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文章 > 高中作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刘湘如:半亩荒塘(全国获奖作品)

时间:2019-04-11 23:00:01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01-

  在城南居住时,毗邻一口小塘,我称其为半亩方塘。自然真实,朴而不俗。盛夏溽暑,若有途中行人,从丛林般的建筑里走来,慢慢走到这里,在绿树浓荫之中,遇上这口小塘,蹲下去洗洗手脸,或坐到塘边,把两只脚置于水中,于轻风缓摇的枝间,听知知的几声蝉鸣,顿感胸臆舒旷,身清气爽。这时你会发现:普普通通的半亩方塘,竟有说不清的妙趣。

  我的记忆里有许多这样的小塘,或立于遥远的村野,或隐于喧哗的街市。村野不足为奇,街市堪称珍稀,有的藏在公园里,或叫小荷塘,雨花塘,盖因太小,只能种稀疏的荷,或积存一点雨花似得水吗?往往有喜欢垂钓者,在此下杆半天,竟没有钓出一尾鱼来。不过这又何妨?“衡门之下,可以栖迟”,小家碧玉自有自己的色泽。

  我的小塘藏于隔壁公园的顶边。工前饭后,我愿到小塘边散步,换换脑子,而后完成一天的坐班制,比注一次“清心剂”还有效益,算是我得天独厚的享受了。“野桃含笑竹篱短,溪柳自摇沙水清”,“水天清话,院静人消夏……一霎荷塘过雨,明朝便是秋声”……这些古人的隽句,都是对她极好的勾绘。其实,叫她荷塘更为确切,在暗蓝的波纹上,总是荡着几片荷叶,翠羽亭茎,荡漾出浅浅的轻涟,也有水草相攀,也有纤柳的俯吻。时有三三两两的恋人,在回曲的林荫小道上漫步。月亮从林间落下斑影,映在荷塘的浅波上,微漾着的圈纹里,便如一枚枚明亮的眸子,远远地睨视着:闹市的纷攘,马路的喧声……

  世间之事,有时蝉翼为重,有时千钧为轻。被人忽视的一口小塘,默默冷落于热闹的市井之边,有谁比得上她的幽雅和娴美么?

  刘湘如先生接受大皖徽派新媒体采访后合影

  -02-

  不知起于何时,我仰望天空,周围被春笋般新起的琼楼包裹了起来,无意间向路边看看,“惊世之作,传世经典”之类的楼盘广告不断呈现。自从我通小塘的捷径被建筑物取代以后,虽然周遭更加繁华,我却感到寂寞多了。马路两边不断耸起的摩天大楼,宏阔大厦,拥挤的商场,五花八门的时尚,加上各种各样开了又关闭的店铺,使繁华的市井显得节奏喘急,繁闹而难有缝隙,去一趟小塘竟是奢侈了。

  经过一番探索,偶然发现,可以通过一个学校的后院小门,直达我的那口小塘,这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我为此惊喜许久。

  然而,最担心的意外总还是接憧而来。

  有一次,我的邻居忽然夜间失盗,消息顷刻波及百余户人家。物业和居委唯一的安民政策是“封墙”。于是,那个学校后院的小门被封起了。

  再接着,通小塘的那扇门又筑起几丈高的水泥墙,墙顶上还嵌上了玻璃棱屑,如此一来,小塘与我之间再也没有便道,我与小塘彻底的被隔绝了。

  我开始还是坚持绕过一排排高楼、大厦,拐过几个小苑,大院,作一番长途迂回后,到小塘转悠一番。久而久之,便因杂事相牵生活繁琐,再也没有时间去亲近小塘了……

  哦小塘,我是多么的想念你!你大约真是被世人冷落遗弃了。为什么不能一如既往,随时随地,舒心慢意的,和我在月影里闲话家常呢?

  我默默想起她。一直想到了童年时代,我的故乡巢湖岸旁,那里也有许多塘,许多塘一口接一口,叫做九联塘。塘与塘之间,与村之间,与人之间,从来没有界限的。每年一到春天,到处都是水的芳馨,绿的芳馨。我们从家里拿起水镰、水草篓子,去到一口口鱼花塘里,割荇草儿,捞浮萍儿,这些是最好的猪饲料。鹅饲料。太阳暖暖的照着,小塘边到处是濡湿、花草的幽香。等到篓子装满了,再捞点苲葳草,扎成一绺一绺的,放在萝筐上做盖头。带着一腿一脚的泥,在小塘边的草埂上躺下来。向天上看看,天是醉朦朦的;向地下看看,地是醉朦朦的;向树上看看,鸟的翅膀是醉朦朦的;向水里看看,游鱼是醉朦朦的……哦,生活如一缸绿酒,把一切都灌醉了。我们的心也醉了。

