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叙事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倪静萍:好想再喊一声阿妈

时间:2019-09-11 04:43:53字数:5985【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教师节来了,母亲的节日。

  母亲已不在。

  家乡人习惯称呼娘亲为阿妈,从小到大,我们都是阿妈阿妈喊个不停。

  “阿妈,饭好没?饿死啦。”

  “阿妈,我去小红家写作业。”

  不知何时,阿妈一词离我远得要命。

  母亲在世时我随儿子喊阿奶,一喊就是30年。儿子喊的阿妈声伴我30年,我却没有再喊过一声阿妈。阿奶的称呼可以是泛称,阿妈的称呼却是唯一。我想还原对母亲最本真的称呼,已经不能。

  不喊阿妈已多年,想喊阿妈人长眠。

  70年代初,我们家住在大江剧场后面的前新街25号大院,院内住着十几户人家,母亲是小学教师,自然受人尊敬。大小姐出身的母亲心灵手巧,做得一手好针线,且热情好客,乐于助人。邻里之间关系融洽,情深义重。

  俗话说,小孩望过年,大人望种田。小时候不晓得年是啥滋味,只晓得年来了,就会有母亲做的新衣穿、有母亲做的好吃的、有母亲包的压岁钱,年味浓浓,母爱浓浓。

  母亲学生时期获得的奖状

  姐姐弟弟调皮,不爱听母亲摆布,数我最听话。冬日,母亲习惯给我的大棉袄里塞一件厚厚的棉背心,如此穿法,后背不鼓一个大包才怪。每每在院内和小朋友玩耍,邻居就犯嘀咕:舒老师家的小女儿生得白白净净的,咋就驼了背哩。

  听话的孩子不代表不犯错。有一次,母亲切好的香椿头被我当作废根扔掉,空留叶子炒鸡蛋,母亲哭笑不得,不舍得打我一巴掌。我刷一次碗定要打碎一只,母亲便念叨一句岁岁平安。

  父亲离世后母亲和我住在一起,几个老牌友若没凑齐,她就在家看电视剧。她不看电视上的节目,偏爱我的小笔记本电脑,看《与狼共舞》《江阴要塞》这样的谍战剧,一遍又一遍,剧里的经典台词她能熟记在心、脱口而出。有时候电脑开着,母亲坐在客厅窗前,看院内花影人影相映、听剧里生死轮回较量,悠然过着时尚的慢生活。

  人老了总爱回忆,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我是最不忠实的听众,听烦了就打岔,或直接走开。她的话匣子打开了不好收,独自叨咕:

  人老遭人嫌咯。耄耋之年的母亲虽康健,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丢东忘西、神神道道。批评她娇气、固执,她不乐意接受,委屈的样子叫人心疼。母亲是优秀的人民教师,虽然退休了但也不能容忍别人尤其是子女轻慢她的。

  母女一场是缘分,是宿命,我没有珍惜。

  读作家刘萍的散文《父亲的生命密码》,感动之余便是悔恨不已,在母亲生命最后的日子里,我失去了照顾她的能力。

  母亲当年的毕业证书

  2016年平安夜的前一天,我被确认罹患乳腺癌,真是应了那句话,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个先来。平安夜没有给我带来平安,反而让我徘徊在生死线上,2017年元旦我躺在手术室,过了一道鬼门关,正如作家简平所言,说痛太轻。

  那段时间,我是无为——上海频繁往返,来看望的亲朋好友穿梭似的,母亲瞅在眼里,急在心里,不敢说,也不敢问,瞬间苍老好几岁,不出门打牌,也不再打开笔记本。

  那年,母亲87岁。

  生命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与其抱怨身处黑暗,不如提灯前行。在家人无微不至的照顾中,我逐渐从暗无天日重新走向光明,放松心态回归社会。

  陪伴我大半年时间的姐姐要返回深圳带孙子,弟弟见我不能劳累,答应要把母亲接到他家去,母亲始终不点头,横竖不愿意,我们像哄小孩似的轮番做她工作,母亲终被说服,最听话的我拂逆了她的意愿,该是多么不孝。

  母亲工作时期的获奖证书

  母亲住到弟弟家,茶饭有人伺候,电脑电视任她挑,我和表姐她们也常去看她,这样的日子倒也安稳。谁知好景不长,有一天她在家不小心摔了一跤,股骨颈骨折,住了一个月的院,回家后躺在家用病人护理床上,再没有下过地走过路。孤独的母亲颤巍巍的在床上完成一幅四不像的简笔画,她是想以此作表达早日康复的愿望吧。这幅画被我晒到朋友圈,收获点赞无数,其中有母亲的几个学生。我念留言给母亲听,告诉她,都在夸你呢,好久没见母亲笑得那么开心。

  母亲后期与我说的最多的是,她不怕死,怕临了前的煎熬。总吵着要我给她买安眠药,一再嘱咐我们,她若病危不要送医院抢救,一觉不醒成了她最后的愿望。

  有一天,母亲带着她的愿望真的直接进入昏迷状态,没有一点预兆,给家人一个措手不及。医生说送去医院也没多大意义,好姐妹安排一个美女护士上门给母亲打吊针,好歹要维持到等姐姐他们回来。果然,在姐姐握住母亲尚有体温的手的第二天清晨,母亲走了。

  母亲病中作的简笔画

  三天后,老家普降大雪。

  人都说,老人家高寿,不要太难过。可我在想,如果我没有生病,如果不让她换住所,如果多顺顺她的心,母亲是否还能多活几年?

  可是,人生没有如果。

  电视剧《小欢喜》里牛美丽说过,人活着都不容易,我有的你没有,你有的我缺着。

  我要放下过往,将现在的每一天,都过成余生中最年轻的一天,让讨厌的肿瘤君颤抖,让天堂的老母亲放心。

  好想捧一束康乃馨,喊一声阿妈,道一声对不起。

  阿妈,来世我还与你做母女。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655 投稿总数:2241 篇 本月投稿:170 篇 登录次数: 286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9-19 01:00:32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