狼还能称之为狼吗?他受到了家族无情的嘲弄,更何况身边还有一个令同族们虎视眈眈的我,最后他无奈的带我离开了狼家。
    那一刻我感动的热泪盈眶,原来。我没有看错人,妈妈,你为我们感到高兴吗?
    带狼哥回家的那天,全族人逃的精光。我只好无奈的和他小别,自己先回家试图说服母亲,可是谁料到却是一叠声的反对,我不管,我一定要和维克在一起,于是,我选择在半夜妈妈睡着以后,偷偷的离家,我要与我的狼哥浪迹天涯!
    不再吃肉的狼哥,便失去了往日的威风,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了,终于在一次翻山远行觅食中,不小心坠落深深的谷底。
    “不——”我对天空大喊:“维克,你怎么能抛下我远去!”不顾下面是万丈深渊,毫不犹豫的也跳了下去,狼哥,哪怕是死我也要与你死在一起。
    然而事实并不像我想像的那么糟糕,狼哥并没有死,而是挂在了一棵旁逸斜出的树上,我却跌入了深深的谷底。
    在这冰天雪地,茫茫不辨方向的谷底,这里没有食物,也没有水,我们该如何逃出生天呢?更何况我的脚好像在摔下来的时候受伤了,一点知觉都没有。
    “是这里吗?”狼哥用爪子轻触了我的前腿,“能感觉到疼吗?”
    “哦,不能,一点知觉也没有了,我想我这条腿大概要肥掉了”我伤心的哭了。
    “那么这里呢?你感觉到疼了吗?”狼哥的力度加重了些,轻轻的敲击了几下我的前腿,我还是摇摇头,也许是冻麻木了吧,或许明天就会好的。
    我抱着狼哥的脖子痛哭:“你丢下我自己走吧,我不想拖累你啊!”“不——”狼哥的回答斩钉截铁:“我是不会离开你的,也许明天,也许后天,等我们找到了食物,我恢复了力气,我们就可以跳出这个大坑,我就带你离开!”
    哦!维克,我的狼哥,我最亲近的人!我感动的一塌糊涂,可是在这谷底要找寻到食物简直比登天还难,前途一片渺茫。“睡吧,莲心,我一定会想到逃生的办法的!”狼哥给我盖上了他用树枝和枯草编制的被子。零下十几度的酷寒,这薄薄的被子根本不足以取暖,但我还是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温暖,我在狼哥的怀里沉沉的睡去。
    天亮了,太阳出来了,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狼哥呢?难道他跳出去了吗?“维克——”我着这空茫茫的山谷大喊。可是四周一片静寂,狼哥啊,你在哪里?
    也许我可以试着活动一下筋骨,我掀开了盖在腿上的茅草和枯枝。我看到了我四肢已经没有了肉的森森的白骨。
    眼睛闭上的一霎那,我想起妈妈的话:“狼性凶残,迟早是要祸害好人的。”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