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叙事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楚仁君:那年,我当过一回“破嘴老鸹”

时间:2019-09-09 20:15:28字数:8989【  】来源:原创 作者:散文网 点击:0

  老家人把乌鸦叫做老鸹。在我的印象里,农村中一直十分敌视和憎恶乌鸦这种鸟类,始终把它视作是一种不吉利的动物。它那粗厉的叫声令人生厌,人们普遍认为“听到老鸹叫,丧事就要到”,就会有倒霉的事情发生,往往会“呸呸”地吐上几口,再捡起坷拉朝老鸹待着的树上投掷过去,气愤地将它赶走。因为老鸹嘴黑,成天“呀呀”地聒噪不止,老家人就把那些说话离谱、让人恼怒愤恨的人,称作“破嘴老鸹”。

  十一岁那年,我干了一件让全村人都感到震惊的事情,无意间成为人们心目中的一只“破嘴老鸹”。1976年9月9日,全国人民敬爱的伟大领袖、革命导师毛主席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在首都北京与世长辞。村里最早得知这一噩耗的我,第一个向全村人通报了这个让人悲痛的消息。没曾想,却遭到包括家人在内所有人的喝斥和谩骂,并且要不是跑得快,差点挨了大哥一顿揍。

  记得那天是礼拜四,我生病没去上课,躺在床上翻看一堆小画书。大概下午四点钟的时候,挂在墙上的纸喇叭突然响起来,这在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公社广播站每天广播的时间都是固定的,一般都是早中晚三次广播。现在还没到开机时间,这时候广播响起来,想必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通知。我便支愣着耳朵,仔细听起来。

  一阵“嗞嗞啦啦”的杂音过后,广播里倏然地播放出不祥的哀乐声,我的神经绷紧起来,知道又有国家领导人逝世了,前不久周总理、朱委员长去世时广播里就放过这样的哀乐。只是不知道,今天逝世的是哪位国家领导人。哀乐过后,广播里传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著名播音员夏青沉痛的声音:“我党我军我国各族人民敬爱的伟大领袖、国际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被压迫人民的伟大导师、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名誉主席毛泽东同志,在患病后经过多方精心治疗,终因病情恶化,医治无效,于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零时十分在北京逝世……”

  听到这里,我突然打了个冷颤,浑身不由主地哆嗦起来,便一个激灵爬起来,跳下地,几步蹿到纸喇叭下,再次竖起耳朵细听。广播里一遍又一遍地反复播放着毛主席逝世的讣告,千真万确,我没有听错,确实是老人家走了。当时,我虽然是在懵懵懂懂的年纪,但却知道这是件天大的事情,必须尽快告诉村里的大人们,让他们都知道毛主席去世的消息。

  大人们都下地干活了,偌大的村子里只有我和隔壁的七妗在家。七妗因患腿瘤锯掉了一条腿,不能下地干活,只能待在家里看家。我几步跑到七妗家,此时她正拄着拐杖,站在纸喇叭下静静地听着广播,脸上早已泪流满面。见我进来,七妗抹了一把眼泪说:“毛主席去世了,快去报信,大人们都在大五斗那边薅草呢,快去!”

  我一边答应着,一边拔腿向村子外跑去。我赤着脚,一路飞奔,也顾不得坷拉把双脚硌得生疼,只想早一点让大人们知道毛主席去世的消息。大人们干活的地方,离村庄有几里路远,我依稀只记得大致方向。出了村庄,我顺着茅草埂左拐右转,跑不多远,身上的褂子便汗透了。好在没有跑错方向,终于看到了大人们干活的身影。

  那时,农村十分闭塞,有什么消息一时半会都传不到人们的耳朵里。此时,大人们正在齐腰深的秧田里一字排开,一边薅草一边说笑着,完全不知道出了塌天的大事情。我不敢大声嚷嚷,便顺着田埂,找到正在田边薅草的母亲,上下不接下气地把从广播喇叭里听到的消息告诉了母亲。

