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叙事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王春梅:夏日蚕豆香

时间:2019-07-10 17:52:03字数:7343【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妈妈喜欢种蚕豆,因为蚕豆这东西泼皮。田边地头、家前屋后,石头旁、砖头缝,无需要多大的空地,挖上两三锹,丢进几粒籽。第二年春天,准有收获。

  种蚕豆在上一年完成。

  秋末冬初,母亲把半口袋蚕豆种从房梁上取下来,用水泡半天,剪掉尾部,播种在菜园的边角地和田边地头的空闲处。人勤地不懒。清明后不久,嫩蚕豆上市,剥掉外壳,炒着吃、铺鸡蛋吃都行。端午前后,除了被吃掉的嫩蚕豆,还能收获成堆的准蚕豆种。母亲把其中饱满光鲜的籽儿拣出来,晒干后,用布袋子装好挂在房梁上,留做来年的种子。剩下的部分便是做各种蚕豆美食的食材。

  因为母亲勤劳,所以我家每年收获的蚕豆多,吃法也多。

  炒时豆子。在我们这儿,有这么一句俗语:人在时梅天,须吃时梅豆,吃过时梅豆,好运跟你走。所谓时梅天,就是梅雨季节,“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时梅天,雨一下就绵绵不断。母亲把蚕豆倒进铁锅,我随即坐在灶堂前,取一把稻草,点着。很快就听见锅铲翻动蚕豆、蚕豆碰撞锅底的声音。弟弟妹妹则踮着脚尖站在锅台旁,看着蚕豆在锅里翻过来转过去地滚动,急切地问:“好没好?好没好?”母亲做的时豆子金黄亮錾,蹦脆透酥,香气四溢。那是孩子的最爱,放到嘴里,“咯嘣”一声,快乐从口腔辐射到全身。要是没有一嘴好牙,千万不要碰它。

  捧一碗时豆,悠闲地看外边的雨:夏雨如珠帘,颗颗能入画。看雨听雨也不失为高雅之情调。来人了,抓一把送过去,对方若谦虚,只说一句:“这是时豆子哦!”对方便会欣然接受。因为,时豆子就是走时的豆子,吃过便成了幸运的人。谁不愿意?

  蚕豆米子铺蛋,是抹之不去的童年记忆。整个夏天,它是我家的一道汤菜。将去壳的蚕豆米泡个十来分钟,放进丝瓜、油盐和加了水的锅里。烧开后,文火再小煮几分钟,铺一层搅拌好的鸡蛋,再撒点葱花就行了。因为它简单易做,清淡可口,所以是我家夏季的家常菜。

  要说比较难做的又特别让人回味的当属蚕豆酱。母亲做的蚕豆酱味道鲜美,小有名气。

  梅雨季节后不久,就到了暑期最高温的三伏天气。烈日当空,热浪滚滚。入伏之后,往往是连日艳阳高照,人如置身于蒸笼里。晴朗的日子好做酱。把劈开剥好的蚕豆瓣放在锅里,加入适量清水煮熟。待到一片一片的蚕豆瓣变成一朵一朵的淡黄色小花时,从水中捞出,冷却至三十度左右,然后加入适量的小麦面粉搅拌均匀,平铺在干净的大匾里,盖上一层薄薄的纱布,放在阴凉处待它发霉。起霉后的蚕豆瓣上面,长满了寸把长的白色毛衣子。母亲把这些带有毛状菌的蚕豆瓣倒进一个大口坛子里,再放入适量的食盐和温开水,搅拌。搅拌好的混合物放到外边的木架子上暴晒。随着搅拌的次数越来越多,豆瓣酱的颜色慢慢变深,直至最后的深咖啡色。此时,蚕豆酱已经做成,不养眼,但开胃。闻着香气,你会情不自禁地把立在坛边的筷子,送到舌尖上舔一下:“好鲜!好吃!”。

