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叙事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俞亚素:村花

时间:2019-04-06 18:03:20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我打电话给母亲。

  母亲说,我这几天都忙死了。我问,忙些啥?她说,你月红婶死了,我在帮忙。谁?哪个月红婶?我一时有点懵。哪里还有哪个月红婶?不就是咱们村里的村花嘛。母亲不由嗔怪我的健忘。

  啊?!月红婶死了。她怎么死的?我有些恍惚。

  生坏毛病死的。母亲回答。

  什么坏毛病?我是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那段日子,她不想吃饭,睡不好觉,人也瘦了,还咳嗽,咳出血来了。去镇卫生院看病,医生让她去大医院看看。结果,大医院里的医生说,肺癌晚期了,脑子里也长了三个东西,医不好了。回到家还不到三个月就走了。

  啊,原来这样!我的心顿时不宁静了。

  月红婶,比母亲小一些,大约六十多一点吧。印象中,月红婶总是把自己收拾得美美的,头发染成微黄,烫成微卷,脸擦得白白的,嘴涂得红红的,一身衣裙很完美地勾勒出她那苗条的身材。村里和她同辈的男人看她时,眼里都会忍不住窜起一团或暗或明的火。

  也难怪,村里母辈那群女人,哪里懂得打扮?身材早已被她们自己糟蹋得一塌糊涂。胸萎缩了,肚子却变大了,说话也粗声大气,简直已经到了“男人女人一个样”的境界。可是在这群粗糙的婆娘中,月红婶无疑是最有女人味的。也不知道是谁,我估计应该是某个男人吧,送给月红婶一个“村花”的美名。

  月红婶的老公明峰叔却是一个粗犷憨厚的男人,说话结结巴巴,衣着灰不溜秋,每天只知道在地里埋头干农活。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夫妻俩很完美地诠释了这句经典。

  月红婶每天打扮得都很光鲜靓丽,然后骑上一辆跟她一样小巧玲珑的女式自行车去镇上一家制衣厂上班。村里的女人都在背后嘀咕月红婶是个狐狸精,她哪里是去上班,分明是和制衣厂老板去鬼混。有人还绘声绘色地描述,她曾亲眼看见月红婶坐在老板的大腿上……

  难怪每天打扮得花里胡哨的,原来是为了勾引男人啊。可怜的老实人明峰!母亲在家里忿忿不平地和父亲唠叨。

  我觉得月红婶这样打扮挺好看的。我瞟了一眼母亲,忍不住插嘴道。

  去去去,好好念你的书!打扮好看有啥用?能当饭吃?母亲白了我一眼。

  尽管月红婶在村里的名声并不太好,可是我依然很欣赏她。我觉得女人就应该活得像月红婶那样,把自己收拾得美美的。那些背后挖苦她嘲笑她的大妈大婶们分明是羡慕嫉妒恨。忍不住想起《红楼梦》中贾宝玉对女子的一番论断。他说,女子是水做的,他见了女子就清爽。男子是泥做的,一见便觉浊臭逼人。但是顶可恶的还是那些嫁了汉子的婆子,染了男人的气味后,竟比男人更可恶了。村子里的大妈大婶可不正是一群嫁了汉子的婆子!

  月红婶有两个女儿,可惜长得都像明峰叔,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反不及母亲。有一次,我回娘家,看见月红婶拉着一个小男孩。一问,原来是她大女儿的儿子。月红婶也老了,竟然当外婆了。不,在同龄人中,月红婶还是最年轻最漂亮的。

  真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外婆啊!我忍不住由衷地赞了一句。

  月红婶细眉一扬,握着嘴反问,真的吗?然后就笑得合不拢嘴。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她。当时她快六十了吧,头发染得微黄,烫得微卷,脸擦得白白的,嘴涂得红红的,穿着一套格子裙子,身材还是那样苗条。在她身上,我一直找不到农村的味道。

  月红婶竟然死了。村里死了谁,我都觉得没多少遗憾。可是月红婶,她不一样,她那么爱漂亮!母亲说,她去城里看病时,还要画眉毛,擦脸蛋,涂口红。真是一只天生的狐狸精!母亲又说,他们家的两个大衣柜里塞满了她的衣服,死后整理出来时大都还是新的,款式也很时髦。

  无可奈何花落去。我忍不住滴下两滴清泪,好像不只是为月红婶。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8131 投稿总数:3939 篇 本月投稿:5 篇 登录次数: 676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05-05 16:54:40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