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叙事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张道友:远殇,思母

时间:2019-05-12 09:25:28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母亲节临近了,我愈加害怕这个节日。

  母亲是2018年的阴历正月二十三离开这个世界的。我不敢想起这个日子......

  那天,母亲躺在我怀里,我跪在床上,强忍悲痛,一口一口来喂这个生我养我的恩人!我只想用此来忏悔,想挽回我的悔意,因为,在中国的大地上,有一种职业,没有黑白、没有节假日,它让我们放弃过很多、丢掉过很多......临近黄昏时,当我搂住母亲的脖颈,再一次喂母亲喝水的时候,她已平静的闭上双眼,没有任何的反响,我紧紧抱住母亲,轻轻地抚摸她的面颊,泪水开始滂沱......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开始憎恨自己选择的职业,尽管我知道这没有理由,也无济于事。我痛恨自己的渺小与虚伪,因无力挽留至亲而羞愧,相对于生我育我之人,竟然有时在文字中大书特书什么忠孝自古两难全,这是多么虚伪的搪塞、多么荒唐的借口!我为自己的成熟倍感煎熬。

  今年的正月二十三,是母亲的周年祭日。在母亲的坟茔前,我匍匐跪倒在地,将所有的思念和泪水倾倒在母亲的坟前,因为,我深知,“母亲在、家就在”这句话是多么温暖、又是何其短暂!而承接它的下句话我是多么不愿意去想,“母不在、去哪里”!去哪里释放自己的狂傻,去哪里诠释自己的桀骜,无论多么害怕这样一种最可怕的惩罚,最终还是来临了!

  年轻时的母亲和她的姐妹(左为母亲)

  在这之前,我从未写过母亲二字!也不敢触碰、不敢去写。黑夜痛疼难忍之际,给《黄土地文化工作室》写了一篇“远殇•祭母”的文章,总计1194字,全文未敢提及一个母字!

  “窗外雨沙沙,似是抚竹声。不见亲肤手,但闻呜咽倾盆下。

  行径小村隘,抽袖送白发。鸡立柴草间,只见乌蓬遍白纱。乡野本无牵,除却溪水坝。手持艾草杖,童叟妇幼送轿榻。蜗居鲁西南,弓长是本家。椿萱皆为农,茅草修葺齐临家。”

  我只能如此送别母亲!

  “清贫老槐树,蒲扇摇仲夏。送走雨雪霜,做来粗布衣衫褂。无有鞋和袜,木杵可见地。墙角累粪土,号角参差竟天涯。少时去学堂,藤条拽手间。散学归来早,馋嗅矮屋袅炊烟。邻家土堆起,群群耍声憾。夕阳尚未下,急坏灶火搓手裙。匆匆唤儿归,切切护犊深。手拉呵斥时,秀发触耳急促音。上下齐打量,唯恐有缺短。一时不见儿,几近焦眉痴狂人。”

  母亲的老屋

  累记年少犯错淘气时,严父手持荆条加以管教,慈母总以瘦弱身躯挡住那迎面而来的恫吓,随后又是疼爱地眼里充满嗔怪,朝我肩上狠狠地扭上一把。事物的两面性让我颤栗,成熟是件好事吗?我不知道,只知道成熟的代价是失去容颜、抹掉光泽。与常人一样,离开母亲的日子,常怀悲切心情,特别是产生了最怕的事情,竟然是回老家旧屋,怕看到所熟悉的一砖一瓦、一称一轴......

  “一大离家走,难闻乡音土。西风惯明月,忘却来时焦急亲。再大成家时,痛恨路径远。相思后墙树,又难回首觅回归。日高天际远,人渴终思茶。忆起乡幕时,顿足急切又返家。复望灶间时,手枯发又白。身佝腰未偻,眼角鱼尾皱纹爬。蹲坐灶火间,忽听风箱起。儿戏柴禾时,衣襟沾眼熏烟狂。觥筹交错间,万盆轻盈响。拉孙轻俯首,唯恐儿孙咕噜肠。阵阵催促声,生生满心爬。催儿早离去,勿要省亲误人家。虽是乡野人,但知视野大。几番勤叮咛,笑靥时限隐疤疮。”

