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叙事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记忆中的墨香

时间:2019-01-31 18:02:49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2019年的春节快要到了,书法爱好者们在街头义也开始书写春联了。当然,因为畏寒我不能出门,也没有机会亲眼目睹百位书法家义写的场面,只是在朋友圈欣赏一下微友们发的照片。

  看到那些认真执笔,头发斑白的老者,我想起了父亲。他若还在,也该是年近七旬的老人了;他若还在,此时也该准备着为乡亲们写春联了!

  童年的记忆,似乎很遥远,又似乎就在昨天。每逢春节,看到那些喜庆的春联,便不由得想起父亲,思念父亲。近三十年的风雨岁月,也冲刷不掉对父亲刻骨铭心的怀念。与他相处的时光是有限的,对他的记忆更是有限。在有限的记忆里,父亲写春联的场景记忆深刻。

  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春节这个最隆重的日子中,写春联贴春联也是一件大事。你想啊!谁家过春节不贴上那象征着幸福美满的喜庆春联。写春联的人便显得特尊贵,至少在我年幼的心里是这么认为的,因为那年月,读书识字的人不多,能拿起毛笔写写画画的人更少。父亲虽然只是小学毕业,不管是钢笔字还是毛笔字写的都不错。记忆中每年春节前会有不少的乡邻来找父亲为他们写春联。

  母亲很热情的招呼那些来找父亲写春联的乡亲们。母亲小时候姊妹多,家里穷,她只上了两年学,不认识几个字,这是她一辈子的遗撼。所以母亲特别支持父亲的这项义务劳动,也很敬重父亲的职业——民办教师。

  因怕墨汁洒在衣服上不好洗,父亲不住叮嘱我和弟弟不可以动他的毛笔。他会让我们把写好的春联小心翼翼的拿去放在空地上晾干。看着蘸满墨汁的毛笔在父亲手中挥洒自如,我充满好奇感,羡慕极了。心想,自己啥时候也像父亲一样拿着笔龙飞凤舞地书写呢!红艳艳的纸,黑亮亮的字,还有那弥漫在整个房间的墨香,至今犹在眼前。或许是每个人的心境不同,感觉就不同吧,前院大我两岁的堂姐来找我玩,远远地站着,一手指着父亲桌上的墨盒,一手捏着鼻子喊:会琴,快出来玩,臭死了,难闻死了!

  堂姐的举动惹得大人们哈哈大笑,我却有点懵了。是我鼻子有问题啦!不会吧,我怎么没有感觉墨汁会臭到让人望而却步的田地呢!我不理会堂姐的喊叫,依然认真地看父亲写春联,父亲有时候还会边写边念边解释给我听。

  还没兴起门画的时候,门扇上贴的是长方形对联,有四个字的也有七个字的。我家灶屋是单扇门,父亲每年都会贴上同样的四个字“勤俭持家”。记得我曾问父亲:为啥每年都贴同样的字。父亲说,厨房是做饭的地方,养一家人的,要是没有粮食吃,都没命啦。人不但要勤快还有懂得节约。贴这几个字是要时刻提醒大家,虽然现在有吃有喝的,也不能懒惰浪费,应当“勤劳节俭”,方能管理好自己的家。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父亲写的春联中,除了门框门扇上的。还裁了好多宽十公分,长二三十公分的红纸条,每条四个字,各不相同。贴在灶台边的写着“小心灯火”,贴在床里边墙上的写着“身体健康”,贴在箱子上的写着“衣服满箱”,贴在粮仓上的写着“粮食满仓”,贴在大门口墙上的写着“出门见喜”,贴在鸡圈鸭圈上的写着“鸡鸭满圈”,贴在猪羊牛槽头上的写着“六畜兴旺”,“槽头兴旺”,或是“牛羊满圈”。还有房前屋后的树木也都沾上了新年的喜庆,每棵树杆上都会贴上“树木兴旺”。贴这些小春联是我们小孩子最喜欢做的事情,几个小孩子叽叽喳喳的,有人拿春联,有人拿浆糊,有人拿刷子,忙的不亦乐乎。等乡亲们都贴好了这些大大小小的对联,小山村里到处都是鲜艳夺目的光彩,此时才有十足的年味。

  收拾完父亲写的这些小对联,发现还有几张十几公分长的正方形红纸上只写了一个字。我问父亲:爹,这几个‘西’字贴哪儿哩?父亲说:真是河南秀才,差(错)字布袋,你好好看看那是‘西’不是。我嘴上不说,心里还感觉有点委屈,东西南北的西,我能不认识!回头再细看,确实不是西。那念啥呢?我默不作声,抬头看看父亲。父亲没有生气,又对我说:这个字念you(酉),是贴在面缸上的,还要倒着贴,意思是这缸里的白面越倒越有,啥时候都吃不完。

  父亲的那些话当时不太明白,长大后才明白,他们那一辈人曾经历过饥饿与寒冷的折磨。难怪我曾看到父亲将洒在地上的麦粒一颗一颗地捡起来。老一辈编写的春联都那么有深意,不管是期盼人类的健康,还是家禽畜类的兴旺,或者是花草树木,这都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如今的农村,不再缺少文化人了,大学生遍地都是。如今的农民,不再缺衣少食了,衣食起居都富足。如今的农村,养家禽畜类的少之又少,没有人贴那些只写四个字的小春联啦!村子里也很少有人写春联了,人们都在街上买机器印刷的春联,花样多,好看又省事。而我总留恋父亲那亲手写的春联,总怀念父亲书写春联时热闹的场景,那里面有浓浓的乡情,浓浓的年味。

  父亲走了三十年,我回忆了三十年,我也曾多次买了笔墨,想学父亲的样子,每年春节能亲手写上几副春联。可是我太懒惰,不能坚持练字,以至于几十年过去了,这个愿望至今还是梦想。

  母亲了解我的这份心思,也很支持我学习毛笔字,见我光说不练,没有进步。她指着我的额头笑骂:你爹给你起这个名字算是白起啦!慧勤,慧勤,一点也不勤,又笨又懒。

  母亲的话本是无心,可我却记在了心里,一点不感觉委屈,我确实是又笨又懒。上学以后,老师们写我的名字为省事,总是把“慧勤”写成“会琴”。后来只好用“会琴”这两个字啦!

  又是一个新年到来了,又看到了红艳艳的纸,黑亮亮的字,却再也嗅不到那弥漫于空中的墨香,再也看不到那随处可见的小春联啦!慧勤我又在想,我的笔墨在哪儿呢?要不要拿出来再练几笔?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7084 投稿总数:3717 篇 本月投稿:104 篇 登录次数: 585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02-22 13:25:22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