  母亲直起腰来,站在秧田里疑惑地看着我,似乎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半天都没反应过来。我急了,提高嗓门说:“是真的,毛主席去世了。”这一下,在跟前干活的几个妗妗嫂嫂们都听到了,仿佛炸了锅一般,她们一起七嘴八舌地把矛头对向我,狂风暴雨铺天盖地而来:“小孩子家尽瞎扯”“胡说八道要遭雷劈的”“毛主席能活万岁,他怎么会去世呢?”“呸呸,你就是个报丧的‘破嘴老鸹’,不吉利”……

  长到十多岁,还从见过这种骇人的阵势,妗妗嫂嫂们像红眼马狼一样,吓得我腿肚子直转筋。似乎是大人们不信任的目光和责怪的话语,激起了我的自尊和倔犟,也鼓起了我的勇气,我突然涨红着脸,大声地争辩说:“我没扯谎,喇叭里正在播咧,不信你们去听听。”

  站在秧田中间的大哥看到我这般固执,像破蒸笼蒸馍馍,气不打一处来,突然大吼了一声:“再在那胡扯,看我不锤断你的腿。”说罢,丢掉手里的稗子,朝我站立的田埂边冲来,那架势,像一头愤怒的老虎似的,恨不能将我一口吞下。生产队长从后面一把抱住大哥,劝说道:“算了,他是小孩子,别当真。”随后,队长又息事宁人地对大伙说:“你们继续干活,我回去听一下广播,就知道这事可靠不可靠了。”

  队长是我大表哥,沉稳老练,在全生产队有很高的威望。我跟在队长屁股后面回到村子里,来到七妗家证实广播消息的可靠性。此时,喇叭里还在播放着毛主席逝世的讣告,队长站在那里静静地听着,脸上的神情由惊愕到凝重,再由凝重到悲戚,最后变成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我看得真切,队长的眼角涌出豆大的泪珠。七妗坐在地上,渐渐地由低声抽泣到呼天抢地的大哭。看到七妗悲痛欲绝的样子,我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恍惚间,记不清队长是什么时候走的,只记得他临出门时朝我点了一下头,那意思是说我没有扯谎。我没有跟队长再回到秧田那边,但我可以想象得出,当队长宣布从广播喇叭里听到的确切消息之后,包括母亲、大哥在内的所有人,都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和心情。他们可以不相信我这个小孩子的话,但是队长的话总归是没错的。我这样想。

  傍晚,生产队早早地收了工,在我的记忆里,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今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收工特别早。大人们回到家里,都聚在纸喇叭下收听毛主席逝世的消息。哀乐声一遍遍响起,整个村庄笼罩在悲哀的气氛之中。似乎是受到这种氛围的影响,庄上顽皮的孩子们停止了打闹,连晚归的鸡鸭牛羊也屏息静气起来,一切都像有个人在指挥一样,村庄里异乎寻常地安静,安静得有些怕人。

  这天晚上是一个特别的夜晚,也是我所经历过的一个最难忘的夜晚。村庄里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喧闹和生机,家家关门闭户,到处黑灯瞎火,不少人家未动烟火,大人小孩水米没沾牙,大家都像失去了亲人一般,沉浸在无比的悲痛之中。许多人家的窗子里,传出了压仰着的啜泣声,这哭声让人肚肠寸断,经夜不息,村庄的夜晚被哭声所淹没。这令人心碎的哭声,深深地刻录在我儿时的脑海里,久久地、久久地回响在我的耳际。

  许多年后,每次回想起当年所经历的这些事情时,我才渐渐明白过来,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人民领袖毛主席已成为老百姓心目中救苦拯难的神,对他老人家有一种特别质朴、特别深厚的感情。当我把从广播喇叭里听到的消息告诉他们时,一向打心里热爱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大人们,宁愿相信我是黄口小儿的信口雌黄,也不愿意去接受毛主席逝世的事实,从感情上说,这是万万不能的。由此,我对当天大人们听到消息后异乎寻常的过激反应,也就有了更深的理解,包括大哥要揍我的粗暴行为。

  四十三年前的年9月9日,是我终身难忘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人民领袖毛主席逝世的日子,也是因为这一天我当过一回“破嘴老鸹”,在村子里第一个向全村人报告了老人家去世的消息。尽管是一个让人心碎的噩耗,但从一定意义上说,是我让全村人更早地做好了接受老人家去世的心理准备,也让我更深切地感受到了普通老百姓对毛主席那份最质朴、最真挚的情感。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