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叙事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张素丽:父母来我家

时间:2019-09-19 17:44:10字数:5693【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暑假伊始,母亲打电话说要来我家小住几天。父母去出嫁的闺女家做客,本是极平常的事情,可我出嫁近二十年来,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在我家留宿,之前连留家用饭都很少。

  接到这个电话时,我正在街上做头发,片刻惊喜后,竟有点小小的忐忑,他们看到我凌乱的家后该不会又骂我不像他们的女儿吧?剪完头我匆匆赶回家,不料在电梯口看到一辆熟悉的老年车,后座上有两个不大的手提袋。父母已经来了?我暗暗嘘口气,忙打电话问他们在哪儿,告诉他们我已经回来了,然后赶紧拎起这两个手提袋冲回家。还好,父母见我没在家,就去了小区旁边的公园转转,这让我有时间在他们进门之前,去楼下超市血拼一番把空空荡荡的冰箱装满。

  晚饭后,我简单收拾好客房,把自己的衣物挪过来,让父母住我的卧室。主卧朝阳通风,母亲瘦弱,这样空调可以少开些,父母意外地没有推辞,只是帮着摆放些东西。

  休息前,我以他们不熟悉环境为由,提出要帮母亲洗澡,母亲却略显羞涩地要自己洗,在我的坚持下才勉强同意。

  很多天之后我都记得给母亲洗澡的震撼,以及由此而生的深深的愧疚感。

  犹记得我调好水温,搬一只塑料凳放在淋浴下,转身招呼身旁的母亲。在看到母亲的刹那,我惊呆了,褪去衣衫的的母亲干瘪瘦小,胳膊上松松垂下的皮肤,像破旧的棉布套在细小的枝干上,松松垮垮,腹部微微凹陷的竖道手术刀疤像一条长长的暗色蜈蚣,小腿肿胀暗红,只有腰身细白的皮肤还能看出母亲年轻时姣好的肤色。都说人是从觉得父母不再是万能,需要自己照顾时开始长大,那一刻我却以为是从心疼父母时开始变老。怕母亲察觉出我的迟疑,忙让母亲坐在凳子上,小心地替她打上浴液。我一面给母亲轻轻搓着背,一面小声唠着闲话,母亲直让我手重点儿再重点儿,不解痒,可我不敢加重,生怕这松弛的、贴着一根根肋骨的皮肤会承受不住。搓澡、洗头、捏背,等到母亲终于满足的安坐在莲蓬头下淋着灼热的水,我也仿佛被这份热灼伤了,眼睛里雾气蒙蒙几欲垂落,看不清东西。

  很久没和母亲一起洗浴了。这几年父母住在弟弟家,被照顾得很周到。我只是偶尔陪母亲泡泡澡堂。自前几年医生叮嘱不易在再泡澡后,母亲就只能在自家窄小的卫生间里冲淋了,并拒绝我们帮她搓背洗头等,最多让父亲照应着递个东西,她说我们都忙,自己能行。虽然后来弟弟特地装了浴盆,可这怎么能和热腾腾敞亮亮的大浴池相比呢,尤其是寒冬,要知道母亲最喜边唠嗑边热热的泡得大汗淋漓最好。不过几年时间,刚刚七十四岁的母亲竟衰老的这样厉害,和同龄的健康的女性相比,看上去岂止相差三五岁。

  母亲刚嫁给父亲那会儿,很快就得到了一个绰号“月亮”,意喻长相美好性格明朗,并代替了她本人的名字,十里八村地都这样叫着。母亲又干练讲究,谁家有红白事儿,母亲都是主事的那位。都说英雄末路美人迟暮,不幸的是常年的疾病缠身,让母亲早早地褪去光彩,羸弱委顿。要强的母亲一度变得沉默,不愿成为别人的累赘,只要能动,绝不让他人代劳。所以这两年即便有我们陪着,母亲也不愿意去澡堂了。好在父亲身体硬朗,军戎出身的他,不辞辛劳,揽下了照顾母亲的大部分活计,我们兄妹四人才得以没因母亲频繁就医而奔波。

  帮母亲擦拭干净,才发现竟然忘记准备父母的睡衣,我连忙找来旁的临时代用,这让我又一阵自责。

  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这几年的日子过得懒散冷清,父母的到来让屋子里有了温度。只觉灶台亮了,冰箱满了,餐桌上一忽儿是松软的手工花卷,一忽儿是喷香的葱花烙饼,连女儿都捏着脸颊说胖了胖了,不能再吃了,却又不自觉地夹起一块软嫩的粉蒸肉放进嘴巴里。阳台上晾晒着各色衣物,连花儿草儿都活泼起来,一大盆太阳花正赶花期,每天早上迎着阳光泼喇喇开满一盆。晨练归来,父亲把绿豆粥已经早早熬好,餐桌水杯里泡着我爱喝的白茶;母亲也把中午要吃的菜蔬择洗干净,油油的晾在餐盘里。新的一天就在父母精心准备的饭菜里温暖开启。父母在,晨昏更迭,一饮一啄,有了不一样的意义。

  一天午餐后,父母告诉我要回去住了,他们也想同只有假期在家的孙辈儿同住几天。我这才惊觉假期已过半,没有留下他们的理由,只得帮着母亲收拾好简单的行李。我从车棚推出车子,扶着母亲坐上去,把两个小小的包裹放在她旁边,父亲才坐上去小心地拧动车把缓慢离去。

  我目送着父母的背影渐行渐远,直到消失在红绿灯路口的拐角处,方体悟出父母对女儿这一程特意的陪伴。

  回来后,发现屋子已被细心的母亲收拾得整整齐齐,一切又恢复了他们来前的模样,只是恍惚间觉得大了很多。走到他们住过的房间,床头柜子上摆放着特意给母亲买的桃木梳子、父亲的痒痒挠,旁边是一把留给他们的房门钥匙。我捻起这把被父亲栓了红丝线的钥匙,禁不住泪水滂沱。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3550 投稿总数:3394 篇 本月投稿:820 篇 登录次数: 359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12-10 01:30:3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