  于是在我们心里,天地四方的界线没有了,一切一切的界线消失了。我们动情地唱出了一支没有界限的歌子:花开了,草长了,浮萍出水了。河里、塘里捞荇藻。苲葳草香蒲草,水蒿草水蓼草,塘埂上睡睡觉,茅捻子拔了一荷包……

  哦,有点儿怀旧的怨绪了……

  刘湘如先生与著名作家、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赵丽宏(图左)

  -03-

  真是一天等于20年啊……万万没有想到是,等到再次见到小塘时,我竟然久久地不能走近她,甚至走近也不敢相认了。

  她已经被数不清的建筑物包围了起来,高的,庞大的,联片的,重重叠叠的,把小塘围拢的喘不过气来,逼仄的土地被建筑分割,形成一个巨大的天井。似乎是开发商还有一些人性的怜悯,才给小塘留下一丝生存的余地,否则恐怕早都填为平地了。在小塘的一边,脚手架上的工人,仍然在热火朝天地孕育新的钢铁胚胎,小塘用自己孱弱的血液,为那些建筑工人提供洗刷和冲凉的贡献。

  我好不容易绕过重重建筑走近她的身边,岸边不见青蔓,塘中已无莲藻。水浑浊而晦暗,一圈圈褐红的涟漪沉沉撞荡着,象年老人额上浮起的枯斑。我蹲下身,抄捧水在手里,竟嗅到一种异样的腥臭。时过傍晚,几个拿锅碗瓢勺的劳动人民,从初亮的街灯处走来,蹲到水边,洗洗刷刷。有的还提着尿桶走去走回……我的心不觉微微颤动起来了。

  夜晚。一个人依衾读书。随手翻的是一本《城市与建筑艺术》,不觉心里一震!这个浩大的命题于此无法谈起,只是从自身经历中感到,建筑也是营造生活空间,不能一味追求美丽的混凝土,盖房子不易,在建造的过程中既要赋予建筑物生命,更要赋予环境的生命。我感觉到建筑的强势,需要格外的虔诚,既严苛又宽容的格局和境界。

  想到生活里有太多的类似,而古今中外的审美却大同小异,比若林园分布,绿水相间,亭台楼阁,离不开美感,古今皆然。与欧洲建筑相比,中国有自己独特的魅力,欧派建筑一目了然,中国古建筑象一幅国画长卷,必须一段段的逐渐展看,从庭院这头到那头,一院院一步步景色总在变换。但生命的律动却是从未改变。可惜眼下很多建筑,多是藐视生命,压抑生命,调戏生活,有人把建筑看作社会物质文明必不可少的部分,殊不知无序的建筑,占据了多少纯朴的空间,影响了人的心理感受与本能,影响到人与自然的共鸣。尼采说:“在建筑中,人的自豪感,利用和追求权力的意志都呈现出看得见的形状”……

  翻着手头的文字,竟然发现了一段意外的经历:原来我毗邻的这半亩方摊,有史书记载曾是当年东吴大将操练水兵的水域呢!那时小塘年轻的倩影,卧在荒村野舍,明艳的肌体,羞答答的风姿……在这儿屯田的东吴大将一见倾心。君臣们乘坐画舫,偕着歌妓,在碧波荡漾中嬉游。她嗔怒过,翻倒了他们的游船。直到明朝初年,有位渔夫在此打鱼,还捞取出官舸一艘,曾因此名声大振呢。

  有了这一段“光荣历史”,不是足以使这口被冷落遗忘的小塘,蒙上层诱人的色彩,令今人刮目相看了吗?我想:就凭这点“资历”,她完全应该受到有关部门青睐和重视的。

  推想还是推想。我不知道该找谁去诉述?市政?园林?环保?规划?建筑?文博……

  仔细想想颇为复杂,也就做一个梦想吧,我梦想小塘有受到重视的一天,堤道加固,林带复苏,建筑物迁移,在塘边的空地上,种各色花木,当月朗风清之夜,一个人坐于塘边,没有车尘嚣声,只有莹润的水光和清新的空气,恍若听见了优雅的乐声,愈加诱人,使人沉吟……

  朋友,让我们共同来保护和珍视自己身边的半亩方塘吧……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9310 投稿总数:925 篇 本月投稿:428 篇 登录次数: 128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4-25 00:21:38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