  父亲、母亲合影,中间是他们的孙女

  虚构是一种文学手法,我是一位书写文字的行者,一直行走在感性和理性之间,徜徉于麦隆与田野上空。母亲虽无大学问,但却有育儿拳拳之心,母亲生前对我说得最多的话是,给人家好好干活!这是鲜明而真实的,我把老人的这句嘱托原封不动地用在了小说《我的兄弟当局长》里面:当得知“我”的母亲远在乡野的牵挂时,我写到:回去告诉咱娘,我会的!然后一转身,泪水便淹没了全部身心......

  怕看到乡情,其实真正怕的是想起母亲的模样。不要说回去乡里,就是在心头想一想、思一思,也是酸楚难忍、四起楚歌......

  “湿布已散去,空留思绪多。几多寂寞里,苍穹些许映白发。大阳晒汗水,蒸发牛犁耙。飘摇风波里,遮手忘语眼巴巴。翘首盼迟归,衣角勤泪撒。生为人间儿,尽孝呈上成奇葩。霜者几经衰,一日不见伤。肉身谁不老,哀鸣红野痛断肠。恨身不能及,何处可卸装。褪下人间皮,甘愿换得儿时样。无奈烛燃尽,蜡炬成辉煌。嚎时已无力,隔帘戚戚两相望。”

  对母亲的情感,任何人无法完成虚构,也极少虚构浮夸,否则,你会背上因廉价而换取来的千古鞭挞!

  “重阳遍插萸,今日又重阳。回望坟冢路,慌慌失措青纱帐。不见旧时竹,但见枝叶黄。偶遇乡村人,田野庄稼思欲狂。乡幕今犹在,枯树站成殇。狭窄过道间,疑是唤儿在脑旁。惶恐四望处,方知不食粮。谁言家犹在,何处奔赴听善良。”

  母亲为我看儿子

  怕听到或写到炊烟的字眼,炊烟是乡情,里面有浓浓的孩童情节和乡村情感,我打听过很多人,一个人最初生长的地方,一般最为难忘的就是炊烟的味道。听说过炊烟袅袅吗?一般是写给家乡或者亲人的。我也是嗅着母亲和庄户里的炊烟长大的,尽管贫瘠充斥着那个年代。炊烟,矮墙,暖阳,晚归的耕牛;柴禾,厨屋,四腿床,落日的夕阳。任何一声鞭响,些许耳音呵斥,都会将我打到,因为这些都是伴随我们产生记忆和感情的地方—母亲的家,我的窝。

  母亲在时,我始终坚持一个习惯,就是无论在外遭受到什么,哪怕是幸福也好、磨难也罢,从不跟娘说,因为我们的任何一个疏忽都是心尖尖上的牵扯,会使娘的皱纹和心路更多更深,这,不仅仅只是维系生活和亲情的生活佐料,而是母子间、母女间最揪心的课题!

  “今日忽起雨,夜空起乡音。忽忆几笔古,痛碎不孝子胸膛。于无声处听惊雷,梦中氤氲沾衣裳。捶胸顿足时,亲情猛上涨。无奈夕阳下,拽儿空手两气荒。”

  对母亲的思念有时是静止的,因为每个夜幕降临、凌晨深夜都有一双手在搀扶我的思想,抚摸我的灵魂。在深夜或凌晨时,我的思路是最清晰的,真实的,理性的,它没有参杂过任何的杂质和虚伪的东西,这是冷静后的思索,也是深知母亲已不在身边残酷的现实后产生的所思所悟!

  病重中的母亲

  自从母亲离开后,我的枕边常放两张纸,一张用来储蓄流淌的思念,一张用来擦拭思念的流淌......夜不能寐时,倾诉于浩荡母恩。

  青山不常绿,树静风不息;长拜观音堂,夜半啜泣音。晴空排云上,引情到碧霄。诸情聚笔端,泪溅祭亲文;筹聚世间字,慰籍天边人!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0705 投稿总数:1210 篇 本月投稿:318 篇 登录次数: 149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5-21 23:18:24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