  分享是一种快乐。蚕豆酱做好之后,母亲会送一些给左邻右舍尝尝。听到来自亲朋好友的赞扬声,母亲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母亲除了用它作配料做成各色美味的菜肴,还会把洗净晾干的黄瓜、菜瓜之类直接放进酱坛一起晒。一两天后,掀开盖在坛口的白纱布,用筷子一划拉,酱瓜即浮出“水”面。开坛十里香,闻者已自醉。取出酱瓜,切碎,淋几滴麻油,就成了一道脆鲜味美的时令靓菜,十分下饭。虽然色相差,但是香味浓,口感好,我们的胃口禁不住它的诱惑,迫不及待地用手指拈一粒放进嘴里,脆香宜人,满口生津。

  无论做蚕豆蛋汤,还是蚕豆酱,都要用到去壳的蚕豆瓣。蚕豆去壳这道工序是一种劳动,也是一种享受。

  夏季的午后,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大地,路面懒洋洋地躺在那里,好像随时准备烤熟上面的活物似的;小狗伸长舌头喘气,小鸡把自己的身体深深地埋在灰堆里,知了在树上拉长了声音叫唤,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男孩子们精光大泥鳅(裸着上身)、赤脚大巴天(光着双脚),更小一点的男孩则屁股大拉巴(裸体),在成年男人的带领下,结伴同行,带个木盆,下河摸蚌,实则洗澡去;女孩子们或看书或做事,看起来安静得多。周围全是热浪,只有树根下透出丝丝凉意。在那个靠“一把蒲扇过夏天”的年代,没有制冷设施,唯有这阵阵凉风能把酷热难耐的暑期生活点缀出一些舒爽惬意的宜人效果来。

  俗话说:六月心里睡锅堂,心定自然凉。

  门口一棵大树,树下一张长条矮桌。奶奶来了,邻家奶奶也来了,跟来几个还算听话的孩子。大家围坐在桌旁,劈蚕豆的,剥蚕豆的,讲传奇的,听故事的,乘凉的,好不热闹。管他太阳照,我自乐逍遥。奶奶把毛巾打上香皂,在冷水中洗一把,拧干,折叠成双层顶在头上。脸上有汗了,取下湿毛巾擦一下,偶尔叫我帮她把毛巾从后背伸进她的汗衫里面掏一把。旁边那位更省事,直接把湿毛巾折叠成长条状,一层一层裹在手腕上。热了,就用带毛巾的手腕在头脑上拖一下。大家在一起享受这午后特有的悠闲时光。偶尔一阵凉风吹过,哇!好凉快哦!每个人快乐着自己的快乐,幸福着自己的幸福,好不惬意。如果无风,奶奶会用她那独特的高音呼唤:“天上一碗米,地上一碗水。风在天上转,地上要人唤。噢——啰!”特别是那一声“噢啰”,极具穿透力。

  母亲用菜刀劈蚕豆的方法很独特。把刀立在桌上,刀口朝上,右手握一根一尺来长的圆柱形木棍,先用木棍稳住菜刀,左手取一枚蚕豆,将蚕豆嘴咬在刀口上,用木棍对准蚕豆尾部,轻轻地击打几下,“啪啪啪”,蚕豆便一分为二了。“嘴讲话,手打岔”,意思就是不管嘴里说什么,手不能闲着。刚凑成一定数量,旁边几个谈闲的人就用手扒拉过去剥壳。其实把劈好的豆瓣放在太阳下嗮一晒,要好剥得多。即使当天来不及剥也不要紧,长条桌下的木档子里插一铁皮簸箕,用右手中的木棍轻轻一划,未剥的蚕豆瓣便“哗啦啦”跳了进去。

  夕阳西下,该收摊子了。我们把没劈的、未剥的、剥好的分三类装进不同的袋子里,以便下次拿出来接着干。

  悠悠夏日忙,皆为蚕豆香。满院酱瓜味,至今不能忘。童年的夏季是快乐的,那些夏天因飘着蚕豆酱的香味而快乐。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2670 投稿总数:2444 篇 本月投稿:189 篇 登录次数: 331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10-24 01:34:25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